•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四十五章 混乱的草原(上)

    第九百四十五章 混乱的草原(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就在马道长和范天虹两人在房中惊疑不定的时候,秦风却是开着一辆挂着军牌的吉普车,悄无声息的驶离了京城。

        这辆车是孟林交给秦风的,之前给秦风准备的那些装备,大部分都放在了车上,另外一些没有携带的,则是秦风自认为用不到的东西。

        秦风走的很自然,中午的时候和孟林兄妹一起吃了顿饭,就像是要离开几天一样,开着孟林的那辆军牌吉普车车去了四合院,将装备搬上了车子之后径直往关外驶去。

        出了京城秦风直接开出了张家口,面前的景色顿时一变,那些高楼大厦几乎完全消失了,出现在秦风眼前的,都是一片绿油油的庄稼地。

        “还别说,这车子的性能真不错!”

        挂着军牌的车子,秦风自然不用顾忌超速什么的,一路上的平均时速都达到了一百以上,到了傍晚的时候,赶到了东三省的沈市。

        在沈市休息了一天,第二天秦风继续驾车往北,原本在京城还是酷热的天气,但是过了沈市之后,就逐渐变得凉快了起来。

        “难怪大草原上的人都心胸宽广……”

        驱车进入草原之后,秦风原先有些压抑的心情,一下子被释放了出去,那蓝天白云和草地上悠闲吃草的牛羊,给人一种犹如画卷般的感觉。

        秦风这是第一次来到草原,他也没想到草原居然如此辽阔,整整开了一天都没有遇到几辆车,只是偶尔经过几个蒙古包,碰到一些放牧的牧民们。

        到了傍晚的时候,秦风终于看到了一处有人烟的地方,这里应该是个集镇。在距离哪里还有十多公里的时候,就能看到四面八方的牧民驾着牛马车在往那边赶着。

        “在这里休息一天吧……”开上几天车对秦风来说倒是没什么,不过他人撑得住,车子也要休息。

        “嗯?这些人怎么都这种眼神???”

        当秦风将车子停到一处写着“大坑埔”看上去有些像旅馆的门口后,发现四周从吉普车旁边走过的人,看向自己的目光都有些不善。

        “喂。小子,当兵的吗?”

        秦风下车之后,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九的魁梧汉子走了过来,隔着四五米远,就能闻到他身上的一股子羊骚味,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洗澡了。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感受到四周传来的敌意,秦风心中着实有些纳闷,他只听说疆省还有藏区等地比较仇视当兵的,没听说在草原上也是如此啊。

        “是的话就赶紧滚蛋。不是的就能进去……”那个大个子挑衅的看着秦风,双手握着拳头,说道:“这里不欢迎你们……”

        “我不是当兵的,只是开了辆军车……”

        秦风闪过了那人的目光,他自然不是怕了面前的这个人,只是不想招惹麻烦,而且秦风也很好奇,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是个软蛋?哼!”听到秦风突然软下来的话。那个大汉不由愣了一下,不过也没和秦风计较。冷哼了一声之后,让开了身子。

        “哎,我说,这里是不是旅馆???”秦风走进了那个足有三四十米长的帐篷,对着坐在门口的那人说道:“我要住一天,有没有单间???”

        “单间?”

        坐在门口的那人抬起头。用着一口不怎么标准的普通话说道:“这里都是大通铺,哪里有单间???一天二十,你住不???”

        “通铺?”

        随着那人的话语,秦风也看清楚了,敢情这个大帐篷?;拐婢褪且患浯笸ㄆ?,三四十米长的地方,摆满了架子床,里面到处都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算了,我还是不住了?!?br />
        虽然关闭了六识中的嗅觉,但秦风还是感觉到那股子骚味在往鼻子里钻,当下摇了摇头,说道:“你们这里哪有加油的地方吗?另外最近的一个城市,还有多少公里?”

        这次出来秦风最大的收获就在于,有时候开车赶路,真的是不能相信地图的。

        原本按照秦风的计划,今儿是不用住在草原上的,但是一来车子的油料快没了,二来他真的不知道还要跑多久,才能驶出大草原。

        “不知道,你不怕草原狼的话,尽管去野外住……”听到秦风的话,那个人翻了个白眼,直接低下头去,将头顶对向了秦风。

        “草原狼,我还真是不怕……”秦风也懒得和这人怄气,转身出了那蒙古包。

        “哎,你干什么呢?”

        秦风刚一走出来,就看到一个拿着扳手的人,咣当一声砸碎了自己的车玻璃,伸手就往车里的一个背包抓去。

        “小子,站远点,不然我认识你,这扳手可不认识你……”看到秦风出来,那人并不害怕,反而挥舞着扳手威胁起了秦风。

        “妈的,真是不知道死活???”

