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三十章 麻烦上门(上)

    第九百三十章 麻烦上门(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队长,这小子挺横啊,要不要把他铐起来?”

        就在为首的那个警察揣摩着沈昊的身份时,旁边的一个年轻警察却是忍不住了,伸手从腰间掏出了手铐。

        他们都是分局的刑警,也算是最基层的刑事警察,平时办案子根本就不会守什么规矩,遇到秦风这样的人,往往都是先拷回到局子里再说。

        “来,我让你拷!”

        看到那个小警察拿出了铐子,秦风不由乐了,在胡保国面前他要是被人给拷走的话,那胡保国这张老脸真是要没地方放了。

        “我问你们是哪个分局的,没听见吗?”

        听到秦风的话,胡保国倒是没说什么,不过沈昊的脸却是彻底黑了下来,原本想着给一个系统的人留些脸面,没成想这些人却是给脸不要脸。

        “你小子算是哪根葱?再敢拦着路,连你一起拷……”

        说话的那个警察调进刑警队伍没几年,一向都是如此办案的,反倒是被他称为队长的那个警察却是狐疑的打量着沈昊,并没有出声。

        队长的大名叫吴军,是城西分局刑警队的一个中队长,以前在处理一桩案子的时候,结识了曹弘志。

        对于吴军来说,曹弘志的背景简直就是通了天,在吴军刻意的交往之下,他和曹弘志的关系一直处的不错,也着实通过曹弘志认识了几位领导。

        吴军已经打听到了消息,今年分局会有两个副处的位置空出来,而他就是其中一个内定的人,这其中曹弘志起了很关键的作用。

        所以虽然知道曹国光出了事,但曹弘志求到了头上,吴军还是要出面帮他一把。只是现在吴军感觉似乎有点不妙,秦风好像不是像曹弘志所说的那样毫无背景。

        和自己的那个愣头青手下相比,吴军可是知道京城的水深的很。

        可能大马路上骑着自行车的某个人,就能和部委领导通上话,是以看到沈昊出言质问后,吴军心里生出了一种不妙的感觉来。

        “周华。不要乱说话……”

        吴军一把拉住了正要冲上去拷人的手下,看向沈昊,说道:“我叫吴军,是城西分局的,接到人报案,怀疑秦风涉嫌一起故意伤害行为,这是想请他回分局进行调查……”

        吴军这番话说出来,已经是示了弱,不过他可不想等到真正踢上了铁板之后再改口。那样事情就晚了。

        “据我所知,协助调查,没必要请到局子里去吧?”沈昊冷哼了一声,说道:“你可以在这里询问当事人,等掌握了证据之后,再过来抓人吧……”

        “这个……”

        听到沈昊的话,吴军犹豫了一下,他可是向曹弘志打了包票。要将秦风抓到局子里教训一番的,不过看到面前这人底气十足的样子。吴军却是不敢贸然行事了。

        “什么这个那个的?还像不像是个警察?”

        吴军这么一犹豫,胡保国顿时不满意了,在他看来,做警察就要有警察的底气,询问个嫌疑人还期期艾艾的,怎么办案子呢?

        “你有什么事就直接问他。我保证他不敢说谎话!”胡保国一指秦风,气势十足的说道:“他要是敢说假话,我先把他给抓起来……”

        胡保国知道秦风行事滴水不漏,要是做下这点事情都会留下什么证据,那也枉为是外八门的当代宗主了。

        “您是?”听到胡保国的话。吴军心中一凛,看胡保国那说话的气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自己局长呢。

        虽然吴军感觉到胡保国是个领导,但他还是将胡保国的官给往小了猜了,胡保国的级别比他们分局长可是还要高出了好几级的。

        不过这也不能怪吴军,这些在基层摸爬滚打办案子的人,恐怕连市局的副局长都认不全,更何况是部里的领导?他哪里认识胡保国是谁?

        “你别管我是谁,你只管问案子就好!”

