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八百二十三章 萧墙之祸

    第八百二十三章 萧墙之祸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五名‘万蛊门’的弟子自顾在洞府的中间坐下,叶默却也在角落处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似乎他真的是‘万蛊门’的弟子。

        别人不知道叶默的来历,可是风烟琪却对叶默的来历太清楚了。她见自己将叶默带到这个地方后,他看见温姑和计厉后竟然能不动声色,甚至连脸色都没有变一下,顿时皱起了眉头,心里却对叶默有了一些怀疑。

        不但如此,到现在为止他连那个遗迹的事情问都没有问,也没有对多出来几个师兄感到诧异。

        可是她虽然怀疑却也没有太在意,哪怕叶默有什么古怪,她也不怕。第一叶默的年纪在这里,修炼古武可不和修炼别的东西一样,就算是再天才,修炼到地级也有四五十岁了,三十多岁的地级不是没有,听说很少很少??銮?,就算是叶默已经是地级了,那又怎么样。

        叶默坐下来后,神识始终处于外放的状态,他很想知道这个‘黄金神蛊’到底会怎么出来,以什么方式出来。

        可是他没有看见‘黄金神蛊’,却看见了‘万蛊门’五个弟子各自的动作。表面最愤恨,看起来儒雅无比的任希强身下首先出现一个蛊虫,这个蛊虫无声无息的进入泥土,然后缓缓的爬向了洞府的一处光滑的石壁边。

        接着叶默又看见了温姑,那个李师兄还有风烟琪身下纷纷出现了蛊虫,不过这些蛊虫爬向的方向相同,全部是光滑石壁边。所不同的是温姑放出来的蛊虫是两只,这些蛊虫都隐匿在泥土碎石之下,如果不是叶默有神识,那是根本看不出来。

        唯一让叶默奇怪的是,修为最高的计厉反而没有任何的动作,似乎他不需要这样一般。

        叶默的神识扫到那片光滑的石壁,却惊异的发现。他的神识犹如泥入大海一般。没有任何的响动。而且当他强行将神识探入后,他的识海一片刺痛,似乎出去的神识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竟然被那石壁吞噬了。

        这石壁有古怪,叶默赶紧收回神识,对那石壁更是关注起来。

        四个人五只蛊虫都各就各位后,就再也没有人动作。

        又是三四个小时后,叶默感觉到脚底一阵的晃动,难道地震了?叶默惊异之间立即就站了起来。

        那‘万蛊门’的五名门人同样的站了起来。

        “通道开了?!崩钍π旨ざ乃盗艘痪?。立即露出一种跃跃欲试的表情。

        果然,在他话音刚落下,那块光滑的石壁‘轰’的一下竟然消失不见,一股寒冷入股的冷气直逼而来。接着在众人的面前出现了一条黝黑的石阶通道,似乎根本就没有办法到头一般。

        虽然出现了一个黝黑冰寒的通道,可是在通道的门口依然有‘轰轰’之声,连绵不绝,似乎有一个人用铁锤在洞口用力的捶打一般。

        “你先进去?!蔽鹿枚⒆乓赌淅涞乃盗艘痪?。

        “温师妹太小心了。这个通道五十年开一次。不知道多少‘万蛊门’的前辈进入过……”黑巾蒙面的计厉忽然插了一句,不过虽然他的话是这样说,依然还是让叶默先进入了冰寒的通道。

        叶默表情淡淡,他没有拒绝,小心的迈过通道的门口,在没有见到‘黄金神蛊’之前,他是不会发作的。之所以小心,他是不想让洞口的那五个蛊虫袭击而已。

        让叶默放下心的是。那五个蛊虫并没有对他进行袭击,而是依然留在洞口。但是叶默同样发现,他的神识在这里最多只有十几米的范围,而不能扫入更深的地方。

        这里有一个控制神识的阵法,这是叶默的第一感觉。对于这些和修真者有关系的地方,这是叶默的第二次遇见了。第一次在南极他遇见了一个隐匿阵法,这里又遇见一个。这愈发让叶默相信,在以前,这里也是有人修真的。

        叶默走的并不快,他发现第二个跟上来的居然是风烟琪。接着是李师兄,然后是温姑,最后是修为最高的计厉。

        可是让叶默惊讶的是,那五个蛊虫,竟然全部进入了计厉的身体,而计厉似乎一点都没有察觉,依然跟在最后,甚至连眼神都没有变化一下。

        叶默倒是愣了一下,这不对啊。计厉的修为最高,另外四人算计他是有道理的,可是他被完全算计到,这就没有道理了。

        而且在叶默想来,理论上说,就是其余几人暗算计厉都应该没有道理,因为以其余几人的修为,都应该知道他们暗算计厉是没有希望的。

        但这些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叶默就没有多想了,此时通道里面已经是越来越冷了。

        当叶默往下走了大约三百米的时候,他的头发眉毛甚至都结霜了。同时叶默也发现其余几人更是一样的,浑身都是结冰了一般。

        为了不让另外几人怀疑,叶默甚至开始发抖,脚步也越来越慢。

        不过,正当叶默想是不是装着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却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石厅。这个黑色石厅里面只有一样东西,就是正中间一个有一个石桌,而石桌上只有两个足球大小的巨卵。

