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七百三十六章 你,还没有资格

    第七百三十六章 你,还没有资格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穆小韵淡声说道:“不是,我相公今天应该没有来,紫衣姐姐、依兰师姐,我要走了?!?br />
        听到穆小韵的话,莫有深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忽然厉声说道:“穆小韵,你刚才说的是什么?你竟然独自丢下你婆婆一人,私自出来,还不守妇道,你,你……”

        听了莫有深满脸戾气的说话,云紫衣和纪依兰都惊讶的看着穆小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听这个莫有深话的意思,穆小韵还是他的什么人?

        而现在的穆小韵却完全不是几年前的穆小韵了,她已经有了自己深爱的相公叶默,更不要说莫有深和她现在毫无关系。

        她冷冷的盯着莫有深说道:“当年你姑姑救了我一命,我养了你母亲三年,让她衣食无忧,直到送她上山。而你做了什么?你是什么人,我相公已经告诉过我。我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权利说我?”

        “你……”莫有深气的脸色铁青,对他来说,原来一直战战兢兢犹如一只小猫一般的穆小韵,一下变成了这样,实在当他难以接受。他再也无法保持一直一来的冷静和淡然,这种事情让他失去了理智。

        他莫有深对穆小韵可以打可以骂,甚至可以随时让她去死,她穆小韵就是不能反抗??墒窍衷诩蛑狈颂炝?,穆小韵不但反抗,而且还说出这种让他下不了台的话。

        看见莫有深气的脸色铁青,甚至全身都在发抖的样子。穆小韵愈发平静的说道:“说我不守妇道,你是我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我守不守妇道,只有我相公一人可以说,你,还没有资格?!?br />
        莫有深忽然大声喝道:“穆小韵,你父亲将你许给我莫家,难道你现在想反悔不成?当年大灾。是谁救的你?穆小韵,你有没有羞耻心?竟然丢下婆婆独自在家,然后一个人出来招摇……还说。说我不是你相公,你,你。贱人……”

        莫有深说了几句后,再次气的无法表达下去。他是第一次如此愤怒,甚至无法克制住自己。

        穆小韵忽然脸色一冷,淡声说道:“莫有深,我许给你莫家?你莫家下过聘礼了?还是我和你订婚了?或者我和你举办婚礼了?又或者是我和你有过肌肤之亲了?这些什么都没有吧。

        到底是谁有没有羞耻心?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你凭什么说我是你的什么人?是的,我很感谢你姑姑救了我,可那不是你救的。而我带着你母亲在黄坪挣扎着生活了几年,你在哪里?我被人欺负的无处可躲,你又在哪里?家里没有饭吃。我自己饿着,问余婶接来一碗米粥给你母亲吃,我躲在柴房里面挨饿,你还在哪里?

        不要说你不在家,就是你在家的那段日子。养家的人一样的还是我,你有没有出去做过一丁点的事情?就连屋顶的茅草也是我一个女子来换。在这几年里,我从未让你母亲饿着冷着,任她打骂,直到她病逝。我命不绝,被人逼迫的时候遇见了我相公。我才知道,什么是幸福,我才知道,女人也可以被呵护着。我相公已经告诉我,我不欠你们家的什么了?!?br />
        穆小韵说完眼角带着一些泪痕,她倒不是怜惜自己曾经的苦累,而是想自己的相公了。她心中光风霁月,而且她也不大善于责骂人。所以她说的话,除了一些叶默跟她说的,都是她发自内心的话语,也没有想过其中的不妥之处。如果是一般有些心机的女子,肯定会将肌肤之亲这句话去掉的,但是穆小韵根本就没有想过去掉。

        “什么,我母亲病逝了?”莫有深忽然摇晃了一下,似乎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穆小韵冷冷的看着他,她现在感觉这个莫有深好假,如果真的在意自己的母亲,为什么几年都不闻不问?

        莫有深忽然又想起来了什么,他通红着双眼指着穆小韵狰狞的喝问道:“穆小韵,你竟然私自寻找了男人,你,你……”

        穆小韵冰冷的看着莫有深说道:“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我有相公关你什么事情?莫有深,我相公告诉我,你可以将自己的亲娘丢在家里,根本不管不顾,这已经是不孝不忠了。而你娘还要我这个和你家毫无关系的弱女子照顾,那已经是不仁了。相公说,你这种人不用看就和义字沾不上边。如你这种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竟然还面无愧色的站在这里说一个和你毫不相干的人,你不觉得羞耻,别人都感觉到丢人?!?br />
        莫有深感觉到一股无法忍受的阴狠怒气从心底升起,他立即就要动手一掌毙了眼前的穆小韵。

        可就在他想动手的时候,却听见身后有人说道:“那个绝色女人叫穆小韵吧,听说是上次隐门杭水城招收弟子时,第一天才的弟子啊,只是她竟然选择了冰湖,现在看来果然是人间绝色……”

        “切,她人间绝色和资质第一有什么关系?”

