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八百二十四章 最后赢的人

    第八百二十四章 最后赢的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我也绝对不会对大是师兄动手的,如果我们‘万蛊门’的大师兄都已经出事情了,‘万蛊门’就已经完蛋了。而且‘黄金神蛊’我感觉还是留在大师兄手里比较好?!苯幼疟硖娜词侨蜗G?。

        完任希强不屑的看了一眼在地上抽搐的李不清,冷声说道:“一个小丑而已?!薄昂??!碧朔缪嚏骱腿蜗G康幕?,温姑立即不满意的冷哼了一声。不过她没有理会风烟琪,而是盯着计厉说道:“我只要一个蛊卵就可以,只要给我一个,我马上就走?!?br />
        计厉听了温姑的话,伸手拿出一个红艳到耀眼的蛊虫对温姑冷冷的说道:“姓温的老女人,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你相信不相信,我只要随意的一捏就可以要了你的命?”

        果然看见计厉手里的蛊虫,温姑脸色大变,甚至浑身都在颤抖。

        叶默心里一动,他知道温姑放了两个蛊虫出去,刚才计厉只是捏死了四个,说明他体内还有一个。难道这个蛊虫就是他体内的那个?看起来倒是很像的样子,不过叶默也不敢肯定。

        “你竟然逼出来了同心情蛊?你当初怎么说的。我们都发过誓,如果谁利用情蛊伤害对方,就被大火烧死,可是你竟然背叛誓言……”温姑全身发抖,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怕的。

        竟然是同心情蛊,叶默对这个蛊虫倒是听说过,这种蛊虫需要相爱的男女互相种下去。但是种下去后据说很难拔出来,不知道这个计厉是怎么拔出来的。不过如果一方将同心情蛊拔出来后,另外一方拔出就相对来说简单了很多。

        计厉冷冷一笑,“没错,我是发过这个誓言,只是我说的是谁违反,谁被无根火烧死??晌抑惶倒薷?,却从未听说过无根之火。所以,你认为我说的话有用吗?”

        “你好卑鄙?!蔽鹿盟坪跤⒌姆吲?。

        计厉看着温姑不屑的说的道:“我卑鄙?你自己当时怎么发誓来的?你明明听到了我发誓的话。却偏偏要说如果违背誓言和我一样。到底是谁卑鄙,姓温的,我们都是一路货色,大家就不用互相高捧了。你这个蝎毒女人,为了让老子的纯阳全部给你,你竟然用蛊虫将我脸上的东西全部吃了,将我弄的人不人鬼不鬼。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无耻贱货,今天就算是没有黄金蛊。我也要杀了你这个贱人?!?br />
        温姑似乎平静下来。她看向计厉的脸色愈发冰冷,似乎要将计厉吞下去一般??墒羌评魅此亢敛辉谝獾亩⒆盼鹿眉绦档溃骸巴蚬泼胖灰潜荒闵狭说哪腥?,哪一个不被你的蛊虫毁了面孔?薛赐湖、严无亮、孔小赖……你觉得你数的清吗?”

        “我杀了你……”温姑忽然暴跳起来。直接跃起,冲向了计厉??墒且赌锤芯醯轿鹿帽砻娣吲薇?,而她的内息却安稳如山。

        这个女人在装愤怒。这是叶默的第一感觉。

        计厉似乎没有看见冲过来的温姑一般,只是伸出手将手里的蛊虫轻轻一捏。

        “啊…….”一声惨叫传来,让所有的人,甚至叶默都惊异的是,惨叫的人竟然不是温姑,而是计厉。

        这是怎么回事?

        就连计厉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温姑却得理不饶人,她已经抽出腰间的软鞭,只是一鞭就趁计厉翻滚在地的时候。将他的一条胳膊刷了下来。

        而计厉躲避温姑的时候,已经来到了任希强的旁边。刚才还对计厉说不会对大师兄动手的任希强,几乎在计厉到达他身边的同一时间就抽出了弯刀,对计厉的背后就是一刀。

        计厉明知道任希强的这一刀砍来,却不能完全躲开,只是勉强将这一刀的要害之处躲过。但是任希强的这一刀依然劈在了计厉的身上,计厉顿时浑身犹如血人一般的可怖。

        任希强见这一刀没有对计厉造成致命的危险。更是不迟疑,就要再次换招。只是他刚才那一招太狠,又想要最大的成果,竟然将招式用老。计厉不等他这一招换回,已经从不可思议的角度踢出一脚。

        计厉的这一脚正好踢在任希强的胸口。任希强倒飞出几米,撞在石壁上。喷出数口鲜血,落在地上,生死不知。

        原本蠢蠢欲动的风烟琪竟然停住了,让困境之中的计厉得到了喘息时间,竟然靠着墙角稳住了身形。

        见最好的机会没有被风烟琪把握住,温姑冷冷的看着风烟琪说道:“约好的事情,为什么刚才你不动?”

