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六百六十七章 怎么退(求月票)

    第六百六十七章 怎么退(求月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原创叶默知道,无论他有多么快的速度,只要转身,就必定会引发爆炸

        那炸药之所以到现在还么有爆炸,不是因为不想杀他,而是因为不知道他的底细。那些人要等他进入那个黑洞后,把握更大而已。但换句话说,一旦他不想进入黑洞,开始转身的话,那么炸弹马上就要爆炸了。

        想到这里,叶默更是冷静下来,从修真开始,他经历了太多的危险和未知了??墒谴永疵挥邢窠裉煺庋徽ㄒ┌鹄?,而他竟然来到了炸药的正中间。

        他叶默好歹是一个修真者,有一天竟然被一堆炸药威胁了,还是真正的生命威胁,而这威胁他还没有任何办法去解除。

        可是此时的叶默比任何人都清楚,只要这四周的炸药一爆炸,就算是现在他已经筑基了,他也不一定可以活下来,更别说他还是练气中期。他估计那个埋炸药的人高看他了,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引爆炸药,甚至还要等他进入黑洞里面才引爆炸药。

        在这一瞬间,叶默就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他只能走到黑洞口,小心的跨了下去。

        ……

        看到监控画面上叶默一脚跨入黑洞,黄玫的脸色就是一变,她看了看手里拿着控制炸药爆炸的男子,立即就想动手。

        黄玫知道,只要叶默的身影消失在黑洞里面,炸药就会被引爆。

        “齐焕,他已经进去了,可以动手了?!贝耸蹦敲涌醇赌攵纯诤?,立即说道。说话的同时,她的拳头仅仅的握着,可见此时她的心里也很紧张。她知道。这个来无影去无踪的人太厉害了。就算是没有确定来的人是他之前,在‘北沙’叶默也是名声巨响。

        就算是此时叶默已经被炸弹包围,至于能不能杀了他。她依然不敢肯定。

        被叫着齐焕的男子手很稳定,他盯着监控器说道,“再等等。等他全部进入里面后,再过十秒钟我再按下爆炸。那个时候就算是他有天大的本事,也是必死无疑?!?br />
        黄玫站在后面,小心的将手摸向口袋里面的匕首,虽然她身上也有一把手枪,可是她知道在这房间里面的五人中间,她的本事最多排在第三。

        但是有一点别人不如她,就是她精于计算。此时她看见叶默进入黑洞后,心里也是暗叹。她没有办法去说叶默不小心,因为这给任何人也想不到,这个天然的洞穴就是一个阴谋。

        叶默更不可能想到。这个黑洞就是针对他的。确切的说是‘北沙’针对那个来无影去无踪之人的。现在叶默现身,就说明那个让‘北沙’寝食不安的人就是他了。

        当初‘北沙’的两颗‘极能晶石’失踪?;褂胁痪们啊谘舻酃谟事稚吓穆艋岬墓钜烨榭?,‘黑阳帝国’的黄金储备突然消失,甚至隐约有消息传来米国的黄金储备失踪,等等这些事情都表明有一个人有一种异能,就是来去无踪。

        特别是对于‘极能晶石’的失踪事件,原本最被怀疑的人是陆玲,后来被证明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很多人都猜测这个人就是那个‘洛月药业’的叶默,可是也有人认为不是?;泼抵酪赌恰逶乱┮怠娜?,还是加入‘北沙’之后,但是她也不认为那个来无影去无踪的人就是叶默。

        直到今天看见叶默的身影,她才知道,原来这个人真的是叶默。此时的黄玫对那个暗中猜测此人就是叶默的军师更是惊叹不已,只有他一个人猜测出来这个人就是叶默,并且制定了一整套针对他和洛月的计划。

        按照那名军师说的话,叶默不但是‘洛月药业’的人,而且还是洛月的城主之一,甚至是第一城主。所以,那名军师的一切计划与其是说为了逼出那名神秘的高手,还不如说就是为了逼出叶默。

        这些消息原本不是黄玫这种程度的人能够接触到的,可是黄玫心思剔透,而且很聪明,很多都是她通过一些同伙的谈话,还有一些事情的分析的出来的结论。

        现在看来,她的结论非常的正确。而且那名军师猜测的估计也很正确,叶默不但是那个多次破坏‘北沙’事情的人,而且就是洛月的城主之一。

        如果叶默真的是洛月的主事人,那么绝对不能让他被炸死,而且也不能让他是神秘人的身份被暴露出去。

        一旦叶默被炸死,那么自己去洛月施展抱负的计划就要夭折了。如果叶默真的如‘北沙’的那名军师所说,那么他对洛月绝对是非常重要。这样一个人死了,洛月受到的打击可想而知。这还不是最重要的,还有就是一旦米国知道自己的黄金储备被洛月盗走,他们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对洛月开战。

