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千六十七章 聪明剔透的丑女

    第一千六十七章 聪明剔透的丑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虽然五层的灵草多多,可是因为杀了袁冠南,叶默没有继续留在第五层,而是快速的来到了通往第六层的石梯。哪怕这种小心是多余的,可是他还是选择了这样做。因为他杀了袁冠南后,始终有一种极度的不舒服存在,但是他又感觉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地方不舒服。

        叶默很谨慎,来到石梯口后,先是神识仔细的四周扫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修士,这才没有犹豫的冲向了石梯。

        原本叶默以为第六层石梯是六百六十六阶,比第五层要难上一些,对他来说也不会难上多少??墒撬抛吡艘话氲氖焙?,就感觉呼吸不畅了,甚至有一种随时被压的往回走的冲动。

        叶默心里大惊的同时也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往后退,只要他一回头,这个世界将永远没有叶默此人,他将被石梯压成灰渣。陨真殿之所以折损修士这么多,就是因为上了石梯后,就不能回头,一旦回头就是死路一条。当然,承受不住压力,最后一样的是死路一条。

        之前从一层到三层,叶默几乎没有怎么动用真元就上去了,至于四层是陨真禁地传送上去的。而上五层的时候,他虽然动用了一些真元,却也感觉并不是很困难。只是他没有想到,上到第六层,竟然如此困难。

        每往上跨一步叶默都可以感觉到一种极大挤压力传来,似乎他一不小心就会被压碎,而且这种压力不但是对他的身体挤压,甚至是他的精神也在被不断的挤压。

        难怪第六层上来的修士这么少,那种精神的挤压迫使叶默用神识去抵抗,以此来减少那种精神灵魂要被压碎的感觉。一般的修士,就算是真元浑hòu,也不一定能躲避如此恐怖的精神挤压。

        就算是叶默的神识已经达到了元婴九层左右的地步,也感觉有些受不了。

        身体上被那种空间压力不断挤压,他此时还可以运转真元强行抵抗,可是那种精神上的挤压让他郁闷的要吐血了一般。而他那一口血偏偏压在了胸口吐不出来,似乎就等着他承受不住的时候,爆炸开来。

        好厉害,叶默心里暗自心惊,可是此时他除了全力抵抗那种威压之外,毫无办法。

        就在叶默还在石梯上挣扎的时候,竟然看见了前面只有十几阶的地方也有一名修士在往前挣扎。

        叶默心里总算是找到了一点安慰,毕竟在这石梯上挣扎的不是他一个人。不过叶默数了数还有将近两百的石梯,他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办法才可以到达第六层,如果按照这个速度和压力,估计他坚持不到五十阶,就会被压的灰飞烟灭。

        托大了,叶默心里暗想。难怪听人说很少有人到达第七层,他这还是第六层就已经受不了了。

        忽然间,前面的修士发出一阵长长的音啸,从那音啸声中,叶默都听见了一种难以冇言状的悸动。而那音啸过后,叶默感觉前面的身影似乎加快了许多,转眼间就消失在眼前不见。他心里更是惊讶,难道这石梯到了上面后,反而轻松许多?

        想到这里,叶默强行再次往上爬了十几阶,入目的只是一趟血迹。

        看到这里,叶默已经明白那名修士将压在胸口的那口血吐了出来,这才加快了速度。叶默此时也有一口郁闷的气血压在胸口,可是他却没有任何办法吐出,虽然叶默很想问问前面那位是怎么吐出这口血的,可是人家说不定都已经到了第六层了。

        又是一阵精神上的挤压传来,叶默胸口一阵阵的翻涌,头脑甚至都一阵阵的模糊,可是那一口淤血就是无法吐出。

        当他感觉自己再也承受不住的时候,直接施展了‘紫眼神魂切割”他想将周围挤压他精神灵魂的那道压力给直接切断,此时他也顾不得什么了。如果这个还不行,叶默准备立即进入金页世界,不然的话他只能等候被压碎的命运。

        当‘紫眼神魂切割,被叶默强行施展后,他感觉自己的胸口一阵轻松,一口淤血吐出。叶默来不及惊喜,就感觉再爬自己身前的石梯似乎变得轻松了许多。

        叶默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毫无异状,而且神识似乎又精进了一些。

        原来是这么回事,叶默明白过来,脚下夹是加快了速度,同时‘紫眼神魂切割,不断的施展出去。

        虽然施展‘紫眼神魂切割,对他的神识消耗很大,但是当他发现在石梯上施展‘紫眼神魂切割,有益自己的神识修为后,再也顾不得了。神识最难提升,此时可以通过石梯修炼,他哪里还会放过?

