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八百三十六章 地头蛇

    第八百三十六章 地头蛇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小子你是外地来的吧,在我的位置摆摊赚钱了,这什么费用都不出就想走,也太看不起人了吧?!崩棺∫赌牧饺硕际橇菲挪?,甚至还有一人是练气九层大圆满。

        显然他们是看见叶默这短短的时间就赚了几百灵石,心里有些想法了??銮宜窃缇涂闯隼?,叶默是外地来的,还没有拿到在坊市长期摆摊的许可证。

        要知道一个练气修士有几百灵石已经算是富人了。大部分的练气修士甚至连几十灵石都没有,因为他们弄到灵石后立即就拿去换丹药修炼了。

        如果是在外面,两个小混混找他要好处费,叶默早就动手了。不过叶默也知道这里是睢山坊市,是别人的地盘,就算是他再牛,在一个有金丹修士的地盘里面,也只能低调。

        虽然明知道这块地方和这两个人没有关系,叶默还是拿出了二十颗灵石递过去,“既然这样,这些灵石就当成占地费用吧?!?br />
        “哼?!逼渲幸幻奘靠醇赌皇悄贸龆帕槭?,立即冷哼了一声,抬手就对叶默拿灵石的手拍了过去,显然对叶默拿出这点灵石很不舒服。

        叶默见这两个家伙还想要更多的灵石,想也不想,连这二十块灵石都收起来了。

        那名一巴掌拍向叶默的修士,看见自己这一巴掌居然拍空了,而叶默竟然连二十颗灵石也收起来了,顿时大怒。就要动手。但是他身边的另外一名练气九层修士拦住了他,“等等,闵师兄?!?br />
        这名修士叫住了那个要动手的闵师兄,然后冷眼看着叶默说道:“本人蔡京,这是我师兄闵法武,这位朋友刚来我睢山坊市可能还不知道这里的规矩。睢山坊市是我正元剑派管辖之下的坊市,每个在这里做生意的人都必须要拿出一定的摊位费。如果朋友不愿意拿出来的话。我们倒是有权利对你动手?!?br />
        叶默冷笑,以他的阅历,又如何看不出来蔡京的话在装腔作势。坊市要收摊位费那是事实。这叶默也知道,但是他的摊位才摆出来一个小时都不到,就算是要收摊位费也不会太高??銮?。他肯定这两个人不是坊市里面的管理人员,这两个家伙充其量只是想在自己这里骗点钱财而已。

        但是叶默也不想多事,他本来就是要去正元剑派的,在没有进入正元剑派之前就得罪人,这不是什么好事。

        “说说摊位费是多少?!奔热欢苑绞钦E傻娜?,叶默也存了出点灵石就算了。

        “听说你刚才卖了五百颗灵石,我们当然只会要小部分。要不你就出个两百四十颗灵石,大家交个朋友,下次你再摆摊,我们可以罩着你?!辈叹┘约核党稣E珊?。对方似乎有示弱的趋势,立即傲然的说道。

        闵法武听到蔡京只要了两百四十颗灵石,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叶默一看就是外地来的,从他身上的衣服就可以看出来,可是蔡师弟竟然只要了两百多颗灵石。要是让他来说。至少要叶默拿出四百颗灵石才会作罢。相信这人一个外地来的散修,就算是敲诈了他一番,他也不敢多话。

        周围的人听见蔡京和闵远法的话,都知道这两个家伙是在打这个外地散修的注意了。

        “就这些吗?”叶默听说要两百四十颗灵石的时候,反而平静下来。既然给脸不要脸,他就没有必要给这两个家伙脸了。他就不相信除了正元剑派,别的地方还不收弟子了。

        见叶默问话,蔡京就知道他很有可能要少了,如果他要多一点,说不定对方也会就范。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话都已经说出来了,他也不好反悔,只好说道:“是的,就这些了,算是照顾你们这些外来的散修吧?!?br />
        “滚?!币赌浜纫簧?,既然撕破脸了,他就不会留任何脸面。

        闵法武听了叶默的话倒是愣了半秒,转而立即就明白了叶默的意思,他涨红了脸指着叶默怒喝道:“你这个垃圾说什么?妈的……”