        怀疑是一回事,但是一旦被证实又是另外一回事。

        况且黄玫也认为那名‘北沙’的军师说的对,叶默在旧金山的行事方式,和最近洛月的对外政策,完全是一致的。

        黄玫的精于计算是因为她知道什么时候动手最合适,一旦叶默完全进入黑洞后,这段时间肯定是??卣ㄒ┑娜俗罟刈⒌氖奔?,在这个时间动手是最为合适和成功的可能最大的。

        那个时间就是现在,叶默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在了黑洞的里面?;泼翟谝赌纳碛按蛹嗫鼗嫔舷У囊凰布?,立即就射出了自己的匕首,同时拔出了手枪。

        黄玫的反应很快,可以说是非常的快??墒撬姆从?,别人的反应也不慢,在她的匕首射出去和她手枪拔出来的同时,她身边的那名女子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并且在稍后极短的时间也拔出了手枪。

        其实黄玫也知道,真正最正确的办法,是先解决了最近的那名同伴,然后再杀??卣ǖ募一?。

        可是她知道一旦时间耽误的稍微长一些,那么炸弹就会先被引爆。

        黄玫的匕首击中那名??卣ǖ凶拥耐?,她的枪也响了。她在最短的时间里面杀了两人,她的匕首狠而且准,又是措手不及的情况下,那名控制炸弹的男子已经被黄玫杀掉。

        黄玫动手之前就知道,她的动作肯定会旁边的人察觉,她没有能力躲过子弹,但是她的聪明让她再次逃了一命。她开枪后的瞬间,就将自己的身体偏向一边,同时将手枪对准了身边的那名女子就是一枪。

        果然,在黄玫刚刚偏移到一边的时候,“砰”又是一声枪响,子弹从黄玫的腰部擦过,带去一蓬鲜血,同时黄玫的子弹也穿透了开枪女子的胸部。

        才转眼间,就三死一伤。余下的那名男子反应稍慢,他似乎想不通为什么有人会打起自己的人,不过在黄玫的第二枪响起的时候,他已经反应过来了。

        可惜的是他身上竟然没有手枪,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去找枪,而是立即冲到死去男子的身边,按下了引爆按钮。

        黄玫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她一枪打爆了这名男子的额头,可惜还是没有能阻拦爆炸的发生。

        看着监控画面上爆发出来的一片恐怖的火光后立即就变成一片漆黑,黄玫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我已经帮过你了,只是没有完全阻止,对不起,我也要逃命去了?!?br />
        说完,黄玫立即找了一些药附在腰部,然后用白布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再收拾了一下现场,将监控的内容全部带走后,才小心的摸出了这个小房间。

        她很清楚,刚才的偷袭不是最困难的,最困难的是现在的逃走。刚才的偷袭,她计算的很清楚,别人没有防备她,加上又是突然动手。所以她只是受了一些不重的伤,虽然腰部流的血不少,可是黄玫却知道那只是一些皮外伤。

        ……

        叶默进入黑洞当然是有目的的,当他的身体全部进入黑洞后,他立即施展了一个隐身术,同时以最快的速度冲出黑洞,直接往通道口飞遁而去,而他的飞?;梢坏勒嫫6芑ぷ∪?。

        这已经是他能拿出来的最大速度了,他进来的时候,因为很小心,所以走到黑洞口用了十分钟,而出来的时候,他只用了十几秒钟。

        眼看叶默就要接近洞口的时候,四周巨大的爆炸声响起,一股犹如洪流一般的爆炸,带着叶默的身体和那些漫天卷起的沙土碎石飞落出去。

        几乎在被爆炸席卷的同时,叶默就吞下了口中的两颗丹药,虽然他有心控制自己的身体不要和那些土石一般的飞出去,可是这爆炸威力太大了。就算是叶默已经到了洞口,他依然身受重伤。

        不要说他不是炼体的修士,就算他是练体的修士,只有练气五层,被这种威力的炸药炸了,也是必定要身受重伤。

        因为在爆炸的瞬间,叶默就鼓动了全身的真气护住身体,所以当炸药撕开他的护身真气和飞剑后,立即完全破碎了他的经脉。如果不是他事先准备了两颗丹药,还有飞?;ど?,此时的他已经连五脏六腑都被炸破裂了。

        “轰、轰……”无数的爆炸声音响起,无数的沙石土块带着火光和冰雪夹杂在一起,犹如漫天卷起的烟花,洒的到处都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