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七百五十四章 传说中的药

    第七百五十四章 传说中的药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嘭、嘭、嘭”两拳还没有相交,拳风就带起了剧烈的‘嘭嘭’声音,溅的两人站立的中间尘土飞扬,瞬间就被拳风击出一个巨大的沟壑。

        “轰……咔嚓……”叶默的拳头终于和老者的拳头轰在了一起,一阵剧烈的疼痛从拳头上传来,叶默知道他的拳骨被打碎裂了。

        不过叶默知道那个老者比他好不了多少,虽然他内气浑厚,可毕竟不是修真,气血有些衰弱,比不上他年轻气盛,恐怕手受伤的比他还要厉害。叶默冷笑一声,吞下一颗‘莲生丹’,真元聚结之下,就又要出拳。

        “慢……”这老者忽然一摆手说道,“老了,不服输不行啊,再打下去,我这两只手就没有用了?!?br />
        叶默停下了动手,忽然微微一笑说道:“这么说来,我要烧这个大殿,你没有意见咯?!?br />
        这老者苦笑一声说道:“你灭太乙门我本来就没有意见,不过这个大殿,我建议你还是不要烧,这大殿不是太乙门的,是神洲的遗产。这里曾经有过辉煌的过去,只是现在已经很久远了而已?!?br />
        说到这里,这老者忽然顿了一下,看了看叶默说道:“你修炼的应该不是古武吧?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修炼的应该是一种修真功法,或者说你的修炼才是无上大道,比起我等修炼古武的人来说,不知道要强了多少倍了?!?br />
        叶默一愣,这老者说自己灭掉太乙门没有意见就已经让他很吃惊了。而现在他竟然能知道自己修炼的不是古武,这就算了,还一口指出他修炼的是修真,难道这老者真的知道什么?

        “你知道修真?”叶默下意识的就问了出来。

        这老者眼里露出惊喜,很快就说道:“果然,你果然是修真者,而不是古武者。好,好,近百年了。终于让我找到了一个真正的修真者?!?br />
        看见叶默一脸不解的样子,这老者忽然说道:“我叫离成,如果你不介意??梢匀ノ易〉牡胤阶蛔??!?br />
        “好?!币赌负趺挥腥魏蔚目悸蔷屯饬死氤傻幕?,他看的出来离成对他没有杀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叶默知道他的感觉一向很准,再说就算是离成要对他动手,他也不惧。更何况,他也有太多的事情要询问这个离成。

        叶默没有再提烧掉太乙门大殿的事情,离成也知趣的没有再提。他知道叶默这是给了他一个面子,不想烧这个主殿了。

        离成住的地方竟然就在太乙门后山的一处清幽僻静的山谷,这让叶默根本就没有想到。他后来甚至以为离成不是太乙门的人了,现在看来他的猜测完全错误。如果不是太乙门的人,应该不可能住在太乙门后山的。

        山谷里面甚至有些像隐蔽的农家小院,空气不但清新,而且透露着一种沁人心脾的舒爽。

        这是灵气。叶默心里一惊,他想不到这个地方竟然灵气比外面要深厚很多。叶默的神识扫了出去,立即就发现这个山谷的外面有一个简易的聚灵阵,因为年份久远,这个聚灵阵也渐渐的老化了,可依然还是可以起到一定的效果。

        “请坐?!崩氤山赌皆鹤永锩?。指着其中的一个石墩说道。

        叶默坐下来,离成却转身进入了小屋,他竟然拿出了两杯乳白色的液体,递了一杯给叶默。

        叶默接过杯子,只是稍微闻了一下,立即手一抖,惊声说道:“这竟然是‘万年石笋髓’?”

        离成叹息一声说道:“你果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br />
        叶默差点痛哭流泪,这东西他能不知道吗?在洛月大陆,这可是价值连城的东西?;蛘卟荒芩凳羌壑盗堑亩髁?,因为‘万年石笋髓’根本就是传说当中的东西,见都见不到。

        ‘万年石笋髓’炼制出来的‘笋髓丹’比‘莲生丹’的效果要好的太多了,但是很少有人用‘万年石笋髓’来疗伤,因为‘万年石笋髓’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作用,就是可以炼制‘五元丹’。

        “‘五元丹’的珍贵程度,没有人能想到,就算是在洛月大陆,也只是传闻而已。因为‘五元丹’是一种可以衍生灵根的丹药,在修真界,可以衍生灵根的药材只有四五种,而‘万年石笋髓’恰恰是其中的一种。

