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六百零九章 你敢开枪

    第六百零九章 你敢开枪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原创“怎么回事?施修ō.ńéτ”白有喜听说黑道追杀施修,立即就慌张的站了起来。说完后,似乎又明白了过来,干脆不等施修回答,立即就拉着一个女孩说道:“对了,我们有点事情,先去办一下?!?br />
        只是刚刚走到门口的白有喜就被人踢了回来,同时门口传来了一个讥讽的声音:“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我大哥让你们在这里等着,他很快就来了?!?br />
        “不关我的事情……”白有喜还想分辨,可是却没有人理睬他。

        “叶默,她是……”反应过来的施修没有去理睬白有喜,他知道白有喜是什么人,只是他实在是找不到人帮忙了,白有喜又有些小聪明,而且欠他的人情,这才叫了过来。

        施修问的是洛影,此时他已经看见了叶默身边的洛影。

        叶默微微一笑,拉着洛影的手说道:“这是我妻子洛影,素素,这位是施修,我以前的同学,也是我的朋友?!?br />
        “是嫂子啊,你好,对不起啊,这次我又将叶默拉进来了?!笔┬薅偈被腥?,除了叶默,还有谁配和洛影这样的美女在一起。

        “你好?!甭逵暗恍?,她的心神全在叶默身上。因为叶默说施修是他的朋友,她才回答了一句。不然她是不想和这些人说话的,不是她性子高傲,而是因为她本身就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

        叶默没有理睬门口的两个人,让王楚将门关了,这才一摆手说道:“都坐下来吧,施修到底是怎么回事,你”

        施修叹了口气,这才说道:“九塘市的那个案子还是后来李哥和我说了,我才知道是你的朋友,春生哥来管这个案子,也是你打的招呼。原本二审后都没有任何事情了,可是因为桓少的到来。出了大问题?!?br />
        “恒少?他是谁?”叶默诧异的问道。

        施修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只是春生哥说他可能是戴家的人,应该叫戴恒。他的能量很大,到了他的那种层次,春生哥这种一方大员在他的眼里根本就不算是什么。其实春生哥也没有机会能和这种人在一起说什么,更不要说和他结怨了?!?br />
        因为这些事情对别人说了没有任何用处,连李春生这种牛人都不够资格和恒少结怨,施修的其余朋友就更是不用说了。说了对他们只有坏处。没有好处,所以这些事情施修以前连薛国阳也没有说过。

        叶默倒是听说过这个戴家,好像上次他还是听施修说的。施修是听他女朋友说的。自从燕京的宋家和乔家淡出后,戴家和丘家兴起,这个戴恒就是戴家的人吗?不过就算是戴家的人。李家也不会怕吧,为什么都动到李春生了,李家仍然没有动静?李春生应该也算是李家的人啊,当初李秋阳还特意花时间去拉拢。

        现在薛国阳听施修这么说,立即就奇怪的问道:“既然连李大哥也没有资格和这种人结怨,他为什么要对九塘的这个小案子插手?”

        “春生哥最后一次和我通话的时候说过,他说恒少有一个新欢是易驻的女儿。而易驻就是易久河的二哥,也是这次九塘遗嘱案的被告。听说恒少一直在外面,他回来的时间不久。他一回来就认识了易驻的漂亮女儿易兰。然后就插手了这件事,因为有他的插手,很快就传出来了春生哥贪污受贿的事请。

        这还不是最重的,最重的是很快又传出易久河的死也和春生哥有关系,说他一个河封市的书记竟然为了这个案子跑到了九塘。说是因为春生哥和易久河的妻子鲁玲通奸,害了易久河,并且还有录像什么的。就算是春生哥知道这些是冤枉??墒撬次蘖靥??!笔┬搠鋈凰档?。

        叶默却皱着眉头想到,就算是为了一个女人要讨好老丈人,最多也只是帮助易驻将官司打赢而已,不会去挑战官场的底线吧。哪怕戴恒的来历再大,也不能无缘无故的去冤枉一个接近省级的大员啊。叶默直觉感到这中间有问题?;蛘咚的歉鲆桌颊娴拿廊绯略苍膊怀??

        施修没有注意到叶默的表情,继续说道:“后来春生哥在河封上位的原因也暴露出来。说他是因为和远家分赃不均,而对远家反噬。要不然,他怎么可能掌握远家这么充分的证据的?;褂芯褪窃侗币┮档脑吨侨葑鄙幼?,李春生明明可以让人拦截下来,可是他却偏偏放他走了,是因为他不敢让人将远智容抓起来对证?!?br />
        叶默听到施修说到这里,他已经渐渐明白过来,这事情果然没有那么简单。上次放远智容走的明明是原来的市委书记,因为他接了个电话后就阻止了对远智容的追捕,现在竟然将屎盆子倒在了李春生的头上。这官字两张口,果然怎么说都有啊。既然李春生倒霉了,那么施修又怎么逃的掉?