        胡保国摆了摆手,双手叉腰站在了门口,说实话,他并不生气,但却是想看看基层刑警到底是怎么办案的。

        “部长,您坐……”

        见到胡保国站在那里,沈昊连忙跑到门房里拿出了一把椅子放在了胡保国的身后,当然,他那声称呼却是没有让吴军等人听到。

        “妈的,真是遇到硬茬子了?!?br />
        看见胡保国这幅做派,吴军心里哪里还不明白,和秦风在一起的这两个人,绝对是来头不小,尤其是那个气势十足的老头,让人一看就有些发憷。

        吴军硬着头皮上前了一步,对身后的手下说道:“周华,你来记录……”

        “是,队长……”

        叫做周华的那个年轻人也看出了几分端倪,连队长都打怯了,自己似乎没必要冲到前面做个出头鸟,话说他也不过就是吃过曹弘志一顿饭而已。

        “你是叫秦风吗?”吴军按照程序询问起了秦风。

        “首先,我不是犯人,连嫌疑人都算不上,不要拿局子里的那一套来对我……”

        秦风对吴军的这一套并不是很感冒,开口说道:“你有什么要问的直接问,如果有证据可以把我抓回去,别用这种口吻和我说话……”

        虽然胡保国当上了警察头头,但秦风对警察并没有什么好感。

        当年要不是仓州的警察为了消弭影响硬是把秦风的年龄拉大了一些,秦风也不至于蹲那四年的监狱,而妹妹也就不会走失掉了。

        “你……”

        吴军被秦风顶的一阵气闷,刚要发作的时候,忽然又看了胡保国一眼,强自压下了火气,说道:“好吧,我想知道四天之前的上午十一点左右,你在什么地方?”

        “四天之前?”秦风做出一副回想的模样,过了好一会才说道:“我去机场送人。怎么了?”

        “有谁可以作证?”吴军紧接着问道,不过问出之后却是后悔不已,秦风既然能说出去向,身边肯定是有人的。

        “《真玉坊》的总经理谢轩可以作证,他和我一起去的?!?br />
        果然,秦风直接就说出了证人。要不是监视他的那些人都已经离开了,说不定秦风就会直接将那人从车里给拉出来。

        “妈的,怎么遇到这么个情况?”听到秦风的话后,吴军心里郁闷无比,到了这时候,如果他拿不出秦风伤害曹弘志的证据,就不能将秦风怎么样的。

        如果放在曹国光没有出事之前,吴军或许还不会在乎一边的胡保国和沈昊,但现在他的那棵大树已经倒了。吴军行事自然谨慎了许多。

        “你认识曹弘志吗?”吴军有些不甘心如此退去,当下又问道。

        “曹弘志,是谁?”秦风一脸惘然的样子,很认真的想了想,说道:“不认识,我压根就没听过这个名字……”

        “你骗谁呢?”吴军旁边的周华实在忍不过去了,开口说道:“曹弘志因为你的《真玉坊》产生矛盾,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他?”

        “因为《真玉坊》和曹什么发生矛盾?”

        秦风脸上诧异之色更甚了。摇头说道:“我外出了一段时间,刚回来不久。真不知道还有这种事,请问那位曹先生,和《真玉坊》有什么矛盾呢?”

        秦风此话一出,周华顿时被憋的满脸通红,在来传讯秦风之前,他们也调查过一些情况。无非是曹弘志想图谋秦风的产业而引发的矛盾。

        但这种事周华又怎么能说得出口呢?于是场面一时间僵住了,吴军等人不愿意就这么离开,秦风自然也没闲工夫陪他们在这里磨叽。

        “哎,这位同志,你要是知道情况。和我说说啊?!鼻胤缡堑美聿蝗娜?,开口追问道。

        “具体什么矛盾我们不知道,但是曹先生指控你伤害了他?!蔽饩疤飧淼搅艘槐?,因为那原因确实有些说不出口。

        “空口白话,我连这个人名字都没听过,怎么可能伤害他啊……”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我长辈刚刚出院,没工夫在这和你们闲扯,你要是有证据的话,下次来带上拘捕令,我跟你们走不就完事了……”

        秦风准备明后天的就要去俄罗斯,这几日还要安排一些事情,真可谓是忙的不可开交,当下很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你……”

        秦风此话一出,吴军等人顿时被气的脸色发红,他们以往办案子,那些嫌疑人向来都是唯唯诺诺的,哪里见过秦风这样的,说话一点都不客气。

        “我什么我?是不是没给你们好脸色看,感觉不爽了?”

