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二十八章 事后风波(中)

    第九百二十八章 事后风波(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胡大哥,再有个四五天,你就能出院了!”

        一个小时后,秦风出现在了胡保国的病房里,给胡保国把了下脉之后,秦风开口说道:“我再给你开个方子调理下,连着服用三个月,差不多就能除根了……”

        秦风所说的除根,不单指的是胡保国的枪伤,而且还能将他体内练武导致的隐疾都给消除掉,胡保国这次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不说这个……”胡保国摆了摆手,从病床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了一个厚厚的文件袋,说道:“你陪我到院子里走走吧……”

        “好!”

        秦风点了点头,他也没搀扶胡保国,只是让他拄了个拐杖,就跟在他后面出了病房,看到值班的医生要跟上来,却是被胡保国摆手制止住了。

        “说说吧,你小子是怎么办到的?”

        走到疗养院一处空旷的花园处,胡保国站住了脚,转身看向了秦风,之所以没在病房里提问,是胡保国怕那里有什么监听设备。

        “胡大哥,您说的是什么事?”秦风装作一副听不明白的样子。

        “曹国光死了,你不会不知道吧?”

        胡保国斜眼看着秦风,没好气的说道:“一个有望进入领导核心的人,就这么死了,你小子是不是胆子也太大了?”

        随着身体的恢复,胡保国也逐渐开始工作了起来,作为负责这个国家社会治安部门的头脑人物,曹国光的死,在第一时间就传入到了胡保国的耳朵里。

        而胡保国的第一反应,则是就想到了秦风。只是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曹国光是死于脑部突然出血,这一点得到了国内数位专家的肯定。

        所以胡保国这才给秦风打了电话,他想知道曹国光究竟是怎么死的,如果秦风能无声无息之间就决定一个人的生死。那未免也太过可怕了。

        “胡大哥,他死了关我什么事?”

        听到胡保国的话后,秦风撇了撇嘴,说道:“活着的时候身份再显赫,死了都是一样的,这个世界每天都有无数人死去。多他一个有什么好稀罕的?”

        “是你动的手?”胡保国紧盯着秦风的眼睛,想要从中得到答案。

        “是,如何?”

        秦风并没有回避胡保国的目光,将答案传音到了胡保国的耳朵里,这件事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瞒着胡老大。否则之前也不会让胡保国不要插手这件事情了。

        “你……你……”

        得到了确切的答案,胡保国不由连声咳嗽了起来,指着秦风的右手都颤抖了起来,他真的没想到,秦风竟然如此胆大包天。

        “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鸟,死了就死了呗?!?br />
        秦风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看着胡保国说道:“胡老大,你不会因为这件事。想把我再给送进去吧?可就算是你说出来,也找不到证据的……”

        “妈的,师父当年怎么会收你为徒的?”

        胡保国重重的在地上顿了一下拐杖。也是藉此来缓解一下内心的震惊,毕竟之前他只是猜测,现在却是得到了秦风的亲口承认。

        “哎,我说胡大哥,咱们两个人,您才是记名弟子吧?”

        秦风没好气的打断了胡保国的话。说道:“不但是曹国光死了,我还让远子打断了曹弘志的一条腿。这件事您还不知道吧?”

        “你……无法无天!”听到秦风的话,胡保国已经是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在胡保国看来。在曹国光意外身故这节骨眼上,秦风韬光养晦还来不及呢,居然还出手伤了曹弘志,这岂不是硬将实现拉到自己身上吗?

        “胡大哥,凡事都要讲究证据的?!?br />
        秦风笑眯眯的说道:“曹国光死于脑溢血,和他儿子被打也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更和我没一毛钱的关系……”

        说实话,对于《真玉坊》这件事,秦风原本是有更好的解决办法的,但他偏偏选择了这么一条下策,却是和秦风的心境有关系。

        修为到了秦风这般境地,讲的就是率性随心,他从那个空间回来本就是满腹心思,谁知道孟瑶又是病入膏肓,这让秦风愈发的郁闷,心中急需一个宣泄的渠道。

        如此一来,原本只是警告一下对方就能办好的事,秦风却是使用了最为直接的办法,当然,效果和后遗症都同样显著。

        “你知不知道,有时候怀疑一件事,是不需要什么证据的?”

