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九百七十一章 静雯苏醒

    第九百七十一章 静雯苏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吞噬完金丹的‘无影’,没有继续吞噬精血,而是立即钻了出来,落在了叶默的手上,竟然再次沉睡了过去。

        叶默将‘无影’丢进金页世界,这才将战利品收了起来。他早已注意到黎经旻已经杀了那名筑基修士,正和两名金丹初期还有那名金丹中期纠缠在一起,不过他依然还占着上风。

        叶默斩杀那金丹九层修士的时间太短,或者说和黎经旻打斗的几人都不会相信他们的老大会输,所以当叶默斩杀了那金丹九层修士后,这几人想要逃走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那三名金丹修士本来就处于下风,现在因为叶默有杀了他们的老大,心里顿生惊慌,想要撤退的时候,被黎经旻抓住机会杀了两名金丹初期,剩下的那名金丹中期,刚刚逃出不远,就被叶默一刀斩杀。

        看见叶默再次落在了船上,黎经旻也有些汗颜的说道:“我的战斗能力太差了,如果厉害点的话,也不至于被一个金丹中期的修士纠缠到现在了?!?br />
        叶默摇了摇头说道:“他们这些人一天到晚在打斗当中度过,经验非常丰富,如果不是你比几人高出太多的话,最后还很难说。当然这和你修炼的功法太低有关系,不过你也不用担心,等你晋级元婴后,我会帮你弄一套高级的功法?!?br />
        “我可以晋级元婴?”黎经旻惊喜的重复了一句。

        叶默微微一笑,点头说道:“当然?!?br />
        黎经旻选择了跟随他。如果他连黎经旻这种资质的修士都不能培养到元婴,他这个丹王混的也太差了。

        黎经旻强忍住内心的激动,没有继续问。他跟随叶默的主要目的不就是为了更进一步吗?现在叶默亲口许诺了,他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你在这边等我,我去看看那个中品灵器飞船?!币赌低曛苯勇湓诹四堑猎艨刂频牧槠鞣纱?。

        一个中品灵器飞船,显然是非常珍贵的东西。虽然叶默弄到一个上品灵器飞船,可是并不是每个修士都有这种运气的。否则贾久仁也不敢因为一个一个上品灵器飞船。就要开**换‘草还丹’了。

        叶默进入飞船后,才发现对方的飞船确实是大,除了将近二十个房间之外?;褂幸桓龃蟛挚?。仓库里面堆满了众多的灵石、法器、矿石还有药材。这些东西叶默毫不犹豫的收进了自己的戒指。

        对于那些路盗将这些东西放在仓库,而不是放在戒指里面,叶默猜测估计是为了奖励有功劳的修士??梢匀盟窃谡饫锞∏榈奶粞?。

        而在唯一一个有人的房间里面,叶默找到了一个被关起来的修士。这名修士只有筑基初期修为,叶默想不到那些盗贼为什么要将他关起来。

        那被关起来的筑基修士眼里充满了绝望,当叶默进来的时候,他只是稍微抬了一下头。

        不过当他看见叶默的面容时,顿时震惊的叫了出来,“您是叶前辈?叶默叶前辈?”

        叶默疑惑的看着这个筑基修士,他根本就不认识此人啊,他为什么认得自己?

        似乎看见了叶默的疑惑,这筑基修士连忙说道:“叶前辈虽然不认识我。但是我却认识您。我是从星嘉山的传送阵过来的,我本身就是神洲的人,也就是外面人说的小世界。当年叶前辈在神洲山大发神威,斩杀无数豪杰,我早就仰慕不已?!?br />
        叶默恍然?!霸茨闶悄谝诺娜??”

        “对,对,是的。外面的人都称呼我们叫内隐门,我叫余奇洋,本来是琉璃门的,后来星嘉山的传送阵开启。我就和别人一起来了。我的运气比较好,一来这里就遇见了一个金丹期修为的师父,我师父对我很好。我的修真都是师父教的,可是两个月前,那些盗贼杀了我师父……”

        说了一半,余奇洋似乎想起来了什么,有些惊异的盯着叶默问道:“叶前辈,这船是盗贼的,你怎么会……”

        叶默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怕自己也是盗贼。他摇头说道:“我不是盗贼,那些路盗拦截了我的飞船,被我全部斩杀了。进来的时候,恰好遇见了你。不过我听你说你师父都被杀了,你怎么还在?”

        余奇洋听说叶默杀了所有的盗贼,他震惊的看着叶默,甚至忘了回答叶默的话了,良久之后才呆滞的问道,“叶前辈,你已经是元婴修士了?”

