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四百五十七章 明珠蒙尘

    第四百五十七章 明珠蒙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的那个姘头今天怎么不来救你?对了你和你的姘头这么久了,你的红丸怎么还在?是不是那个姓叶的有问题啊,哈哈······看样子只能便宜你大师兄了?!蹦糌米攀掷锏牧礁ふ?,哈哈大笑。

        聂双双看着空空的双手,这才紧张起来,她这才想起聂丕是一个地级高手,这种人要杀他聂双双简直是轻而易举。甚至自己在他的面前,连自杀的机会都没有。

        聂丕不等聂双双反应过来,只是动了一下手里的拐杖,一步就走到了聂双双的面前,抬手就是一掌打在了聂双双的后颈,狞笑一声说道:“你先睡一会吧,等我将东西拿了,我再好好的让你享受一下,让你看看你大师兄是不是废物?!?br />
        聂双双没有丝毫反抗的倒了下去,聂丕却不再管聂双双,而是准备进入地下室。

        只是他刚刚走到地下室门口,就突然发现在地上室的入口已经站了一个人。聂丕吓得打了个激灵,他已经是地级高手了,就算是失去了双腿,也不可能有人来到他的面前不被他发现??墒率凳峭回5亩嗔艘桓鋈?,他是真的没有发现。

        “你是谁?”聂丕很快就冷静下来,他看见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

        叶默冷冷一笑:“当初我砍了你的双腿,被你借水逃走了,没想到今天还能再次遇见你,真是缘分啊?!?br />
        “是你?叶默······”聂丕的心顿时沉了下去,他已经无比的后悔了。他恨自己怎么没有想到叶默会来这里,既然聂双双都能已经来了这里,叶默当然会过来这里。

        聂丕只想给自己几个耳光,连这个都没有想到。叶默在他的心里已经是一个阴影上次在燕水河遇见叶默的时候,他并没有打算逃走,而是想借助燕水河立于不败之地,然后再和叶默打一场??墒且赌怀鍪炙笔本椭雷约翰皇撬亩允?,所以立即就走,就算是这样,他依然还是丢下了一双腿。

        可是今天,他发现自己没有丝毫的办法逃走。叶默是他修炼九月观功法以来遇见的最厉害的一个高手,虽然他想过要报仇,可是他内心深处宁可永远不要遇见他没想到竟然还是遇见他了。

        就在聂丕愣神的片刻叶默抬手就是几道风刃,可怜聂丕好歹也算是一个地级初期的高手,竟然没有丝毫斗志的就被叶默斩杀。

        叶默原本不打算进入地下室里面的,不过现在地下室已经被人打开了,叶默也就进去将那个布袋拿了出来。

        布袋里面的羊脂玉如意使用的玉料非常好一看就是极品,不过这对叶默还没有什么吸引力。

        随手再打开那本羊皮书,叶默顿时一愣。

        这竟然是一本堂堂正正的简单修真功法,或者说是修道功法,叫‘九月长青决,,根本就不是什么邪功。这种功法竟然被九月观的人修炼到不是使用处女元阴就是使用死人的阴魂,这九月观的这些家伙也算是极品了。

        可以说这本功法,比那些古武修炼功法要强的太多了,虽然这功法最多只能修炼到练气,但是在地球上价值却是无可估量的。

        如果不是叶默自己有修真功法,而这本功法又是给女人用的,他肯定会选择修炼这本‘九月长青决,。

        叶默抬手翻了一下立即就明白了为什么九月观的人将这功法修炼的如此阴邪了。

        ‘九月长青决,开篇明义指出:“造化弄人,要人有生有死、有死有生、而吾道欲长生不死……以自身为宇宙,以心肾比天地,积元之阴,修阴之魂……¨万虚俱忘无视无思,无听无虑无将无迎,无内无外……”

        叶默心里暗叹,看样子是九月观的人根本就不懂这篇开篇含义。这摆明了是一本女子修炼的功法,而且上面明确写出吸收天地元气为根本,修炼自己的神魂。写这篇功法的人心境很高,她的意思是修炼到一定的程度,可以阴魂出窍。类似于修真界的元婴出窍之含义,这绝对是一个天纵奇才,怎奈出生在天地元气匮乏的地球,所以也只能写出练气期的功法来。

        可是这篇功法竟然被她的后人理解成为男的可以吸取女子元阴修炼,女子可以吸取人阴魂修炼。这什么跟什么???这根本就是一本女子修炼的功法,和男的没有任何的关系。

        叶默合上这本书,心里叹息这位前辈出生的地方不对?;褂兴恼獗臼榱舾旁鹿鄣暮笕诵蘖?,简直就是明珠蒙尘。叶默将这书和羊脂玉如意依然放在布袋里面,丢在聂双双的面前。至于她是不是可以理解这其中的含义,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如果她不能理解这个意思,就算是自己告诉了她,她将来的成就也不会太高。

        放下这个布袋,叶默扫了一眼聂双双,没有再去管她,而是直接踏上了飞剑腾空而去。

        叶默走了没有多久,聂双双就醒了过来。她看见自己躺在地上立即就是一惊,首先就是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却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没有被动过,这才松了口气。同时心里有些疑惑,难道聂丕还没有上来?

