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千九十四张 你已经忘了我们吗

    第一千九十四张 你已经忘了我们吗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叫什么名字?”宁轻雪走到莫有深的面前平静的问道。莫有深和叶默乍一看起来还有些像,不过两人的眼神和脸型还是有一些差别。宁轻雪是叶默的枕边人,她甚至不用看长相,只要看看眼神就知道莫有深不是叶默。

        但是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和叶默长的如此像的人,所以她抱着万一的心思上前来问了一下。

        “丹城莫有深见过轻雪师姐,我师父是丹城的长老长顺丹王?!蹦猩罴ざ?,连忙抱拳说道,第一句话就将自己的师父拿了出来。

        丹息楼里面很多的修士都有些恍然,难怪宁轻雪要上前去和这名金丹修士说话,原来人家的师父是长顺丹王。

        宁轻雪皱了皱眉头,忽然问道:“你是什么地方的人?”

        莫有深愣了一下,立即就以为宁轻雪要询问他的家庭了,更是欣喜的回答道:“我来自神洲小世界,原本是太乙门的弟子,因为星嘉山的传送阵来到丹城,被我师父长顺丹王收为亲传弟子?!?br />
        莫有深两句话都没有离开长顺丹王,显然他对这个自豪无比。

        宁轻雪听到这个回答犹如吃了一个苍蝇一般难受,她本想问问莫有深人不认识叶默的,可是听说莫有深是来自太乙门的,此刻恨不得立即拔剑杀了这个家伙。

        可是她虽然不怎么出来,却也不是没有见识的人。长顺丹王在丹城的地位她也隐约听说过,这个莫有深是长顺丹王的亲传弟子,如果动了他,就算是‘飘渺仙池’也保不住她。更何况,宁轻雪也知道自己现在的修为想要杀了莫有深,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此时方种师似乎反应过来,又走到宁轻雪的面前说道:“轻雪师妹,你说说那个叶默在什么地方?我方种师实在是不甘心输给一个没有见过面的人,我一定要见识一下这种天才。如果我见到他,确实是不如他的话。我方种师愿意闭关百年不见任何人?!?br />
        方种师的这句话再次恢复了自信和傲然,他相信在南安洲就算是有比他厉害的天才修士,那相差也是有限,根本不存在自己比对方差很多,甚至不配的说法。

        “叶默?”莫有深听到了这个名字。顿时失声叫道。之前他被宁轻雪的绝色容颜震撼。没有听清楚宁轻雪后面说的话,也没有听到宁轻雪说她的丈夫叫叶默。现在方种师再次提起叶默,他马上就反应过来,顿时震撼的叫了出来。

        宁轻雪立即就盯着莫有深问道:“你认识叶默?”

        莫有深吸了口气心里暗想。我不但认识叶默,我和他仇深似海,如果此时叶默在这里,我会将他化灰炼魂。

        可是此时他看见宁轻雪一脸关心的表情,立即就知道宁轻雪和叶默关系匪浅。忽然他想起了宁轻雪之前说的那句话。我有丈夫了,难道她的丈夫就是叶默不成?

        此时见宁轻雪一脸焦急的盯着自己,莫有深恢复了平静有些哀伤的说道:“叶默我认识,可惜他死在了小世界……”

        “你说叶默死在了小世界?”宁轻雪忽然大声的问了出来。而且当她的话问完后,语气已经变得冰冷无比了。

        “你说谎?!辈坏饶猩钤俅谓馐?,宁轻雪就语气冰冷的说道。

        莫有深听到宁轻雪质疑他,立即说道:“我没有说谎,我和叶默关系不错,他死的时候我还在现场。是因为七名先天高手布置了一个七子杀阵。经过一天一夜的打斗,这才杀了叶默?!?br />
        宁轻雪心里冷笑,叶默和谁关系不错也不会和这个莫有深关系不错。莫有深出自太乙门,因为太乙门的道士差点杀了自己,所以叶默最恨的就是太乙门。自己也是从小世界过来的。叶默灭掉太乙门的事情所有的人都知道,怎么可能和这个莫有深关系不错?而且叶默在小世界名声如此响亮,如果他死了,自己没有理由不知道。

        这个莫有深如此说叶默。唯一的一个可能就是他和叶默仇深似海。这一点宁轻雪根本不用去猜测,莫有深出自太乙门。如果不和叶默仇深似海那就奇怪了。如果不是这个莫有深的来头太大,宁轻雪说不定已经对他动手了。只是他想不到自己对小世界也有些了解,甚至知道太乙门和叶默的仇恨。

        莫有深还不知道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只是说了他出身太乙门,就将什么都露出去了。

        “他是在说谎?!庇质且桓銮謇涞纳舫鱿衷诘は⒙ダ锩?,随即就走进来一名姿色丝毫不逊于宁轻雪的女子。

        宁轻雪回头疑惑的盯着这名刚才说话的女子,没有开口询问。这个女人她和素素姐都很不喜欢,是南安十美排名第一的文彩依。

        自己知道莫有深说谎,是因为自己知道叶默不可能和太乙门出身的莫有深是朋友。而文彩依怎么会知道叶默?难道叶默来到南安洲了?