        ‘五元丹’除了衍生灵根外,当有灵根的人第一次吃‘五元丹’的时候,还可以让灵根提升,但是异灵根除外。

        如此珍贵的东西,竟然被眼前这个老头用来当水喝,叶默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看见叶默端着‘万年石笋髓’有些发愣,离成突然转身再次进入小屋。他这次搬出一个有四、五升左右的坛子,他走到叶默面前,将坛子递给叶默说道:“这里面全部是你说的这种‘万年石笋髓’,我留着也没有用,都给你了?!?br />
        叶默颤抖的接过坛子,里面还有大半坛子‘万年石笋髓’。对叶默来说,这算是他两辈子收到的最值钱的礼物了。他很想说这个东西太贵重了,但是这话他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这东西实在太贵重了……”虽然不想说出口,可是叶默还是要说,因为这东西实在是真的太贵重了。

        离成一挥手说道:“这东西对你来说贵重,对我来说也就是解渴而已?;蛘咚的苋蒙硖灞涞媒】狄恍┌樟?,我修武一百二十多年,虽然气血已经不足,可是这身体还是可以的,所以也用不上这东西?!?br />
        叶默听离成这么说,也不矫情,他小心的拿出一个大的玉瓶将‘万年石笋髓’全部装了进去,甚至连原先的那一杯也装了起来,然后收进了储物戒指。

        “空间戒指,果然有这种东西?!崩氤煽戳艘赌亩骱?,眼里露出一些惊讶,不过也只是一些惊讶而已,并没有表达出更多的吃惊。

        将‘万年石笋髓’收起来后,叶默再次拿出一瓶‘莲生丹’递给离成说道,“离前辈,这丹药比不上‘万年石笋髓’的万一,可是也算是能治疗一切非神魂伤势,就送给你了?!?br />
        因为离成送了一坛‘万年石笋髓’,叶默不由自主的将老头改成了前辈。就是他自己也感觉脸上有些发烧,看样子自己还是俗人一个啊。不是不喜欢礼物,而是因为平时别人送的东西太看不上眼了。

        “好,好,这东西我有用?!崩氤珊敛挥淘サ慕赌挠衿渴樟似鹄?。

        叶默看见自己的东西被离成收起,这才再次坐下来问道:“离前辈,我来到这里已经不短的时间了,为什么别人都不知道修真,而你就知道呢?”

        离成叹了口气说道:“一百年前,我才三十岁不到,就修炼到了地级巅峰,只差一步就可以跨入现在外面说的先天境界,而且我可以轻易击杀先天。因此气盛无比,加上当年又是隐门等级大比。我代表太乙门为门派打败了十几名冰湖和都天的弟子,带着太乙门冲入特等隐门。

        事后作为最大的功臣,我被太乙门任命为最年轻的长老,而且是一个没有晋级先天的长老?!?br />
        叶默点了点头,三十岁不到,就晋级地级巅峰,确实是天才,难怪可以带领太乙门冲入特等隐门。

        可是离成却摇了摇头,带着一丝沧桑的语气继续说道:“这里原本是一个小门派的驻地,当太乙门成为特等隐门后,就霸占了这里的地方。而我不喜欢欺强凌弱,所以心里有些不喜??墒堑蔽以谔颐攀奔渚昧撕?,我才知道,原来我之所以能够打败冰湖还有都天的弟子,那是因为太乙门和昆乾派做的手脚。

        这两个门派的天才弟子在比赛之前都被阴谋给废了,太乙门和昆乾派甚至暗中挑起这两大门派的内乱。因为慈航静斋当时极难挑拨,而冰湖却在挑拨之下发生了门内大战,最后降为一个三等门派?!?br />
        说到这里离成端起面前的‘万年石笋髓’一饮而尽,叶默看的有些肉痛。他怕离成喝完了会问他要,他赶紧从戒指里面拿出数箱茅台酒,“前辈,还是喝点酒吧,这东西比‘万年石笋髓’的味道要稍微的好一点?!?br />
        “咦,居然是茅台,这东西我三十年前喝过一次,不错,不错……”离成说完,立即拿起一瓶茅台,随手一削,茅台的瓶口已经不见。

        为自己倒满了一杯酒后,离成再次说道:“我因为很不满意门派的阴谋,就直接指责掌门。结果没有意外的,我被关在了这里?!?br />
        “你被关在了这里?”叶默指了指周围繁花似锦的样子,心说这哪里是关入的地方?这根本就是度假的地方啊。

        离成微微一笑,“这里这个样子是后来才变成这样的,我刚来的时候,这里只有一个荒野破败的山谷,和山谷后面一个阴寒无比的洞窟。你说的‘万年石笋髓’就是我在洞窟里面发现的,我在洞窟里面发现了数坛‘万年石笋髓’。只是后面被我喝完了,只剩下这些?!?br />
        叶默听得嘴角一阵阵的抽搐,心里再次将前辈改成了老家伙

        (未完待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