        胡保国看着秦风幽幽的说道:“上次我和你说过,如果被那些部门的人给盯上,他们是不会管什么证据不证据的,直接就能将你抓起来……”

        对于那个部门,胡保国了解的也不是很多,但是他知道,只要对方有一点点怀疑到秦风的地方,那秦风就会非常麻烦的。

        “抓我?”秦风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神色,说道:“胡大哥,您听过侠以武犯禁这句话没有?”

        “那都是扯淡的?!?br />
        胡保国没好气的说道:“自古以来但凡是行这种事的人,最后没有一个能落得个囫囵尸首,难道你小子也想如此吗?”

        胡保国也是练武之人,他知道就算是在冷兵器的年代,个人的勇武都无法和国家相抗衡,更何况是现代社会,秦风就算功夫再厉害,难不成还能强过枪炮不成?

        “胡大哥,那是功夫没练到家?!?br />
        秦风想了一下,开口说道:“以我现在的修为,如果想作恶的话,倾全国之力,恐怕也是无奈我何的……”

        “你小子是不是发烧了?”

        突然听到这种话,胡保国不由伸手摸向了秦风的脑门,还什么倾全国之力,就是几个配枪的警察都能将秦风给收拾了。

        “哎。我怎么说你才信???”秦风第一次向外人讲诉他现在的修为,没成想却是被胡保国给鄙视了,顿时一脸的哭笑不得。

        “你能挡得住子弹?”胡保国伸手在秦风的肩膀上捏了一下,同样是肌肉,他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同。

        “能。手枪子弹完全没问题,步枪子弹我可以躲避!”

        秦风老老实实的答道,在修为达到化劲圆满的境界之后,秦风的神识已然形成了一个域场,在他神识笼罩的范围内,就是子弹的射速也会变得缓慢无比的。

        “你……你小子说的是真的?”原本一脸哂笑的胡保国。见到秦风不像是在开玩笑之后,脸色也不由变得凝重了起来。

        “当然是真的……”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只要我不想着自杀,在这个世界上,没人能杀死我?;蛐怼蚁衷诰褪悄闼档哪切┤税??”

        在以前的时候,秦风不想引起相关部门的注意,是因为他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对抗他们,到时候说不得就要亡命天涯。

        但是现在不同了,秦风的修为足以让他用俯视的姿态来看待这个世界。

        除非哪个国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释放出核弹来攻击他,那秦风也算是死当其所了,因为那样的话。最少会有几十万人给他偿命的。

        所以秦风现在的行径也放开了许多,至少在胡保国面前不会在隐藏什么了,一来他相信胡保国。二来如果胡保国对他有什么不好的想法,秦风也能在第一时间感应到的。

        “你……你怎么变得和他们一样了?”

        胡保国此时的大脑有些混乱,从理智上而言他不想相信秦风的话,但胡保国也知道,秦风应该是没有骗自己的。

        “我和他们不一样,我不习惯被人管着。也不想称霸天下!”

        听到胡保国的话后,秦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我现在只想治好孟瑶的病,再找到我的妹妹。然后就归隐山林,世间的这些事情,我是不想过问了?!?br />
        秦风修炼的是道家心法,在进入到化劲境界之后,这种感觉愈发的强烈。

        原本秦风以为自己很想回归这个世界,但回来之后,秦风却是又想念起了那个生活平静的空间来。

        要不是在这个世界里还有他心爱和挂念的人,秦风恐怕真的会回返那个空间不再回来了。

        “你有这种想法最好,我还真怕你想去称霸世界呢?!?br />
        听到秦风的话,胡保国不由松了口气,开口说道:“我劝你最好不要暴露自己的能力,除非你想去到国外生活,否则会麻烦不断的?!?br />
        胡保国的想法远比秦风成熟,如果国家知道秦风有特殊能力,一定是要将他招揽到相关部门里的,秦风要是不答应的话,那就将面临着离开或者是被清洗的局面。

        “我知道,胡大哥,等我治好孟瑶找到妹妹,可能就会从这个世界消失掉吧?!?br />
        秦风在这一刻下了决心,等他处理完这些琐事之后,就将那个空间的事情告诉孟瑶,秦风相信性情恬淡的她一定愿意和自己一起离开的。

        “等我退休了,就和你一起去隐居!”胡保国理解错了秦风的意思,只以为他要去到一处没人知晓的地方生活呢。

        “对了,这东西你看看,要是有什么马脚留下来,我帮你清理掉?!彼底呕?,胡保国将手里的那个文件袋交给了秦风。

        “嗯?这是奠基仪式的现???”

