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七百九十二章 热情似火的宋映竹

    第七百九十二章 热情似火的宋映竹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宋映竹醒来的时候,立即就觉察到了自己身上一丝不挂,顿时心里就是一惊。作为一个没有丈夫的女人,常年带着女儿忆墨一起生活,让她养成了一种极度谨慎的性格。

        她还没有睡在叶默身边的习惯,不过她立即就想起来了是怎么回事,昨天叶默回来了,还在帮她疗伤。她转过头就看见了睡在身边的叶默,心里顿时松了口气。叶默昨晚消耗实在是太大了,竟然第一次睡的这么沉。

        但是很快她就感觉到了不对,她的身体变得轻松起来,而且修为也上升到了黄级后期,甚至她只要稍微的努力一下,就可以晋级到玄级。当年的伤势早就消失不见,而且她似乎发现自己的手也变成了和十几年前一样,芊芊秀气。

        宋映竹惊慌之下,立即抓起自己的长发,入眼的是一头青丝,再也没有半根银色。

        她想起了昨晚叶默说帮她疗伤的事情,难道他说的疗伤竟然是这么逆天?她又想起了叶默昨天说的话,‘这些年你失去的,我会再拿回来给你?!训浪谷豢梢阅没乩醋约旱那啻??

        宋映竹再也无法淡定下来,她知道这一切是真的,因为叶默连飞都可以,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做到?难道他真的是一个仙人不成?

        没有一个女人不会在意她的美丽,没有一个女人不想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呈现给喜欢的人。她宋映竹一样的做不到对自己的容貌无动于衷,可是这些失去的。叶默竟然真的帮她找回来了。

        宋映竹心里再也遏制不住那种惊喜和激动,她甚至顾不得叶默还在沉睡,毫不犹豫的搂紧了叶默吻了下去。

        叶默第一次没有用修炼来恢复自己的真元,而是选择了熟睡,当宋映竹抱住他的那一瞬间,他就醒了。

        看着宋映竹欣喜激动的面容,他心里一样的很满足。没有什么礼物能比让失望了十几年的宋映竹重新开心起来更好了。她再次找回来了当初的自信,再次变回了当初的宋映竹。

        “谢谢你,叶默……”宋映竹完全无法遏制自己的激动。她说完了后,竟然不等叶默回答,就用嘴唇堵住了叶默的嘴。

        叶默和小韵分别了这么久?;乩从置挥屑铰逵昂颓嵫?,现在被一丝不挂的宋映竹搂住狂吻,他哪里还可以忍受的住。

        宋映竹的激情点燃了他的内火,可是叶默却没有想到宋映竹竟然如此热烈,竟然不让他翻过身来。

        虽然叶默可以强行这样,但是他却没有。

        宋映竹甚至怀疑叶默骗她,那颗‘驻颜丹’根本就是那种春药,让她内心充满了无尽的热烈。她没有让叶默主动,叶默不明白她的心思,可是她明白。

        当她包围住那火热的时候。她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疼痛,不过很快就完全消失不见。她舒服的呻吟了出来,甚至将叶默当成了她的小船。

        就是昨天,她也肯定自己不可能这么热烈火热。但是现在她真的这样做了。如果可以,她愿意再为叶默生下一个孩子。

        月越来越高,似乎要天亮了,远处甚至传来了一些汽车的鸣叫声音。宋映竹精疲力尽的从叶默身上爬了下来,躲在叶默的怀里有些不敢相信刚才那个疯狂的女人是她宋映竹。

        看着叶默没有问她,她实在忍不住的主动说道:“那天是你主动的。今天我也要主动一回?!?br />
        叶默这才明白刚才宋映竹的举动,他有些歉意的揉了揉宋映竹的秀发。他和宋映竹之间的交集实在是太少了,或者说那天的事情才是他们之间唯一值得回忆的事情。宋映竹这些年经常想起,也是因为她太孤单了。

        想到十几年前在断顶山上的那个冷漠冰寒的女子,今晚竟然如此热烈,连叶默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其实那天我也是无辜的,也是你主动的?!?br />
        “你……”

        ……

        两人再也无心睡下,可能因为刚才的热烈澎湃,宋映竹完全没有了刚见到叶默的那种生疏感觉?;蛐碇钡较衷?,她才真的下定了决心和叶默一起离开,而不是将女儿交给叶默,自己离开。

        “对不起?!币赌ё乓蕾嗽诨忱锏乃斡持窭⒕蔚乃盗艘痪?。之所以说这个话,那是因为宋家是他一手拔掉的,虽然他并没有杀了多少宋家的人,但宋家是他赶出燕京的,那是事实。

        第二就是宋映竹一个人孤苦的带着女儿谋生,对她来说实在是太艰难了。更何况她的修为竟然退后到了那个地步。叶默说完这句话忽然想到,宋映竹受伤,古武退步是因为什么事情?

