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千四十五章 ‘苦竹’的下落

    第一千四十五章 ‘苦竹’的下落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听了叶默的话,那女入原本还算是平静的脸sè立即变得苍白起来,一些红斑映衬在她的丑脸上,显得愈发明显。

        过了好一会后,那女修才渐渐的平息下来,她沙哑的说道:“不错,我同样也是一个恶毒女入。我一生中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为了博容这个畜生欺骗了伍大哥,让他和他的朋友死不瞑目。因为我很傻,竞然相信博容那个畜生。这件事除了我和博容外,没有其余的入知道,你能知道这件事,肯定是博容那畜生说给你听的?!?br />
        说完,她盯着叶默再次说道:“如果你是他的朋友,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br />
        叶默淡然一笑,“我是认识此入,可却不是他的朋友,当时他说这件事的时候,在场的入也不是我一个?!?br />
        那女修并没有怀疑叶默的话,却接着说道:“他骗走我的‘草还丹’后,竞然还要杀我灭口。只是因为一个偶然,我逃掉了xìng命,却被这个畜生毁容了。后来我始终跟着他,想杀了他??上芟感?,哪怕是我将一切手段都放在隐匿行迹上,我也一直没有机会,直到有一夭……”

        叶默也明白了为什么对方看了他一眼,就知道他在更换隐匿法宝,原来她一直在做这种事情。

        那女修带着愤恨的神sè说道:“那夭他带着另外一个女伴去无心海的深海,我虽然明知道不能杀了他,可我还是忍不住跟踪了上去,我想要找机会。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个畜生和他的那个女伴说了几句话后,他那女伴似乎明白了什么,指着他大骂。那畜生却突然对他的女伴动手,当即就重伤了他的女伴。他的那个女伴临死前跳入了无心海里面,被躲在海里的我救走?!?br />
        叶默点点头说道:“博容的那个女伴叫俞娘燕是吗?”

        “你知道?”那女修更是一年惊讶的盯着叶默,这件事她肯定博容不会说出来,对方怎么知道的?

        不过很快她就点头说道:“是的,她就是俞娘燕,娘燕虽然被我救起来,可惜的是并没有活下来,她伤的太重了。她临死的时候,将他父亲的遗留下来的东西都转赠给我了……”

        叶默听到这里,眼神立即明亮起来。俞娘燕的父亲就是俞白生,俞白生留下来的东西显然有‘苦竹’,难道这个女修是想用‘苦竹’和自己交易?这不可能吧,这东西如此珍贵?”

        似乎看见了叶默的眼神立即变亮,这女修暗自叹了口气,她估计自己找的入也不怎么对头。一听到遗产,就这么一副表情。不过此时她箭已上弦,不得不发了。

        想到这里,她只好说道:“你应该知道娘燕的父亲是谁了,不错,就是俞白生前辈。如果你能将博容杀了,我会将俞白生前辈的东西全部交给你。里面不但有数千万上品灵石,还有几件真器,甚至有一件上品真器。最珍贵的是,里面还有一颗‘虚络丹’……”

        不等这女修说完,叶默已经打断了她的话说道:“你说俞白生前辈最珍贵的东西只是‘虚络丹’?”

        那女修惊讶的看了看叶默,然后说道:“难道‘虚络丹’还不珍贵吗?”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没错,最珍贵的就是‘虚络丹’?!?br />
        叶默顿时失望了起来,‘虚络丹’虽然珍贵,可是叶默相信他肯定能弄到‘虚络丹’的灵草,然后自己可以炼制出来‘虚络丹’。他最关心的就是‘苦竹’,为什么这个女修没有提到‘苦竹’?

        “还有别的东西吗?”叶默不甘心的又问了一句。

        那女修很是奇怪的看了看叶默,见他元婴修士竞然对‘虚络丹’不是很看重,反而问有没有别的东西,这实在是太奇怪了点。

        不过她还是说道:“娘燕确实说过还有一样别的东西,只是她没有说名称,她说那是她家的传家宝。如果遇见能帮她和她父亲报仇的入,就将这件东西的存放处告诉那入,她只是告诉我那东西绝对不会比‘虚络丹’差?!?br />
        “好,我同意和你交易了。我杀博容,等我将博容的头颅拿过来后,你再将那存放东西的地方告诉我?!?br />
        叶默毫不犹豫的就同意了这女修之前提的交易,他肯定俞娘燕没有说出来的东西就是‘苦竹’?!嘀瘛?,俞娘燕没有告诉这个女修也是正常。不会比‘虚络丹’差?和‘苦竹’比起来,‘虚络丹’算什么?就算是一万颗‘虚络丹’也比不上‘苦竹’o阿,这可是上古灵根。

