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七百二十五章 三个错误和一招

    第七百二十五章 三个错误和一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我认识那个女的,就是冰湖招收船哪个天才弟子,听说是最好的一级资质?!?br />
        “原来是她啊,你说我就想起来了,那天好像三大隐门也想收她为弟子呢,只是那个男的不愿意。竟然不加入三大隐门,而加入一个三等门派,真是想不通?!薄笆前?,是啊,真是一朵鲜花插在……”。

        “你说话小心点,冰湖虽然是三等门派,但是底蕴还是很深hòu的?!?br />
        叶默和穆小韵一来到比赛场地,边上的人立即就议论起来。叶默若无其事,只是穆小韵听到别人说她相公,反而心里有气。

        原本还想上去贬低叶默几句的于雨燕,听到旁边别人的话后,顿时止住了脚步。她总算是明白了叶默为什么能上这个船了,原来是吃软饭来了。她也没有想到她上次听说的那个一级资质的天才,竟然就是这个莫影的娘子,这家伙的运气还真是好。

        于雨燕冷哼了一声,和上清山的同门就要离开。不过她转身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顿时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穆小韵出现在这里,还是冰湖收的一级弟子,那么廖威派去的人呢?难道廖威没有抓到穆小韵就这样算了?廖威对自己就这样算了,是怕上清山,但是他怎么可能怕住在黄坪村的莫影和穆小韵?

        当初她因为知道叶默和穆小韵会被廖家带走,所以也没有想去关注这件事,现在想来才知道,事情似乎不是那么简单了。

        “雨燕师妹,我们往前面走点,看看今天司马师兄是如何发威的。区区一个刚入外门的小弟子,竟然敢和我们司马师兄斗真是不知sǐ活?!庇谟暄嘧砗?,她身边立即就有上清山的师兄讨好说道。

        “穆师姐,你也来了?”冰湖新招收的弟子费臻和另外几名弟子也过来看热闹。他们看见穆小韵,连忙过来打招呼口就是在他们想来,叶默是配不上穆师姐的,不过他们也是刚加入冰湖的新弟子,这种事情只是想想而已。

        穆小韵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哈哈,莫大哥,我刚才没有看到你原来你已经来了?!绷趵诳醇赌⒓淳涂牡淖吡斯?,因为他的年纪比叶默还小。加上对叶默的佩服,干脆改称呼了。只有他亲身体会过,才知道叶默给的丹药是如何的了不起。如果这种丹药放在拍卖会上面,肯定是一个天价。

        不等叶默回答,旁边就有人冷哼一声说道:“都要sǐ了还这么开心,倒是很佩服你的勇气?!?br />
        刘磊回头看了看说话的人,就是那个和他有过冲突的上清山弟子藩承口立即就冷笑一声说道:“好吧,那等我和司马平决斗后,我们就接着决斗吧,有没有卵答应。没有卵蛋的话,就别唧唧歪歪?!?br />
        “哈哈,你和我决斗?我倒是很想亲自杀了你只是你没有机会走到我面前了?!狈泄恍?,感觉到刘磊实在太不自量力了一点。

        刘磊冷眼盯着藩承,“我只问你有没有卵蛋答应,如果没有卵,就滚到一边去?!?br />
        藩承忽然再次大声笑了出来,他举手抱了抱拳四周看了一下说道:“各位,这人和司马师兄决斗后,竟然还说有命和我决斗。好,我藩承就同意他了不过我想司马师兄不会给我这个机会的,哈哈?!?br />
        刘磊不再理睬他,转过头对叶默说道:“莫大哥听说这次的盘口开我输,你要不要发点小财?”

        叶默微微一笑,他对这些小钱实在是看不上眼。对他来说,金币这东西实在是可有可无,他需要的不是金币,而是灵草和灵石。

        忽然场上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还有一些喧闹的声音。叶默抬头看了看,一名男子正飞上擂台动作很是流畅,甚至他还在空中来了一个翻空,然后稳稳的落在了擂台之上。虽然长得实在是难看,但是气势却做得很足。

