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七百四十三章 钉杀

    第七百四十三章 钉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穆小韵毫不抵挡,而元重的刀已经下来,每一个关注比赛的人都知道,穆小韵的命运已经被这一刀定格了。

        如此一个美若朝霞的女子被一刀杀死,有些人都不忍心再看,而闭上眼睛。

        元重刀要劈中穆小韵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并没有要躲的意思,顿时大惊。他根本就不想杀穆小韵,此时收招已经来不及,他只能暗叹自己的运气不好。好不容易遇见一个倾心的女子,却被自己亲手杀了。

        可是他的念头还没有转完,就再次听到‘?!囊簧?,他似乎感觉到手里一轻。他下意识的看了看手上的刀,却发现自己的手里只是抓住一个刀把而已。

        “叶郎,相公,是你吗?”穆小韵的眼神迷离起来,她修炼‘鸿蒙造化决’后,神识同样的惊人,虽然只是练气三层,但是神识已经接近一千多米。虽然她没有刻意用神识去扫,但是却感应到了叶默到来的气息。

        日思夜盼的相公来了,她完全忘了自己还在擂台之上,忘了对方的刀已经下来了,她的心思已经全部放在了这个迅速而来的人身上。

        她的话音刚落,一个在她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熟悉身影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同时一只有力的胳膊已经将她拥在了怀里。

        穆小韵颤抖起来,她紧紧的搂住了叶默,完全不记得刚才她差点死去的事情。

        “叶郎,我在做梦吗?”穆小韵的声音颤抖着。毫不在乎众多的人看着她,她怕自己一松手,怀里的叶郎就消失不见了。

        叶默抚摸了一下穆小韵的头发,爱怜的说道:“小韵,你不是做梦,对不起,我来的晚了?!?br />
        “叶郎。真的不是做梦?”穆小韵忽地抬起头来,似乎为了证实她的想法。

        她看着叶默已经恢复正常的相貌,没有丝毫的意外。她根本就不用看相貌。只要依偎在叶默怀里感受到那种气息,只要看看相公的眼睛,就知道眼前的人就是她的相公。她完全不会和别人一般的去认错。

        “我相貌恢复了?!币赌参苛艘痪淠滦≡?。

        “嗯?!蹦滦≡现皇青帕艘簧?。再也不想动弹。

        叶默拍了拍穆小韵的肩膀,然后说道:“小韵,你先起来,我要收拾这个家伙,竟然敢杀你?!?br />
        穆小韵听了叶默的话,从他怀里起来,可是却依然站在叶默的身后,她依然害怕一不小心相公又不见了。

        元重目光从自己手里的刀柄上惊醒过来,他的这把刀是‘锻器堂’出来的精品法器,可以说质地坚硬。锋利无比??墒窍衷诰谷欢狭?,而且还只有一个刀柄存在,这让他几乎不敢相信。

        刚才他好像看见一道白光闪过,自己手里的刀就断了。

        不过经过这一段时间,他已经反应过来。他抬头盯着叶默冷冷的问道:“你又是什么人?竟然敢破坏擂台的挑战赛?”

        叶默弹了一下手里的飞剑,淡淡的说道:“你耳朵聋了吗?没听到小韵叫我相公?!?br />
        穆小韵是元重内定的人,现在她竟然突然出现了一个相公,让元重的怒火立即就涌起,敢和他抢女人,活的不耐烦了。

        “你他妈的找死。敢和老子抢女人,今天老子不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元重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已经连续挨了几个耳光。满口的血迹和牙齿被打的飞溅出来。

        叶默忽然停住了自己的手,他看见了元重腰上带着的一个盾形玉佩,立即就将那玉佩抓在了手里。

        叶默拿起玉佩看了一下,玉佩上面赫然有‘太乙’两个字。

        “原来是你?!币赌纳敉蝗槐涞帽湮薇?。

        短短的时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等两名擂台守护的长老发现叶默的时候,他已经将元重的玉佩拿在手里了。

        “住手?!彼孀帕缴冉?,两名半步先天的武者已经同时落在了擂台之上。

        叶默就好像没有听到一般,依然冰冷的看着元重问道:“几年前,你是不是去过外面,然后在一个叫宁海的地方打了一名女孩?”

