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九百九十八章 借雷杀你

    第九百九十八章 借雷杀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九百九十八章借雷杀你

        被叶默困阵困住的五名金丹修士,到最后看不到外面的情景,四处都是一片迷雾的时候,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本来丝毫不在意,没有想到‘墨月’的那个叶默竟然真的敢用困阵困住他们。

        不过就算是这样,几人也没有太多的紧张,以区区‘墨月’还不敢拿他们‘扬海商业协会’怎么样。

        叶默此时全力出手布阵,加上这次他炼制的阵旗多多,准备充足。以他五级阵法大师的水平,在如此准备充足的情况下,那五名金丹修士到了最后,不要说看见外面的情况了,就是互相之间都没有办法看见。

        “不好,被暗算了。我们被阵法困住了,赶紧联合起来破阵……”那名金丹圆满修士得知被困住后,立即大惊叫道。

        可是却没有任何人回应他,显然五人都被叶默的阵法给隔开。此时那名金丹圆满修士才惊慌起来,看样子,对方似乎并不没有在意他们是‘扬海商业协会’的人。

        就在他要大叫叶默名字的时候,原本还灵气旋绕的天空忽然变得yīn沉起来,九道筷子粗细的雷电凭空打了下来,竟然是雷劫到了。

        叶默站在阵内一边帮助黎经旻强化聚灵阵法,一边冷笑着布置着引雷阵。这次他的这个引雷阵却不是为自己布置的,而是为‘扬海商业协会’的那五名金丹修士布置的。当初他帮助虞雨芊承受了一些雷击,而现在那些雷击却需要那五名金丹修士去承担。

        叶默相信,这五人不可能和他一样的逆天,可以吸收雷源,一旦最后一道劫雷下来,毫无防备的几名修士,基本上是死路一条了。

        如今的黎经旻结婴和当初的虞雨芊不同,他身上有两件上品防御灵器,而当初虞雨芊和他比差的太远了。加上有五个金丹修士助人为乐,叶默现在倒是放心的很。

        叶默布置完阵法后,立即就出了阵。他不想耽搁太久的时间,落人口实。

        阵外的人看见叶默出来,却没有看见那五名‘扬海商业协会’的金丹修士出来,纷纷有些奇怪。不过雷劫已经越来越疯狂了,很多人都被雷劫吸引过去,甚至已经忘了在那个阵内还有几名金丹修士。

        “叶会主,我们‘扬海商业协会’的几个人为什么还没有出来?”一名同样是金丹中期的修士来到叶默面前,毫不客气的问道。他身后依然站在一名金丹圆满修士,显然语气不善。

        叶默冷冷一笑,忽然他提高声音说道:“你这话还真是问的有些古怪,刚才我要帮助我‘墨月’的黎管事布置防御阵法,让你们的人出来。他们说这个地方不是我‘墨月’的,我也没有权力管他们站在什么地方。我想也是,这才独自出来??晌腋找怀隼?,你们就又来问责,这种明目张胆的处处找茬。是不是我让他们出来,他们会找我麻烦,不让出来,你们来找我麻烦,难道你们已经约好了?某非你‘扬海商业协会’真的是阎王爷不成?”

        叶默这话说出来,不要说叶默,就是周围的人都看不下去了。很多人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得罪‘扬海商业协会’,但是暗中议论纷纷也是免不了的。

        加上叶默的声音很大,几乎所有的修士都听见了,纷纷暗骂‘扬海商业协会’霸道过分。

        那两名金丹修士似乎知道此时他们理亏,毕竟刚才那五名金丹修士不愿意出来,而且说的话大家都听见了。此时他们要将责任丢在叶默的身上显然说不过去。

        虽然此时阵法里面‘轰轰’的声音响个不停,但是都被雷劫掩盖起来。哪怕他们怀疑,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什么。

        再说了,叶默出来后,阵法里面就只有一个黎经旻了,要说黎经旻一边结婴,还一边还能和五名金丹修士打斗,那是任何人都不会相信的。

        “轰轰……”