        秦风被这人气的差点乐出来,这地方到底还有没有法律存在?现在天还没黑呢,居然就有人明目张胆的开始抢劫了。

        “给我滚一边去吧……”

        秦风上前一步,一把隔开了扳手,顺势右手一顶,掐住了那人的脖子,硬生生的将他的身体撞在了吉普车上。

        “你……你干什么?”

        被秦风掐住的这人三十多岁的年龄,体重足有两百多斤,但被秦风掐住了喉咙之后,他惊恐的发现,自己居然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阿格雷,你行不行???”

        “阿格雷,昨天在媳妇身上太卖力了吧?怎么这么软了?”

        “连个汉人小青年都打不过,阿格雷,你昨儿没吃婆娘的奶吧?”

        看到两人动了手,围在四周的人非但没害怕,反而是一拥而上,将秦风二人和吉普车团团围了起来,而且他们也认识砸车的人,各种语言是蜂拥而至。

        “嗯,这地方有点不对劲??!”听着旁边那些人的话语,秦风心中愈发的感觉不妙,因为他已经看到旁边有几个人在摩拳擦掌,正准备要上来帮忙了。

        “你……你放手……”

        被秦风掐住了脖子的阿格雷脸上露出一丝凶色,右手往自己腰间摸去,再掏出来的时候,已然多了个小攮子。

        “妈的,还真敢下狠手??!”

        见到阿格雷径直用那小攮子刺向自己的胸口,秦风不由暗骂了一句,左手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腕,轻轻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阿格雷的手腕却是被秦风给折断了。

        “打人啦,当兵的打人了??!”

        阿格雷知道自己遇到了硬茬子,顿时不管不顾的喊了起来,他这一喊,四周马上变得混乱了起来,距离秦风比较近的几个人,也有些跃跃欲试。

        “靠,这不是逼我发飙嘛?”秦风一把掐紧了阿格雷的脖子,让他只来得及喊出了这一声。

        既然动了手,秦风也就没什么顾忌了,正当他准备先发制人冲开一条路的时候,外围忽然响起了“砰砰”两声枪响。

        “干什么,想造反啊,聚众闹事,把你们一个个都抓进去……”

        随着枪声,一个粗犷的声音也随之响了起来,围在秦风吉普车前的众人顿时一哄而散,只留下了秦风和被掐着脖子再也喊不出声音的那个阿格雷。

        “你是干什么的?把人放下来?!?br />
        出现在秦风面前的是个穿着警服的人,看模样应该也是蒙古族的,那一身警服穿在身上怎么都感觉有些小。

        “他砸我的车,还要抢我的东西……”秦风放下了阿格雷,可怜的阿格雷这会早就说不出话来了,只是张大了嘴拼命的在呼吸。

        “妈的,阿格雷,又是你小子在带头闹事?”

        听到了秦风的话,那个警察一步冲上前来,拿出副铐子就把阿格雷给拷了起来,铐子的另外一端,却是拷在了旁边的一个铁炉子上。

        “不关我的事,是他打我……”阿格雷涨红着脸说道:“齐格勒,你不能偏信汉人的话,你也是我们蒙古人啊……”

        “我是警察!”那个警察一巴掌就扇了过去,恶狠狠的说道:“不要想着再惹事了,不然我把你们一个个的都给抓起来?!?br />
        倒是别说,刚才那些蠢蠢欲动看热闹的人,还真被这警察给震住了,都远远的站在了十多米外,再也没人给那阿格雷出头了。

        “先拷你一夜,你小子要是敢跑,我明天就去抓你婆姨……”那个叫齐格勒的警察冲着阿格雷吼了一嗓子后,转脸看向秦风,说道:“开着你的车,跟我来……”

        “这……这叫什么一回事???”

        秦风有些莫名其妙的上了车,这才发现齐格勒也是开了一辆吉普车,不过已经烂的不成样子了,四个车窗连块玻璃都看不见。

        跟在齐格勒的车后,两辆车一前一后的驶出了集镇,往前开了大约两三里路的样子,秦风看到了一个大约有四五件平房和一个院子,院子门口则是挂着个派出所的牌子。

        齐格勒的那辆车的车门似乎有问题,是被他咣当一脚给踹开的,踹开车门后,冲着后面的秦风喊道:“下来吧,这边安全了?!?br />
        “妈的,这还是咱们国家的地界吗?”

        秦风有些无语的推门下了车,顺手拎了两瓶二锅头和一条子烟,这齐格勒也算是帮自己解了围,自己总是要表示一下的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