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四十章 庄园

    第九百四十章 庄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索……索命阎罗?”

        想起家中长辈说起过的那些传闻,范天虹的嗓子眼不由感觉到一阵奇痒,按照老辈人的说法,那索命阎罗使得一手的索命针,专门是对着人的嗓子眼去的,在他的索命针下,没有一个还能活着的人。

        “这……这秦风,竟然是他的传人?”

        看着消失在巷子口处的汽车,范天虹顿了下脚,抬头看了一眼那秦风的宅子,转身也是往外走去,在知晓了秦风的来历之后,范天虹知道,秦风远不是自己能对付的人了。

        且不说秦风本人修为如何,单是索命阎罗这个名头一传出去,范天虹就敢相信,当年死在他手上的那些人,说不得都会齐聚京城来找秦风讨个说法,当年索命阎罗结下的仇家,那真是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的。

        “索命阎罗,难不成曹国光的死,真的不是意外?”

        从索命阎罗的名字上,范天虹忽然又衍生出了一种可能性,要知道,索命阎罗最擅长的就是暗杀,真是想要无声无息的弄死曹国光,怕是也有几分可能性吧?

        想到这里,范天虹忍不住又是出了一身冷汗,连忙加快了几分脚步。

        范国光必须要将这个消息汇报上去,让相关部门重新进行尸检,看看曹国光的体内到底有没有针痕,一个能于无声中掌握别人生死的人,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的——

        “秦风,我说你把师承报给那姓范的干什么呀?”

        车子开出去后,刘子墨有些不解的看向了秦风,他知道秦风对师门中的事情一向都表现的很忌讳。几乎从不在人前谈论,没成想今儿居然告知了范天虹。

        而且秦风报出的还是索命阎罗的名头,别说范天虹了,就是刘子墨都知道,当年的索命阎罗为了一统外八门和惩治汉奸。着实下狠手血洗了一批人,才闯下了这么个绰号,那仇家不是一般的多。

        “曹国光刚死,索命阎罗再冒出来,秦风你就不怕有关部门将这件事联系到你身上去?”范天虹能想到的事情,刘子墨自然也能联想到。脑子只是一转弯的功夫,就想到了秦风报出名头后更为严重的后果。

        “联系上又能如何?”

        秦风开着车,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说道:“我师父当年出手,大多都是用的索命针。而曹国光和方雅志的死亡和索命针都没有任何的关系,他们查不到证据,又能奈我何?”

        在师父去世前,曾经叮嘱过秦风,不要将自己在江湖上的绰号泄露出去,否则会给秦风招惹很大的麻烦,且不说那些仇家,就是秦风的那位便宜师兄。都会要将秦风处之而后快的。

        以前实力不够,秦风的确将师父的话牢牢的记在了心里,除了在苗六指以及白振天父亲面前提起过索命阎罗的名头之外?;勾游聪蚱渌怂党龉约旱氖Τ欣蠢?。

        但是此次回来,秦风却是不想再如此憋屈下去了,以他现在的修为,早已达到未动先闻念头通达的境界,甭管是什么人想要对他不利,只要在秦风周围方圆一里的范围内心里这么一起念头。秦风就能感应得到。

        所以秦风压根就不怕有人暗算于他,而且他也想帮师父洗去背了那么多年的恶名。人是师父杀的,有不服气的尽管来找秦风。他打算将这些梁子都给接过来。

        更重要的是,秦风还想藉此将自己的那位在海外的师兄给引出来,虽然知道那人藏身在美国,但秦风真的是没时间和精力前往美国和他玩捉迷藏,眼下放出风声去,说不定那人会找上门来也说不准的。

        至于官面上的事情,秦风却是不怎么担心,因为他此去是为孟瑶寻药的,别的不说,但是孟老爷子那里,就会全力去保秦风的,有他老人家一句话,异能组的人也得消停下来。

        “原来你打的是这主意???”听到秦风的解释,刘子墨不由点了点头,其实只要官面上没有麻烦,江湖中的事情,刘子墨也是不怕的,洪门岂是怕事的门派?

        “唉,如此一来,你那四合院不是不能住了吗?”

        刘子墨忽然想到一事,有些遗憾的咂吧了下嘴,他平时没事还是很喜欢住在秦风那里的,但索命阎罗是秦风师父的消息一传开,恐怕那四合院也甭想安稳了。

        “你让老苗搬到咱们要来的这地方吧?!鼻胤缦肓讼?,说道:“那宅子留给胡老大住,有他那尊大神在,江湖上的人想要在那地方捣乱,还是要思量一下的?!?br />
        秦风看胡保国那意思,是想在自己的四合院长住下去的,这么一尊大神在,秦风要是不狐假虎威一下,那外八门嫡系传人的名头,就未免也过于名不副实了吧。

        “嗯,这个主意好!”

        刘子墨闻言点了点头,别的不说,只要胡保国在那四合院里住上一段时间,消息马上就能传出去,到时候那些来京城寻找秦风的人,恐怕全都等抓瞎。

        “子墨,你帮我放出风声,一年之后,我会和那些人相见的,到时候有仇报仇有怨抱怨,我会给他们这个机会的……”

        秦风冷笑了一声,他师父当年所杀之人,不是江湖败类就是走狗汉奸,尽皆为可杀之人,如果他们的后人不晓事理想要报仇的话,秦风并不介意再行一遍师父当年做过的事情,将外八门给清理一番。

        “行,这事儿就交给我了?!绷踝幽鹩α讼吕?,刘家也算是国内江湖中的大豪,散发出这么一点消息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哎,子墨,你好像来过一次这边。我路没走错吧?”两人说着话,秦风的车子已经开出了市区,不过秦风也没来过于鸿鹄找的那处庄园,只是按照大致的方向寻找过去的。

        “没错,前面再开两三里路。往右边拐进去就是了?!?br />
        刘子墨往窗外开了一眼,说道:“秦风,那秦东元愿不愿意指点我功夫???他要是不愿意,你看能不能让那个皇浦荞指点我一下?”

