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六六五章 胜机之现

    第六六五章 胜机之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原创刚行入帅帐之中,宗守就见孔瑶,正站在舆图之旁,蹙眉细望着精彩开始拼音

        定定入神,即便宗守入内,也未发觉。

        宗守见之莞尔,正欲开口问询,却忽的一怔。只觉此时的孔瑶,是异常的清新可人,面颊晕红,动人心弦。

        鼻间再轻嗅了嗅,更可闻到一缕若有若无的清香。

        心头顿时就掠过两个词,美人如玉,出水芙蓉!

        再闻了闻自己身上,七阶之后,身躯历经淬炼,已然洁净无比。

        可一羽不能落,一尘不能加??烧饧冈铝ふ较吕?,他根本没时间估计其他,这时身上,也有股子酸臭与血腥的气味,极是难闻。

        顿时是一声哂笑,宗守微摇了摇头。到底是女人,哪怕是未来的绝世名帅,也终究是不可能如男人一般大大咧咧,忍受的了这种气味。

        不过这体香,当真好闻。

        立在那舆图之旁,宗守又鼻间耸动,深吸了口气??籽馐?,也终于是发觉他的到来,面上顿时红晕微现。

        “臣方才抽空,去了一趟寂落湖。君上可放心,一切都已布置妥当——”

        寂落湖?

        宗守不解,这孔瑶跟他说这些做什么?难道到哪里沐浴,也要跟他汇报?

        接着下一瞬,就忽的想起。这寂落湖,岂不就在这七霞山附近?距离大约两千里,是一片南北都有三十万的大湖。

        到听到最后一句,更是心中微动。

        一切都已布置妥当?是什么需要布置?

        说起来,他这些时日,不是与那位珈明罗王战,就是在闭关养伤。

        对于孔瑶如何用兵,打算如何克敌制胜,都未怎么理会。

        以询问的眼神看向孔瑶,却见后者又低下了头,没继续理会他的意思。

        宗守顿时哑然,这是在卖什么关子?或者说。这是对他这国君的考校?

        忽的是‘蹬蹬’几声,龙行虎步般走出了帐外。

        抬眼看向天空,只见那东面的天际,正是一团团光影照下。

        将整个七霞山,都笼罩在七色光影之中。使这血腥沉闷的战场,平添了几分梦幻之感。

        怔了一怔,宗守接着是似想到什么,忽然长笑震天。带着无尽的欢欣之意。

        心中忧愁尽去。舒畅无比,又举庆幸。只觉他这一生,最英明不过的??峙戮褪前芽籽诘阶约瑚庀?。

        蓦地转过身,眸中满含着期待道:“如此说来,这一战已经胜定?”

        “那也未必!”

        孔瑶微摇了摇头:“还要看你我。能否将这些夜魔,逼到白日出战。最好是正午时分——”

        宗守‘嘿’的一笑,看向了山下。只见那些夜魔,正在如潮水般退却,陆续进入一片全是黑雾笼罩的营地中。

        每当白日,都是如此??籽靶┦比?,也曾试着在白昼时反攻,可惜这些夜魔,在这黑雾中战力不但分毫未损。反而实力激增三成。

        尝试不果,孔瑶便果断的放弃,只是据着那些石堡死守。

        要逼这些夜魔,在白日中与他们死战,除非是真正到山穷水尽之时——

        眯了眯眼,宗守的神情,就又恢复如常。胸中虽还在兴奋。却也渐渐平息。

        果然这一战,还是不能大意轻心。

        只是那心神,却也是再无之前的紧绷。虽是情势险恶,可却已然是看到了希望。

        此战若能胜,那就必定是能屠戮百万。一举奠定大局的大胜!

        深呼了一口气,宗守自嘲一哂:“你可不大容易。你可有什么打算?”

        孔瑶却是笑而不答,将几张信符递了过来。

        宗守接在手中,片刻之后,就眉头一挑。

        其中一张,正是来自宗岚。内中所言之事,是西面战事,果已是大胜收局。

        唯一他没料到的是任天行,几乎是即日,就开始四处征招翻云车,以及辉洲所有的二阶骑兽。估计今日夜间,就可发十五万精骑,连同二十万精锐步卒兵,回援七霞山。

        三日之内,其余还有二百万人,可以陆续成行。

        宗守算了一算,若真能如此,估计这三十五万大军,最多三日之内,就可赶回到七霞山。

        对于如今的战局而言,简直可称是雪中送碳。

        难怪孔瑶,如此信心十足。

        第二张信符,却是来自舰师都督古烈空。大意是局面虽艰难,损失惨重,却仍可缠住夜魔族的那几艘空舰。不过时间,也只仅限于一个月而已。

        只最后一条消息,让宗守是大皱其眉。这古烈空居然是自作主张,拨出了好几条五牙楼船,给了师若兰统帅。

        他是让那还在,跟在古烈空身旁不错??赡康闹皇窍袢檬θ衾?,先学些统军经验??擅幌牍?,让她现在就领兵。

        这个古烈空,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旋即就先将心中担忧压下,古烈空不是莽撞之人。如此行事,定有缘由,绝不会只为讨好自己这个国君,而如此草率。

        转而开始仔细计算着詹觉,此时对面的夜魔族,估计即便不是山穷水尽,那也差不多远了。

        一个月时间,应该足够了。无法利用那些空舰四处劫掠,云海上找不到办法,这些夜魔只能是把注意力,转向陆上。又是只能在这里,与他决一死战!

