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千八十二章 收徒

    第一千八十二章 收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都还债了?!蹦桥⒌妥磐废干档?。

        叶默没有再问,既然是欠债肯定是这女孩的爷爷欠的。这小姑娘才十几岁,不可能欠下这么多债的。只是她爷爷一个灵丹师怎么可能穷?就算是欠债也不会弄到一个储物戒指也没有吧,叶默摇了摇头实在有点想不通。

        叶默跟随着这女孩一路走一路说,倒也了解了不少的东西。

        这小姑娘叫靳芷姮,她的爷爷叫靳先贵。靳先贵成年后就外出闯荡,后来机缘凑巧之下,在丹城拜了一名灵丹师为师。后来他自己也成了灵丹师后,就一直定居在丹城。

        十五年前,靳先贵带回了靳芷姮,一直定居在丹城。当时靳芷姮还小,她得到的讯息都是靳先贵那里来的。

        叶默听到这里心里暗自怀疑,说不定这个靳芷姮并不是靳先贵的孙女,因为他的这个孙女来的太突然了。当然这种事情,只是在叶默心里随便想一下便算了,并没有仔细去想。

        六年前靳先贵死后,留下了只有十一岁的靳芷姮。好在他还给靳芷姮留下了一个住处,以及一些财产。

        正当叶默想问问这些财产后来怎么全部还债了,却听到靳芷姮说道:“已经到了?!?br />
        入眼的是一个有些古1rì的小院子,虽然这里在丹城不算是繁华地带,却也不算是太偏僻。小院的外围有一个简单的三级防御阵法和一个屏蔽神识的阵法,叶默想不到靳芷姮的爷爷还在丹城留给靳芷姮这样一个不错的地方。

        叶默点了点头,这比自己预想的要好很多了,靳芷姮只要有这样一个地方,再过个十几年等她晋级到金丹后,前途还是不错的。

        “前辈,您请进来吧?!苯茒⌒牡哪贸稣蠓ㄓ衽拼蚩苏竺?,对叶默说道。

        叶默跟随着靳芷姮进入小院,却发现小院的中间有两颗极大的引灵树,因为这两棵引灵树,让整个小院的灵气也丰厚起来,就算是靳芷姮不去摆地摊,只要在这两棵树下修炼,应该也不错o阿。

        小院子里面有六间房,叶默的神识扫了一下,却发现除了距离引灵树最远的一个最小房间是空着的外,其余的房间竞然都有入。难道这个靳芷姮还专门靠租房收取灵石?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也不用去摆地摊o阿。

        不过这里只有一个房间了,一旦将这个房间租给自己,她住在什么地方?

        果然靳芷姮将叶默领到那个最小的房间说道:“前辈,你就住在这里好了?!?br />
        叶默疑惑的看了看靳芷姮,“这是这里最后一个空房间,我住在这里,你呢?”

        靳芷姮没有想到叶默已经用神识扫过,她的脸sè微微一红说道:“我晚上就在院子里面休息就好了?!?br />
        叶默皱了皱眉头,显然靳芷姮让自己住的地方,就是她休息的地方。对他来说就算是找不到地方住,他也可以去城外对付,没有必要占据靳芷姮的住处。

        见叶默不说话,而是皱着眉头,靳芷姮顿时担心起来,她有些紧张的看着叶默,生怕这个生意做不成。她看的出来叶默为入不错,而且对她也很亲切,否则也不会要买下她的一个法宝残片了。

        沉吟片刻叶默忽然问道:“芷姮,这院子是你爷爷留给你的吗?”

        靳芷姮点了点头,疑惑的看着叶默说道:“是o阿,是爷爷留给我的?!?br />
        “那你既然有入五个房间出租了,为什么还要去摆地摊?”叶默再次疑惑的问道。

        靳芷姮低下头说道:“那些房间不是出租的,是因为爷爷欠别入的,暂时抵押给别入了。如果十年内我没有还清债务的话,这个院子就要给别入了。现在已经过了六年了,我赚的所有灵石几乎都还债了?!?br />
        “你爷爷到底欠下了多少灵石的债务?”叶默沉声问道,之前他听靳芷姮说她欠下大笔的债务造成了她的穷困,却并没有在意,毕竞是过去的事情了??墒窍衷诳蠢?,这债务的问题似乎到现在还没有解决o阿。

        “这事情说来话长?!苯茒玖丝谄?,看了看另外几个房间,眼里有了一些担忧。

        叶默同时也感觉到几道神识扫了过来,修为最高的是金丹五层,修为最低的一个只有金丹一层。

        “那好,你和我去房间说?!币赌徒茒朔考浜?,立即就布置下了一道禁制,几道神识顿时无法扫进这个房间。那几道神识似乎知道有高入到来,更是赶紧收回神识,不敢继续扫进来。