        打开文件袋之后,秦风发现了一叠厚厚的照片,不由愣了一下,距离曹国光出事也就不过是几个小时的时间,现场的照片居然就到了胡保国手上了。

        “组织上让我先看看,调查一下这件事背后有没有文章?!?br />
        胡保国苦笑了一声,他知道将照片交给秦风的行为,已经算是严重渎职了,更何况秦风还是曹国光死亡的幕后黑手,这一刻,胡保国只感觉无比的荒谬。

        “曹国光是正常死亡,哪里有什么文章?”

        秦风拿过那叠照片逐一翻看着,在照片上是一个个被放大了的脑袋,从曹国光身边的随行人员到围观的群众。几乎都给拍下来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br />
        胡保国点了点头,在秦风过来之前,他就仔细的看过了这些照片,从上面没有发现任何的疑点,并且在他拿到照片的时候。相关部门也开始对照片上出现的人进行了核实。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秦风将照片装回到文件袋里还给了胡保国,里面并没有他的照片,因为秦风在现场呆的时间非常短,也没让自己的样子暴露在照相机的面前。

        “好,你先回去吧,明儿照常来给我按摩!”

        确定了秦风没有留下什么蜘丝马迹。胡保国也是放下了心,毕竟这件事实在是太大了,只要被人看出一点不对,就会继续追查下去的。

        “等你完全恢复了,我要出远门一趟。京城这边的产业,你到时候帮忙看着点?!?br />
        秦风这是第一次对胡保国提出要求,他不想在自己离开之后,又发生诸如《真玉坊》那样的事情。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胡保国答应了下来,以他现在的地位,想要关照一下秦风的那些生意,自然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今儿的院子里喜鹊没叫???怎么到处都有人找?”

        等秦风驱车回到四合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四点钟了,让他没想到的是,没等自己进门就被人给堵住了。

        准确的说。秦风是被一个人和一辆车堵住的,那个小型的货车就挡在了他那宅子的大门口,将整个巷子都给堵死掉了。

        看到坐在车子驾驶位置上的孟林,秦风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我说林哥,这可是四合院???当初修建的时候,可没考虑到开进来货车?”

        “四合院胡同里跑的马车。比这车可宽敞多了?!?br />
        孟林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把车子里面的东西都搬进去吧。我能给你找到的装备,就这么多了?!?br />
        事关自己妹妹的生命安危。孟林自然要尽心尽力,从昨儿秦风离开之后,他就开始忙活了起来,收拾了一车的装备给秦风送了过来。

        “车上都是的?”

        秦风闻言一愣,按照他的想法,去一趟俄罗斯根本就不需要带什么东西,那里所谓的恶劣环境,对他影响实在不大。

        “嗯,有些东西尽量别用到?!泵狭值懔说阃?,下了车拉开了后备箱,里面却是一个齐人高的大包裹和一个一米多长的木头箱子。

        “搭把手,搬进去吧!”孟林招呼了一声秦风,拿起了那个大包裹,往身后一背,一手将那木头箱子拉出了一半。

        “林哥,你拿着包就行了,这箱子我自己搞进去……”秦风看到孟林吃力的样子,知道包裹和箱子都不轻,当下抢前了一步,用两只手将箱子抱了出来。

        “你小子的劲力那么大?”看到秦风轻松的抱着箱子进了四合院,孟林不由愣了一下,左右看了一眼之后,紧跟着走了进去。

        “到你屋里去……”看到秦风在中院停了下来,孟林瞅了一眼迎上来的苗六指,说道:“这些东西见不得光……”

        “林哥,我又不是去打仗的,至于吗?”