        只是这些,却还远远不够!

        下一刻,就见孔瑶,在舆图山一点。

        “臣恐降军心思难定,即便是为其家园,也未必能出死力。故此欲在七日之后,将此处轰塌,不知君上以为可否?”

        宗守目光微缩,孔瑶此时所指,正是七霞山之旁,通向辉洲腹地的大道峡口。

        若是此道断绝,那么此处数百万大军的退路,就将彻底断绝!

        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么?

        心念一转,宗守就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有何不可,云荒之时,有背水一战。有破釜沉舟。

        万载之后,他宗守难道就不能背山一战?

        “如此说来,孔瑶你料定决战之期,是在七日之后?”

        孔瑶微微犹豫,然后是猛地把螓首一点:“正是!”

        “那就依你!”

        宗守心神恍惚了片刻,又拿起最后的一张信符。

        这一张,却是来自乾天山的任博。言道大商已经遣使,责问他斩杀魏海。夺其麾下大军之事。

        不由是冷然哂笑??聪蛄硕?。

        自夜魔侵入,孔瑶代他统领大军。三月时间,大小凡三十余战??咕芏偻蛞鼓?,虽是节节败退,却始终未曾溃散。

        此时即便是一个瞎子。也可看出孔瑶,统领大军的才能。

        虽是中规中矩,却面面俱到。协调诸军,没有哪怕半点错失。统筹整个辉洲战局,仍旧好整以暇,更布局深远。

        此非是提数万之军,冲锋陷阵之将。而是统帅数百万之众,攻城陷国的帅臣!

        虽是仍旧略显生涩,可未来的不世军神。已现雏形。

        只需假以时日,必定是可支撑一国的擎天巨柱。

        也不知如今,大商皇京城,将孔瑶亲手甩让给他的那位,此时可曾后悔了没有?

        大约是要吐血了——

        ‘嘿’的一声,宗守得意一笑,一手将这信符捏碎。

        这些责问。对他而言,却是不痛不痒。只需此战之后,送一些礼物,遣使致个歉。使那边有个台阶下,就可把这场风波?;扌?。

        这非是他轻视,而是历代中原皇朝对外藩。历来都是如此。若是无奈其何时,就都以安抚居多。

        更看透了那位元辰皇帝,先要安内之心。

        国内世家林立,预言中神皇将现,这一位后世人口中的‘圣君’,怎可能在这时候,来寻他的麻烦?

        那信符的最后,却是提及东临云陆诸地,最近是乱象频现。一些城主,颇不安份。一些身份不明之人,更在四处奔走连结。

        只是这些人,如今却是聪明了许多。大局未定之前,绝不主动举起叛旗。

        又有乾天山,三百万精锐镇压,更不敢轻举妄动。

        此事弱水,不久前也跟他提起过,故此也不觉吃惊。

        战到此时,哪怕是与他关心亲近之人,也不会看好他。

        苍生穹境与三宗六门,就曾几次传信,问他是否需要援手。

        亲友如此,更何况这些暗中之敌?

        大约是想着,即便他宗守能从辉洲安然退走,也必定会损伤根本。

        摇了摇头,宗守冷冷的也看着那舆图。

        七日之后么?那就看七日之后,看胜负何属。

        这云界之东,那时谁主沉???

        ※※※※

        一刻之前,就在宗守从天空中飞落,回至七霞山顶之时。

        虎中原站在一处残破堡垒的最顶端,仰首上望。

        眼看着那身影,安然落下,才收回了视线。

        而后是破口大骂:“这些珈什么罗,真个是没完没了了!”

        是深知此时宗守的安危,是不能出半点差池。

        可偏偏二人之战,他是半点插手不进。也知晓宗守,是以一己之力,护持着此地,近百万大军。不使那珈明罗,为所欲为,

        只是每一次天空中激战,都让他悬心一次。

        不由暗暗沮丧,自己的天资,还是差了些,已经帮不上宗守,

        在他旁边的柴元,却没想那么多:“有宗原策应,又何需忧心?”

        又看向了堡外,此时夜魔军虽退,却有不少伤卒。在弩箭威胁下,未曾救回。

        柴元的眼中,顿时是微微一厉:“外面的这些,该怎么处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