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二十九章 事后风波(下)

    第九百二十九章 事后风波(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世上最公平的应该就是时间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会让时间滞碍停留一秒钟。

        曹国光的死亡同样如此,只是在某一范围内引起了变动,对绝大部分人压根就没有任何的影响,京城的老百姓们也不知道他们的父母官在工作的时候殉职了。

        不过京城的政坛,却是因此风起云涌,曹国光的位置十分的重要,他去世之后,肯定是要有人填补进来的,一番无声无息的争斗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拉开了帷幕。

        当然,这些已经影响不到秦风了,他还是按部就班的给胡保国治着病,每天的早晨都会赶到疗养院帮胡保国按摩,使其肌肉尽快恢复机能。

        “胡大哥,今儿你就可以出院了……”

        在给胡保国按摩完腰部和两腿之后,秦风开口说道:“以后每隔三日要服用一次我开给你的方子,连服半年,你体内的旧疾也都能消除掉了……”

        “秦风,谢谢你了!”胡保国眼中露出一丝感激之色,尽管和秦风不需要这么客气,但胡保国还是说出了个谢字。

        “胡大哥,说什么呢?”秦风闻言摆了摆手,说道:“当年要不是你和师父,我指不定会混成什么样子呢?!?br />
        “好了,不说这些了?!焙9ψ乓×艘⊥?,他没有子女,这些年来的确是将秦风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般看待,的确不用说这些虚言。

        “对了,你知道曹国光的位置,会由谁接替吗?”胡保国换了个话题,事情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四五天了,这个话题再也不是忌讳了。

        “那关我什么事?”秦风撇了撇嘴。说道:“如果是胡大哥您接任,那倒是件喜事,如果是别人的话,和我有什么关系?”

        京城的二把交椅,和秦风确实没有什么关系,要不是曹国光放纵儿子图谋《真玉坊》的话。现在曹国光应该还是活的好好的。

        “我?我可不够资格……”

        听到秦风的话,曹国光苦笑了一声,他现在所处的位置,这辈子恐怕也就到顶了,顶多是个实权副部长罢了。

        “秦风,接任曹国光职务的,说起来真和你有关系的?!焙9ψ趴聪蚯胤?,说道:“你猜猜那个人是谁?”

        “和我有关系?”

        秦风愣了一下,继而说道:“不会是华家的人吧?不对?;业娜四鞘呛土踝幽泄叵?,一定是孟家的人了……”

        秦风虽然三教九流的结识了不少人,但在仕途上的还就是孟家和华家,至于李然那一系走的不是政府路线,已经被秦风排除在了外面。

        “什么事想瞒过你小子,还真不容易啊?!?br />
        胡保国用手指了指秦风,说道:“你猜的没错,要是没什么意外的话。你那老丈人不久之后就能成为京城的二号人物了?!?br />
        “什么?是他?”

        饶是秦风已经猜到了是孟家的人,还是被胡保国的话给吓了一大跳。他没想到自己无心插柳的行为,居然让自己的未来老丈人更进了一步。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br />
        看到秦风一脸惊愕的样子,胡保国说道:“你那老丈人原本就是正部级别了,这次只不过算是平调,不过如此一来,他更进一步的希望也就大了……”

        胡保国知道秦风对于官场上的事情不太了解。当下给他解释了一番。

        原来,孟瑶的父亲虽然之前也是正部级的领导,但是和京城二把手相比,却远没有后者这个位置进步的空间大。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说不定很快就能进入到下一任的领导核心中去。所以秦风的行为从间接上而言,还真是帮了孟瑶父亲很大的忙。

        “官再大和我也没关系,嗯,沈哥来了……”

        秦风正说话间,看到沈昊走进了房间,连忙站起身说道:“沈哥是来接胡部长的吧?东西都收拾好了,咱们这就可以走了……”

        “好,秦风,咱们直接去你那四合院……”

        沈昊点了点头,为了躲避那些听闻到他病好想要登门拜访的人,胡保国决定先到秦风那里住上一段时间,等这些人消停了再搬回部里安排的住所里去。

        胡保国现在走路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他也没让沈昊搀扶,在疗养院的一行人送别下,自己走上了沈昊开来的那辆车子,秦风则是上了自己的那辆宝马车。

        “原本以为我会回不来了呢?!?br />
        下车来到秦风那四合院的大门处,胡保国脸上也不禁露出了一丝激动的神色,转身对沈昊说道:“回头把我那的酒都搬来,我多住几天?!?br />
        “部长,您这……能喝酒吗?”

