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三十二章 麻烦上门(下)

    第九百三十二章 麻烦上门(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行了,你们年轻人聊聊天,老苗,咱们去杀两把?”

        得到孟林的答复后,胡保国站起身来,他的身份地位摆在这里了,如果留下来的话,且不说谢轩一脸的不自在,就是孟林也有些放不开的。

        “好,胡部长既然有兴致,那咱们就下两把去,不过说好了,可不准悔棋的啊……”

        苗六指笑着答应了下来,每次胡保国来,两人都会下上几把象棋,不过胡保国的棋品却是不怎么样,每次总是要反悔几步棋的。

        “秦风,你们能不能当着我的面,别那么亲热???”

        等胡保国和苗六指出去后,孟林的眼睛看向了秦风和妹妹,虽然是妹妹在挽着秦风的胳膊,不过孟林还是将火气撒到了秦风的头上。

        “林哥,我这几日就要离开了,和瑶瑶多呆一会怎么了?”

        秦风闻言翻了个白眼,按理说这屋子里的这几个人除了他和孟瑶之外,其他都要算是电灯泡了,一点自觉性都没有。

        “就是,哥,你管的也太多了?!?br />
        孟瑶也冲着哥哥做了个鬼脸,却是把孟林给看呆了,他没想到一向矜持的妹妹,也会做出这种举动来。

        “得,我不管了还不行?”孟林发现,这嫁出去的女儿果然偏心眼,只是和秦风确定了关系,居然就向着对方说话了。

        “秦风,吴军是曹弘志找来的,想给你定下个故意伤害的罪名?!?br />
        孟林开口说道:“好像这其中还有个叫方雅志的人在出主意,那人似乎对你怨气不小,你注意点,别被人抓住了什么把柄……”

        说话的时候,孟林的眼睛紧紧盯住了秦风。他是学心理学出身的,从一个人的眼睛里,往往就能看出很多东西来。

        说实话,孟林今儿送妹妹来秦风这里,并不单单只是妹妹的要求,而是他心里是存了很大的疑问。孟林一直在怀疑曹国光出事,和秦风有关。

        因为就在曹国光出事的前一天,孟林还向秦风提过,要帮他解决《真玉坊》的事情,但却是被秦风拒绝了,紧接着第二天曹国光就意外身故,这不能不让孟林心中多想。

        “林哥,我是生平不做亏心事,自然半夜不怕鬼敲门的。有什么把柄给人抓?”

        秦风两手一摊,说道:“那方雅志当年将潘家园的《雅致斋》卖给了我,一直感觉自己亏了,这才不断的在找我麻烦的……”

        曹国光的事情,秦风能告诉胡保国,但却是不会透露给孟林的,毕竟胡保国和他像是亲人一般的关系,而孟林出身政治世家。有些事情还是需要防备一点的。

        而提到方雅志,秦风也不由恨的牙关直发痒。当年他一念之仁没有对方雅志赶尽杀绝,没成想这老小子居然挺了过来,在自己失踪后给《真玉坊》造成了那么大的麻烦。

        “没有最好!”孟林有些失望的从秦风脸上收回了目光,因为他发现秦风眼神清澈,完全没有那种做贼心虚的样子。

        “秦风,晚上爷爷让你过去吃饭。等一会咱们一起过去吧……”

        孟瑶忽然想起了来时爷爷的吩咐,开心的说道:“秦风,你知不知道,孟家小辈的人里面,爷爷还没主动叫过谁去吃饭呢……”

        “那我岂不是很荣幸?”

        秦风一拍巴掌。说道:“轩子,走,跟我去把胡部长的那些好酒给我挑几瓶,我得给孟爷爷带过去……”

        “哎,秦风,你别让我爷爷喝酒啊,医生是不让喝的?!?br />
        听到秦风要去拿酒,孟瑶连忙拉住了他,要知道,烟酒可是老年人的大忌,保健医生们一向对此是深恶痛绝的。

        “没事,我就是医生,老爷子少喝点没关系的,你等一会,我去挑瓶上年份的老酒……”秦风笑了笑,招呼谢轩去了外面那间当成了仓库的厢房里。

        对于秦风的话,孟瑶向来都是深信不疑的,听到秦风如此说,当下也没劝阻,心里反倒是甜滋滋的。

        因为秦风对老爷子的态度,都是从孟瑶自己身上衍伸出去的,秦风对待她的家人越好,说明也就越是重视孟瑶。

        “风哥,什么事?”

        走到院子里的另外一个厢房里,谢轩关上门后看向了秦风,他跟了秦风那么多年,自然知道秦风叫自己过来是有别的意思的。

        “去查查,方雅志现在在什么地方?”

