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千七十二章 丹城

    第一千七十二章 丹城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景瑛璃尴尬的笑了笑,她也感觉自己冒失了,对方怎么去掉‘魂记’的,告诉她,岂不是说将底牌告诉自己了?

        可景瑛璃却愈发感觉这个叶默不简单,她见识过很多的天才修士,自己也是天才中的天才,但是从未有一个修士像叶默这样,给她这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景瑛璃再次带着叶默返回,很远的地方,叶默就看见了一株不小的‘应虚子果”叶默数了一下’这颗果树上至少结了二十颗‘应虚子果’。

        犹如二十块黄橙橙的金子一般点缀在果树之上,漂亮之极。叶默知道‘应虚子果’成熟后,是外黄内红,不但是一种七级灵果,而且吃起来极其美味。虽然叶默没有吃过,但是‘物’上面写的清清楚楚。

        不过如果不是疯了的人,就绝对不会拿‘应虚子果’当水果吃。在修真界一颗‘应虚子果’就算是上千万的灵石也买不到的东西,又怎么会有人如此奢侈拿‘应虚子果’当水果吃?

        可是叶默却真的有这个想法了,他想将这棵树栽在金页世界里面,以后当做忆墨的零食。

        “这里一共有二十颗‘应虚子果”我们一个人十颗’你看如何?”景瑛璃看着叶默问道。如果是在和雷豹战斗之前,景瑛璃是绝对不会问这句话的,可是现在她却要征求叶默的意见。

        叶默点了点头,“如此甚好,你先采吧,余下的给我?!?br />
        “好?!本扮Э焖俜缮砩锨暗牟杉耸拧π樽庸痹俅温淞讼吕?。

        叶默刚想去采集‘应虚子果”神识就感受到了一名修士极其飞快的向这边遁来。叶默一看那修士的神情,就知道他也想要‘应虚子果’。

        叶默心里冷笑一声,直接祭出一把飞剑,真元运转之下,将整棵的‘应虚子果’连土带根的全部挖了起来。

        “且慢……”当叶默刚刚挖起‘应虚子果’树的时候,那个声音已经出现在了叶默和景瑛璃的耳边。

        叶默恍若未闻,直接将‘应虚子果’树送进了金页世界。这种好东西到了手里还且慢,这刚来家伙脑袋锈了吗?

        景瑛璃虽然听见了过来修士的说话,却并没有放在心上。叶默这个变态连七级妖兽都可以干掉,只要过来的不是虚神修士,她和叶默根本就不用担心。她惊异的是叶默这家伙如此变态,竟然连‘应虚子果’树都挖走了,好歹也给后来者留一点吧。

        “瑛璃师妹……”过来的男修虽然神色不愉,还是和景瑛璃打了个招呼。

        景瑛璃此时也看清楚了来人,居然是自己认识的人,她只好也回身答道:“原来是神风谷的齐林师兄,齐林师兄是一个人吗?”

        齐林脸色不是很好看,他淡淡的扫了一眼叶默,这才答道:“是啊,我和我师妹走散了,之前走到这里看见了这里有一株‘应虚子果”没想到师妹却先来一步?!?br />
        叶默看着这长的比女人还漂亮的齐林,心里却暗自鄙视。这家伙明知道‘应虚子果’被自己和景瑛璃分了,还提出来,难道想要让自己拿出‘应虚子果’?如果他真的是这样想的话,那只能说这家伙是做梦了。同时叶默也明白景瑛璃话的意思,这女人在提醒他,齐林是九星宗门神风谷的,让自己不要乱来。

        景瑛璃如此聪明的人物,当然知道齐林所想,心里鄙视齐林的同时,也不能真的点破,只好对齐林客气的说道:“齐师兄,我们先告辞了?!?br />
        齐林见景瑛璃要走,连忙说道:“等等,瑛璃师妹,这位是谁?”

        景瑛璃连忙说道:“这是我玄音阁的内门弟子……我父亲让三个内门弟子在陨真殿?;の?,可是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了……”

        说完景瑛璃神情低落,就是叶默看见了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的表情实在是逼真。

        景瑛璃将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齐林再也不好提起‘应虚子果’的事情。毕竟人家玄音阁也是九星宗门,‘应虚子果’是别人先得到的,凭什么给自己?如果叶默不是玄音阁的,说不定他还会强行索要。

        齐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叶默和景瑛璃离开,只是他看向叶默的眼光已经有些不善了。在他看来,就算叶默是景瑛璃的跟班,但是自己一个九星宗门的核心弟子来了,他也应该拿出几颗‘应虚子果’来。

        ……

        一直走去好远,叶默才疑惑的问道:“景师姐,你宗门真的派了几个人?;つ?,他们真的都挂了?”