        秦风脸色一变,开口说道:“记住你们身上的这身衣服,是让你们秉公执法的,而不是做谁的狗腿子,我没有犯法,自然不用怕你们,还真他妈的以为老百姓好欺负???”

        “你……你怎么骂人???”

        秦风的话听得吴军几人的脸色是一会红一会白,这几句话真可谓是字字诛心,没给他们留下一丁点儿的脸面。

        “骂人不犯法吧?”秦风闻言翻了白眼,转身说道:“沈大哥,走吧,看戏结束,咱们进院子了……”

        “就这么完了?”沈昊原本以为秦风还要追究这几个警察的责任,没成想就如此完事了,不由愣了一下。

        “要不还能怎么样?”

        秦风撇了撇胡保国,说道:“这位大神矗在这里,我怎么都得给几分面子吧?要是传出去,外面还指不定怎么说呢?!?br />
        秦风能看出来,胡保国绝对是个护犊子的家伙,他能处理那些警队中的违规违法分子,但自个儿如果伸手的话,胡老大肯定会心中不爽的。

        果然,胡保国对秦风的回答很是满意,拍了拍手站起身来,指了指吴军几人,对沈昊说道:“记住他们几个人的名字,回头查一下,看看在工作中有什么违纪的地方没?”

        “妈的,这老头是谁???说话的口气那么大?”

        秦风和胡保国的对话被吴军等人听了个真切,心中不由“咯噔”一声,这次就连那两个跟班都感觉到了不妙。

        “滴……滴滴……”

        就在秦风收起胡保国的椅子准备进院子的时候,巷子口却是传来了一阵喇叭声,一辆车开进来后看到了堵在秦风面前的警车,不由放慢了速度。

        秦风的四合院占地颇广,是这个巷子最深处的一个老宅子,前门处原本也能停两辆车的,不过警车在那里一堵,后面的车却是进不来了。

        “秦风,出什么事了?”

        后面的车子停住之后,只见孟瑶从车上下来,绕过那辆警车之后,目光惊疑的看了一眼那几个警察,跑到了秦风的身前。

        “没事,警察叔叔来调查情况?!鼻胤绻恍?,说道:“要不你给警察叔叔证明一下我是好人,省得他们把我当成坏人给抓了……”

        “胡说什么呢?”孟瑶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秦风,转眼却是看见了胡保国,连忙说道:“胡叔叔,您的病这是全好了?”

        “丫头,多亏了你这男朋友啊?!?br />
        胡保国爽朗的笑了起来,说道:“我还没多谢谢你呢,要不是惦记着你,秦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我这病也就好不了喽……”

        “胡叔叔,你又开我的玩笑?!泵涎称け?,被胡保国这么一说,顿时羞的满脸绯红,挽住秦风的胳膊却是不说话了。

        “胡大哥,你不厚道啊,骗得我女朋友叫你叔叔?”听到孟瑶对胡保国的称呼,秦风却是一脸不爽的传音了过去。

        “这可不怪我……”胡保国摊了摊手,笑眯眯的看着秦风。

        “怎么回事,你们的车还走不走?走的话我把车给让出去……”

        秦风正和胡保国大眼瞪小眼的时候,孟林的声音从警车后面响了起来,由于被警车挡到了视线,他并没有看到站在门口的胡保国等人。

        “嗯?胡……胡部长?”当孟林从警车后面转过来之后,一眼就看到了胡保国,不由愣在了当场。

        孟林虽然也听闻了胡保国病情好转的消息,但也没想到之前瘫痪在床的胡保国,竟然能好的如此彻底,站在那里是如此稳当,哪里还有生病的样子。

        “小孟啊,你也来找秦风?”

        当年《真玉坊》开业的时候,胡保国就见过孟林,知道他是孟瑶的哥哥,也是在部里任职的,只是两人的职务相差的太远,平时并没有什么交集。

        “孟……孟林?”在胡保国和孟林打招呼的时候,一旁的吴军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了孟林——

        ps:第二更,四千字大章,兄弟们继续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