        秦风眼中闪过一丝杀机,这背后的敌人是最让人厌烦的,因为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给你致命的一击。

        “风哥,不用查,我还真是知道……”

        听到秦风的话后,谢轩不由乐了起来,说道:“方雅志住院了,和曹弘志一家医院,就连病房都挨在一起的?!?br />
        “嗯?那老小子住院了?”秦风闻言一愣,说道:“我前次见到他,看着他精神还不错啊?!?br />
        “估计是被吓的吧?”谢轩嘿嘿一笑,说道:“他听说你回来了,自己背后的靠山又没了,这连惊带吓的,身体能好才怪呢?!?br />
        “吓的?”秦风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既然知道害怕就好办了,我晚上去见见他……”

        “把他给吓死最好!”谢轩对方雅志也是恨之入骨,要不是那老小子在中间使坏,《真玉坊》也不会遇到那么大的麻烦。

        “哪儿来的那么大戾气?”

        秦风在谢轩头上拍了一记,随手挑了两瓶好酒,说道:“走吧,我出去这段时间,你小子也安稳点,把我交给你的事情给做好……”

        “放心吧,风哥,《真玉坊》这半年多失去的份额,我一准全给找补回来!”

        谢轩用力的点了点头,秦风帮他把所有的麻烦都解决了,谢轩要是再干不好。那真是没脸去见秦风了。

        “我说的不是《真玉坊》……”

        秦风有些无语的看着谢轩,说道:“你往后这一年的重心,都放在那家贸易公司上,和皇浦荞把贸易公司给我打理好,另外和白老大购买货轮的事情也要抓紧……”

        “风哥,这事儿我一直在办着的?!?br />
        听到秦风提起这件事。谢轩笑道:“贸易公司的执照马上就快下来了,我在津天港也租好了仓库,这段时间在联系厂家,等到货轮到了,马上就能运作起来的?!?br />
        对于秦风和皇浦荞等人之间的关系,谢轩一直都有些看不透,但是他明白能让秦风如此慎重交代的事情,一定小不了,所以这几天都是在处理这件事。

        “嗯?;势周衲潜咝枰裁炊?,你都要安排好?!?br />
        秦风闻言点了点头,他这几天忙得像是陀螺一般的连轴转,还没顾得上去看皇浦荞他们在京郊庄园的新家呢。

        回到厢房里坐了一会,秦风和孟林兄妹就一起离开了,之所以去的早一点,是孟老爷子吩咐了,让秦风再给他写上几幅字。

        老爷子是真正懂书法的人。和他探讨了一下午的书法,秦风也是获益良多。毕竟他只是临摹的王羲之的字帖,而孟老爷子却是写得一手好草书。

        到了饭前的时候,秦风又给孟老爷子按摩了一下身体,疏通了一下由于年老体衰而堵塞住的经脉,这果然让老爷子精神大振,晚上足足喝了有三两的白酒。

        不过秦风也算是得罪了老爷子的保健医生。今儿值班的那位医生的脸几乎阴沉的快要滴下水来了,一直不离孟老爷子左右,生怕出现什么意外。

        “行了,秦风,你送丫头回去吧。陪着我这老头,你们怕是也不耐烦了?!背酝晖矸估弦泳拖铝酥鹂土?,将秦风和孟林兄妹都赶出了院子。

        “林哥,我送瑶瑶回家了啊?!?br />
        秦风和孟林打了个招呼,径直上了自己开来的车子,孟林在后面虽然有点不甘,但妹妹大了,有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他也只能目送秦风和孟瑶离去。

        “秦风,抱着我……”

        秦风坐在孟瑶租来的房子沙发上,孟瑶半躺在秦风的身上,她很享受这种和爱人在一起的感觉,希望这种时光能一直延续下去。

        “秦风,你这次出去一定要小心啊……”

        孟瑶有些担心的看着秦风,这次秦风出去寻药的事情并没有瞒着她,所以孟瑶知道秦风要前往西伯利亚。

        “放心吧,瑶瑶,我一会会安全回来的?!?br />
        搂着孟瑶那柔软的身体,秦风也只感觉心头一片安宁,轻轻的说道:“我会把你的病治好,再找到我的妹妹家人,然后我们去到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生活,每日里我练字你画画,不让外人打扰到咱们,好不好???”

        秦风知道,孟瑶最初的愿望,是做一个画家,但是最后却是上了医学院,不过孟瑶的山水写意画的却是很不错的,在这屋子墙上的画,就出自孟瑶的手笔。

        “秦风,我真的很想过你说的那种生活?!?br />
        听着秦风在自己耳边的喃语,孟瑶忽然翻过身体,紧紧的抱住了秦风,低声说道:“秦风,你要了我吧……”

        虽然明确恋爱关系已经很久了,但秦风和孟瑶之间从未预约过那道防线,充其量也就是搂搂抱抱,孟瑶能说出这句话,却是鼓足了勇气。

        “傻丫头,不用急的,等你身体调养好了,咱们生他十个八个的大胖娃娃?!?br />
        秦风怜惜的在孟瑶脸色亲了一下,将她的身体放了回去,以孟瑶现在的身体情况,实在是不宜房事的。

        “好,你喜欢孩子,咱们就多生几个?!泵涎懔说阃?,低声和秦风说着话,不知不觉间已经是进入到了梦乡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