        果然施修接着说道:“春生哥被带走的那天之前就托人带给我一张纸条,让我立即就走。我马上就知道不好了,当晚就带着小芸逃出了西童。我知道春生哥的意思,他是想让我找到你?!?br />
        “李家的人呢?李秋阳没有说话?”叶默心里已经有些明白,这件事表面上是九塘的这个遗嘱案,其实牵涉到了原来的远氏集团案件,还有那个神秘的组织。

        李家在华夏也算是第一家族了,而且实力雄厚。李秋阳因为办事能力不错,已经被李家重点培养,虽然还不是李家最有权的小字辈,但是在李家小字辈中绝对可以排进前三。

        有李秋阳出头帮助李春生,李春生怎么可能被戴家的人弄倒?而且这件事李春生还是站在正义的立场。

        施修叹了口气说道:“听说李秋阳出事情了,至于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虽然我不知道李家如何,不过好像现在他们已经不是华夏第一家族了。戴家和丘家联合起来对付李家,而且得到了燕京大部分人的支持,现在的李家应该是焦头烂额了吧?!?br />
        叶默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但是李春生这个人不错,而且他还是帮助自己出事情的,这件事他管定了。

        “现在李春生怎么样了?还有‘久河集团’的案子如何了?你又怎么被黑道去追杀的?”叶默问道。

        “春生哥一直联系不上,我来到九塘的目的就是为了收集春生哥被冤枉的证据??墒俏乙桓鋈擞植恍?,就找了一些朋友来帮忙。因为要找的人很多,我缺钱,就去借钱,结果那些人前天才将钱借给我,今天就让我还十倍的利息。我拿不出来,结果被追杀了。鲁玲现在应该被关起来了,至于春生哥说让我帮忙照顾一下的易妍和易小蝶。我没有找到?!笔┬抟豢谄低?。稍稍松了口气。

        没有叶默,他一个人就好像在沙漠里面行走一般的艰难,不要说?;ひ族鸵仔〉?。就是他自己都已经保不住了。

        “施修,你是不是找黑头借的高利贷?”原来在埋怨施修来晚了的刘亚骅突然问道。

        施修点了点头,“没错。就是他的公司?!?br />
        刘亚骅脸色一变立即说道:“施修,我们被你害惨了,黑头横行整个九塘。问他借钱的人没有一个不被他扒去几层皮的,就是我们检察院的院长,也不敢和他对着来。就是在整个河封,黑道里面也都叫他一声黑爷,你怎么去找他借钱,哎……”

        “住口,刘亚骅你和白有喜就是一路货色。施修是找你们来帮忙的,不帮忙,不要这么多的废话?!毖舴吲乃档?。

        “借钱的事情应该被有心的人利用了,他们利用黑头对付我,我刚借钱的时候,黑头应该不知道这事情?!笔┬薅匝舭诎谑炙档?。

        “嘭”的一声,包间门再次被撞开。一个犹如非洲黑人一般的家伙叼着一根香烟走了进来,他修着一个花纹般的脑袋,身后跟着两排小弟。

        “施修,你真的很牛啊,老子竟然亲自来给你收账。咦……”这花纹头黑大汉忽然停住了话题。他看见了靠近叶默坐着的洛影。

        “老子要死了,他妈的的竟然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哈哈哈……”花纹头黑大汉忽然哈哈大笑。

        笑完,这黑大汉直接就走向了洛影。

        所有的人都看向洛影,心里都为洛影担心。只是施修却很平静,他见过叶默的身手,他知道这个花纹头黑家伙肯定不是叶默的对手。

        花纹头黑大汉还没有走到洛影面前,就瞪着两粒发绿的眼珠伸出了手。嘴里还一边念叨着,“美,美,真的美……”

        是实实在在的肆无忌惮,别人在他的眼里都是空气。

        叶默冷哼了一声,抬起叫,一脚踹在了这花纹头的胸口。

        花纹头走的几步路被叶默一脚踢了回去,当即就是一口血喷了出来,然后撞在包间门口的墙壁上面。

        “你……给我杀了……”花纹头黑大汉,嘴里又是两口血吐出来。

        他感觉到体内犹如起火了一般,甚至都感觉自己的内脏破裂了,愤怒让他立即想要杀了叶默。只是不知道他后面的话是说不出来,还是不敢再说,因为叶默手里竟然有一支手枪对着他的头。

        他后面的小弟看见叶默手里的枪都停住了,花纹头更是不敢置信的看着叶默手里的枪。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立即狞笑说道:“你敢开枪……”

        只是他话音未落,叶默手里的枪已经响了,花纹头的额头正中间爆出一团血花,他的脸上依然带着不敢相信的表情。

        (我几天不求月票是因为求不到,不是不想要月票,呵呵?。?br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