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九百四十三章 师姐

    第九百四十三章 师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紫色刀芒席卷过来,这名金丹修士立即就知道叶默绝对不是筑基七层,就算是再逆天的筑基七层也施展不出这种厉害的刀芒。

        可是现在不是他思考这些的时候,这金丹修士喷出一口精血,通过燃烧精血的办法将五彩幡给招了回来。五彩幡原本被叶默的攻击阵法阻拦住了,可是因为这金丹修士的燃烧精血,几乎是在瞬间就脱离了阵法的围困。

        不等这五彩幡落在这金丹修士的手上,就再次幻化成巨大的五色巨幡拦住了叶默席卷而来的紫色刀芒。

        ‘紫銊’散发出来的紫色刀芒和五彩幡撞在一起,顿时发出刺耳的‘嗤嗤’响声。这种响声完全不同于腐蚀的声音,甚至有些像磨牙一般,难听之极。

        ‘紫銊’的刀芒被五彩幡挡住,叶默就感觉到真元一阵的激荡,一口血差点喷了出来,心里暗叫好厉害。

        可这远远不是五彩幡的最终效果,当刀芒和五彩幡卷在一起后,那‘嗤嗤’的声音很快就变成了犹如来自地底的招魂之声,叶默就感觉到头脑一阵阵的昏沉。

        叶默神魂强大,只是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或者这才是五彩幡的主要作用。但是要在他的阵法里面招他的魂,这金丹修士也太小看他的阵法了。

        几乎在叶默明白这点的同时,数枚阵旗就再次被他丢出,然后手里的‘紫銊’发出更加耀眼的光芒。

        无数的黄光从阵法当中激发出来,又一次的席卷住了五彩幡。

        叶默的‘紫銊’竟然在这最关键的时候。施展了一招‘幻云束元刀’。确切的说这一招是叶默幻云刀法当中,最不能伤敌的一招了,这一招的作用只是束缚住敌人的真元调动而已。

        以叶默的修为此时施展这一刀,能束缚住金丹圆满修为的真元也只是片刻时间??墒钦馄潭砸赌丫涣?,‘无影’已经在这片刻时间发动。

        ‘无影’与叶默已经配合过数次了,早就熟能生巧,这种事情对它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更何况叶默为它营造出了这么好的机会?

        叶默肯定如果不是阵法围困。仅凭自己的‘幻云刀法’,这个时候不要说束缚住这名金丹修士了,就算是挡住他的五彩幡也不容易??墒怯辛苏蠓ǖ陌锩?。那就完全不同了,‘幻云束元刀’是真的束缚住了这名金丹修士,哪怕只有一两个呼吸。

        从‘无影’出道以来。除了被那名六级妖兽逃脱之外,其余的无一例外的都成了它的盘中餐。

        这金丹修士感觉到体内的真元一滞,立即就知道不好,他身经百战,什么事情都见识过。这是他第一次对叶默产生了惧意,这个修士似乎什么手段都有,而且他的那些手段还都让人防不胜防。

        产生了惧意,这金丹修士立即就想走了,他刚想收回五彩幡,就感觉到体内经脉一疼。似乎无尽的精血都被瞬间吞噬一般。

        这金丹圆满修士心里大骇,他已经知道叶默的杀手锏了,这个时候如果继续坚持下去,就是死路一条。

        这金丹圆满修士甚至不管五彩幡了,而是拼尽全身的真元裹住了‘无影’。然后快速的冲了出去。

        ‘无影’是第一次没有完全吞噬敌人的精血就被真元裹住,如果对方要将它逼出去,它还有办法,可是被真元裹住,这瞬间它竟然没有办法挣脱。

        这名金丹圆满修士以最快的速度退走,可是他惊慌之下竟然忘了叶默早就布置了防御阵法。

        “轰”的一声巨响。这金丹修士撞击在防御阵法之上,阵法一阵阵的摇晃,似乎要坚持不住一般。

        此时这金丹修士已经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终于明白了叶默为什么有这么大的信心了。那名冒充筑基的修士,不但真元浑厚比他不差多少,而且还有各种手段辅助。

        冷静下来的金丹修士再也顾不得找叶默拼命,他知道只有逃出这阵法才是最关键的一点。他从未想到,开始被他认为成不足一提的阵法,竟然真的成了他的索命阎王。

        这名金丹圆满修士刚拿出飞剑,还没有对阵法进行再次攻击,就又看到无尽的紫色刀芒铺天盖地的向他席卷过来。

        这金丹修士愤恨之下,竟然不再去劈开阵法,而是回过头来要挡住叶默卷来的紫色刀芒。

        只是他的真元本来就因为要逃走,有些束缚不住‘无影’了,这样再次分出一部分来对抗叶默的紫色刀芒,‘无影’瞬间就冲破了他的真元束缚,开始吞噬他的丹田。

        这名金丹圆满修士手里的飞剑只是祭出在空中,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反击叶默,就被叶默的紫色刀芒完全笼罩住了。他的眼里除了惊骇之外,就是无尽的后悔。