        不过问完这话后,他立即就反应过来,一个元婴修士不是他这种人可以随便问的,急忙再次说道:“多谢叶前辈帮我报了杀师之仇?!?br />
        叶默拦住了他的下跪,却等着他的回答,余奇洋年纪比他都大了,他才不喜欢别人下跪。

        余奇洋这才说道:“因为我在琉璃门的时候,就喜欢研究阵法。盗贼当中的那个大胡子老大,听说我懂些阵法,就留我下来,每天都用一些飞剑和我讨论阵法的事情,这才没有杀我?!?br />
        叶默这才明白,原来是那个老大要修炼剑阵,这才留下了余奇洋。不过这个余奇洋才区区一年多的时间,就已经是筑基修为了,不说他的那个师父如何,这种资质简直是逆天啊。

        “你的资质很不错吗?”叶默想到这个问题立即就问了出来,他能晋级到金丹,这当中的经历和奇遇都是九死一生,别人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筑基,他当然也有些好奇。

        要知道他最近没有了什么好的办法,修为立即就停滞下来,在金丹二层不动了。

        余奇洋摇了摇头说道:“虽然我的资质不错,可是我能这么短的时间内筑基成功,都是我师父的功劳。我师父教给我一种修炼功法,可以将以前修炼的内气转化为真气,这节省了大量的时间?!?br />
        叶默点了点头,看样子余奇洋的这个师父也是一个相当厉害的人才。竟然能想到将内气转化为真气,减少了修炼的时间。

        “这个船我要收了,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叶默问道。

        “我想跟随叶前辈一起,这里我不认识任何人,也很陌生,叶前辈是我唯一熟悉的人了?!庇嗥嫜蠛敛挥淘サ乃档?。

        “好?!币赌南?,自己已经收了黎经旻,如果他要再次扩大‘华夏药业’的话总是需要人手。多一个余奇洋也没有关系,而且余奇洋还懂一些阵法,这种人才可是很难得的。

        ……

        叶默将路盗的中品灵器飞船炼化收了起来,这才带着余奇洋回到自己的船上,将余奇洋和黎经旻两人介绍了一下。

        余奇洋懂一些阵法,而且又喜欢摆弄飞船,最后黎经旻干脆将飞船的控制交给了余奇洋,他一边指点余奇洋,一边自己修炼。

        之前叶默因为刚刚想出‘楫兰春晓’和‘万年石笋髓’合在一起炼丹的事情,就被路盗打断。所以叶默再次回到房间后,第一件事就是开始炼制丹药。

        因为之前试过几次,都炼制成功了,这次只是加了‘万年石笋髓’而已。相对来说加了‘万年石笋髓’后炼制丹药更加容易一些,因为‘万年石笋髓’本身就是最适合炼丹的东西,否则叶默也不可能在练气期就炼制成功了‘五元丹’。

        ‘楫兰春晓’和其余几种药材被叶默融合在一起,然后通过自己的漩丹法在在‘万年石笋髓’的帮助下,叶默很快就炼制成功了一种新的丹药。而且第一炉丹药,就炼制出来了六颗。

        新的丹药清香诱人,叶默只要感觉一下就知道‘楫兰春晓’的药性没有丢失一点点。尽管心里顿时大喜,他还是拿了一颗丹药送入嘴里。

        新丹药入口顿时化成了一种难以言表的灵丝,那些灵丝犹如有灵性一般涌入神魂之中,竟然开始壮大和整理神魂。

        “果然是有效果,竟然还是天级一品丹药?!币赌驳哪米庞嘞碌奈蹇诺ひ┧档?,“这种丹药就叫着‘楫笋丹’好了?!?br />
        ‘楫笋丹’的主要药材是‘楫兰春晓’和‘万年石笋髓’,这个名字倒是恰如其分。这种丹药之所以能达到天级一品,叶默估计和‘万年石笋髓’的等级有关系。

        ‘楫笋丹’炼制好了,可是叶默心里却紧张起来,他不知道‘楫笋丹’到底能不能治疗好苏静雯,如果‘楫笋丹’也没有办法治好苏静雯,他应该怎办么?

        叶默有些忐忑的将‘楫笋丹’送到了苏静雯的嘴边,几乎不用他动手,‘楫笋丹’就自动化成了灵液消失不见。

        十个呼吸过去后,苏静雯没有丝毫动静,一分钟过去后,她依然没有任何动静。一刻钟过去了,最后甚至一炷香都过去了。

        此时苏静雯依然没有丝毫的动静,叶默感受不到她的任何精神波动,这个时候,叶默有些焦急起来。

        正当叶默打算查看一下苏静雯,却发现苏静雯已经从沉睡中醒过来,她睁开了眼睛。

        叶默心里顿时大喜,却没有说话,他知道这个时候需要给她时间

        (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