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四百八十六章 第二次退缩

    第四百八十六章 第二次退缩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项名王感觉自己冲动了点,可是现在却没有了退路。

        叶默看见封武冲上来的时候,就知道他今天杀项名王的计划再次落空。以项名王的本事,他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就杀了的,所以他干脆没有动手。

        封武拦住了项名王,有些遗憾的说道:“项兄,大比期间裁判主动上台要对一个后辈弟子动手,这有错在先。现在项兄是代表隐门在主持这次大比,千万要理智,不可冲动。毕竟所有隐门同道几乎都在,就算是有什么不舒服,也要等到这次大比之后再慢慢商量?!?br />
        说完封武又对叶默说道:“叶兄弟,给我封武一个面子,这次的事情以后再说,先将这次大比结束后再慢慢商量?!?br />
        曾震侠此时也来到了擂台之上,只是他仅仅对叶默抱了抱拳,却没有说话。不过叶默却知道他的意思,一旦和葫芦谷打起来,他曾震侠肯定是站在叶默这边。

        项名王恨恨的再盯了叶默一眼,冷哼一声,还剑入鞘,带着葫芦谷的人退了下去。

        项名王竟然第二次退缩了,在场的很多人更是震惊。一些隐门中的老一辈很了解项名王这个人,脾气火爆非常,而且极易动怒。他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面对一个年轻人退缩,可见他和叶默对敌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把握。

        看着项名王带着葫芦谷的人退缩,封武松了口气,他也知道项名王对叶默没有任何的把握,这才退缩。如果他有把握杀了叶默,以他项名王的脾气是绝对不会退缩的,更不会给他封武这个面子。

        叶默虽然也想杀了项名王但是在这个擂台上主动挑战是不理智的行为。不说葫芦谷是隐门第一大派,就是叶默当着这么多隐门同道的面子上杀了葫芦谷的人,就是得罪了一大片。

        一场大战被劝了下去,很多人都暗自遗憾,想看着叶默和项名王打起来的不是一个两个。经过刚才血腥的一幕,现场的气氛更是火爆起来。下面的比赛越来越没有人留手,不过好在前二十名很快就决出。

        让叶默和许多人想不到的是前二十名当中竟然有八人放弃了比赛看样子这八人不是冲着前三来的,而是冲着那个‘升玄丹,来的。

        韩嫣放弃比赛叶默也明白,她的能力只能在这里为止了。后面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以她也晋级玄级,没有任何基础的情况下,确实不是那些老牌玄级武者的对手??銮宜故芰艘恍┥?,再加上叶默教给她的三式剑法并没有学完整。

        除了韩嫣放弃比赛外还有那个叫张哗的少年和那名清冷女子也放弃了比赛。另外一些放弃比赛的大部分都是黄级武者,看样子他们都是为了‘升玄丹,而来,得到了这个丹药,就没有必要去争夺前三了而且也没有实力去争夺。

        余下的十二名选手要争夺前三,比赛分成了三组每组只是取其中的第一名。本来二十人应该分成四组,每组取前两名进入八强的,但是因为八人退赛,这样比赛就变得更加简单明了。

        又因为葫芦谷的事情,主持大赛的人也没有心情去决出前一二三名了,只是简单的决出前三就好了??梢运嫡庖唤斓囊糯蟊仁亲罨⑼飞呶驳囊唤?,甚至没有第一名的一届。

        不过此时已经没有人有心情去管别的了,或者是知道前三名自己的门派拿不到。此时众多隐门的武者考虑的都是大比结束后,葫芦谷和叶默的争斗将是怎么样的。

        如果说葫芦谷就这样算了,肯定没有人相信。

        因为天色已晚前三名的比赛只能放在大比的第三天。叶默带着韩嫣回到住处后,让韩嫣自己疗伤,他却想去那个清冷女子住的地方看看,就是想看看昨晚那个阴阳鱼法器和玉简是不是自己看走眼了。

        对于韩嫣得到的‘升玄丹,叶默也看了一下很是失望。这与其说是丹药还不如说是药丸,只是用的药材似乎有些珍贵而已。

        韩嫣伤势不重不过她知道叶默每天晚上都要出去,所以也不去问

        ‘远呈宾馆,勉强可以算是桂呈市的第二大宾馆,仅次于‘西岳酒店,。

        而且‘远呈宾馆,的位置也不错,可以说是属于热闹繁华的商业区。

        叶默来的时候,天刚刚黑下来,他进入那清冷女子的房间后,她还没有回来。让叶默失望的是她的房间除了几件换洗的内衣外,什么都没有??囱佣鞅凰谏砩狭?,想要查看那两样东西,只能等这个女人回来后再说。