        “我,我……”风烟琪我了几个,就是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似乎她真的害怕的不得了。

        只有叶默知道,风烟琪并不是真的说不出来话,她气息一样的没有多大的波动,虽然有些激动,却没有到说不出来话的地步。

        但是叶默却暗自佩服风烟琪的聪明,她刚才如果动手的话,确实是可以再次重创计厉。但是再计厉的反扑下,她的下场不会比任希强好多少,最后可能还是和任希强一般,昏迷在地。

        在这个石室,如果昏迷了,就意味着死,就算是同门,风烟琪也知道温姑不会好心的不杀她。

        “温姑,你果然好心计,就是等我重伤烟琪后,然后独取渔翁之利吧?!奔评魍塘思缚乓┩?,再次冷冷的盯着温姑说道:“我知道今天我栽了,但是我很想知道,你什么时候也可以逼出同心情蛊的?”

        “不想问问我什么时候将蛊虫下到你的身体里面去的吗?”温姑讥讽的补充了一句。

        计厉冷笑一声,“那倒是不用,这只怪我大意了,我没有想到你竟然在我进来的时候,下了两个蛊,并且将自己体内的同心情蛊重新下到我的体内。你下蛊的本事,我倒是远远不及了?!?br />
        温姑树皮一般的脸却彻底的平静下来,她盯着计厉看了好一会,才说道:“计师兄,当初小妹没有丝毫对不住你的地方,可是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背叛我。我杀了一个又一个,我发现我跟在你后面杀女人也杀的手酸了,你的女人实在是太多了。你发假誓也就算了,可是你竟然连同心情蛊也逼出来了?!?br />
        到这里,温姑似乎又想起了当初的一些日子,好一会她才更加平淡的说道:“你逼出同心情蛊的当天,我就知道了。我躲在你的房间外,看着你和别的女人欢好,听着你在别的女人面前对我恶毒的诅咒,我很想立即杀了你,可是我知道,我只要一出现,你甚至不用对我动手,只要捏死同心情蛊就可以轻易杀了我。从那一天开始,我就发誓要让你死在同心情蛊下面,姓计的,你给我受死吧……”

        温姑不再说下去,而是飞跃起来扬起手里的长鞭对计厉而去。

        计厉眼里露出绝望的神色,他此时重伤,面对温姑全力的愤恨一击,他只有受死的份。但是明知道必死,他也要拼一把,他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一个灰褐色的蛊虫被他吐出,直接扑向了温姑。

        除了叶默知道温姑的内气前进方向外,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温姑的身影竟然在中途转了个弯,手里的长鞭犹如一条毒蛇一般的卷向了风烟琪。

        风烟琪此时手中已经拿住了兵器,她是准备暗算温姑的,一旦温姑重伤了计厉,温姑必定要受到反噬。她只要计算好温姑的退路就可以暗算到温姑。

        一旦温姑被她暗算到,现场五个人,只有她一个人有实力拿走黄金神蛊的卵。至于叶默,早就被忽略不计了。

        原本叶默想动手杀人的,但是既然他们自己闹起来了,他还不如看看热闹。不过他看见温姑的动作,就知道风烟琪要倒霉了。

        果然风烟琪没有想到温姑竟然放着第一大敌不去对付,反而来对付她这样一个随时都可以解决的菜鸟。

        “噗”的一声,温姑的长鞭打在了风烟琪的前胸。

        风烟琪前胸的衣服瞬间就被这一鞭打的支离破碎,一道看不清深度的鞭痕,从风烟琪的肩膀一直斜斜延伸到她大腿,鲜血之下显得触目惊心。

        风烟琪几乎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就被这一鞭打在墙上,同样的落在地上,脸色凄然卡白。

        鲜红的血迹从鞭子的伤口流出,很快血迹就变成了暗红色,可见温姑这一鞭不那么简单。

        风烟琪捂住自己的伤口,可是她却知道这伤口如何都是捂不住的。她的眼里露出了解脱,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恨意。

        温姑刚刚从风烟琪身上抽回鞭子,计厉的蛊虫就已经钻进了她的体内。温姑‘腾腾’的退后几步,树皮脸居然也变得暗红,不过她随即就吐出一口血,同时伸手在自己的心口挖出一个蛊虫来,并且毫不犹豫的将蛊虫放入口中一顿乱嚼。

        鲜血从她的口中流下来,显得可怖阴森。

        计厉的蛊虫被温姑嚼碎,他本人又是一口血喷出,再也忍不住,委顿在地。

        “哈哈,我要让你们看看,最后赢的人是谁,是我,是我……”看着计厉委顿在地,温姑哈哈大笑,犹如疯狂一般。她知道最后的赢家是她。

        可是她的笑声戛然而止,整个人扑了出去,跌坐在了计厉的怀里。喷出一口带着内脏的血迹,然后回头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最早就被暗算到的李不清。

        李不清缓缓的站起,刚才就是他一拳击中得意忘形的温姑后心。他依然一副五人当中最小心害怕,最被人看不起的样子,低声的说道:“最后赢的人应该是我?!?br />
        ps:顺便求一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