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六百三十章 没有不可能

    第六百三十章 没有不可能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百三十章没有不可能

        原创果然没有出乎叶默预料,那名文静女子眼里闪过一丝挣扎,最后还是低下了头&1&原创首发]没有说话,当然就是默认了。

        叶默微微一笑,走到这文静女子身边,还没有伸手抱住她,她的一只胳膊已经放在胸口前面。这个举动,别人或许以为她是在?;ぷ约翰皇芮址?,可是叶默和她自己心里都明白,这个动作的意思,那是?;ば乜诓刈诺亩?。

        叶默抓住她放在胸口的手臂,抬起了一点点,正好挡住了她的视线,这才说道:“你干嘛这么紧张,只是一会时间而已?!?br />
        说句实在话,对搂抱这种女人,叶默是没有丝毫的兴趣。他只是做了个架势,同时在这极短的时间里面,已经将这女人胸口的东西拿出来,然后包了一块已经做过神识标记的金块进去。

        果然是五行石,叶默心里一阵激动,将五行石丢入戒指里面之后,叶默再也没有心思和这个女人去啰嗦了。有了神识标记,他不怕这个女人会飞。

        看见叶默让开了一点,并没有真的如他所说的抱住自己,这文静女子心里倒是很奇怪。她抬起头疑惑的看了看叶默,叶默微微一笑说道:“我这人喜欢自愿送上来的,对于不怎么自愿的,我也不愿意强求。既然你不喜欢,那就算了吧。我在赌厅,如果你想过来了,可以随时去找我哦?!?br />
        说完,叶默竟然转身就走了。

        这文静女子盯着叶默看了好一会,眼神变换了几下,按了按自己的胸口,发现东西还在,这才转身就走。

        刚才那名叶默监视的在吧台的男子,看见叶默和那名文静女子相继离开,他也站了起来,然后看了看叶默的背影,竟然跟着叶默走了过去。

        叶默虽然离开,可是他的神识一直留在那名叫索茜的女子身上。他知道下一刻这个女人肯定要找他的同伙聚结。五行石到手,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自己只要跟着他们身后,不管他们出任何蛾子,自己已经处于不败之地。

        ……

        叶默来到赌场后,却发现沈芊芊一个人惨兮兮的坐在一角,手里还抓着一个筹码。而这张原本只有六七个人的赌桌,现在居然有十几个人了。

        “你怎么不赌?”叶默奇怪的看着沈芊芊手里的筹码问道。

        沈芊芊有些无语的看着叶默说道:“如果你这过一会不来。我就去将这个筹码换成钱了。这是我最后的一千万,如果输了,我除了身上一些零钱外。就不名一文了?!?br />
        “你那四千万一次就输了?再说了,你不会只有这一张卡吧?”叶默心想看不出来这个沈芊芊也是一个赌棍啊,自己离开这才多久。就输了四千万了。

        沈芊芊摇了摇头,“不是一次输的,是四次输掉的?!?br />
        叶默哑然,这有区别吗?

        见叶默不说话,沈芊芊再次说道:“确切的说我能用的真的只有这一张卡了,这张卡还是我私人在瑞士开的。我在国内的几张卡……算了,这种事情和你说了也没有用?!?br />
        此时那名跟在叶默后面的男子也来到了这张赌桌前面,他似乎没有注意到叶默,只是直接挤了进去。

        那正在做庄的男子看见这人过来。连忙站起来坐在了旁边,将庄荷的位置让了出来,看来他们是一伙的。叶默注意了一下,这男子胸口果然有一个黑太阳勋章。

        叶默心里冷笑一声,既然来了,就别怪我不客气。

        “筹码给我,我来的赌?!币赌焓帜霉蜍奋肥掷锏某锫胍丫讼吕?。

        沈芊芊迟疑了一会才说道:“就这一个筹码了。要不去换十个一百万的过来吧?”

        她怕叶默也是一次就输了,如果叶默真的如他说的身上没有钱,自己身上也没有钱,到了济州岛后,那可真是好笑了。

        “不用。这里的规则是什么样的?”叶默一摆手就拒绝了沈芊芊的提议。

        沈芊芊看见已经有人向这边看过来,连忙说道:“是赌大小。不赌点数。赔率是一赔二,压豹子中的话赔五十。只有十八点才算豹子,其余的小豹子这里不承认?!倍牡姆绞郊虻ヒ锥?,是真正赌钱的方式,没有花头。