        闵法武不等自己这句话说完,就再也忍不住对冲向了叶默,虽然坊市不允许打斗??墒倾煞ㄎ渥魑桓稣E傻耐饷诺茏?,被一个小蝼蚁叫滚,他哪里可以忍得住这种侮辱。

        愤怒之下的闵法武手还没有打到叶默身上,叶默抬手就是两巴掌。

        “啪啪”两声脆响,闵法武的护身真元竟然没有挡住,被叶默两个耳光打飞出数丈远,撞到另外一个摊子的防御护罩上面又弹了回来。

        周围的人看见这一幕,在瞬间竟然寂静下来。这个外来的人狠啊,竟然敢在睢山坊市打正元剑派的弟子,这简直要逆天了。

        “你找死……”闵法武擦了一下自己的嘴角,他的脸不但被叶默打出血了,竟然还打落了几颗牙齿。这让他顿时疯狂起来,在睢山坊市被一个外来的散修欺负了,这还了得。

        蔡京也反应过来,他在闵法武冲爬起来,再次向叶默的同时也取出飞剑冲向了叶默。

        “怎么回事?”这边闹得这么大,很快就有人注意到了,两名穿着坊市执法者服装的修士走了过来。

        看见这两名修士走了过来,蔡京硬生生的止住了自己的脚步,而闵法武又冲到了叶默的身边。

        闵法武欺负叶默的修为没有他高,所以更是聚结真气全力出手。叶默冷笑,他的真元在瞬间就封住了闵法武的真气,同时又是一脚踹在了闵法武的胸口。

        像闵法武这种练气九层垫底的存在,在叶默眼里还真的没有任何的压力。

        闵法武再次被叶默一脚踹了出去,跌倒在坊市的街道中心,半晌也没有爬起来。此时他已经明白,自己的真气和对方比起来差的太多太多,甚至不如对方的三分之一深厚。

        “哼?!绷矫捶ㄕ呃吹浇昂?,看见叶默还敢行凶,立即冷哼一声,叶默心里一震,他感觉对方的真元比他的还要深厚,立即就知道这是筑基修士。

        叶默的神识稍微扫了一下,来的两人果然是一名筑基初期和一名筑基中期修士。

        “彭前辈,这人在我们坊市闹事,而且还对我和闵师兄大打出手……”蔡京不等叶默开口,抢在前面说道。

        “是谁让你在坊市闹事的?”那名筑基初期的修士立即冷冷的盯着叶默问道,对他来说,蔡京说过原因就行了,至于叶默这个外地来的小修士说不说完全不重要。虽然他知道蔡京和闵法武在盘剥外地修士,可是他也不会帮叶默说话,因为蔡京事后都会孝敬他们的。

        叶默知道这些人肯定是一伙的,如果在野外的话,那名筑基初期的修士他还有把握干掉,但是加上那名筑基中期的修士,他是百分之百的没有机会。

        明知道对方是强权,但是叶默还不得不解释,只是叶默刚刚解释了一半,那名筑基中期的修士就打断了叶默的话,“不用废话了,我们刚才看见你动手的,现在你和我们一起走一趟?!?br />
        叶默心里暗叫不好,这如果走一趟的话,他哪里还有命在?要只是他一个人的话,他都准备逃走了,可是他还有宋映竹和叶菱。

        此时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叶菱和宋映竹以及夏氏兄妹听见消息后也赶了过来,当夏仲斐看见是两名筑基的管事和叶默对头的时候,一颗心顿时沉入了谷底。

        “哥,是怎么回事?”叶菱紧张的抓住叶默的衣服,她已经听到围观的人小声的议论了,说这两个管事是筑基前辈。

        叶默随手拉了一下宋映竹,就算是逃不掉,他也准备逃了,和筑基修士去他们的地盘,就算是他有三头六臂也活不了。

        “映竹,我们走……”叶默一拉宋映竹,就想离开。

        “哈哈,如果你一个练气八层的修士在我的面前可以走了,我龚彬就算是白活了这么些年?!蹦敲跗谛奘靠醇赌亩?,哈哈一笑,浑身的气势顿时涨了起来。

        周围的练气修士被龚彬的筑基气势压的纷纷后退。

        叶默只是护住宋映竹和叶菱,他知道他区区一个练气期修士,虽然可以调出不输给对方的气势,但是这个时候也不能这么做。练气修士真气就转变真元了,这种事情一旦被别人知道,肯定有人会去调查。

        可能是因为这里围的人太多了,又一股气势强盛的神识扫了过来,叶默心里一凛,更是收敛了自己的神识。他的神识已经不属于筑基初期修士,这股神识一扫过来,他就知道对方至少是一名金丹中期修士。

        那名刚才还在哈哈大笑释放自己气势的筑基修士,感受到这股气势后,立即收回自己的气势,更是小心的低头站在一边,似乎让这位路过的前辈先过去。

        “咦……”随着一声惊讶声,一男一女两名修士突兀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那名女子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她一过来就抓住了叶菱的手腕,叶默竟然连阻拦的机会都没有。

        片刻之后,她脸色露出惊讶的表情,“三系满灵根?怎么可能?”

        (未完待续……)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