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三百七十五章 你也敢玩飞刀

    第三百七十五章 你也敢玩飞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百七十五章你也敢玩飞刀

        看见叶默从衣角拿出一粒比芝麻大不了多少的东西来,朱宏生立即就明白了过来。圣堂最新章节这个年轻人得罪了‘灰色联盟’的人,甚至还被别人下了跟踪信号。

        朱宏生的脸色很是难看,如果不是约翰杰已经来了,他早就对叶默动手了,原来暴露自己堂口的是这个家伙。他想要招揽叶默的心情立即就变的淡了起来,这年轻人虽然能打,但却不是他想要的那种人,换句话说,太不机灵了。

        叶默脸色当然也不好看,这个东西粘性很强,又很小。当初他掐住大胡子咽喉的时候,没想到这大胡子还如此冷静的将信号源放在了他的身上,叶默随手一捏,这粘性很强的集成块就已经变成了虚无。

        这个时候一名身材高大的白人男子已经跨入了地上室,地下室确实不小,尽管现在已经有六十多人了,但是再加上约翰杰的这三十多人,竟然丝毫不显得拥挤。

        约翰杰一进来就看见了叶默,虽然此时的信号源已经消失,但是他却锁定了叶默。不过他也没有料到这里竟然有这么多的人,只是他有些惊讶的表情立即就变得冷静起来。

        “桥农那五名‘灰色联盟’的人是你杀的?鲁森也是你杀的?我们的东西也是你拿走了?”这约翰杰还是一个华夏通,比起那个载叶默的司机说的华语要流畅太多了。只是他脸上的愤怒随便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看的出来,而且一来就对叶默提出了这么多的问题。

        叶默淡淡一笑,“不错,那几个家伙都是我杀的,你们的那箱子白粉也是我烧的,而且我在里面还找到了一箱子美元?!?br />
        石开根没想到叶默还得罪了‘灰色联盟’,还被人家带人围在了另一家帮会的堂口,这种事情要是别人说出去,他肯定以为这人疯了?!丁?br />
        他还没有听说过同时得罪了‘灰色联盟’和‘洪武帮’的人还可以活着的,以前没有,只是现在呢?

        原本所有的人都以为约翰杰要大怒的时候,没想到这约翰杰却放下了叶默,转而对朱宏生说道:“朱先生,这人和我们‘灰色联盟’是死仇,不知道此人和你们是什么关系?!?br />
        朱宏生听约翰杰的话是要将‘洪武帮’撇开,顿时就想说叶默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现在‘洪武帮’即将和‘山口帮’火并,朱宏生可不想在这个紧要关头去惹人家‘灰色联盟’。

        只是朱宏生的话却被他旁边那个长相一般的女子拦住,这女子却第一次主动出声说道:“这位叶朋友是我们‘洪武帮’的朋友,如果你们‘灰色联盟’在我们的地盘对他动手,是对我们的看不起。我帮可以认为成是你们的挑衅,就算是你和这位朋友有什么恩怨,也请离开了我们的堂口再说?!?br />
        这女人的话一出口,不但朱宏生愣住了,就是叶默同时也愣住了。在他想来朱宏生肯定是落井下石,而且他也从朱宏生的神态当中看出来了一二,没想到在朱宏生身边还有这样一个女人,难道这个女人看出来了什么?

        这个女人不简单啊,无论这个女人是否看出来了什么,叶默都感觉这个女人比朱宏生城府更深。这个时候敢说这种话,简直就是没有脑子。这种话说出来,唯一的好处就是让叶默对她增加了一些好感,也只是增加一些,毕竟她没有说要?;ひ赌幕?。

        “哼,我可以答应你们在这里不杀他,但是这人我们必须带走?!痹己步苁忠谎?,他的手上突然出现了一把飞刀。没有人看见他是从什么地方拿出来的飞刀,除了叶默。

        “不行,你不能带走他,你只能由他自己出去,至于出去后你们怎么样是你们的事情?!丁贰闭馀艘廊患绦档?。

        约翰杰冷冷一笑,“难道你还以为我怕了你们‘洪武帮’?你区区一个女人,难道你是‘洪武帮’的帮主不成?朱帮主,是什么意思,你直接说好了?!?br />
        朱宏生脸上路出为难,他是从内心深处不同意这女子的话,但是他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不过朱宏生没有回答,这女子却继续清冷说道:“我当然不是帮主,我要是帮主的话,我就直接申明,叶先生是我们帮会的?;と宋?,任何人都不能动他?!?br />
        听到这句话,朱宏生心里一震,他看了看表情淡淡的叶默,说实在的,自从发现叶默身上被人下了跟踪信号源的时候,朱宏生就将叶默列为必杀之人了。他想不通一直很精明的黄玫,为什么会在这个姓叶的年轻人身上犯下了这么大的错误。

