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六百九十七章 检查来历

    第六百九十七章 检查来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听到叶默要说和自己一起回去,穆小韵却有些着急了,她连忙摆手说道:“莫郎,你不用回去,于府的事情很难找的,我来看看你就好了。到时候你留在这里,我一个人回去就好,过段时间我来于府看你?!?br />
        叶默看见穆小韵的表情倒是有些疑惑了,难道她真的是将自己当成丈夫了?正在叶默还在疑惑的时候,小二已经将菜端了上来。

        反正只是利用一下穆小韵,在叶默看来穆小韵人还算是不错的,在婆婆对她没有好脸色的情况下,这个穆小韵能单独照顾婆婆三年,可见她的心地还是很善念的。到时候自己离开了,可以送给她一些富贵。

        要说铜币和银币叶默是没有的,就是金币他也没有。但是要说到金子,现在他的戒指里还有几百吨。

        穆小韵看着一桌子的饭菜,眼睛睁得很大。叶默知道她肯定很饿了,随手拿起筷子说道:“我们开动吧,一边吃一边说?!?br />
        穆小韵却没有拿起筷子,她看了好半天才说了一句“莫郎,这一桌子很多钱吧?我们会不会太奢侈了?!?br />
        叶默没有想到她这个时候想的是这个念头,只好干咳了一声说道:“那个,我这几年做生意赚了不少钱,你就不用担心了,尽管吃吧?!?br />
        见叶默是真的不怎么在意,穆小韵才小心的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一顿饭吃的很沉默,叶默不知道穆小韵的心思。他也怕话多露出了破绽,所以很少说话。而穆小韵更是不会说话,甚至每一样菜要到叶默吃过一次后,她才会去吃。显得拘谨而紧张。

        叶默很快就吃饱了,可能是小二估计他是于府的人,所以有钱,上来的菜倒是一桌子。而穆小韵虽然吃的也不少。但最后还剩下许多。

        叶默的神识扫出去,外面的兵士似乎越来越多,很多要出镇的人都被拦住了,很显然今天是没有办法出去的了。

        “我们先走吧?!币赌低暾玖似鹄?,他想带穆小韵先回去于府再说。

        穆小韵看着没有吃完的饭菜,犹豫了好久,还是说道:“这里剩下的。我们要不要带回去?”

        “你说打包?”叶默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句。但是叶默的心思转的非???,他立即就明白了穆小韵可能是真的将他当成她的那个莫郎了。不然的话她不会说出打包的话来。如果只是利用他的话,她肯定是找机会逃走而已,哪有心思去想什么打包?

        听了叶默的反问,穆小韵犹如做错事了一般,有些紧张的捏着还有一些灰尘的衣角。

        包厢的门忽然打开,一个同样穿着于府管事服装的男子出现在门口。他看见叶默和穆小韵立即是松了口气的说道:“莫影,幸亏你在这里??扇梦乙环谜?。小姐要见你,却找不到你的人……”

        叶默正想去于府,见状连忙说道:“哦,我马上回去了,这里我刚刚吃完饭。饭钱你先结了,我先回了。小韵,我们走吧?!?br />
        说完,叶默不等这个于府的管事反应过来,拉着穆小韵就走。等这个于府的管事明白是什么事情之后,却发现小二正等着他结账呢。

        ……

        “莫郎。要不我就在外面等你吧……”穆小韵看着很有气势的于府心里有些打鼓,她不敢和叶默一起进去。

        叶默一拉她“走吧,一起进去,现在外面可是很危险?!?br />
        不知道是不是叶默的话起了作用,穆小韵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很拘谨的跟在叶默的后面进入了于府。

        “莫影,你刚刚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不是说了这里不要乱走吗?小姐带你回来是做事的,不是让你养老闲逛的?!币幻诟募叶」炊宰乓赌褪且欢俸浅?。

        听了这家丁的呵斥,穆小韵更是不自在的打了个哆嗦。

        叶默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滚。我是小姐高价请回来的,如果你再敢废话。我马上就将你赶出这里?!?br />
        这家丁还没有弄清楚叶默的底细,被叶默这样一顿诈唬,竟然嘟啷着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才说道:“小姐让你去客厅,我的话已经传到了?!?br />
        说完这家丁转身就走,很快就消失不见,可见他对叶默的话是害怕了。

        叶默的神识马上就扫到了大厅,却发现大厅里面有两个穿着官服的男子正在登记着什么,而且那个于小姐也在客厅里面。叶默心里立即就明白了,果然是检查来历的来了。

        想到这里,叶默一拉穆小韵说道:“小韵,走吧,和我一起过去?!?br />
        看见叶默带着一个女人回来,那位小姐皱了一下眉头,但是很快就恢复正常。她看了看叶默说道:“莫影,这两位大人要问你一些问题,你如实回答?!?br />
        叶默看见那名红衣男子心里立即就知道今天很有可能危险了,这红衣男子竟然是地级巅峰修为。如果这个时候被他发现破绽,想要逃出去,很难。

        那两人听了于小姐的话,点了点头,然后穿红衣的男子对叶默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做什么营生?”