        叶默看了看手里还拿着三颗骰子的那名男子,暗想豹子的赔率如此之高,看样子只要赌一次就可以了。

        那名男子却丝毫没有注意叶默这边,而是拿起黑色的骰盅,手一带三颗骰子已经进入骰盅。很多人开始用心的去聆听,叶默却毫不在意的对沈芊芊说道:“别担心,我就赌这一次?!?br />
        沈芊芊叹了口气,心说你只有一个筹码,就算是你要赌几次,也要你有筹码才可以。

        似乎看见了叶默和沈芊芊的说话,这正摇骰子的男子忽然将骰盅盖在了桌子上面。

        很多认为已经听出明堂的人纷纷押注,很快这赌桌上面就已经有了几千万了??杉茉谡饫锢炊牟┑娜?,都是有钱的主。几十上百万的美元,对他们来说,实在算不上什么。

        叶默拿起一千万的那个筹码直接压在了豹子上面。

        叶默的举动让沈芊芊心里一惊,她连忙拉了一下叶默,“刚才我看到现在,一个豹子也没有出来啊,你……”

        “呵呵,我知道,我说我只赌一次,豹子赔率最高。我想多赢一些,只能赌豹子了?!币赌幕案崭章湟?,立即就让周围的人无语?;褂姓庋娜?,竟然因为豹子赔率高,就赌豹子。

        那名做庄的男子不动声色,他不相信在这种情况下可以作弊,他知道一些古武修炼的高手可以通过内气控制一些东西,可就是古武修炼到最高,也没有办法通过内气控制骰盅里面的骰子。

        当然这是其中的一点,最主要的是,这个赌桌是一个‘回’字型构成。中间有一张小桌子,和周围的大桌子分开。就算是有这种本事的人,也没有办法通过桌子控制骰盅里面的骰子。更何况,能通过桌子控制骰盅里面的骰子,难道还是神仙不成?

        虽然有很多人讥讽叶默的无知,但是赌桌上面却没有人愿意说出来。这种事情不是讨好人的事情,这是得罪人的事情,无论结果如何,都是得罪人。

        更有几个人知道叶默是和严无亮一起出去的,而他却可以安然无恙的回来,就知道这个大胡子也不是一个简单之辈,更不会发出一点声音。

        “算了,由的你去,反正这钱也是你的?!鄙蜍奋肺抻锏乃盗艘痪?。

        叶默微微一笑,没有说话,他的神识已经看清楚这骰盅里面是八点小,而且这三颗骰子还是重叠起来的,可见这个摇骰子的家伙也是一个高手。但对叶默来说,弄成三个六点实在是太简单了。

        为了表示公正,揭盅的一般都是第三方,并且不可用手去揭开。押注已经结束,下面就是要揭盅了。那名做庄荷的男子嘴角露出一些微笑,他不怕叶默输了就走,在赌场里,只要你有钱,输了肯定还会继续。这东西就和毒瘾一般,很少有输了就走,然后不想赢回本钱的。刚才他很清楚自己摇出来的是几点,一个六两个一。而且是重叠在一起的,最上面的是六,下面两个都是一。

        骰子揭开,最上面的赫然是一个六。揭盅的是一名胳膊的少女,当她再次小心的拿开第一个骰子,第二个六出现的瞬间,现场已经开始嘈杂起来。

        两个六了,如果再出来一个六,说明这就是一个豹子了,还是点数最大的豹子。

        看见第二个六的同时,做庄荷的男子脸色却立即变了,他明明控制第二颗骰子是一点的,怎么变成了六点?而且他肯定没有人能够做手脚,可是事实偏偏表明肯定有人做了手脚。

        遇见高手了,这男子还没有来得及阻止旁边揭骰子的少女,那名少女已经将第二颗骰子移走。

        三个六点,这是一个豹子无疑。周围沉默片刻后,再次爆发出一阵阵不敢相信的喧哗。

        如果说没有作弊,出来一个豹子,那真的是没有人敢相信。如果说作弊了,可是这个投注豹子的大胡子,一直都没有靠近桌子,甚至碰都没有碰桌子。唯一的解释就是庄家摇出了一个豹子,而这个大胡子却听出来了是豹子。

        但这样还是有一点说不通,就是庄家在看见大胡子下注了豹子后,他的表现丝毫没有异常。只是在骰子揭开后,他的脸色才变了。这就说明庄家摇出来的不是豹子,而结果却变成了豹子。

        沈芊芊看着三个六点,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她激动的满脸通红,甚至是一把抱住了叶默。好在她很快反应过来,但依然克制不住自己的兴奋。

        这一赢就是五亿美元啊,五亿美元是多少?对她来说是一笔不敢想象的巨额财产。

        她沈芊芊在沈家累死累活,还有分成,经过了这么些年,也不过赚了两个亿不到,而叶默刚刚片刻之间就已经赢了五亿美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