        或许他在后悔不应该和叶默这样的家伙对敌,或许他在后悔刚看到叶默的时候,就不应该让他布置阵法。

        可是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紫色刀芒卷起漫天的血雾,下一刻,这名金丹修士就干瘪起来。

        叶默收起五彩幡和金丹修士的戒指,缓缓的舒了口气,他没有去看这金丹修士的戒指,他知道外面还有一个来历不明的蒙面女子。

        那蒙面女子看见叶默阵法里面不断的爆炸声响起,到最后阵法被撞击的摇摇晃晃,正当她想上前仔细的查看一下的时候,眼前的阵法忽然消失,那个筑基七层的修士出现在她的面前,而那名金丹圆满的修士已经消失不见。

        这蒙面女子一脸惊骇的看着独自出来,还在收拾阵旗的叶默,半晌才犹豫的问了一句,“你杀了他?你居然杀了他?!?br />
        两句话,两种不同的语气,显然这女子内心的惊骇完全不是这两句话可以表达的。一个筑基七层修士,能通过阵法来斩杀一名金丹圆满修士,这无论谁说出来,她也很难相信??墒?,这偏偏是她亲眼看见的。

        “没错,我是杀了他?!币赌帐巴暾笃旎赝房戳丝凑饷擅媾?,他似乎从来都没有见过这名女子,可是这女子好像见过他一般。

        见这女子还在震撼当中,叶默随意的问了一句,“你认识我?还是你见过我?”

        这蒙面女子似乎反应过来,她长长的吁了口气,这才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见过你一次,而且我还知道你是正元剑派的修士,当时你在野外斩杀了正元剑派的李百森。你确实很不一般,通过一颗‘暴元丹’竟然可以越级杀了正元剑派筑基名人堂第一的李百森?!?br />
        叶默心里一惊,这件事现在他当然不在乎,他心惊的是当时他斩杀李百森之后已经是强弩之末。而这个蒙面女修就在一边看着,他居然一点都不知道。

        如果当时她要是起了异心的话,要斩杀自己简直易如反掌。宋映竹和叶菱不要说和她对敌了,估计半招都坚持不了。

        这蒙面女子似乎看出来了叶默的后怕,语气开始平静起来,淡声说道:“当时如果我要杀你,也是易如反掌,可是我没有杀你?!?br />
        “你是谁?居然还认识李百森?!币赌淅涞奈实?。

        这蒙面女子语气愈发淡然起来,“我认识李百森,因为我也是正元剑派的弟子。你说我作为一个正元剑派的弟子,面对杀了正元剑派筑基名人堂核心弟子的人,我会怎么样?”

        叶默忽然哈哈一笑说道:“你的消息还不怎么灵通,我除了斩杀了李百森之外,还斩杀了季长生?!?br />
        说完叶默一招手,‘紫銊’再次出现在他的手上,然后淡然说道:“要上就快点,我等你?!?br />
        这蒙面女子听了叶默的话,竟然怔住了,却丝毫没有要和叶默动手的意思,半晌后才喃喃的说道,“你竟然可以斩杀金丹圆满的李长生?也对,你刚刚就杀了一个金丹圆满?!?br />
        “你知道他姓李?”叶默奇怪的问了一句,按说季长生姓李的事情,除了他和虞雨芊之外已经没有人知道了,他没有想到这个女子竟然知道?!?br />
        这女人没有回答叶默的话,而是对叶默弯腰了一下,这才说道:“谢谢你帮我杀了李长生,我叫傅依霜,你应该听说过我?!?br />
        傅依霜?叶默还真的听说过这个名字,他刚到正元剑派就听说过这个名字了。他上下再次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傅依霜,这才疑惑的问道,“傅依霜这个名字我是听说过的,可是你不是练气名人堂的第一吗?怎么成了金丹修士了?而且还是金丹七层了?”

        傅依霜淡淡一笑说道:“两年前我离开正元剑派外出历练的时候就已经是筑基七层了,已经有两年时间我没有回去过了。当我晋级金丹一层的时候,本来我是想尾随李白森杀了他的,却没有想到,看见了你和他的一场战斗?!?br />
        叶默已经明白过来,原来这个傅依霜也和李百森有仇,这才不敢回正元剑派。她估计是一晋级金丹就来找李百森的麻烦了,没想到遇见了李百森要杀自己,最后反而被自己杀了。

        如此说来,这个女人严格意义上来说还算是他的师姐

        (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