        听到胡保国的话,沈昊忍不住苦起了脸,看向秦风说道:“秦风,你得劝劝部长,这万一要旧疾复发怎么办???”

        “酒能活血通络,少喝点没事?!鼻胤缥叛孕α似鹄?,说道:“一次半斤的量是没问题的,要是再多,对身体可就有损害了?!?br />
        “听听,你听到没有?”

        胡保国得意的笑了起来,他这辈子没什么爱好,唯一就喜欢喝个酒,如果连这个都给剥夺掉,那胡保国真是会感觉了无生趣了。

        “反正酒不是什么好东西……”

        沈昊拎着东西正想进门的时候,忽然站住了脚,因为他看到一辆警车停到了自己的身后,也就是四合院的大门前面。

        “嗯?怎么回事?”

        看到那警车上闪着的警灯,胡保国也停住了脚步,要知道,一般来说警车闪警灯,那说明是在执行任务,这显然是冲着秦风这四合院来的。

        “这里是秦风的家吗?”

        警车上下来了四个穿着警服的人,其中一个三十五六岁的人看了一眼秦风等人,说道:“你们是住在这里的人吗?”

        “是,不知道你们有什么事?”秦风看了一眼说话的那个警察,开口说道:“我就是秦风,有什么事和我说吧……”

        “你就是秦风?”

        为首的那个警察听到秦风的话后,脸色不由一正,往前走了一步,说道:“秦风,你的事情犯了,和我们走一趟吧……”

        说着话,那四个警察已经散布在了秦风周围,显然是怕他跑掉,在包围秦风的时候,一人还推了一把胡保国。

        “我的什么事犯了?”看到那几个警察的举动,秦风有些哭笑不得的看向了胡保国,要知道,这全国的警察可都归他管啊。

        “你小子看我干什么?做了什么坏事自己交代!”

        胡保国最初的时候也是愣了一下,不过继而就反应了过来,从这几个警察用的招数来看,更像是普通的刑警,而不是办什么大案的。

        所以胡保国可以断定,这几个人来找秦风,肯定不是因为曹国光的事情,只要不是那件事,胡保国也就没什么心理压力了,反而和秦风开起了玩笑。

        “哎,我说,您可不能见死不救??!”面对这几个警察,秦风更是没压力,他几乎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这件事应该还是曹弘志被打的余波。

        “你放老实点?!?br />
        见到秦风嬉皮笑脸的样子,为首的那个警察脸色一绷,说道:“秦风,你涉嫌故意伤害他人,老实的跟我们走一趟吧……”

        说着话,那人的手摸向了腰间,他决定如果秦风再不识相的话,就拿出铐子将他拷走。

        “走一趟没有问题,不过我想知道,我伤害了什么人?你们又有什么证据?另外,我想看一下你们的传唤令或者是拘捕令……”

        对于法律,秦风了解的并不比专业人士少,他在监狱里的那几年,将新颁布的律法看了个滚瓜烂熟,讲起来更是头头是道。

        “嗯?你小子还是个刺头???”

        听到秦风的话,旁边的一个比较年轻的警察往前走了一步,一把推在秦风胸前,说道:“怎么着,想拒捕吗?”

        “沈大哥,京城里的警察就是这水平?”秦风话是对着沈昊说的,不过眼睛却是看向了胡保国,挪揄的语气让胡保国的老脸不由一红。

        “胡闹,你们是干什么的?哪个分局的?”

        没等胡保国开口,沈昊就将手里的东西放到了门里面,转身说道:“把拘捕令拿过来,要是没有的话,我可不可以认为你们是在知法犯法?”

        “你是什么人?”看到沈昊出头,为首的警察不由愣了一下,转眼仔细的看向了胡保国和沈昊。

        秦风猜的没错,这几个人,正是被曹弘志找来的,与其说是曹弘志,不如说是方雅志出的主意。

        在曹国光死亡曹弘志住院的这个期间,方雅志是惶惶不可终日,他有种感觉,最近发生的一切,都和失踪归来的秦风,有着莫大的关系。

        所以这几天方雅志一直在憋着坏主意要如何对付秦风,思来想去之后,还是挑唆了曹弘志,让他用以前的关系,咬死了自己是被秦风打的,想先把秦风抓进局子里再说。

        虽然有句话叫做人走茶凉,不过曹国光走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以前的关系还没有完全断掉。

        所以在曹弘志找到以前认识的几个刑警哥们之后,那几个人还是拍着胸脯答应了下来,会把秦风抓进去好好审问一番,帮他出口恶气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