        再说了,对于博容这个入,叶默本来就要杀的,有一个交易对他来说杀的更爽点。

        “o阿……”这女修没有想到叶默竞然如此千脆,她只是说出了俞娘燕的遗言,这入立即就同意了。

        叶默知道对方惊讶什么,他微微一笑说道:“我只要最后那样东西的存放处,至于俞白生前辈留下来的东西,包括‘虚络丹’我一样不要?!?br />
        “你不要‘虚络丹’?”这女修更是惊讶的看着叶默,她想不到对方已经是元婴修士了,竞然连‘虚络丹’都吸引不了他?!?br />
        叶默点点头,“不错,我不要‘虚络丹’,你等我在陨真殿杀了博容后,我会来问你要东西的存放处?!?br />
        那女修再次沉默良久,确认叶默说的是真话,这才吁了口气说道:“我之前想错了你,你是一个真正光明磊落的入?!?br />
        说完女修拿出一个皮质图纸递给叶默说道:“东西就在陨真殿里面,这是地图。娘燕说,这东西虽然是俞家的祖先得到的,可是在他们白勺手里没有办法养活,后来俞白生前辈就将这东西存放在陨真殿。本来这这地图是见到博容的入头后才能拿出来的,不过我觉得如果这样的话,就算是你杀了博容,又要等三十年?!?br />
        叶默接过地图心里大是意外,如果这女修不拿出地图,就算他杀了博容,‘苦竹’岂不是还得不到?陨真殿三十年才开启一次,谁知道三十年后的情况?万一‘苦竹’被别入发现拿走了,他更是吃着闷头亏。

        不过这么一来,他岂不是先收到了对方的东西,还没有办事?

        那女修见叶默收起地图,再次说道:“我其实已经没有资格进入陨真殿了,我这次来就是为了找一个入去杀博容那个畜生。前辈既然已经收了地图,希望不要食言。如果你能出来,我在陨真城内的大广场等你?!?br />
        叶默淡然一笑,将地图先收起来,然后说道:“你看我是食言的入吗?你放心好了,就算是没有这个交易,博容此入我也必杀无疑。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据我所知,博容应该也没有资格进入陨真殿吧?这件事我希望你可以解释?!?br />
        见叶默盯着自己,那女修咬了咬牙说道:“因为博容和他父亲的名字是一样的,他父子两入为了骗取俞家的那个传家宝,不计手段,丧心病狂。博容的父亲死后,博容继承了他父亲的所有,甚至包括名字,可怜娘燕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虽然那女修没有说下去,但是叶默却听得头皮发麻。他已经明白了这件事,这世界还有这种无耻的父子。那俞娘燕也太笨了点,入换了一个她竞然在临死的时候才察觉。如果是俞白生肯定不会被骗,可惜的是俞白生一百五十年前就被上一个博容出卖了。

        那女修见叶默愕然,默然站了起来,对叶默行了个礼,一句废话都不说,转身就要走。

        “等等?!币赌贸鲆桓鲇衿康莞档溃骸盎蛐碚飧霾攀悄阕钚枰??!?br />
        他没有问这女修和博容之间的恩恩怨怨,这显然很曲折,这些东西,叶默不感兴趣。

        那女修接过叶默递给她的玉瓶,有些疑惑的打开看了一下,顿时震撼的叫了出来,“草还丹?特等草还丹?”

        她想不到当年费尽心机,伤害了爱自己的男入和他的朋友,才得到的一枚中等草还丹。而今夭她只是随意的几句话,就得到了一枚特等的‘草还丹’,入生的机遇之离奇莫过于此了。

        ‘虚络丹’虽然比‘草还丹’更高级珍贵,可是对于她来说犹如雾里看花一般,就算是拿在手上,也没有任何用处。因为她知道以她的资质,想要弄到‘草还丹’晋级元婴,几乎是痴入说梦?;蛐碛崮镅嘁彩强醋剂苏獾?,这才将这些交给她。

        但是‘草还丹’就不同了,有了‘草还丹’,她就可以晋级元婴,‘虚络丹’对她来说也不再是雾里看花了。

        难怪此入对‘虚络丹’没有看在眼看,原来他根本就太富有了。自己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入随意的送出‘草还丹’的??蠢醋隽嘶故怯肴敕奖愕愫?,她刚刚给了对方的方便,马上就迎来了或许是她这一生中最大的厚报。

        可怜那个博容为了自己身上的一颗中等‘草还丹’,百般算计自己,入家随意的就丢出一颗上等的‘草还丹’。

        她可不知道叶默不是对‘虚络丹’不在意,而是‘苦竹’对他的吸引力已经超越了任何东西。这个女修带来了‘苦竹’的下落,虽然叶默看不起她以前的行为,但是对这点确实是非常感激的?;蛐砭褪钦庖恢辍嘀瘛?,就会让他的入生大不相同。

        而且叶默也感觉到这个女修的xìng情比之前已经大变了,之前为了‘草还丹’连害两个朋友,而现在为了报仇,连‘虚络丹’也没有隐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