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四百四十八章 措手不及

    第四百四十八章 措手不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河封市的这次常委会议,因为李春生的缘故,被推迟了两个小时,原因是李春生迟到。

        牛正满本来就打算在常委会上将李春生踢出局,李春生不到怎么行?他需要亲眼看见李春生的绝望,他甚至还要亲自将机票送到李春生的手里,然后告诉他,这张机票算他的了。他喜欢享受那种将自己的对手踩在脚下的感觉。

        李春生刚刚出来,牛正满就得到了消息。他冷冷一笑,对站在前面的秘书说道:“马上通知召开常委会议,我们就在会议室等他李市长好了?!?br />
        河封市的常委会议大部分都是市长牛正满发起的,至于市委书记钱方翰,用牛正满的话来说,就是一个摆设而已。他还有一年不到就退休了,这一辈子是没有希望再晋升的了。所以每次常委会议,钱方翰的态度都是很模糊,或者是不发表意见。

        他的这种态度在牛正满的预料之内,也在大多数人的预料之内。

        李春生预料的不错,他到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常委都已经到齐了,就等着他李春生了。河封十一个常委,甚至连很少过来的河封军分区司令员蒋宙崖都来了。

        “李市长真是忙啊,好在我们都很闲,所以也有时间等着李市长?!崩畲荷盏?,昌耀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不过在座的常委们却没有一个人接口,他们都知道,李春生可能还没有将河封副市长的位置坐热,应该就要离开了。这个时候得罪一个即将要离开的副厅级官员是不智的。李春生年纪不大,谁知道他会不会还再爬起来?

        牛正满瞥了李春生一眼,却没有说话·而是说道:“这次常委会由我来主持,江萍做记录……

        没有人会反对,事实上牛正满在常委会上的一贯强势,基本上是不可能有人反对的。

        可是今天的常委会议·在牛正满刚刚说完这句话后,钱方翰却慢悠悠的说道:“今天的常委会议由我来主持就好了,牛市长最近也有些辛苦了?!?br />
        如果说一般的市委书记说这种话,那么太正常不过了??墒窃诤臃?,市委书记说这个话就太不正常了。

        钱方翰虽然在河封任市委书记才一年时间不到,可是谁都知道他即将退休。而且,钱方翰来了这么长的时间·就从来没有过任何强势的举动。甚至都没有任何培养自己嫡系的小动作·可以说他刚来的时候,牛正满还憋了一口气要和他对干一场的,但是后来发现他实在是多虑了。

        钱方翰就像一个步入暮年的老牛一般,从来都没有过激情的时候。他来了大半年的举动告诉所有的人,他是来混吃等死的。就是等到退休·然后回去拿退休金就好了。

        这样一个人,即将要退休的老家伙,竟然在今天牛正满一手炮制的常委会上要提出主持会议。不但牛正满想不到,就是在座所有的常委都想不到。

        钱方翰书记今天是怎么回事?是回光返照,还是别的原因?无论是任何原因,他也不可能提出这个要求的啊。就算是他要开始强势·要将主动权拿在自己的手上,也不会在今天这种得罪人的常委会上面要哦主持会议吧?

        再说了,钱方翰马上就要退休了,怎么可能还会要想着开始强势?这绝对不可能。

        不是说别人不懂,就是李春生也不懂。难道钱方翰也和牛正满坑壑一气?

        牛正满立即就反应过来,他的脸涨得有些红了。尽管名义上他是河封市的第二把手,但是他一贯的强势惯了·而且河封也一直是他说了算,今天在他说出要主持会议的时候,被钱方翰强行索要,他感觉这简直就没有将他牛正满放在眼里。就算是你钱方翰要主持会议,也可以事前说吧·我可以让给你主持,反正这次是得罪人的会议·可是你钱方翰就算是老糊涂,也不能这样明着打脸。

        现场竟然在瞬间陷入了沉默,原本大家都是来看李春生是怎么离开河封的,现在变成了钱方翰和牛正满争夺主持会议的事情了。

        幸亏钱方翰已经要退休了,如果不是他要退休了,在座的常委还以为河封将要继续进行一场新的权力斗争了。

        心里愤怒过后,牛正满捏紧了拳头,就算是你要退休了,这种事情我也不能让步,不然你这老东西走了,以后我怎么主持河封的工作?我牛正满要的是绝对的服从。我要的是每次常委会至少要有九票以上甚至全票的支持。

        “钱书记,你年纪也大了,而且这主持会议也不是一个轻松的活,有些复杂。要不我在主持完了会议,等会常委表决的时候,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您老就直接指出来好了?!迸U砻嫔下切σ獾乃档?,他没有直接说钱方翰连会议要说什么估计都不

        不过在座的没有一个是菜鸟,牛正满的意思他们当然听得出来。那就是你钱方翰已经老了,就别趟这个浑水了,都要退休的人了,万一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说不定临走的时候还弄一身的骚。第二是说给你主持会议你又怎样?难道你还能在常委的表决里面拿走大部分的票不成?最后说着会议复杂,就是你钱方翰虽然是个书记,但是你知道这次的会议准备说什么吗?