        宋映竹伸手盖在了叶默的嘴边,她明白叶默的意思,她却没有解释。她知道如果她不是宋家的人,那么宋家灭亡是咎由自取。当初她在天组的时候,栾师叔就说过,她们宋家太张扬了点,后来果然惹到了叶默。

        事后她费劲辛苦要找叶默报仇,可是宋家的那些人一个个都抢了财产就走,没有一个人想起来还有一个宋映竹。

        叶默数次救了她,还成了她的丈夫,他和宋家的那些恩恩怨怨对她宋映竹来说,早已了了。以叶默的本事,要杀灭整个宋家,那是轻而易举,可是他并没有这么做。她现在和叶默有了一个共同的女儿忆墨,她还有什么理由去找忆墨的爸爸报仇?

        “你的伤是怎么来的?”叶默没有忘记这件事,虽然他以前并没有多接触宋映竹,可是他知道宋映竹虽然出身宋家,却不是一个喜欢多事的女人。而且她性情高傲,恩怨分明,不喜欢欠别人的,又怎么可能主动去惹别人?

        如果她不是那种性格,当初自己就已经被她杀了。

        不要说原先她在‘天组’就很低调,她离开燕京后,只会更加的低调,又怎么可能和别人结仇。

        宋映竹迟疑了一会,缓缓说道:“那年我怀着忆墨独自来到了荆市,在一个下雪的天气里我晕倒在了娥眉山下。娥眉山上的善渝姐姐救了我,将我带到了娥眉山上的娥眉庵?!?br />
        叶默听到宋映竹竟然昏迷在了雪地里面,心里愈发的愧疚,更是将宋映竹往怀里搂了搂。宋映竹知道叶默的心意,可是想到了善渝姐姐,心里又有些难受起来。

        “我得知你的消息后,就带着忆墨去了燕京,可是我又听说你在流蛇,我又带着忆墨辗转来到了流蛇。到了流蛇后,我才知道你已经去了洛月。好在当时洛月刚刚经历过战争,洛月的码头都在开放移民。我和忆墨两人又去了洛月……”宋映竹虽然已经依偎在了叶默的怀里,可是想到当初那一路的艰辛,仍然有些心酸。

        此时的她更不想和以前一样四处飘荡,所以她更是珍惜和叶默在一起的机会。

        “对不起,映竹,当时我看见你离开的身影似乎有些熟悉,我竟然没有主动去想一下那是谁。如果我再细心一点,你就不会受这么多的苦楚了?!币赌睦镆彩呛蠡诓灰?,他明明看见一个抱着小孩的女人离开他的视线,他竟然没有主动的去询问一下。

        宋映竹摇了摇头,她当然知道当时的她在叶默心里完全没有任何印象。她也从来没有去怪过叶默什么,如果没有忆墨,就算是她和叶默有夫妻之实,两人也不可能有任何交集的。

        “我带着忆墨离开洛月后,因为没有地方可去,我再次回到了娥眉庵??墒侨纯醇松朴褰憬愫土硗饬礁鍪μ氖?,我立即就知道庵里出事情了。我匆匆的埋了善渝姐姐和另外两名师太,就要带着忆墨离开……”宋映竹说到这里,脸上依然有些惊悸,似乎当年的事情太过吓人。

        叶默运转了一些真气进入宋映竹的体内,让她不要紧张。

        宋映竹感觉到了自己还在叶默的怀里,紧张的心情渐渐的平静下来,但是语气依然有些颤抖,“我刚走到门口,就被一个黑衣人拦住。那个黑衣人甚至都没有脸,他的脸上就好像是骷髅一般,坑坑洼洼,我当时就被那个没有脸的黑衣人吓的动也不敢动?!?br />
        叶默皱了一下眉头,他竟然想起了一个同样没有脸的骷髅人。当初在海上拍卖会遇见的那个严无亮,同样是和宋映竹描绘的差不多。那个严无亮来自苗疆,是一个养蛊之人,可是在拍卖会结束后,自己就已经杀了他,现在自己身上还有一块从他那里得到的铁牌呢,所以宋映竹遇见的那个人应该不是他。

        “他的声音就好像幽灵一般,我担心忆墨,拿起一个木棍就对他砸了过去。不知道那人是不是因为受伤的缘故,我的木棍竟然砸中他了。那人哼了一声,好像打出了一个什么东西,可是忆墨身上的手链似乎发出了一些微弱的光芒挡住了那东西。

        我不敢再和他打斗,连忙抱着忆墨逃走??墒悄侨巳匆唤沤歉竟魈呋乩?,正打在我的背上,我吐了一口血,却不敢停留,加快速度逃离开了娥眉山。幸运的是,那人竟然没有追上来,后来我带着忆墨一直躲到了宁海?;蛐砟阍谀4艄?,我感觉这里要安全一点……”宋映竹就算是现在说到这些,依然心有余悸。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