        这次秦风回来,他所表现出来的修为,着实将刘子墨给刺激了一番。要知道,他可是比秦风更早进入暗劲的,可是现在和秦风相比,却是悲哀甩出了十万八千里。

        刘子墨原本就是个练武成痴的人,以前在认识华晓彤之前。修炼就是他生活中唯一的主题,而现在和华晓彤认识了那么久,激情逐渐快要褪去的同时,他又开始将注意力转向了武道上。

        “皇浦荞你就别想了,他没时间教导你?!鼻胤缫×艘⊥?,说道:“而且他的修为远不如秦东元,你真想学到东西的话,还是跟着东元大哥比较好?!?br />
        “我看跟随都没有跟着你好!”刘子墨口中嘟囔了一句。从秦东元和皇浦荞等人对待秦风的态度中他能察觉出来,秦风的修为绝对是在几人之中最高的。

        “跟着我?好???”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说道:“我还正愁一个人去西伯利亚有点孤单呢。要不你和我一起去,没几个月那边就要大雪封山了,到时候咱们哥俩还能抱在一起取取暖啊……”

        “靠,你能不能别说的那么肉麻啊,我留着家里的女人不抱去抱你?”听到秦风的话,刘子墨不由打了个寒颤。他虽然和秦风是发小,但也没有那种特殊的爱好。想想浑身都要起鸡皮疙瘩的。

        “想要专心修武道,你最起码要跟随秦东元几年。最短也要一年?!焙土踝幽司渫嫘?,秦风很认真的说道。

        “一年,这应该没有问题,最近两年晓彤也挺忙的?!绷踝幽肓讼?,这点时间自己还是能接受的。

        “那回头我给东元大哥说吧?!鼻胤缯祷凹?,忽然看到前面右侧的一处地方,飞起了一只鹰隼,那通体金黄的色泽,可不正是自己的闪电吗?

        秦风连忙打开了车窗,口中发出了一声唿哨,只见那只刚刚飞上天空的鹰隼,像是一支利箭一般对着秦风的方向就电射而下,径直从打开的车窗里冲了进去。

        “哈哈,金隼,要不要跟我去趟西伯利亚???”

        秦风溺爱的用手摸了下金隼的头顶那撮金黄色的毛发,不过话一出口就摇了摇头,西伯利亚再过几个月的温度,简直就是生物禁区了,金隼虽然神异,但还是无法承受那种零下数十度的低温的。

        “倒是没白带出来,这也是个通灵的家伙……”

        秦风将车子拐入到右侧岔道的时候,刚好看到那壮如牛犊一般的青狼獒,脖子间戴着颈圈,拉着一条粗长的铁链从那围墙处跳了出来,显然也是感应到来了自己的到来。

        “师父,是师父来了!”

        跟着青狼獒跳出围墙的,则是张虎和皇浦德彦,两人顺着青狼獒奔跑的方向,一眼就看到了开着车的秦风,也是忍不住欢呼着跑了过来。

        “子墨,你来开车吧?!奔角嗬情崤艿浇?,秦风踩下了刹车,推开车门就走了下去,他的这辆越野车可是装不下青狼獒。

        “妈的,几天时间不见,体型好像又大了?!?br />
        拍了一下直往自己身上扑的青狼獒的脑袋,秦风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这家伙是什么异种,现在的体型真的像只狮子一般,也就是放在这人烟稀少的地方,要是再放在四合院里,恐怕真能将街坊四邻给吓到。

        “张虎,干嘛用链子绑着它???”等张虎和皇浦德彦来到身前,秦风一手抓住了青狼獒脖间的颈圈,微一用力,将那颈圈从中给掰断了,随手扔在了地上。

        “师父,不拴着不行啊?!?br />
        听到秦风的话,张虎苦笑了一声,说道:“师父您是不知道,原本这农场里养了七八匹马儿,可是全让这家伙给咬死了,连周围耕地的牛,都被它咬死了一只,要不是我们赔钱及时,说不定就被人报警抓去打死了……”

        看来张虎对新环境适应的还挺快,和秦风对话的时候,连报警这样的名词都脱口而出,显然对现在身处的社会已经有了一定了解了。

        “奶奶的,让你看家护院,不是让你去招惹是非的?!?br />
        听到张虎的解释后,秦风没好气在青狼獒的头上拍了一记,他肩头落着的金隼,却是兴奋的鸣叫了几声,那样子怕是唯恐事情不大一般。

        “呜呜……”青狼獒口中发出一阵呜咽,摇头摆尾的跟在了秦风的身后,它生性虽然凶残,但对秦风却是忠心无比,兼具了狼和狗的优点。

        “咬死也就咬死了?!?br />
        秦风原本就是个护犊子的性子,当下说道:“回头让轩子找下那个什么明星,把这处庄园给买下来吧,老是租着也不方便,买下来再装修一下,以后这里就是咱们的新家……”

        修为进入到化劲之后,秦风对于生活环境的要求也是越发苛刻了,呆在四合院那种市中心的地方,每天呼吸的都是汽车尾气,秦风早就有了搬家的打算了。

        而这处庄园所在的地方,抬头还能看到蓝天白云,周围更是一望无垠的庄稼地,刚才开车过来的时候,秦风就相中了这块地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