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五百零一章 再战任平川

    第五百零一章 再战任平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比纹酱ǖ纳粢廊徊岳?,而且显得很是缓慢。

        叶默握紧飞剑神识仔细的在任平川身上扫来扫去,只要一感觉到不对,他立即就走,绝对不能将自己置身于任平川的攻击范围之内。而且叶默还有一种预感,他似乎感觉到自己的神识任平川可以感应到,这老家伙也太可怕了点。

        可是他很快就放下心来,难怪任平川没有追出来,他的双腿被炸弹炸掉了。只是他的双腿被一块布遮盖了起来,如果不是叶默,别人肯定是无法发现的。

        叶默松了口气,哪怕任平川再厉害,没有了双腿,他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想到这里叶默缓步走了进去。

        “你的精神能力很奇怪,我感觉你没有进来,但是你的精神力可以感应到我的动作,甚至可以看到我的一切。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任平川坐在一个石椅上面,容貌并没有因为晋级先天变得年轻一些,而是显得愈加苍老。他的语气很平淡,也没有因为自己的双腿是叶默炸断的就愤怒无比。

        叶默冷冷一笑,“我和你葫芦谷如此大仇,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在做梦吗?或者你是一个白痴?”

        任平川脸上露出一丝愤怒,不过很快就平息了下去。再次淡淡的说道:“你修炼的东西很了不起,我从来没有见到一个修炼古武的人可以御剑飞行,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br />
        “这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币赌廊槐砬榈?,神识却时刻提防着任平川,他知道这个老头绝对不是表面表现出来的这么风轻云淡,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老头。

        “你能感应到我已经受伤?甚至双腿已经被炸断了?”任平川皱了皱眉头,如果叶默知道他的腿被炸断了这确实不大好办??墒撬雷约旱难谑我丫灰丫醪?。

        叶默淡淡的说道:“我既然来了,就不会怕你无论你的双腿是不是断了。你葫芦谷和我已经是深仇,任平川,你还是少说废话,直接说让我来的目的?!贝尤纹酱ǖ幕暗敝?,叶默终于确信,任平川用布遮掩住双腿,是想打自己的马虎眼只是自己的表情被他看破了?;蛘咚底约焊医胝飧鍪慈盟虏獾搅?。

        任平川这次没有生气,而是继续说道:“年轻人,你叫叶默是吗?你是否相信,那天如果你的炸弹再晚三秒钟爆炸,我不会受伤。

        我刚刚晋级先天甚至内气还没有收回来,你的那颗炸弹就爆炸了。那是你的运气,可是运气不是每时每刻都有的?!?br />
        叶默冷冷说道:“有没有运气,是我的事情。我今天只是路过这里,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要走了?!?br />
        叶默当然不想这样走既然任平川双腿断了,而且刚从他的话当中知道他竟然受伤了,虽然不知道他的伤势如何,但是今天是杀任平川的最好机会。

        如果现在连一个受了内伤,甚至双腿断了的任平川现在还杀不掉,以后就更加杀不掉了。任平川如果得知自己受内伤的事情叶默原来根本不知道,而是从他话里听出来的他不知道作何感想。

        叶默很想马上就杀了任平川,可是他知道以他现在的能力,就是想杀他,也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哪怕他双腿断了。不过好在任平川不但是双腿断了而且还受伤了,这对叶默才是最好的消息。

        就算他是先天但是一个受伤断腿的先天,也不能对自己有什么威胁。更何况他因为宋映竹的事情,修为再次上升一个档次,已经是练气四层中期了,即将跨入后期。叶默想到这里,更是信心大增。

        “你是不是感觉我的腿已经断了就没有办法杀你?”任平川依然不慌不忙的说道。

        说完他不等叶默回答,再次平静的说道:“留下你的传承,我保证不会动你一根毫毛。甚至还有一大笔财富要送给你,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你就看看我这个断了腿的先天是不是可以杀了你?!?br />
        说完任平川淡淡的看了一眼叶默,“你可以逃走,你逃走后,我会直接去流蛇,在流蛇我会大开杀戒。我不介意将你流蛇的亲人全部抓来喂水狼?!?br />
        原本叶默对任平川就动了杀机,现在他更是杀意横生,任平川必须死。

        叶默退后两步,神识立即就锁定了任平川,他知道现在没有办法偷袭,只能和任平川硬碰硬??墒撬蝗环⑾秩纹酱ǖ纳砗缶谷皇且桓霰惶歉亲〉牡叵潞釉赐?,里面有众多的怪头长牙的鱼。

        叶默想到刚才任平川说的话,感觉一阵的恶心,“原来那些怪鱼都是你葫芦谷养的?”