        朱宏生第一次反驳了黄玫的话,他摆手打断了黄玫的话,对约翰杰说道:“此人和我们‘洪武帮’没有任何关系,约翰先生想要做什么请便。我‘洪武帮’绝对不会插手?!?br />
        虽然这话有些示弱的味道,但是叶默本身就是他朱宏生要杀之人,现在只是借了约翰杰的手而已。

        黄玫站了起来,深深的看了一眼朱宏生说道:“我有些疲倦,我想去休息一下?!?br />
        朱宏生以为黄玫不想看见血腥,或者说黄玫第一次的意见被自己拒绝,她有些不大高兴。所以也没有在意,立即挥手说道:“你去休息吧,以后说话注意点?!?br />
        待得黄玫走了出去,约翰杰抛了抛手里的飞刀,用流利的华语说道:“这口飞刀是当初一个华夏人教给我的,我用它饮了无数华人的鲜血,今天再多一人?!?br />
        “那个教你飞刀的人呢?”叶默语气冷静的问道。

        “他,哈哈,我飞刀第一个饮的血就是他。你说他去哪里了?也许你在上帝的面前可以看见他?!彼低暝己步苁忠谎?,他的飞刀已经不见,没有人看见他的刀在哪里。

        叶默用手捏着一把飞刀冷冷的说道:“如果你没有将那个教你飞刀的人杀了,我会去杀他,幸好你倒是省了我的事情。不过,就你这几下,也敢在我面前玩飞刀?!?br />
        就算是约翰杰没有杀了他的师父,叶默也不会无聊的去杀这个人。只是他对这种连弟子的为人都看不清楚,可以说本身就是瞎了眼睛,死了也是活该。

        “你……”约翰杰呆住了,他清楚的看着叶默两根手指中夹住的那把飞刀就是他刚才射出去的,他的飞刀竟然有人可以用手接???这让他大脑顿时没有办法想象。

        要知道他的飞刀速度早就超越了子弹,他甚至可以用飞刀将子弹打下来,可是没有想到今天他竟然看见了有人用手接住了他的飞刀,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约翰杰呆住了,他带来的人都呆住了,甚至‘洪武帮’帮的人也都呆住了。约翰杰的飞刀绝对比子弹快,这么近的距离,竟然真的有人可以用手接住,不,应该是用手指夹住。这岂不是说子弹对他没有威胁?

        朱宏生心里咯噔一下,他似乎感觉到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

        “就你这样也敢玩飞刀,今天小爷就来教你一下怎么玩飞刀??聪衷谛∫愣ぴ诘厣?,护好你的左脚爪?!币赌乃低?,手里的飞刀划了一道美丽的光弧,直接刺在了约翰杰的左脚背上面,直至没根。

        “啊……”的一声惨叫,约翰杰想要将自己的腿抬起来,可是他发现自己动都没有办法动,他是真的被这一把小小的飞刀钉在了地上,还是他自己的飞刀。他明明看见叶默扔出来的飞刀,但就是没有办法躲过去。好像他刚刚看见叶默仍的动作,那把飞刀已经钉在了他的脚背上面。

        静。

        整个会议大厅一片寂静。

        ‘三息飞刀’约翰杰被自己的飞刀钉在了地上,无法动弹,只能从他震惊无比的脸上看出他的恐慌,还有那种到现在还不敢相信的表情。

        朱宏生感觉自己的手在发抖,他肯定如果刚才叶默的这飞刀是射向自己的咽喉,他是绝对无法躲开。也就是说如果叶默想要他死,现在他已经是个死人。

        几个呼吸的寂静后,约翰杰带来的人总算是知道了他们的老大约翰杰发生了什么事情,纷纷拔出了手枪,甚至有些人直接拿出了砍刀。

        叶默冷哼了一声,同时手里多出来了一把长刀,一阵的‘叮叮当当’响声过后,叶默的长刀已经杀入这群人之间。

        确切的说叶默只是在这些人之间走了一下,然后就再次走了出来。等别人发现的时候,叶默已经站在了原地,他手里的长刀已经不见。他身上干净的犹如动都没有动一般。

        这个时候,周围的人才发现刚才还站立在约翰杰身边的二十多人,一个个开始倒了下来,然后才是不断的鲜血喷出。

        “扑通”声响起,此时‘灰色联盟’的二十多人,除了约翰杰依然满脸惊骇的站在那里,其余的人无一生还,血腥味道这个时候才传了出来,地上满是血迹。

        (身体一直很好的老五竟然病了,没有力气。先将第三更送上,明天的事情再说,哎,求一张推荐票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