        “你怎么知道?”元重惊骇的盯着叶默,下意识的问道。

        “哈哈……果然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币赌鋈淮笮?,轻雪被人打的失去记忆,如果不是自己给了她一根项链,估计都香消玉损了。而今天这个垃圾又要对小韵下杀手,叶默哪里还会饶了元重。

        他虽然哈哈大笑,可是哪里有半分的笑意,脸上是一片杀机。

        “无知狂徒,找死……”两名先天武者看见叶默打的元重满地找牙,而且还在擂台之上仰天狂笑,哪里还能忍得住。

        两道拳影,夹着呼啸的拳风直接砸向了叶默。

        区区两个半步先天也敢在自己面前猖狂,叶默看都没有看,随手就是两拳击出。叶默同时击出两拳,和这两名半步先天武者的内气拳风撞击在一起。

        刚才还在擂台上呼啸的拳风已经消失不见,而叶默的拳风击碎了这两名半步先天武者的拳风后,竟然没有丝毫迟缓的击在两名半步先天高手的胸口。这两人顿时后退出数步,同时喷出一口鲜血,然后倒飞着跌落擂台。

        两人落下擂台后,这才用手捂住胸口,一脸惊骇的盯着台上的叶默。这人刚才明显的没有用全力,要是全力的话,他们两人或许早就死了。他们肯定,就算是先天高手,也不能如此轻而易举的将他们击伤,而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却办到了。

        无论他是怎么办到的,他的修为绝对不会比先天高手低。

        坐在太乙门主席位置的齐副门主再次冷哼了一声,然后看了看一边的金长老说道:“你去将元重带回来?!?br />
        “是?!闭饨鸪だ洗鹩α艘簧?,立即就飞身而来。虽然他刚才也看见了叶默厉害,但是以他先天中期的修为,对付这样一个年轻人,还不手到擒来。

        叶默不等这金长老来到面前,就伸手将擂台旁边的一根数丈长的旗帜拔起,然后看着元重冷声说道:“我就是当年你打的那名女孩的丈夫,今天你又要对小韵动手,我就一并让你死个明白?!?br />
        “什么?”元重虽然脸上被打的不成样子,可是听了叶默的话,他依然呆滞住了。刚才他还和师父说,那事情已经过去几年了,可是转眼人家就找上门来了。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这里是隐门最大的比赛场地,自己的师父就在眼前看着,师父不可能让他吃亏的,所以他随即大声笑道:“你死到临头还要废话,如果识趣的,就将你的女人送上来,老子或许还会求师父饶了你一条狗命……”

        “是吗?”叶默冷眼看了一下已经要跨上擂台的金长老,忽然一脚踢在元重的前胸。

        嘴里还在哈哈大笑的元重,忽然感觉自己飞了起来。确切的说他是被眼前的那个年轻人踢的飞了起来。

        擂台外二十米的地方却是一处钟楼,这个钟楼其实就是一个数丈高的巨大岩石,在岩石的顶上有一口大吕钟。这口钟就是为了比赛用的,每次比赛开始就是敲响这口大钟。

        而此时叶默却直接将元重踢向了钟楼,同时他手里的旗杆已经变成了五截,五截旗杆带着五道风声跟着元重而去。

        “嗡、嗡、嗡……”在场所有的人几乎都可以听见钟楼顶上大钟的震动响声。

        而随着响声之后,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钟楼下面的岩石上。此时的岩石上,赫然钉着一个人,就是刚刚被擂台上那个年轻人踢出去的元重。

        只不过此时的元重呈现出一个‘大’字,被人钉在了钟楼的岩石上面。数丈长的旗杆被叶默折成了五段,其中短的四段钉住了元重的手脚,而最长的那一段却钉住了他的咽喉。

        钉住咽喉的那一段有一丈多长,钉在石壁上后兀自还在晃动。任何人都看的出来,这个元重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此时金长老才刚刚来到擂台之上。

        现场寂静下来,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快的几乎没有任何人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反应过来。从穆小韵出刀,到太乙门的元重挡住,然后回了一刀,可是冰湖的穆小韵却傻瓜一般的忘了抵挡。

        恰恰在这个时候,元重的刀被一道白光给齐柄切断,一个年轻人出现在擂台上,甚至和那个绝美的女子搂在一起。

        相比之下,那两名半步先天武者被年轻人一拳击退,那时间就更短了。

        现场之所以寂静,是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出大事了。太乙门的元重竟然被杀了,而且还是当着太乙门齐副门主的面,以示众的方式钉杀的。这件事如果太乙门可以罢休,那太阳也不会出山了。

        知道内情的人都明白,刚才被杀的那个元重虽然是太乙门齐副门主的弟子,但实际上却是他在世俗界的一个私生子。加上元重的资质出众,所以在太乙门的地位可以说几人之下,无数人之上。

        这样一个人被这种耻辱的方式钉杀,太乙门怎么可能罢休?

        “完了……”肥胖的金长老看着已经被钉住的元重,手脚冰冷,他承担的责任大了。

        “你找死……”一个无比愤怒的声音响起,一名精瘦的老道犹如一只大鸟一般,从太乙门的主席台飞向了擂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