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千六十六章 天才也会死

    第一千六十六章 天才也会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袁冠南见他这一招还没有完成,对方只是一刀就劈开了他的束缚,顿时心里一惊?;姑挥械人墓抨俅伪湔?,“紫銊,又一次带起的无数的紫sè刀气已经席卷而来。

        “嘭、嘭、嘭……”

        数声沉闷的声音响起,袁冠南头顶上那个巨大的八极大鼎已经如一个快速旋转的磨盘一般,将叶默“紫銊,带起的刀气完全卷走。

        叶默受到了强烈的反震,甚至退后了数步。

        这是什么大鼎?防御能力竟然如此厉害?叶默这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厉害的大鼎,那个古戟他还可以看出是一件下品真器,可是这个大鼎,他竟然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就好像他的“紫銊,一般,到现在他也没有看出这是一件什么级别的法宝。

        袁冠南抓住了古戟愣愣的盯着叶默,虽然只是短短的瞬间,他已经知道对方绝对不是普通的元婴四层修士。刚才如果不是自己的八极大鼎,就是那一招,他就要吃亏。

        “你到底是哪个门派的?”袁冠南眼神变冷,再也没有之前的从容和自信。他之所以要问这个话,是因为他绝对不相信叶默只是一个散修。一个散修会有这种厉害的攻击能力?还一招将他的古戟封锁破了?

        除了哪个门派培养出来的jīng英弟子,散修是绝对没有办法做到的。之前看他的那把紫sè菜刀袁冠南还不在意,此时却再也不敢小看那把菜刀。

        “要打就打,废话才多?!币赌揪筒幌牒驮谀隙嗷?,这里虽然是陨真殿的第五层,可是能上来的修士依然有不少。万一有人遇见了是他杀了袁冠南,他没有能灭口的话,那就大大的不妙了。

        所以叶默根本就没有回答袁冠南的话,手里的“紫銊,再次劈出。

        幻云分裂刀、幻云阵杀刀,叶默同时劈出了两刀,之所以用阵杀刀,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打算让袁冠南逃走。

        袁冠南的那个八极大鼎的防御能力太过惊人,如果不将他的那个八极大鼎封锁住,他很难杀了袁冠南。

        好在袁冠南的神识和真元都不及自己深厚,那个八极大鼎他只是被动的祭出,并不能主动的让八极大鼎攻击和防御,否则的话,叶默肯定就算是他的修为比袁冠南高出一截,也很难杀掉袁冠南。

        那个八极大鼎绝对是一个好东西,就和袁冠南打他身上洞天法宝的的主意一般,叶默一样对八极大鼎动了心思。他相信,如果袁冠南可以非常顺手的使用这个八极大鼎,就算是他打不过自己,也不会这么容易就落在了下风。

        袁冠南见叶默不声不响就再次攻击过来,立即就知道对方同样对他动了杀机。他再也顾不得别的,手里的古戟又一次发出“嗡嗡,的声音,带着强悍的杀意被他祭出,这次却不是为了束缚叶默的真元和周围的空间,而是想将叶默斩杀在古戟下。

        这次古戟祭出后,在袁冠南真元的鼓动下,甚至化成了一条咆哮的蛟龙,从天而降。

        “给我死?!痹谀显缇屯艘粝乱赌膞ìng命了,此刻的古戟犹如一个上古杀器,带着蛟龙一般的呼啸声音当空砸下。

        古戟直接破开了叶默的“紫銊,刀芒,还没有落下,就卷下了恐怖的压力。附着在古戟上的灵力真元将周围的空气压榨的爆裂作响,古戟还没有落在叶默的身上,叶默周围的地面就被这恐怖的压力个压的四分五裂,一些碎石也纷纷炸了开来。

        叶默的“紫銊,恰在此时和古戟撞击在了一起,原本随着“紫銊,一起分裂的紫sè刀气在这一刻四分五裂,变得凌乱不堪。除了那些已经分裂出去的刀芒,那些还没有来得及从“紫銊,上幻化成刀芒的真元灵气,立即消散不见。

        “轰……”

        恐怖的声响在叶默和袁冠南之间炸开,袁冠南被叶默强悍的真元直接击飞,不过他并没有逃出叶默的紫芒刀阵。

        虽然那紫芒刀阵因为袁冠南刚才的那一古戟,威力大减,可是却并不是一点作用都不起,至少那个八极大鼎已经暂时被叶默的“幻云阵杀刀,封住。

        “噗”的一口鲜血吐出,袁冠南心里骇然,刚才那一戟实在是他全身真元的爆发,居然还是落在了下风。他想不到自己如此天才,竟然会在这里输给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虽然他很不想接受这个事实,可是事实就在眼前。