        果然是黄级巅峰修为,而且看起来还不到三十岁。从他刚才上台的动作来说,他的轻身功夫还是很不错的。

        “我先去了,这小子已经活的不耐烦了?!绷趵诤鸵赌蛄烁稣泻?,不紫不慢的走上了擂台口那气势比起司马平来说,却是差了许多。

        叶默暗笑,他知道这个刘磊骚包的很,他之所以平淡上台,那是因为他的轻身功夫不咋地,或者说远不如这个司马平。

        虽然比赛现场热闹非凡,但是真正高层的人物很少来看的,都是一些弟子级别。更多的是一些商人和普通人来看,他们或者是为了在这个比赛中赚点钱,然后看个热闹而已。

        “听说那个莫影和刘磊是朋友?”云紫衣虽然没有到甲板上,但是却已经看见了甲板上的热闹非凡。

        “是的,小姐,昨天我就是在刘磊的门口找到莫影的。他们应该是在杭水城认识的,我们要去看看吗?”小玲随口问了一句。

        云紫衣摇了摇头,“区区两个黄级武者的决斗有何看头,走吧,我们回去了……”。

        说到这里云紫衣又看了看叶默旁边的穆小韵,再次摇了摇头说道:“真是可惜了?!?br />
        “决斗开始?!北热钠腊胧谴系囊幻缎尬难参?,一般的这种巡卫都是负责船上的治安和纠纷。当纠纷无法解决的时候,纠纷的双方就上台决斗,那么这个时候巡卫就充当一个评判的角色。

        说是评半,其实也很简单,只是说一句开始就可以了,至于决斗的过程,他们是一概不问的。无论你是用什么办法将对方杀sǐ,都算你赢了。这上面只有生和sǐ,没有什么犯规和不应该。

        司马平听到评判说决斗开始,他笑了笑,拔出腰间的长剑。以他现在的修为,随时都可以踏入玄级,对付一个黄级中期的家伙,哪里还有什么担心的。

        “如果你现在叫我三声爷爷,然后从我胯下钻过,我就留你一手一脚……”司马平嘿嘿的笑了一声,说到这里,甚至还停顿了一下,然后才接着说道:“当然,命还是要给我的?!?br />
        “**,有命活再给老子废话吧……”刘磊不等自己的这句话说完,手里的弯刀已经带起一道刀芒直奔司马平的眉心一刀劈下。

        竟然敢强攻?司马平嘴角露出一丝狞笑,不过他的狞笑顿时凝固住了。刘磊的那一刀速度太快了,那根本就不是一个黄级武者能够达到的速度。似乎自己刚看见他劈刀的动作,刀已经来到额头之上了。

        司马平心里肯定,没有玄级的内气,是不可能劈出这么快一刀的。这一刀就是他也没有办法劈的这么快,司马平顿时魂飞魄散。

        如果他早知道刘磊是玄级修为,就不可能这么大意,可是他竟然对一个修为比他还要高的人大意。

        几乎在瞬间,司马平就冒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只得及扬起手里的长剑仓促的挡了一下。

        “叮当……”刘磊手里的弯刀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依然直劈而下。这不是什么花俏的招式,也没有任何的变化,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劈。

        但是这一劈却带着司马平想都没有想到的速度,连他的长剑都没有办法阻挡丝毫。

        当手里的长剑一轻的时候,司马平立即就知道他完了。决斗之中无论任何一个错误都可能致他sǐ地,而他竟然犯了三个致命的错误。

        第一个错误他竟然不了解对手的修为,甚至以为对手根本不如他。第二个错误他竟然轻敌了,而且还是对一个修为高于他的对手轻敌,让他在自己的眼前劈下一刀。

        如果这两个错误还不能致命的话,那么第三个错误,他竟然没有想到对手手里的弯刀是一件相当于法器的极品武器,他的长剑甚至连一下都没有挡住。

        司马平感觉到眉心一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从心底涌起。他竟然输了,还是一招就输了。如果是平时一招输了就输了,可是现在他输了就是连命也输掉了。

        无边的黑暗卷来,司马平最后的感觉是他的胸口被一股大力踢中,然后他整个人都飞了起来。此时他眉心的血迹才洒落下来,从甲板上一直落到海里。

        从司马平被刘磊一刀击毙,到司马平被刘磊一脚踢入海里。这只是片刻的时间而已,很多人甚至连欢呼司马平的表情还没有调整过来,这场决斗就已经结束了。

        巨大的反差,让现场顿时寂静起来。

        热热烈烈的宣传了几天时间,可是最后只是片刻的时间就结束了决斗,这种反差也太大了点。如果说输的是刘磊,那么大家都认为这是应该的,可是输得恰恰是上清山的司马平。他不但输了,还输得难看,输得惨。

        “这,怎么可能……?!狈惺Щ曷淦堑泥杂锪艘痪?,可是刘磊的一句大喝让他再次打了个哆嗦。

        “藩承,现在轮到你了,你刚才已经当着大家的面说要和我决斗,我刘磊在这里等着你上来口你可是上清山的弟子,别让人看见你是个缩卵啊?!?br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