        其实叶默知道,这个时候就算是他不施展‘紫眼神魂切割”那一口淤血吐出后,他也可以上到第六层。但是修炼神识的机会,可是很难得到的。

        余下将近两百的石阶,叶默都没有感觉,就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了陨真殿的第六层。

        一种比第五层更为浓郁的灵气传来,叶默甚至只想留在这里修炼了。不过他立即就退后了几步,他发现比他先来的那名修士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不远处盯着他。刚才他刚刚脱离石梯,神识没有扩散出去,竟然没有发现。

        这是一名元婴九层的修士,还是一名女修,虽然谈不上奇丑无比,可是也算是比较丑的了。

        两只眼睛一大一小,嘴唇也有些不大对称,上面的bó一些,下面的却hòu一些。唯一值得称道的是她的皮肤很好,白皙无比?;蛘咚邓纳聿幕顾闶遣淮淼?,该凸的地方凸一些,该凹的地方也凹下去了。

        叶默仔细的用神识查看了一下,却发现这个女人并没有易容,也没有和他一样带着面具法宝。

        但是修为却比他高的多,已经是元婴九层了。

        那名女修见叶默打量她,并没有生气,而是静静的看着叶默,似乎在等着叶默打量。也没有丝毫因为自己长的丑被人打量就显得局促,表情平淡无奇。

        “你在等我?”叶默没有在这名女修身上找到对自己不利的感觉,立即语气平缓的问道。

        那女修点了点头,直接说道:“你很不错,竟然有神识功法,并且通过这种功法来到了第六层?!?br />
        “你知道我用的办法?”叶默惊疑的盯着这名女修,说心里话,他的‘紫眼神魂切割,从未告诉过别人,这个女人在自己的前面,她怎么能知道自己用的什么功法?

        那女修淡声说道:“因为我是在第四百八十一阶悟出来的,要想进入陨真殿第六层,除了用神识抵抗精神压力吐出淤血外,还可以鼓动自己的真元切割开周围的空间压力吐出淤血。以你元婴四层的修为,显然没有办法使用真元切割开周围的空间压力,你只能用神识抵抗住精神压力,吐出淤血上到第六层?!?br />
        叶默听到这个女修的分析顿时愣住了,自己虽然上来了,也是通过‘紫眼神魂切割,的办法上来的,可是他只是知道这种方法有用,并没有去总结为什么用这种方法。

        而眼前的这个女修不但上来了,还总结出来了方法,这个其貌不扬的女修竟然如此聪明?要知道他修炼的是‘三生决”在感悟和领会方面比别人要深hòu很多,这还是他第一冇次遇见这种聪明的女修。

        不过,难道这个女修留在这里,就是为了告诉自己她很聪明?

        “我留在这里,不是为了告诉你我很聪明,我找你有别的事情?!闭馀匏坪踔酪赌睦锵氲囊谎?,先行说了出来。

        叶默见这个女修连自己的心思也能猜出,干脆闭口不言。

        那女修并没有因为叶默闭口不言而又任何不愉快,只是对叶默说道:“这里不是话说的地方,你跟我来?!?br />
        说完,那女修浑然不惧‘空间风刃,直接踏剑而行。

        就算对方是元婴九层修士,叶默也怡然不惧,直接跟了上去。

        一炷香后,到了一处荒沙之地,这名女修这才停了下来。她见叶默也停了下来,这才看着叶默说道:“我叫你来是为了救你一命,同时还有一件事要和你交易?!?br />
        叶默皱起了眉头,这女修说话语不惊人死不休,自己有什么好让她救的?

        见叶默皱起眉头不说话,那女修并没有意外,直接说道:“因为你杀了九星宗门的核心弟子,所以除了我之外,这里面没有任何人可以救你。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杀掉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无极宗的袁冠南?!?br />
        叶默心里大骇,他杀了袁冠南的事情,肯定说是除了他自己外,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女修知道自己有神识功法,刚才她的说法还能解释得通,可是自己杀了袁冠南她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这个女人的隐匿功法这么厉害,在边上看见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绝对不能让这个女人活下去。

        对叶默来说,要只是他一个人倒还好说,可是无极宗这种大势力,一旦知道袁冠南是他杀的,就是将斐海城的‘墨月,连根拔起也不是多困难的事情。

        那女修看见了叶默的表情,立即就知道叶默心里想的什么,她淡然摇头说道:“就算是你杀了我也没有用,你一出去,别人一样知道你杀了九星宗门的核心弟子口况且,你能杀的掉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