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五百八十三章 我等你

    第五百八十三章 我等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原创如果说还有什么新闻比得上这次战争的诡异结果,那就是沙拉维斯博彩集团的破产了ō.ńéτ

        沙拉维斯博彩集团对洛月战胜联军开出了一赔一百的赔率,可是偏偏就有人压了洛月胜,而且压的还不在少数。压洛月胜利的玩家,好像知道沙拉维斯博彩集团的财产一般,直接压了五亿美元,结果沙拉维斯博彩集团赔出五百亿美元。而这五百亿美元赔出后,沙拉维斯博彩集团直接宣布破产。

        最后那名压了五亿美元的玩家成了最大的谜团,都想知道这个人是谁,可是都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虚月华心里却在暗赞叶默的精明,他似乎知道沙拉维斯博彩集团的资产一般,让自己压了五亿美元,结果正好让沙拉维斯博彩集团破产。

        ……

        因为洛月得到了大量的战争赔款,而且还有制药公司这个印刷钱的行业,洛月可以说富的流油,一时间全球的人纷纷拥往洛月。

        一个刚刚开发的新地方,而且还拥有强悍的军事能力,这让每一个想去洛月的人都感觉到了安稳??墒且凭勇逶碌拿偶魅丛嚼丛礁?,除了在洛月服役的士兵可以没有附加条件的将家属迁移到洛月外,再次移居洛月的人必须要遵守洛月新的移民规定。

        很多早先移居到洛月的人开始感到了庆幸,他们因为来的早,所以没有那些规定。而现在移居洛月的居民,很多都是要缴纳大量保证金的。

        罗东声更是感到庆幸,他来的正是时候,他刚来不久就爆发了洛月战争。原本他以为这次战争洛月难以幸免,他正为自己的命运感觉到悲哀的时候,没想到洛月竟然以摧朽拉枯的势态打败了联军,还得到了几千亿美元的赔款。

        如今他和他的女朋友都已经是洛月建设的管理阶层,拿着比内地高十倍的薪资,而且还有了自己的新居处,这让他们感觉到很是满意??醋乓惶煲桓鲅拥穆逶?。就连罗东声这种来了没有多久的人,也感觉到了一种满足和自豪感。

        杨依更是直接成了俞二虎的助手,进入了‘洛月药业’。她也想不到当初在火车上和二虎以及叶默的偶然相遇,会有今天这么大的机缘。如今她的那些同学都想来到洛月工作,可是洛月不再是当初,想来的门槛也变得高了。

        韩嫣以为只有她们广寒门才会来到洛月开设门户,可是她没有想到连‘莲航静斋’这种大门派也来到了洛月,并且还有几个小的门派同时来到了洛月。

        还有‘北沙’出来的梁俊和陆娜看到叶星的时候。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洛月的干扰机会这么恐怖。别人不知道叶星的本事。不代表她们不知道。

        各国代表纷纷前来洛月,寻求合作。各个国家纷纷发表声明,承认洛月的主权地位。同时派出首脑开始对洛月进行访问。

        叶默对这些很不喜欢,他都交给了虚月华,最后干脆将虚月华推上了城主的位置。

        虚月华知道叶默的能量。她知道叶默不喜欢这些琐事,而且她也明白叶默的志不在此。所以对于接管洛月也没有推辞。当然,她心里很清楚,那些打着友好访问的国家,十个有十个都是冲着洛月强大的干扰机来的。

        虚月华当然知道,她们的干扰机虽然先进,但是比起当初洛月那个固定的干扰源来说,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或者说根本就不能比。

        但这些别人不知道啊。既然别人不知道,当然就可以出售了。

        一架干扰机售出了十亿美元的天价,而洛月在干扰机的生产线还没有完全建好的时候,就已经收到了一百架的订单。

        就连叶默也不得不承认,军火生意比‘洛月药业’那个等于印钱的药品生意还要赚钱。

        大笔大笔的钱流进了洛月城,大笔大笔的钱再流出去,然后一船一船的各种材料纷纷在洛月的码头卸货。

        洛月城以肉眼看的见的速度一天一个样子的变化起来。这些只有真正生活在洛月的人才可以清晰的感觉到。

        同月,洛月宣布建立自己的政府机构,同时洛月宣布建立自己的货币单位,而闻名世界的‘洛月仙疗院’恢复正常收费。

        站在洛月一处高山之上,看着日新月异的洛月城。叶默暗自感叹,自己来到这里后。虽然修炼没有多大的进步,但总算是有了一些成绩。至少他建立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城市,并且保住了它。

