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姓叶

    第四百六十五章 姓叶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韩嫣看着身上渗出来的一些杂质,强忍住心里的欢喜,急忙说道:“我去洗个澡?!?br />
        修武的人做事果然快了很多,叶默没有等多久,韩嫣已经洗完澡出来。

        她走到叶默面前感激的说道:“叶大哥,这次真的谢谢你了,我知道这丹药肯定是非常昂贵,如果我进了前三十,那奖金就······”

        叶默摆摆手说道:“这丹药本来就是我答应给你的,不用感谢。这里我帮你炼制了一把剑,你试试看?;褂姓飧龇烙ね竽愦?,另外这里有三式剑招,是我以偶然得到的,你看看比赛之前是否可以熟悉一下,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了。晚上我要出去一趟,你有什么事情打我的电话就好了?!?br />
        叶默刚刚将东西交给韩嫣,脸色就是一变,他的神识已经完全可以查看这个酒店的任何地方,此时却看见三楼的王西岳被人掐住脖子在打耳光。

        “你在楼顶先练着,我出去一下?!币赌低炅⒓淳统逑铝寺ヌ?。

        激动的韩嫣依然没有反应过来叶默就已经走了。她仔细的看了看手里的长剑,轻轻的在桌子上面砍了一下,却发现犹如切豆腐一般,桌子已经被切去一角。

        韩嫣呆住了,这是什么剑?难道是华夏古代的名剑?这剑比起自己在‘极兵库,里面挑选的长剑要高级的太多太多了。

        与此同时,五楼的一个大的套房里面·隐世家族夏家的家主夏长天正铁青着脸坐在最上首,听着夏森跪在地上添油加醋的告状。他和夏家的几个长老刚刚参加交流会回来,本来晚上还要去,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

        “啪”夏长天一巴掌拍在了旁边的茶几上面,“好胆·区区一个广寒门和一个普通玄级蚂蚁竟然敢欺负到我夏家来了。

        原本结实的楠木茶几被这一巴掌拍的四分五裂,夏森跪在地上低着头,但是他的眼角却闪动着冷笑。他知道那个姓叶的死定了,听了他的话,家主果然是怒火滔天。

        “夏森·你简直丢尽了我夏家的脸面·这次回去你面壁一年?!毕某ぬ焖低旰?,又转过话题对夏森冷声呵斥道。

        此时坐在夏长天旁边的一名老者却插口问道:“夏森,你说那个年轻人才二十几岁就有玄级后期的修为?”

        夏森心里还在痛恨叶默,因为他的缘故,自己莫名其妙的被面壁一年。这个时候外事长老问话·他差点没有反应过来。不过他很快就明白这是在问自己,连忙回答道:“是的,旁长老,听‘九明书院,的石仲之说,那姓叶的应该是玄级后期的修为?!?br />
        “二十来岁的玄级后期高手?姓叶?!碧讼纳幕?,夏长天喃喃的自语了一句。忽然他神情大变的站了起来和旁边的外事长老对看了一眼·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叶默?!毕某ぬ旒负鹾屯馐鲁だ舷呐酝焙俺隽苏飧雒?。

        说完这个名字后,夏长天和夏旁几乎肯定那个年轻人就是叶默了。除了叶默谁有这么高的修为,甚至隐门的弟子不知道?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除了叶默谁敢将意剑门的弟子打的生死不知?

        一股寒意从夏长天和夏旁的背后升起,虽然叶默打的点苍门封山的事情没有传出来,但是隐门之中也偶有耳闻。就算这是假的,但是叶默将合流派打的几乎残掉·最后这个六大隐门之一的门派只能选择封山避祸。

        连续两个六大隐门中的门派封山,都和叶默有关系。这种人偏偏还让夏家的蠢材惹上了。

        听说叶默最喜欢的就是灭门,他们夏家就算是再厉害,也没有六大隐门厉害吧?况且他夏家还知道一件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就是他夏家的女婿·洪武堂的三大高手之一,地级中期的张枫止就是被叶默杀掉

        叶默杀了张枫止后·帮他的朋友莫康抢走了侄女夏柔。就算是这样,洪武堂上下也是连一个屁都不敢放,甚至还在叶默带了信回来后,要帮助叶默发布公告,然后联系一些门派赔偿叶默的损失。

        最主要的是赔偿的理由很是可笑,就是这些人去过流蛇,打过他叶默名下的产业‘洛月药业,的主意而已。尽管是这样,大部分去过流蛇的隐门还是选择了拿出东西赔礼道歉,他夏家就是其中的一员。

        由此可见叶默面对隐门的嚣张和肆无忌惮的强势,可以说叶默这个名字现在是隐门的禁忌。至于六大门派的其余四大门派对叶默的态度他夏长天不知道,但是如他夏长天这样的门派和普通的隐氏家族是绝对不愿意得罪叶默的。