        不绝的雷鸣始终在天空电闪,阵法中的轰隆声音似乎越来越响,虽然被叶默的阵法遮盖起来了,可是很多人都可以想象的到,金丹修士结婴的雷劫有多么恐怖。

        尽管有几名修士很奇怪,叶默布置的防御阵法为什么要加一个隐匿阵,毕竟隐匿阵法对雷劫没有丝毫作用,只会消耗灵石而已,但是这种事情没有人愿意说出来。

        随着一道道的雷劫落下,阵外的人发现阵里面的轰隆声音反而小了不少。

        叶默心里冷笑,他知道不是阵里的声音小了,应该是引雷阵法让那几名金丹修士提前离开了这个世界。

        “咔嚓……”最后一道密密麻麻拇指粗细的雷闪落下后,天空中聚结起更大的灵气漩涡来。

        看见这灵气漩涡,所有的人都知道,结婴已经成功了。不然的话,不会聚结起如此大的灵气漩涡。

        叶默不等黎经旻完全凝婴成功,就开始收起自己的阵法。他可不是傻瓜,虽然引动雷劫杀了这五名修士,可是这引雷阵却绝对不能让人发现。

        引雷阵是叶默根据避雷针的效果研究出来的,他不怕别人知道有这种阵法。只要他收了阵旗,他相信没有人能看出这五个人是被他yīn的。就算是猜到了,那又怎么样,没有确定证据的事情,这种话可不好乱说。

        叶默收起阵法后,所有的人都看见黎经旻还在吸收灵气,巩固自己的元婴修为。

        当众人的目光转向在黎经旻结婴时,进入里面的五名金丹修士时,顿时都目瞪口呆。刚才的五名金丹修士,现在已经变成了五具尸体。黑漆一片,如果不是他们手里正拿着灵器,似乎要抵抗雷劫的样子,没有人会想到修士结婴会让别人被雷劫击毙。

        “他们死了?”刚才责问叶默的那名‘扬海商业协会’的金丹修士忽然惊叫一声,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五具尸体。

        忽然他指着叶默大声喝道:“你,你竟然敢杀我‘扬海商业协会’的人,你,你……”

        他激怒攻心之下,竟然说不出来完整的话。显然他想不到叶默如此大胆,真的敢杀‘扬海商业协会’的人。

        叶默正准备如果有人没死的话,他就用‘无影’偷袭一下,现在这五人全部死了,正合他的心意。此时听了这金丹修士的话后,立即冷冷一笑,忽然再次站起来对四周抱拳说道:“各位朋友,这五人刚才我请他们出来,他们自己不愿意出来的。现在被别人结婴的雷劫牵连,难道这也要怪我不成?‘扬海商业协会’难道就是这么不讲道理的地方吗?”

        “是啊,‘扬海商业协会’好像是不大将道理,刚才那个叶会主布置阵法也没有多久的时间,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杀了五名金丹修士?明显是雷劫波及的?!?br />
        “呵呵,这事情大家都知道呗,也没有必要点出来?;共皇恰隆哪强榈氐氖虑??!?br />
        “一个金丹五层的修士,转眼间就杀了五名修为比他高出太多的金丹修士,‘扬海商业协会’的修士似乎只会做生意啊?!?br />
        ……

        虽然不敢得罪‘扬海商业协会’,但是别人议论还是可以的。

        听见这些人议论,余下的两名‘扬海商业协会’的金丹修士气的脸sè铁青,这么多人说话,没有一个是帮助‘扬海商业协会’的,毕竟刚才他们做的事情,还有他们说的话,周围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说什么‘扬海商业协会’的人只会做生意,那根本就是讽刺‘扬海商业协会’的金丹修士战斗力太差了。

        此时正在吸收巩固修为的黎经旻忽然站了起来,一阵的长啸。他身上虽然衣衫褴褛,上品灵器也被毁的一件都没有,可是周围的人从他意气风发的啸声中,就可以听出来,他已经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元婴修士了。

        在众人羡慕的眼光当中,黎经旻取出一件衣服随便套在身上后,几步就来到了叶默的身前抱拳说道:“会主,黎经旻不负厚望,已经凝结元婴成功?!?br />
        叶默心里也很是高兴,‘墨月’实力越来越强大了。不过他也知道,虽然杀了那五名金丹修士做的隐秘,但是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是他做的,这个地方不宜久留了。

        现在要考虑的是回去怎么和‘扬海商业协会’斗,自从那五名修士不愿意退出黎经旻结婴的范围后,叶默就已经下了杀他们的决心。

        无论是不是‘扬海商业协会’的对手,他已经在商业上做出了让步。而‘扬海商业协会’还是步步紧逼,这个时候再后退就没有了‘墨月’的活路了。既然迟早要动手,还不如干脆点。

        叶默的xìng格是不动手那就算了,可以让你,甚至吃点亏也没什么。但是一旦动手,那就必须往死里打,绝对不会给对方喘息的机会。

        现在不要说他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了,对方肯定也不会给自己喘息的机会。见黎经旻已经凝结元婴成功,叶默直接说道:“我们回去再说吧?!?br />
        “怎么,杀了我‘扬海商业协会’的人,想走就走?”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