        这疑惑只是片刻的时间,聂双双就看见了不远处聂丕的尸体,聂丕已经被人杀了。而且尸首两半,看起来很是血腥。

        聂双双立即惊恐的站了起来,聂丕被人杀了,她怎么到现在没有事情?又是谁救了她?聂双双的惊疑只是持续了数秒的时间,她就看见了地上的那个布袋。

        聂双双捡起布袋打开看见了一个羊脂玉如意和一本羊皮功法‘九月长青决,。她立即就明白了真的是有人救了她,而且救她的人连东西都没有拿走。

        这是谁?竟然这么大气?要知道无论是那个羊脂玉如意还是那本‘九月长青决,都是无价之宝啊,可是这人竟然如弃草芥般的丢在这里,这到底是谁?

        难道叶默又来了?聂双双立即就想到了叶默,她悲哀的发现自己除了叶默还算是一个认识的人外·她竟然没有一个知心的朋友。无论是不是叶默,聂双双都知道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她知道九月观不是只有她一个人,还有别人。

        聂双双将聂丕的尸体丢到了悬崖下面·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里。

        叶默找到了当初那个卖断剑给他的人画的地方,那里早已没有了任何的痕迹。

        四川青峭山是华夏道教的发源地之一,最高山峰老君峰海拔高达2363米,因为这里的山貌地势并没有青城山美丽,所以青峭山根本就不出名。虽然不出名,但是在二十年前依然被华夏政府列为自然?;で?,但是这里的游客比起青城山来·相差的太远了。

        青峭山地势险要·但是元气并不是很足,叶默不知道断拳堂为什么要选择这个地方建立山门。不过叶默今天来是寻找张之汇的,他当然要去断拳堂的山门所在地看看。

        如果是一个普通人要从山脚爬到最深处的断拳堂所在地,估计一天时间都不一定够,可是叶默只是花了十几分钟时间·就已经找到了段拳堂的山门所在。

        这里是一大片飞檐翘阁,这些角楼建立在深山之上,叶默也不由的暗自佩服这些古人的能力。不知道这些建筑材料是怎么搬弄过来的。

        叶默落在了断拳堂的山门处,这四面全是悬崖,甚至连阻拦的铁链都没有,给人的感觉是稍不留神就会落入悬崖。

        山门处的顶端有三个斑驳的大字‘断拳堂,·显示了这里曾经的辉煌。

        叶默走进里面,这里面非常的寂静,似乎很久都没有人居住了。心里暗叹一声,看样子张之汇还是遵守了自己的话,将这里的人全部灭掉了??墒撬鸬舳先煤?,他也没有再回去。

        叶默推开中庭的大门,发出吱呀的一声响·虽然只是这轻微的响声,但是在这寂静的悬崖山间却显得格外清晰。

        地面上和左右座椅上面积累的灰尘,表明了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叶默的神识扫了出去,四周没有任何人??墒堑彼哪抗饪聪蛑屑涞亩先米媸竦氖焙?,眼神立即变得冰冷。

        一个已经被石灰包裹的干涸的人头正放在正中间的贡桌上面·而这个人头却正是张之汇的人头。

        张之汇竟然被人杀了,而且连人头都被贡在了这里。难道断拳堂还有比张之汇更加厉害的人存在?

        叶默将张之汇的人头取了下来·愤怒之中,一脚将段拳堂祖师爷的画像和下面的供桌踢得粉碎。

        叶默找了个安静景色宜人的地方挖了个坑将张之汇的人头放了进去埋好,又帮他做了个墓碑铭记,这才说道:“张兄,既然你是因为我而死的,那么我就应该帮你报仇?!?br />
        做完这些,叶默才猛然想起,张之汇肯定已经杀了整个断拳堂的人了,怎么还会被人杀了还将头颅放在断拳堂?如果断拳堂的漏网之鱼有这么厉害,那么他的下一个目标岂不是张家和自己的流蛇?如果杀张之汇的不是断拳堂的人,他凭什么要将张之汇的人头放在这里?

        想到这里,叶默再也呆不住,他感觉自己好像疏忽了什么,可就是想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