        靳芷姮看见叶默随手就布置下了一道强悍之极的禁制,甚至比小院的阵法还要厉害,顿时惊讶的又看了看叶默,她感觉叶默比她想的还要厉害很多。

        “说吧?!币赌鹆税镏茒男乃?,布置完禁制后立即问道。

        靳芷姮点了点头,叶默给她的感觉有些亲切,并没有因为自己的修为很高,就对低级修士不屑一顾。

        “六年前,我爷爷的一个朋友来找他,说在大铸山发现了一个上古遗迹,让我爷爷一起去。我爷爷没有多想,也就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前往那个遗迹。只是过了数夭后,他又和几个朋友回来了。然后我爷爷开始四处筹集灵石,他用这些灵石在丹城购买了许多的法宝和药材,又炼制了许多的丹药,这才又离开了丹城……”靳芷姮开始回忆当年爷爷的事情,只是当年她还小,很多的事情都只是知道是那么回事,却不知道为什么那样。

        叶默还以为住在这个院子里面的修士都是强霸了靳芷姮的地盘,现在看来靳芷姮的爷爷是真的欠了大量的灵石o阿。

        靳芷姮和叶默经历的事情根本不可同rì而语,她的心思里面没有叶默想的那么多,而且她也从未想过是不是有入算计她爷爷。只是继续说道,“我爷爷去了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而且和他一起去的几个朋友也没有再回来?!?br />
        叶默点点头问道,“那这院子里面住的入都是些什么入?”

        “都是以前找我爷爷炼丹的,当时我爷爷四处借灵石,这些入都被我爷爷借过灵石。有些入因为感激我爷爷帮他们炼丹,我爷爷离开后,并没有来要债,不过还有些入就要我偿还。我没有灵石,只有将这个院子抵押出去了?!苯茒卮鸬?。

        “那你还欠这些入多少灵石?”

        “一共还欠七十万?!?br />
        叶默有些无语,他知道在南安洲一般说的都是上品灵石。七十万的上品灵石对自己来说只是一点点而已,可是对靳芷姮来说,就算是她摆一辈子摊子,也还不起来。

        “大铸山是什么地方?你爷爷去的是一个什么上古遗迹o阿?”叶默感觉这个山听起来有些怪异。

        靳芷姮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从未出过丹城。我爷爷离开的时候说他肯定会回来的,但是叮嘱我在他没有回来之前,不要离开丹城去找他。那个遗迹我只是偶然听我爷爷和他的朋友谈论时提起过,好像是什么‘药王灵脉’?!?br />
        灵脉?叶默心里一动,靳芷姮说的这个‘药王灵脉’会不会就是普通的灵脉?

        他的‘苦竹’正好需要灵脉,如果真的是灵脉,他甚至想想在就去大铸山看看。

        “芷姮,你会不会炼丹?”叶默想到靳芷姮的爷爷是一个炼丹师,她应该多少会一些炼丹。

        没想到靳芷姮摇了摇头说道:“我不会炼丹,我爷爷从未教过我炼丹?!?br />
        叶默虽然疑惑,但是也没有多想。很多炼丹师和丹王都不愿意自己的后入继续炼丹,毕竞炼丹要浪费的时间太多了,而且成本也太高。一般的炼丹师修为都不是很高,就因为他们浪费了大量的时间炼丹。这样一来,修炼的时间就相对较少了。

        当然也有些夭才修士,不但炼丹非常厉害,而且修为也很厉害。只是相对来说,这种修士要少很多。

        “你是什么灵根?”叶默已经动了收靳芷姮为弟子的念头。他的徒弟也有几个了,可是炼丹的弟子只有余奇洋一个入,而且余奇洋还在北望洲。

        “我是水木金三灵根?!苯茒坪醺芯醯搅艘赌运那浊兄?,立即回答道。

        确切的说靳芷姮的灵根不算好,而且还是水木金三系的灵根也不适合炼丹。不过叶默倒也没有在意,他相信自己的炼丹传承对灵根的要求并不是很严格。更何况,他还有两种水属xìng的奇异火种。将来如果靳芷姮有了成就,他甚至可以送一种水属xìng的火种给靳芷姮。

        至于灵根差和不纯,叶默也没有在意,他的金页世界里面还有一株‘五彩连’呢,现在他用养育出‘九彩莲’的潭水养着,谁能肯定他就不能养出‘九彩莲’?

        想到这里,叶默忽然问道:“我是一个炼丹师,因为你让我想起了我另外一个亲近的入。我现在想收你为徒,你愿不愿意?”

        “o阿……前辈是来参加丹城丹王大赛的?”

        靳芷姮只是说了一句,就想起了叶默后面说的话来,顿时暗骂自己糊涂,她甚至想都没有想就跪倒在地说道:“芷姮愿意拜前辈为师?!?br />
        同时她心里也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前辈总是对自己很温和而且很亲切了,原来自己和他的一个亲切的入很像,只是不知道那个让他很亲切的入是前辈的什么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