        景瑛璃明白叶默的意思,她语声有些失落的说道:“是的,那几个内门弟子都是我父亲派来的,他们进入陨真禁地后,就没有出来……我其实早就想和你说,如果你出去没有身份,倒是可以使用他们三人中其中一个人的身份,我可以帮你作证,就当你帮我的报酬?!?br />
        叶默却听出她对那三名跟班的死并不是很难过,她似乎更在意的是那三个跟班是她父亲派来的。自己问的是她的宗门派了几个人?;に?,而她却再一次强调是她父亲派来的,甚至语气当中极其的失落。

        叶默摇了摇头,感觉这些门派里面瓜葛太深,根本就不是他想得通的。他对景瑛璃给他一个身份,他还是感激的道谢了一声。

        “从现在到出去你的名字就是席斐,等出去后,你就独自离开换一个名字。我会对回去宣传,你不听我的话,我已经杀了你?!本扮坏乃档?。

        听了这话,叶默更是明白那三个护卫不仅仅是?;ぞ扮敲醇虻チ?。他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询问为什么,这种事情和他无关。对他来说只要平安离开陨真殿就万事大吉了。

        一直沉默了好久,景瑛璃这才继续说道:“那个齐林是神风谷的核心弟子,元婴九层修为,元婴试名碑上排名第十七,你以后要是遇见他了要小心点?!?br />
        叶默点了点头,元婴试名碑排名第十七的存在,他现在恐怕还不是对手。修士可不比妖兽,雷豹虽然七级了,但是灵智未开,还比不上虚神修士。但是如果是开了灵智的七级雷豹,就算是虚神初期修士也不是它的对手。所以说一般的情况下,普通乘鼎修士是打不过九级妖兽的。因为妖兽到了九级,基本上已经完全开了灵智,有的已经开始化形了。

        “你离开陨真殿后,有什么打算?”因为叶默的强悍表现,加上他又是一个五级阵法大师。让景瑛璃对叶默不再是之前互相利用的想法,甚至产生了要帮助叶默一次,说不定以后还有回报。

        景瑛璃这种聪明绝顶的女子,显然可以看出叶默的巨大潜力。对她来说,叶默这种人无论是否可以杀掉,她都不愿意得罪。

        叶默沉默了片刻,他的想法是先回去‘墨月之城”然后将‘墨月之城’交给许昌吉帮忙照看一下,自己去寻找一个炼器大师帮忙炼制一件雷豹护甲,再专门准备晋级虚神。

        “我想去找一个炼器大师,将我手里的雷豹皮炼制一件护甲?!币赌挥兴怠轮恰氖虑?,对他来说,景瑛璃虽然没有恶意,可是也不算是什么朋友。

        景瑛璃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我认识一个炼器宗师,等会我将他的地址告诉你,你可以去找他看看?;褂幸坏憔褪恰?br />
        犹豫了一会,景瑛璃还是说道:“虽然你杀了袁冠南和田傲风没有被泄露出去,但是我建议你还是找一个靠山。像雷云宗和无极宗这种九星门派,底蕴太过深厚,甚至一点不经意的事情,就会让他们查到你的头上。所以,尽早做准备,才是正途?!?br />
        叶默何尝不知道景瑛璃说的话是极其有道理的?之前景瑛璃从他的一句话就听出来田傲风是他杀的,他已经感觉自己杀了田傲风和袁冠南的事情,似乎并不能一直被隐藏下去。

        可是雷云宗和无极宗都是九星宗门的存在,自己区区一个元婴四层的修士怎么去对抗?

        似乎知道叶默所想,景瑛璃说道:“万阵门虽然是八星宗门,可是底蕴深厚,就是一般的九星门派也不敢招惹。你是五级阵法大师,正是万阵门需要的人才,如果你加入万阵门的话,就算是九星宗门要对你动手,也需要考虑一二……”

        叶默从景瑛璃的语气中就已经知道,这只是万般无奈的一个情况,人家要动手只是需要考虑一二而已。所以该动手,还是会动手的。

        景瑛璃微微摇了摇头,她也知道这万阵门虽然强大,但也不足?;ぷ∫赌?。

        叶默忽然淡淡一笑,对景瑛璃说道:“景师姐,多谢你帮忙,就算是九星宗门找上门来,那又如何?我辈修道,何妨一死?”

        景瑛璃却微微笑道:“我虽然知道你不怕死,可是你的语气当中透露出来了你有太多的牵挂。如果你真的没有那么多的牵挂,或许我真的不会帮你出主意了?!?br />
        顿了一下,她继续叹息一声说道:“如果你是一个炼丹师就好了,你可以加入丹城……”

        “丹城?”叶默立即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