        “本来就是,听说一些特等门派也很想收她为弟子的……”

        ……

        听到这些后,莫有深忽然冷静下来,就是他额头暴露的青筋也缓缓的恢复了正常。穆小韵,他当然早就听说过,最近几年的第一天才弟子,只是听说在冰湖。他从未想过这个穆小韵和在黄坪村的穆小韵有什么联系,或者说他甚至想都没有想。

        如果说在他原来的想法里面,就算是黄坪村的那个穆小韵死了,他也不会起半分涟漪??墒钦庋桓瞿胬此呈艿呐?,竟然敢对他无视,这才是让他无法忍受和无法面对的事情。

        原来天才弟子穆小韵,就是自己早就认识的那个穆小韵,而且还是他曾经准备定亲的对象。

        当莫有深冷静下来,再次仔细打量穆小韵的时候,这才发现穆小韵的美貌竟然是他生平仅见,就连在她身边的紫花仙子似乎都要逊色一二。门派里面也有众多漂亮女弟子,但是和穆小韵比起来,却还是差了一些。

        一旦冷静下来后,莫有深的心开始火热起来,以前因为身体的缘故,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穆小韵是什么样的,甚至看都懒得看??墒窍衷谒丫?,只要他修为晋级先天后,就有可能打通经脉,然后恢复正常人一般。

        莫有深相信自己身体有恙的事情穆小韵肯定不知道,而且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现在他刚刚进入太乙门的内门,如果太乙门得知穆小韵曾经是他要定亲的对象,说不定会对他另眼相看。要是他可以再次让穆小韵听他的,那么他就是进入核心弟子也不是不可能啊。

        对冷静下来的莫有深来说,在自己的修炼面前,其余的东西都是浮云。

        想到这里,莫有深立即上前一步,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云紫衣就拦在了他的前面。

        云紫衣淡淡的看了一眼莫有深,然后说道:“莫公子,刚才你和小韵的对话我都听见了。这么说来,你和小韵确实是没有关系的,一没有定亲仪式,而没有成婚,甚至连一个聘礼都没有。而且小韵说赡养你母亲直到终老,这也足以报答你姑姑的恩情了。现在小韵已经成婚,而且和她相公也很恩爱,所以你不用来烦扰她了?!?br />
        云紫衣结交穆小韵的初始目的就是为了认识叶默,她当然不会让穆小韵和叶默分开。

        让云紫衣没有想到的是,莫有深叹息一声,然后语气很低沉的说道:“对不起,小韵,以前确实是我不对,我因为要出来闯荡,所以忽略了你的感受。我也对不起娘亲,我在这里给你道歉?!彼低昴猩罹谷欢阅滦≡暇瞎狼?。

        穆小韵皱了皱眉头,她感觉如今的莫有深更是让她无法看透?;怀梢郧?,莫有深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这让她同时也很疑惑。

        看见穆小韵退后了几步,莫有深再次沉声说道:“小韵,你也知道为什么当初你父亲和你爷爷同意了你我之间的事情,因为那个算命大师,我不说你也知道。如果不是那场大灾难,我们或许就定亲了。虽然现在两边的长辈都不在了,但是我想我们现在定亲也不晚……”

        穆小韵的脸色变得冰冷起来,如果不是门口现在全部是进来的人,没有办法挤出去,她都准备立即就走了。

        “你是冰湖的天才弟子,而我现在已经是太乙门的内门弟子。如果说我们以前还有什么隔阂的话,现在我们已经有了共同的奋斗目的……”

        莫有深还在只顾的说着,可是穆小韵却脸色大变。太乙门,自己的相公告诉过她,太乙门是他的大敌,相公来神洲的第一目的就是要找太乙门报仇,然后才是寻找药材的事情。

        没想到莫有深竟然成了太乙门的人,就是说现在的莫有深已经是相公的仇人。相公的仇人,当然就是她的仇人。

        “小韵,以前欠的,我都愿意补偿给你,你想,如果有一天,我们都成了太乙门的弟子……”

        莫有深还在描述蓝图,可是纪依兰却怒了,她走上来冷哼了一声,“莫有深,你是什么意思?小韵现在是我冰湖的弟子,你说话小心点?!?br />
        (未完待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