        在这石桌的周围却有一个透明的暗光罩,这个罩子将这个石桌?;て鹄?。叶默顿时明白,这石桌里面放的东西应该就是‘黄金蛊虫’的卵了。

        这个暗光罩‘万蛊门’的人不懂,叶默却是太清楚不过了,这只是一个防御阵法而已。这个防御阵法用的应该是灵石,而现在灵石不足以提供灵力了,光罩呈现了暗淡色。

        估计计厉说的五十年一次,就是‘万蛊门’的人发现了这个地方每过五十年就要打开一次后,每次都会有人过来攻击这个光罩,目的就是为了石桌上面的两个巨大的卵。

        可是叶默知道这个暗淡颜色的关罩,根本就不用五人联合动手,只要一个人随便就可以打破了。就算是没有人进来打,这个光罩,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既然到了,就没有必要装了,叶默立即就跳入这个石室。而后面的五人都被‘黄金蛊虫’卵吸引,纷纷跳入了这个石室。那五人不理在一边的叶默,纷纷围着光球激动不已。

        “这就是神蛊的卵啊,真的好大啊?!狈缪嚏骶斓乃盗艘痪?。不过她说完后,立即就像乖乖女一般的站在了一边,并且看向了计厉。

        计厉见众人都看向他,他点了点头说道:“我来看看,说着他拿出一把两面开锋的手斧,对着光球随意的砸了一下?!?br />
        当手斧再次飞回计厉手里的时候,几人惊奇的发现,原本打算五个人合伙打开的光罩,竟然嘎的一声,出现一条大大的裂缝。

        ‘万蛊门’的五人顿时呆住了,这是怎么回事?他们还没有开始联合破罩子,这罩子怎么就开了?

        裂缝产生后,更重的寒气从裂缝当中飞出,石室里面的温度再次下降。

        就在这个时候,计厉忽然冷哼一声,伸手拿出四个蛊虫用力的一挤,四个蛊虫在他手里变成了一些残渣。

        李师兄尖叫一声,顿时倒在地上翻滚,显然是被本命心蛊反噬而造成的。而那个任希强和温姑只是喷了一口鲜血,同样的蛊虫造成的反噬显然轻重不同。倒是风烟琪没有任何反应,似乎其中一个蛊虫根本就不是她放的。

        叶默心想果然,计厉早就知道另外四人对他放了蛊虫。不过叶默的神识早就观察到任希强和温姑吐的血根本就不是真的反噬,他们应该是故意吐血的,甚至那血根本就是假的,否则她们也能和风烟琪一般毫无影响。倒是那个李师兄的蛊虫反噬是真的,他是真的受伤了,至于重到什么程度,叶默却懒得去仔细观察他。

        将四只蛊虫捏碎后,计厉冷冷的看着另外四人说道:“黄金蛊还没有到手,你们就开始联合起来暗算我了,好啊,我说这些年‘万蛊门’的弟子为什么越来越少了,原来都出了你们这样的人?!?br />
        另外四人除了李师兄还在地上翻滚外,其余三天似乎没有任何要反驳的意思。

        倒是李师兄知道自己已经废了,他挣扎着指着风烟琪说道:“风烟琪你这个婊子,竟然反水……”

        风烟琪表情平淡的说道:“李师兄,你凭什么只是说我反水?”

        李师兄恨恨的说道,“我们三人都受反噬,只有你没有事情,你,你……”

        风烟琪不屑的看着李师兄说道:“如果我说温师姐和任师兄吐出来的根本就不是他们自己的血,你会不会更加的生气?”

        李师兄愤怒不已的语气戛然而止,他看着没有丝毫反驳的温姑和任希强,张着嘴半晌才厉声说道:“气死我了……”

        然后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顿时昏了过去。

        计厉忽然拉掉脸上的黑巾,露出坑坑洼洼,甚至是没有了脸的面孔来。然后拍了拍手掌说道:“好玩啊,你们四个合伙要坑我,最后你们三人居然没有用本命蛊,让李不清吃了好大一个亏啊?!?br />
        其余三人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出来计厉语气中的讥讽,表情依然很是平静,倒是风烟琪上前嫣然笑道:“李不清不自量力,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害大师兄,我知道大师兄神功盖世,要害大师兄,我还不如自杀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