        文彩依看了看宁轻雪说道:“没想到那个叶默竟然有如此福分,竟然能得到‘飘渺仙池’的宁仙子青睐,甚至不惜以自己的名声做赌注。真是可惜了,叶默确实是死了,不过不是死在莫公子说的什么小世界,而是死在陨真殿?!?br />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看了看脸色有些惨白的宁轻雪再次说道:“只是不知道我说的那个叶默是不是宁仙子口中的叶默,如果是的话,我估计宁仙子要守寡了?!?br />
        宁轻雪脸色有些苍白,她也不敢肯定文彩依说的是不是自己的叶默,可是她也知道文彩依说的可能性比莫有深大的太多了。叶默在小世界被杀的可能性是零,可是在陨真殿这种地方就很难说了。

        正因为陨真殿危险,她才和素素师姐商量好了不进去,一定要见到叶默后,才可以去那种地方冒险、

        文彩依看见宁轻雪的苍白脸容,想到当初在南安洲的试名碑广场,宁轻雪帮助洛素素说她的情景来,显得愈发开心了。她更是表情平淡的说道:“听说他在进入陨真殿的时候还用了一个假名字,叫宁小麻,只是不知道这个假名字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啊。现在想来,还真的和你一个姓呢?!?br />
        宁轻雪听到这里忽然张口就是一口鲜血,顿时倒了下去。

        一直在她身边的黄芊本来看见莫有深就有些疑惑他是不是今天遇见的人,现在宁轻雪吐血倒下,她连忙扶住了宁轻雪,随手就拿出一颗丹药送到宁轻雪的口中,然后转过头冷声对文彩依说道:“文师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什么意思啊,我只是听说宁仙子挂念叶默,所以将叶默的详细情况告诉她而已,我是一番好心?!蔽牟室烙行┪薰嫉乃档?。

        “芊芊师妹,不要和她多说,我们回去?!绷硗庖幻煜沙亍呐抟沧吖捶鲎×四嵫┒曰栖匪档?。

        宁轻雪此时已经醒了过来,她的眼神有些空洞,甚至连嘴角的血迹也忘了去擦一下。

        良久后,她忽然拿出一张照片在手里反复抚摸,“你已经忘了我和素素姐了吗?你来到了南安洲为什么不去找我们,为什么……”

        ‘飘渺仙池’的另外两名女修看见宁轻雪的样子,互相使了个眼色,几人扶住宁轻雪快速的走出了丹息楼。

        出了丹息楼后,宁轻雪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她盯着旁边的女修问道:“妍师姐,陨真殿在什么地方?我要去?!?br />
        “啊……”那名女修惊讶的啊了一声,好一会才说道:“轻雪师妹,就算是你想去陨真殿,现在也去不了啊,陨真殿三十年才开启一次。你必须要等到三十年后才可以去陨真殿?!?br />
        “啊……”站在宁轻雪身边的黄芊竟然同时啊了一声,几名女子都看向了惊讶无比的黄芊。

        此时黄芊却指着宁轻雪手里的照片结结巴巴的说道:“轻雪师姐,这个人我今天还见过?!?br />
        黄芊的话音刚落,片刻前还眼神空洞的宁轻雪忽然一把抓住了黄芊的手颤声问道:“芊芊师妹,你,你真的见过这个人?你没有骗我?不是故意安慰我?”

        宁轻雪随即数个问题就问了出来,几乎是一口气没有任何的间隔。

        几名女修都盯着黄芊。

        黄芊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是真的安,轻雪师姐,我真的见过这个人。之前我还以为那个莫有深就是那个人,不过他们两人的神态表情差别太大。现在师姐你拿出这张画像,我肯定画像上的人就是今天我见过的那个修士?!?br />
        顿了一下,她又看着宁轻雪说道:“对了,轻雪师姐,今天我还和你说过的,就是我和彤冰师叔去寻找陆前辈的时候,在陆前辈的住处看见的。当时他拦住我们,就是为了询问轻雪师姐你的。我,我……”

        此时黄芊已经明白之前拦住她们的那个修士,确实是认识轻雪师姐,之前她还骂人家是癞蛤蟆,现在想起了有些尴尬,倒是不好直接说出来了。

        宁轻雪却完全忽视了黄芊的心情,只是更为欣喜的抓住黄芊说道:“你真的看见他了?真的看见了?他也来丹城了,他还在询问我的下落?”

        或者此时宁轻雪不是在问话,而是在表达自己的欣喜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