        而此时他们巴结都来不及巴结的叶默,竟然被夏森这个蠢材得罪的一干二净。万一惹出了叶默的怒火,他夏家……

        “家主,我想是不是可以联系一下柔儿,让他请莫康求个请?!毕某ぬ熘懒似渲械睦骱叵?,夏旁当然也知道了。

        此时他们已经没有心情去管夏森了,哪怕叶默马上要夏森的命,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将夏森送给他杀。

        “家主······”夏森此时还不见机的叫了一句。

        “滚,畜生,我夏家迟早要被你这种垃圾害死?!辈坏认纳幕八低?,夏旁就是一脚踢了过去。

        夏森被踢出多远吐出一口血,但是一句话都不敢讲。生在夏家,他当然隐约听说过叶默的威势。他没有想到自己得罪的人竟然是叶默,这下完了,夏森的一颗心已经沉入了谷底。他感觉自己的运气实在是太背了,出来随便惹一个人就是叶默。

        “立即去看看那个被酒店老板带上去的叶默在不在酒店,如果在的话,马上通知我?!毕某ぬ旌芨纱喙系乃档?,他必须在第一时间去取得叶默的谅解。

        “家主,意剑门的门主和传功长老来访?!毕某ぬ旄张扇顺鋈?,然后正和夏旁寻找见到叶默后的对策时,门外守候的夏氏弟子就前来报告意剑门的人来了。

        夏长天和夏旁立即就知道这个时候意剑门的人来干什么了,应该是想联合他夏家去对付叶默了。

        夏旁冷笑一声,他当然明白意剑门门主的意思。以他意剑门的实力对付区区一个玄级武者,哪里还用的上夏家出面。他们这么做一个是不知道叶默的底细,就是怕万一叶默来头不小的话,可以拉夏家下水?;褂幸桓鼍褪锹舾龊酶募?,他意剑门现在和夏家有一个共同的敌人,这样拉近关系。

        “请进?!币饨C诺氖盗Σ槐认募倚?,夏长天也不想和他们交恶

        “夏兄,今天你收获不小啊?!毕冉吹氖且幻菽凶?,他一进来就抱拳笑呵呵的说道。似乎他今天来根本就不是为了门下出事的弟子冯难来的,而是来专程恭喜夏长天收获的。

        夏长天同样抱拳一笑:“于门主今天收获也不小啊?!?br />
        只是几人刚刚坐下,被夏长天派出去的弟子就急匆匆的跑了进来说道:“叶默刚去了三楼,在这家酒店老板王西岳的办公室?!?br />
        夏长天几乎在这弟子说完的同时就站了起来,他带着夏旁急匆匆的走了出去,临走的时候只是来的及说一句,“于门主,我有些急事,一会再聊啊?!?br />
        看着夏长天和夏旁急匆匆走出去的身影,意剑门的门主和长老莫名其妙,这也太没有礼貌了吧。区区一个夏家竟然敢如此作大,自己都上门拜访来了,他们不但不留下来,还急匆匆的跑走,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一个门主还不值得他坐下来说几句话?就算是去见六大门派的宗主,也不可能这样吧。

        “门主,他说的是叶默?”跟在意剑门门主身边的也是一名老者,他立即就听出来了夏家弟子口中叶默的含义。

        打冯难的也是一个姓叶的古武修炼者,意剑门的两人几乎同时想到了其中的厉害关系,同时也想到了叶默可能就是打冯难的那个姓叶的。

        叶默赶到三楼的时候,王西岳已经被丢在了屋角,打他的是一名三十左右的男子,黄级后期的修为。

        叶默看见站在边上的乌应元就知道,这打人的就是乌应元口中的那个隐世高人。不过此时这个乌市长却没有了几个小时前的官威,而是显得很是恭敬。他站在那名打人的青年后面脸色显得很平静,似乎人不是他带过来的,他也没有看见谁打了王西岳。

        “你很牛啊,王老板是吧,有房间竟然敢随便给那些垃圾住,我看你是真的活得不耐烦了?!闭馇嗄杲跷髟蓝搅宋萁?,依然还在骂着。在他看来,王西岳应该第一时间将房间让给他这个隐门的人,而王西岳没有,这就是看不起他。

        “培少,楼顶住的人就是他?!蔽谟υ乃淙蛔白魇虏还丶?,但是他靠近门边,竟然是第一个看见叶默的。

        这青年冰冷着脸盯着叶默,冷声骂道:“白痴,给你脸不要脸……”

        只是培少的话只是说了一半,就突然停了下来,刚才冰冷杀气的脸立即变得惊恐煞白。

        “夏,夏门主······”这培少的语气变得结巴起来,对着急匆匆走进来的那名老者躬身尊敬的叫道,似乎刚才动手打人和大发神威的人根本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