        “我原名叫莫有深,因为家里遭受大灾,然后三年前逃难到黄坪村。只是因为家里连吃的都没有,所以改名莫影,然后出去做生意。这才刚刚回来,却遭受了盗贼。路上被于小姐相救,现在成了于府的家丁。因为不但银钱丢失了,还导致了毁容,本无颜回去见家人,没想到我妻子却找到磁西镇来了?!币赌卮鸬牡闼宦?,但是却很简单,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叶默没有想到他的话刚刚说完,那个红衣男子还没有问话,于小姐却主动说道:“我半年前在杭水就认识莫影了,原来他生意做的还不错,没想到,哎……”

        叶默没有看于小姐,他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要加这么一句,但是这和他没有关系。杭水在什么地方他都不知道,不要说见过这个女人了。但是他也不会主动拆台,这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穆小韵心里有些疑惑,她肯定叶默至少说了一句谎话,但无论如何,她是不会揭露莫郎的。

        “哦,你妻子叫什么?”红衣男子面无表情的问道。

        “穆小韵?!币赌卮鸬暮芨纱?。

        “去查查穆小韵,还有调出黄坪镇穆小韵和莫有深的画像?!焙煲履凶硬欢乃档?。

        “是……”在红衣男子旁边的一个人,立即就出去了,很快他就搬来了数本巨厚的书册。

        叶默心里却大惊,这***弄得和外面的身份证系统一样,还有身份画像,这样一来他还冒充个屁啊。

        叶默心里的念头急剧的转动,万一发现自己不是莫有深怎么办?踏剑逃是不可能的,但是不踏剑,那个地级巅峰的家伙就够他吃一壶的了。

        如果运气好的话,也许他还可以逃出这个小镇去。

        只是出了小镇后呢?这里的身份制度居然查的这么严格,就算是他出了小镇,又往什么地方去?深山老林吗?他从路上来到这个小镇还没有看见什么深山老林,怎么逃?就算是有深山老林,要逃脱这些人的密集搜捕估计也很难。

        但是真要到了这一步,他只有逃了,至于穆小韵他也管不到了。

        查询这些东西并不用多久,很快黄坪村的册子就被摊开,穆小韵和莫有深的画像都一目了然。

        那名红衣男子看了看画像后,点了点头说道:“拿下去?!?br />
        虽然他只是一句话,可是叶默心里却是惊涛骇浪,他的神识却清楚的扫到那个画像上的男子竟然和他有八分相似??梢运党肆承陀行┎畋鹜?,其余的地方还真的没有差别。

        或者说如果他不被毁容的话,也许他很快就被看出来不是莫有深,但是一毁容的话,那些有差别的地方都被毁了。

        难怪穆小韵将自己当成了她的丈夫,没想到自己和那个莫有深还真的这么像,毁容恰好将不像的地方完全毁掉了。

        叶默缓缓的吁了口气,直到这两个查户口的男子离开于府,叶默也没有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不过他也知道现在他算是在这里有了户口了,手里的一块白色的小牌子就代表他被查过,身份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于小姐看了一眼叶默和穆小韵,淡淡的说道:“你们先下去休息,明天我找你有事?!?br />
        叶默看了一下手里的牌子,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作的,上面刻画了人名和出身地,还有一个编号。那个红衣男子的内气相当深厚,他制作这个玉牌只是片刻的时间就好了。

        回到住处,一名女婢带穆小韵去沫浴更衣。虽然穆小韵有些不大想去,可是叶默也感觉她的衣裙上到处都是补丁,确实需要更换了。

        当穆小韵回到叶默住处的时候,叶默才发现穆小韵的清秀竟然还在那个自以为是的于小姐之上。原先穆小韵脸上都是锅灰,身上的衣服也破旧不堪,再加上叶默现在对女子并不在意,所以竟然没有发现她是一个如此美貌的女人。

        虽然是少妇打扮,可是她的身上却透着一丝青涩的味道。她的手依然粗糙,可是她脖子上的皮肤洗净之后,竟然带着一丝肤晕。但是她明显的什么首饰都没有戴,鹅蛋脸上虽然还是有些娇羞,但却带着三分喜悦。被刻意束住的胸部,现在已经完全顶起了布裙,犹如两个肥嘟嘟的白兔一般傲然挺立在布裙之下。

        但是她脖子上一道已经结痂的血痕,却给这份美带了一丝凄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