        出了‘远呈宾馆,,不远处是鬼城市的一条市内河,叫‘广江,,据说是秦广王得道的地方?!憬?,的岸边是一排青石砌起来的沿河广场,自从断顶山开始闹鬼之后,这里就是鬼城居民夜晚休闲聚会的地方。每到晚上,这里就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卖小吃的,摆各种地摊的,甚至还有一些江湖把戏的,多不胜数。

        叶默因为要等那清冷女子回来,所以也来到了这里,找了个大排档坐了下来。

        叶默刚坐下,他的神识就扫到了那名清冷女子,背着一个不大的背包,不过她的神色有些慌张。很快叶默就知道她的神色为什么慌张了,一名玄级修为和一名黄级巅峰武者正跟在她的后面。

        那清冷女子似乎知道自己不是两人的对手,只是一味的快步想要逃离。她皱着眉头似乎并不知道应该逃到什么方向才可以。

        一看这个架势叶默立即就知道,这两名武者应该是看中了这女子身上的那颗‘升玄丹,了。他站了起来,也跟了上去,他很想知道这女子会怎么对付这两人。

        鬼城晚上除了类似‘广江,这样寥寥几个地方人很多外,其余的地方一到晚上都显得很是寂寥,那清冷女子很快就被两人拦在了一个很是偏僻的地方。

        “你们想干什么?”这清冷女子抓紧了手里的布包,面向两名拦住她的人冷声问道,不过从她细微颤抖的语气中,却能够听出她内心的慌张。

        “小妹妹,你说我们要干什么?嘿嘿……”黄级修为男子嘿嘿一笑,三角眼更是放光。

        那名玄级武者声音很是阴柔的说道:“映竹姑娘,现在的形式你也知道,我们的要求很简单,第一你拿出‘升玄丹,交给我师弟,第二你陪我几个晚上。这样我们相安无事,不然的话,后果你知道····…”

        叫映竹的清冷女子讥讽的盯着这两人冷声说道:“‘升玄丹,我可以给你,不过我们就此各走各的,想让我陪你,你做梦去吧。如果你们敢上前一步,我立即将丹药吃了?!彼低暾馀幽贸龅ひ┑乖谑掷锓旁诹俗毂?。

        那玄级男子依然阴冷的一笑,似乎丝毫都没有将映竹的话放在心上,而还是不紧不慢的说道:“你可以吃啊,不过我无所谓,但就是你吃了,哪怕你自尽了,我要上你还是要上你。谁让你长得这么漂亮呢?映竹姑娘,如果你识趣的话,现在跟了我,我保证能让你进入‘玄都门,,总比你一个孤魂野鬼强的多?!?br />
        叶默这才明白原来这个叫映竹的女子是单独一个人来参加大比的,并没有什么人陪伴。就和韩嫣一样,如果他不陪韩嫣来,韩嫣同样是一个人。

        那叫映竹的女子呆了呆,似乎想通了就是她吃了丹药也没有任何办法的逃过这一劫,眼里露出绝望的神色来。她知道哪怕她再厉害,也不可能是玄级武者的对手。

        叶默见这清冷女子并没有什么杀招出来,知道继续等下去没有任何意义,他缓缓的走了出来。

        “师弟,将那个路过的老鼠灭了?!闭庑赌凶釉对毒涂醇艘赌吡斯?,立即阴冷的吩咐道。

        “是,师兄,您放心办事,打扰您的都交给我?!闭饣萍缎尬娜茄哿⒓锤纱嗟挠Φ?。只是他应答完后,就呆滞的看着来人,似乎被点了穴道一般。

        那玄级男子正要问三角眼为什么不动,可是他话还没有问出来,也看见了走过来的叶默。顿时将一句要问出来的话生生的吞了下去。

        叫映竹的清冷女子明显的也看见了叶默,她的眼里露出一丝希望的神色,不过这丝希望立即就变成了冰冷的寒意。

        叶默倒是不在乎这女人怎么看他,他今天就是来找她的,没有别的原因,就是想让这个女子将昨晚的两样东西拿出来再给他检查一下。

        “前,前辈······”两名男子看见叶默走过来,吓得连忙动也不敢动,赶紧躬身问好。

        那清冷女子见叶默望过来,她的眼里闪过复杂的神色,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竟然转身就走了。

        叶默愣了一下,自己救了她,就算是不非常感谢,至少要说一句谢谢吧,这个女人实在太无礼了点。如果不是为了那个阴阳鱼法器和玉简,他都懒得理睬这样一个自以为是的女人了。

        不过叶默倒也不怕她会走多远,她住的地方就在这里,等会直接去她的房间找她。就算是她不给也不行,那两样东西他必须要重新鉴定一下。

        叶默没有理睬这离开的女子,而是转过头看向了两名不敢动弹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