        秦风闻言苦笑了一声,他刚一搬起这箱子,就将里面的东西猜了个**不离十,这么重的箱子,里面装的只能是军火。

        “有备无患的好?!?br />
        孟林面无表情的说道:“原本还怕你拿不动,现在就放心了,我让人将你送到中俄边境,到时候咱们这边巡逻的时间表我会给你,至于那边,就要靠你自己了……”

        对于秦风此次的俄罗斯之行,孟林也算是煞费苦心了,从装备到走私出境的路线他都已经帮秦风给安排好了。

        俗话说人都是有私心的,为了妹妹的病,孟林也将什么律法都放到了一边,就他所做的这些事情,要是被抓到的话也足够判上个几年的了。

        “老苗是自己人,也进来吧!”秦风进屋的时候招呼了一声苗六指,孟林也知道苗六指的底细,当下也没多说什么。

        刚一进屋。孟林就开口说道:“秦风,把冷气开大一点,开到最大……”

        “开大冷气干什么?”

        秦风这句话刚问出口,就见到孟林放下了背后的那个大包裹,从里面拿出了一件厚厚的背心。说道:“秦风,你把这个给穿上,还有这条裤子,看看合身不?”

        “林哥,现在可是夏天??!”

        见到孟林拿出了几件衣服,秦风顿时苦起了脸。他虽然早就能做到寒暑不侵了,但也不想大热的天穿那么多东西。

        “西伯利亚可没有夏天?!?br />
        孟林摇了摇头,说道:“马上就要八月了,那里早晚的温差能有二三十度,九月就会下雪了。这些东西你必须都带着……”

        和秦风对于此次的俄罗斯之行全无准备不同,孟林可是准备了很多资料,他甚至搞到了一幅那个地区的军事地图,此时也装在了那个背包里面。

        “好吧,我带着!”

        秦风摸了摸鼻子,大舅哥的一片好意他自然得兜着,不过到时候秦风肯定会将这些东西给扔掉的,因为它们全都是累赘。

        “穿上刚好?!?br />
        等秦风穿上那战术背心和长裤之后。孟林打开了那个木头箱子,里面赫然放着一把ak47,另外还有十几个弹夹和两个略小一点的箱子。

        “这背心是俄罗斯的制式装备。只要不是碰到正规军,没人会检查你的证件的?!?br />
        孟林将那些装满了子弹的弹夹,一个个的插在了战术背心上,开口说道:“最近乌克兰车臣那边的局势有些紧张,这些东西你最好全都带着……”

        “林哥,我……我只是去挖人参啊……”看着孟林往自己身上塞着弹夹。秦风弱弱的说道:“我又不往城市里面去,他们打仗关我屁事呀?”

        “有备无患的好。以你的身手再加上这些设备,即使遇到军队也能逃脱的?!泵狭置挥写罾砬胤?。而是打开了另外一个小箱子,里面却是放了一排八枚拳头大小的手榴弹。

        “也是俄式的装备?”秦风看到手雷上面的俄文,有些奇怪的问道:“林哥,这才一天的功夫,您从哪里找来的这些东西???”

        “前苏联解体的时候留下来的,你以为当时只有民间贸易吗?”看到秦风一脸好奇的样子,孟林给他解释了几句。

        当年前苏联解体的时候,整个国家都处于混乱的状态,庞大的军队发不出军费来,于是很多将领都开始偷偷买卖自己军队里的武器。

        在这个期间,不但欧洲和美国从俄罗斯购买了很多尖端武器,中国自然也不例外,从潜艇飞机到枪支导弹,都买进了不少。

        当然,这些买卖,都是通过所谓的军火商来进行的,就是那些卖出武器的前苏联军官们,也不知道自己的军火都卖给了什么人。

        任何一个国家的军备,都不可能完全是自给自足,所以都有一些买卖武器的渠道,恰好孟家就有人在这样的一个公司里面。

        孟林也是征得了老爷子的同意,才从那个公司里调出了这么一些装备,这些都是普通的单兵装备,就算被人发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这次出去,生死都和国家无关?!?br />
        孟林开口说道:“咱们国家的东西你用不了,自然只能用老毛子的了,秦风,你要注意安全,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保命都是第一位的……”

        “林哥,放心吧,我知道的?!鼻胤缒芨惺艿矫狭值墓匦?,当下点了点头。

        说实话,这些武器虽然没什么用,不过这身衣服倒是不错,在丛林中生活,用处远比那些市面上卖的迷彩服好多了。

        “我接个电话?!?br />
        孟林正准备拿出另外一些东西给秦风演示一下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看了下来电的号码,孟林按下了接听键,走到屋外接听了起来。

        “秦爷,您这是要出去打仗吗?”