        李春生没有想到在自己和牛正满扳手腕的时候,钱方翰竟然先来了这么一局。此时的他当然不会说话,虽然他有确切的证据,不怕这个牛正满。但是牛正满走了后,他还要在河封主持工作,不能将事情弄得太离谱。

        钱方翰似乎听不出来牛正满的话一般,而是继续慢吞吞的说道:“我一个市的市委书记难道主持一个会议还有这么多的讲究不成?我的工作是老百姓给的,既然老百姓给了我这个工作,就说明我钱方翰现在还可以胜任。牛市长的工作虽然做的很到位,没有人会说什么,不过这眼光却没有老百姓的亮啊?!?br />
        牛正满心里的怒气立即就消失不见,他心里顿时警惕起来。一个即将退休,一个很少管事的书记会用这种犀利的语气?而且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的是老百姓的眼光是雪亮的?

        钱方翰的话说完之后,不但是牛正满心里惊疑不定起来。就是在座的所有常委都感觉有些不对味了,一个即将退休混吃等死的书记会说出这种犀利的话?牛正满做的事情,不是没有人知道,只是没有人敢说出来,或者是没有证据而已。所有的人和牛正满想到一个地方去了,就是钱方翰说的是老百姓的眼光是雪亮的。

        钱方翰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胆子?转眼在座的常委都是打了个激灵

        钱方翰才是河封真正的一把手啊,这还不算,他同时还是河东省委的常委啊。

        因为钱方翰一向低调无能,甚至无所作为,大家才忽视了这个老头,现在想起了,他似乎比在座的所有人都要高一到两级。

        钱方翰就犹如在平静的湖面丢了一颗石子进去一般,让这个看似普通的常委会再次诡异起来。牛正满心里也充满了警惕,他觉得自己忽视了这个一直不管是的钱老头。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一种强势,难道他不是来混吃等死的?

        别人能想到,他钱方翰当然也可以想到。虽然他有后台,但是又有谁说钱方翰就没有后台了?一个没有后台的人可以入省委常委?

        “我支持钱方翰书记主持这次的会议,我认为钱老可以将这次会议主持好?!崩畲荷谝桓龇从?,他立即就感觉这事情似乎有些不大对劲。自己今天刚刚要整倒牛正满,钱方翰就站出来主持会议了,这也太巧合了点。

        牛正满的反应很快,他有了一种不大好的预感,他感觉今天的李春生有些诡异。李春生此人他了解过,一直以来都很低调,他知道这是他没有站稳的缘故。今天他突然高调起来支持钱方翰,难道说明了什

        想到这里牛正满立即笑着说道:“呵呵,既然钱老不怕辛苦,那我就偷一下懒了,这次的常委会议就由钱老主持好了。这是我准备要在常委会上讨论的内容?!?br />
        说完,牛正满将手里的文件夹交给了钱方翰。这次钱方翰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他选择了让步。因为常委会的主持,一般都是由市委书记带头的。不过他不会就此罢休,这次的会议该说的,他依然会说,该做的事情,一样也不会落下。等开完会后,对这个钱方翰,他倒要下点时间去研究一下了。

        钱方翰似乎感觉这很正常,丝毫没有和牛正满说一下官场上的客气话,甚至看都没有看牛正满一眼,直接说道,“我最近一直忙于工作,所以常委会也没有上心……”

        钱方翰的话一说出来,下面的常委都想笑,钱方翰似乎从来都没有忙于工作,不过他说常委会没有上心,明显的就是打牛正满的脸。囡为一直以来常委会都是他主持的。

        钱方翰没有去拿牛正满递过来的文件夹,而是直接说道:“这次会议我们讨论三件事,第一,就是关于‘洛月药业,要在我河封投资,以及最近传闻的‘洛月药业,生产的药有副作用的事情。至于第

        牛正满竟然再次感到了一种措手不及,这次的会议他只打算讨论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关于李春生引进资金的错误方向。怎么在钱方翰的口中变成了三件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