        一股淡淡的幽香从背后传来,叶默知道那是宁轻雪。

        他伸手将宁轻雪楼到怀里,心里有些激动。他知道之所以一定要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城市,宁轻雪的愿望也占了很大一部分。

        “我终于完成了我们的愿望,建立了洛月城?!币赌醋旁洞θ然鸪斓慕ㄉ璩∶?,心里忽然有了一些的成就感。

        “谢谢……”宁轻雪知道叶默之所以要建立这样一个城池,很大一部分原因和自己的愿望有关系。她一直希望一个无忧无虑安静平和的生活环境,现在洛月城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宁轻雪的话没有说完,叶默却知道她想说什么,只是用嘴堵住了她的嘴唇。

        良久,宁轻雪喘息了一下,扭了一下不老实的小叶默,娇嗔着说道:“这是大白天,晚上回去……”

        叶默哈哈一笑,看着远处的天空说道:“轻雪,我会等你筑基,如果……”

        叶默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宁轻雪拦住,“我不在意筑基,我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好了。一想到我差点就错过了你,我就有些后怕。如果没有你,也许我这一辈子就这样没有丝毫的快乐,谢谢你,让我知道了爱是如此的让我欢喜,让我难以自己……”

        看见怀里有些动情的宁轻雪,叶默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心里忽然有些感慨。

        “如果那天我没有单独找到神农架去,我们是不是将会永远的错过了?”宁轻雪的声音很轻柔,她的眼神有些朦胧,看向叶默的眼光愈发的温柔。

        叶默愣了一下,如果那天宁轻雪没有去神农架,没有找到自己,那么结果会怎么样?

        或许自己已经死了吧?就算是没有死,他心里也不会记住还有一个宁轻雪的。在他的心里,当初的那个宁轻雪无论是否和他定亲,还是和他退婚,都不会引起他半分涟漪。他的心里只有洛影而已,没有任何别的女孩的影子。

        忽然宁轻雪死死的抱紧了叶默,似乎怕叶默就此消失一般,“幸亏我去了,如果我没有去,也许我将永远的失去你。我不知道现在我失去你会怎么样,也许我会疯掉……”

        她不知道叶默是什么时候爱上她的,但是那肯定和她的美色无关。她想到了苏静雯,还有苏静雯对叶默的心思。女人的直觉让她察觉这个比她也不逊色的女人同样喜欢叶默,如果那天去神农架救了叶默的是苏静雯,那又如何?

        叶默爱怜的搂紧了宁轻雪,缓缓的说道:“轻雪,你和素素一样,都是最优秀的女子。得到你们其中任何一个人的青睐,也是我叶默三生修来的福气。从我在神农架那个悬崖下面睁开眼睛第一个看见是你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已经无法忘记了你。从我抚摸到你身上处处的伤痕,还有看见那一个被咬了一口的果子,我就知道我已经爱上你了。谢谢你,轻雪……”

        宁轻雪冒着九死一生来到神农架,只是为了救他。然后又冒着摔下悬崖的危险,为他采集了几颗果子。就算是她自己也饿的厉害,也没有吃那几颗果子,只是咬了一口而已。

        而她咬的那一口,不是因为她想吃,而是因为她怕那果子有毒。如此深情,叶默又如何可以忘却?他不是无情之人,甚至他还很性情。他欠了洛影的,他爱上了洛影。他何尝不欠宁轻雪的?何尝没有爱上宁轻雪?

        宁轻雪想到了素素,愣了一下,那是她的小姑。不过她很快就平静下来,不要说素素不是她的亲小姑,甚至年纪都和她差不多大,就算是她的亲小姑,她也不想离开叶默。

        恋中的叶默和宁轻雪再也不记得这里是山巅,再也不记得这里是白天。他们已经陷入了那种火热的湿吻当中,无法自拔。

        远处,落霏看见几乎贴到一起搂住的两人,暗自叹了口气。她有些为小师妹洛喧担忧,她是过来人,当然看的出来洛喧喜欢叶默??墒悄嵫┪蘼弁庑魏投砸赌奈氯?,都不会比洛喧差,而且两人还整日在一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才再次的停了下来,只是看着对方没有说话,也许此时才是真正的无声胜有声。

        宁轻雪的脸红红的,她的身体有些发烫,她的心底有些潮湿,甚至呼吸都有些喘息。她不介意叶默对她做任何事情,她喜欢他。叶默同样如此,只是他有清心诀,还可以克制住自己的想法。

        “轻雪,我要出去一趟,如果三年内我们还是无法筑基,素素依然没有消息,我们就在洛月城举办一个大的婚礼?!币赌崆岬乃档?,他怕他的话会让宁轻雪失望。

        “我等你……”宁轻雪的语气犹如来自天边,又犹如来自叶默的心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