        一直没有说话的苗六指看着那些武器,向秦风问道,他并不知道秦风准备前往俄罗斯的事情,只以为秦风是要去长白山呢。

        “我要去趟俄罗斯,老苗,太平天国藏宝的事情,等我忙完了再说?!鼻胤缈嘈α艘簧?,他就是个劳碌命,这刚刚回来,却是又要出去了。

        听到秦风的话,苗六指连忙说道:“那事儿不急,秦爷,我怎么着也能再活个十年八年吧?!?br />
        “你多找找秦东元,再活个二十年问题都不大……”

        秦风看了一眼苗六指,出言点拨了他一句,秦风知道秦东元手上有不少延年益寿的古方,只要能配置出来,的确能延长人的寿命。

        “嗯?那我倒是要和东元老哥多亲近一下了?!泵缌钢狼胤绱永床凰低?,当下眼睛一亮,谁不愿意能多活上几年???

        孟林这个电话打的时间有点长,足足过了十来分钟后,才从外面走了进来,而且脸色有些古怪。

        “林哥,怎么了?”秦风没有刻意去偷听孟林的电话,是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风,曹国光死了,曹弘志被人狠揍了一顿,腿都断了?!?br />
        孟林一脸古怪的看着秦风,说道:“曹国光是突发脑溢血死的,不过曹弘志被人打的事情,是不是你干的?”

        对于曹弘志图谋《真玉坊》的事情,孟林也是知道的,在昨儿的时候还询问过秦风。

        孟林原本打算在秦风走后帮他解决这件事,没成想一夜之间就风云突变,还没等他打招呼,那爷儿俩就是一死一伤了。

        “哎,林哥,这事儿您可不能冤枉我啊?!?br />
        听到孟林的话后,秦风叫起了撞天屈,“我上午去机场送朋友,下午去了胡部长哪里,哪有功夫去教训那姓曹的小子?”

        “我又没说是你亲手揍的,你手下能打的人还少吗?……”

        孟林瞥了秦风一眼,倒是没想到曹国光的死会和秦风有关,毕竟数位专家诊断的结果还是非常有权威性的,已经完全排除了人为因素的可能性。

        其实这件事早就有人给孟林打电话了,只不过他在给秦风取武器的地方是屏蔽手机信号的,是以刚刚才得到消息。

        “那爷俩出事我也听说了,不过都和我无关……”

        秦风是咬死了不承认,他自问和这大舅哥的关系远不如胡保国,要真是说了实话,指不定孟林就要大义灭亲了。

        “你的《真玉坊》和曹弘志有些矛盾,说不得这事儿会有人问到你头上的……”

        孟林想了一下,说道:“曹家的根基就在曹国光身上,询问的力度不会很大,到时候我再打个招呼,不会有什么事的,不过你临走前这几天最好低调一些……”

        曹家原本就是京城的新贵,并没有怎么被孟林这些人放在眼里,再者说树倒猢狲散,曹国光一死,他那一派也就要烟消云散了。

        “林哥,我是人正不怕影子斜,没做过我怕什么???”

        秦风摆出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看得一旁的苗六指直想发笑,要知道,就在上午的时候,李天远还在这院子里吹嘘狠揍曹弘志的事情呢。

        “没事最好,曹国光身故,京城应该会有些变动?!?br />
        孟林这种家庭长大的人,对于政治有着天生的敏感,当下说道:“我要去趟爷爷那里,这些东西你收好就行了,要走的时候提前一天通知我,我会派车送你到边境的……”

        曹国光的意外死亡,会带来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说不定孟家也能从中得到什么利益,孟林这是要回去听取老爷子意见的。(未完待续)

        ps:ps:七千多字的大章,求保底月票啊啊??!本站网址:,请多多支持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