        任平川哈哈一笑,“怪鱼?等你知道那鱼的作用后,你就不会说他是怪鱼了。如果你同意老夫的话,老夫愿意收你为葫芦谷弟子,并且保证你一年内从半步先天成为先天弟子。不过看来我并没有猜错,你果然可以通过精神力看穿我身后的东西?!?br />
        说完任平川眼里更是露出炽热的光芒,他想到叶默那种神奇的功法即将被自己所知,心里顿时热切起来。

        叶默没有说话,只是不动声色的盯着任平川,他知道任平川还有话说。

        “这叫食尸水狼,却不是鱼。它们的血含有一种血肉精气,只要生喝了食尸水狼的血就可以更好的运转内气,极快的提升修为,而且没有任何的副作用?!比纹酱ㄊ樟擦巳惹械哪抗?,再次缓缓说道。

        叶默听到这里差点吐了出来,喝这种鱼的血,就算是他一辈子只是练气一层,他也不会去喝这种恶心动物的血。

        “你养了数十万条食尸水狼,难怪你可以晋级先天?!币赌シ淼乃档?。

        似乎没有听出来叶默的讥讽,任平川依然自顾的说道,“你以为任何食尸水狼的血都有用吗?必须是成年的食尸水狼才有用处,成年的食尸水狼要长出四腿四爪。你知道我有数十万食尸水狼,看样子几天前食尸水狼暴动,应该是遇见你了?”

        叶默心里暗怒,这老东西知道数天前的食尸水狼暴动,那就是说那场爆炸肯定和他有关系了。想到这里,叶默冷冷一笑,“这么说来几天前想置我死地的爆炸是你弄出来的了?那个古墓的遗迹你们是知道的了?”

        “古墓遗迹?”任平川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什么古墓遗迹,不过那地下河的食尸水狼都是我葫芦谷养的,那场爆炸确实是我弄出来的。任何人都不能将我葫芦谷的食尸水狼泄露出去,所以哪怕我损失了众多的食尸水狼,也要杀了知道食尸水狼的人。

        叶默忽然感觉如果食尸水狼真的可以提升境界,岂不是太简单了,这么多的食尸水狼,这些葫芦谷的弟子每天喝个一两条,不就行了?

        似乎明白叶默所想一般,任平川淡声说道:“你是不是以为只要让食尸水狼自相残杀就可以长出来四腿四脚了?如果你这样想,我只能说你幼稚。食尸水狼成活很简单,但是绝对不是自相残杀可以成长的。虽然自相残杀可以让它们快速的长出前脚,但是后脚和四爪永远也长不出来。它们必须要吃活人血肉才可以渐渐成长,你以为每一样天赐神物都这么容易成长吗?”

        “原来葫芦谷剩余的弟子被你丢在河里去喂这些怪物了?”叶默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任平川毫不隐瞒的说道:“不错,葫芦谷被你炸坍塌,现在没有活尸进来,我的食尸水狼就要慢慢被饿死。我只能将我门下弟子喂了食尸水狼,作为葫芦谷的弟子,他们也算是为葫芦谷做出了一些贡献?!?br />
        任平川语气自然,没有丝毫的愧疚和迟缓,似乎那些弟子喂鱼根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在他看来,自己将葫芦谷的全部秘密说给叶默听了,叶默肯定会留下来的。先天是任何人毕生追求的东西,有的人为了晋级先天甚至连父母姐妹都可以杀了,更何况一群不相干的无用

        叶默缓缓的吁了口气,盯着任平川冷笑说道:“老匹夫,你***真不要脸,吃老子一剑?!?br />
        说完叶默手里的长剑,化成一条长长的匹练,带起漫天的杀意直接朝任平川席卷而去。这一次叶默施展了八成的真气,目的就是为了迷惑任平川,让他以为自己用了全力了。

        “轰······”任平川抬拳就是一下,叶默感觉自己划出去的剑气被这一拳震的四分五裂,同时他再次被任平川的内气震飞起来。

        不过这次却是叶默故意为之,他借力飞出了任平川的山洞,因为任平川的双腿断了,在狭小的地方战斗,对他叶默没有任何的好处。

        叶默落下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任平川的内气比起几天前要强了好多。但是他的内气后劲不足,果然是受了极重的内伤。叶默心里暗自骇然,这老东西受了这么重的内伤,还如此厉害,要是不受内伤自己还往哪里跑?

        要知道自己的修为比起几天前来说又上升了一个档次啊,几天前他全力施展真气只是相当于现在的八成力气而已。

        难道先天真的如此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