        走,必须立即就走,这个宁小麻不知道是何许人?竟然如此厉害。

        袁冠南很想杀了正往外面退走的刘曼香,可是他知道这个时候面子是次要的了,就算是自己失败的事情被传出去,他也必须要先行逃走。

        叶默岂能让袁冠南逃走,如果袁冠南还要纠缠他,说不定他还要花上一点手脚才可以杀了此人,不过既然他要逃跑,那就怪他运气不好了。

        “紫銊,闪动间,“幻云飞旋刀,已经被劈出。无数飞旋的紫sè刀气再次裹住袁冠南的时候,袁冠南心里大骇,可是任凭他怎么催动八极大鼎。那八极大鼎也被无数似乎有灵xìng的刀气裹住,根本就挣脱不出来,更不用说帮他挡住已经及体的飞旋刀芒了。

        “不可能?!痹谀细芯醯阶约旱陌思蠖Ρ晃奘牡镀庾?,不能挣开,立即脱口叫道。就算是凝体修士,也不能如此jīng准的控制已经劈出去的刀芒吧?这是什么刀技?

        可是袁冠南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他继续想刀技的时候,他想也没有想,立即就祭出了一张符箓。那张符箓转眼就化成了一面巨大的黑sè护盾,叶默的飞旋刀芒打在了那护盾上面,立即就消散一空,而护盾的颜sè似乎泛白了一些。

        叶默皱了皱眉头,竟然是七级防御金刚符,这袁冠南身上的东西不少啊。

        刘曼香看见了处在下风的袁冠南,已经知道袁冠南肯定不是叶默的对手,她以为两个人还要打一会,没想到这么快就分出来了胜负。她缓缓后撤,想趁机溜走了。只是她刚刚走了数十米远,就被数道突兀出现的刀芒斩杀。

        她临死的时候都不敢相信,叶默竟然变得如此狠厉,自己连身体都可以送给他,他也可以对自己如此漂亮的一个女人动手。

        袁冠南见对方和他打斗的过程当中,还有空斩杀刘曼香,更是忌惮不已。他使用符箓挡住了叶默的“幻云飞旋刀,后,甚至连八极大鼎都不要了,转身就逃。此刻他是无比后悔一个人来找叶默了,可是此刻后悔也没有什么用处。

        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似乎又被什么东西偷袭了,没等他逼出偷袭自己的东西,叶默的紫sè刀气再次劈了过来。

        “咔嚓”已经挡住了一次刀芒的七级金刚符应声而碎。

        叶默不想因为袁冠南耽误太多的时间了,因为袁冠南的来历太大,这不是比武,这是关系到他小命的事情。所以哪怕袁冠南不是他的对手,他也唤出了“无影”

        袁冠南临死的时候也想不到,他竟然是死在这样一个名不经传的家伙手里,这还不算,他的元婴竟然被一只不知名的虫子给吃了。

        叶默将几人的尸体烧了后,捡起几枚戒指,却发现之前一只还在的蛮牛兽不知道逃到什么地方去了。显然那蛮牛兽知道,这里来的几个修士都不是它能对付的,干脆早点逃走。

        叶默挖起那十几株“烟雾芝兰”将戒指和八极大鼎全部收到了金页世界里面,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片刻时间他就已经走出近万里远。就是从袁冠南身上抢到的两枚戒指,他现在也不敢去查看。

        杀袁冠南的事情太大,他可不想被任何人察觉。一旦被人发现袁冠南是他杀的,那他就完了。

        虽然叶默很不想去惹这些九星宗门的弟子,可是被别人惹到头上来了,他也不会束手求饶。

        ……

        文彩依皱着眉头看了看袁冠南离开的方向,袁冠南离开的时候让她等一炷香的时间,可是现在都几个时辰了,袁冠南依然没有返回来,她有些不耐烦了。她取出传信飞剑,准备给袁冠南发出一道飞剑传书。

        可是她刚发出飞剑,那传书的飞剑就自动的燃烧起来。文彩依心里一惊,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她和袁冠南的距离太远,飞剑不能到达?;褂幸桓鲈蚓褪?,袁冠南已经陨落。

        而袁冠南离开这里也不过数个时辰,不可能因为距离太远不能收到信息,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已经陨落了。

        想到袁冠南可能陨落的事情,文彩依惊慌起来。虽然她对袁冠南并没有外界传说的那么痴心,可是袁冠南是无极宗新一代最杰出的门人,将来的无极宗掌门很有可能就是他。袁冠南如果在这里陨落,那无极宗可就闹翻天了。

        陨真殿虽然危险,可也没有陨真禁地危险啊,袁师兄在陨真禁地都没有陨落,怎么可能在这里陨落?进来的修士除了几名虚神修士外,能杀了袁冠南的人寥寥可数。再说了,有谁敢杀九星宗门的核心弟子袁冠南?

        正因为不明白袁冠南是怎么,文彩依这才越来越心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