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三百六十七章 轮流拍桌(求月票)

    第三百六十七章 轮流拍桌(求月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百六十七章轮流拍桌

        叶默刚刚躲过这个鱼雷的爆炸,就再次感觉到了威胁,叶默想也不想立即侧移动开来。

        “轰”的一声,又是一枚鱼雷在他刚才站立的地方爆炸。连续被偷袭两次,这让叶默大是恼火。虽然他的神识现在还无法扫到潜艇的位置,但是他可以从水流感觉的到。

        叶默从来都不是打不还手的人,两枚水雷让他彻底的发怒了。叶默沿着水雷发来的方向,迅速的朝潜艇的位置摸了过去。

        不断的有鱼雷从叶默身边穿过,叶默也很快就发现了一百米外的潜艇。叶默毫不犹豫的祭出飞剑,虽然在海底飞剑的威力大受影响,但是对付这艘潜艇却是足够了。

        “轰”的一声,飞剑速度就算是在水里,也不是区区鱼雷可以比拟的,在叶默又避开一枚鱼雷的时候,飞剑已经划破了潜艇的外壳,如果不是叶默顾忌他的真元受不了,就是这一剑,他就会让这艘潜艇分成两半。

        数百米的水下,潜艇一旦被划破,里面的士兵就危险了,对于里面的士兵是死是活,叶默才懒得去管,既然要杀他,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叶默舒了口气,总算是安静了,自己只是找个地方休息一下而已。无缘无故的就受到了攻击,虽然已经将这潜艇干掉了,但是叶默心里却依然不是很舒服。

        不过当叶默即将要浮出水面的时候,他才发现了水面上面还有几艘巡洋舰。原来这是一个舰艇队,叶默摇了摇头,他没有兴趣继续将这巡洋舰灭了。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被发现的消息肯定传出去了,只要时间长一些,不定自己就被围住。

        虽然叶默不怕围堵,但是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战斗,他根本就不喜欢。一个没有战利品,第二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不是刚才那艘潜艇不断的想要他的命,甚至他连那艘潜艇都懒得去理睬。

        既然不想和这海上巡洋舰队战斗,叶默只能迅速的在海底穿梭。两个时候,叶默在一处荒凉的海面飞了出来,虽然真元枯寂的厉害,但是他还是立即踏上了飞??焖俚某逋山鹕?。叶默怕继续呆在这处海面,还会引来更大的纠纷。

        ……

        与此同时,美国太平洋海军总部接到紧急军情,一支巡洋舰队发现了不明飞行物,疑似外星人。这条消息很快就转交到了五角大楼最高的军事处,白宫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立即发出增援命令。

        叶默想的没错,此时在他和潜艇战斗的地方,已经聚集了大量的美国海军力量。美国白宫发出一级战斗通告,并且同时通告全球,在北太平洋上空发现不明飞行物。

        甚至美国海军还和不明飞行物进行了战斗,损失海鱼号核动力攻击潜艇一艘,编号ssm6120,潜艇里面的士兵无一生还。同时发现的不明飞行物也消失不见,疑似外星人入侵。

        ……

        相比起别的招标大会,‘洛月药业’招标大会的效率明显的要高出太多了。才两个时过去,中标的公司已经被敲定。根本就和别的招标不同,从投标到中标产生需要一个月甚至数个月的时间。

        面临着即将公布的中标公司,可以所有参加投标的企业,没有不紧张的。

        “轻雪,我感觉亚洲区的那个标王不一定就是‘远北药业’,有没有发现,‘洛月药业’的郁总有些不大喜欢远其斌。那个姓远的以为自己是谁,了不起似地,哼……”李慕枚悄悄的在宁轻雪的耳边着。

        就在这个时候,吴强却走到‘飞芋药业’的位置前面,拿出一个信封放到宁轻雪的面前道:“宁总,对不起,虽然我现在进入了‘远北药业’,但是我也是无奈,这是我们远总送给的……”

        “吴强,我当不起宁总这个称呼,请拿着的东西让开?!蹦嵫├淅涞牡?。

        李慕枚冷哼了一声道:“吴强这个叛徒,还有脸来话,滚吧?!?br />
        “可是宁总,远总也是为了‘飞芋药业’好,他想今晚请去……”不敢回答李慕枚的话,吴强自顾的完后,似乎还要什么。

        不等吴强的话完,宁轻雪就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将桌子上面的信封扔了出去,冷冷的对着不远处的远其斌道:“姓远的,收起的龌龊心思。我宁轻雪不要已经嫁人了,就算是我一辈子嫁不出去,也看不上这种人渣。用中标来威胁我宁轻雪,看错认了,不要‘远北药业’不一定中标,就算是中标了又如何?”

        宁轻雪当然知道远其斌的意思,这个时候正是中标企业即将公布的时候,是所有的人最彷徨焦虑的时候。以‘飞芋药业’现在的困境,不定就会同意他远其斌的建议。

        远其斌的心理学用的不错,可是他看错人了,宁轻雪的性格极端,他那里会了解。他想不到宁轻雪竟然在这么重要的场合拍桌而起,这让他大是丢人。

        这会场几乎有七八百人,很多公司的代表都是两人。宁轻雪这一拍桌子,几乎吸引了在场所有的人,原本前来投标的公司那一家不是战战兢兢的,生怕惹的‘洛月药业’不高兴,现在人家‘飞芋药业’倒好,直接拍桌子了。

        这样一来,就算是‘飞芋药业’的实力再强,也不会中标了。更别‘飞芋药业’原本就是一个三流的医药公司。几家和‘飞芋药业’稍近的企业,更是挪远了点,生怕‘洛月药业’以为他们和‘飞芋药业’是一伙的。

        看见自己的女儿生气拍桌子,宁中飞叹了口气,没有什么。也没有去责怪自己的女儿,原本他们‘飞芋药业’对中标抱有的希望就很很,现在只是让这个一点点的希望直接消失而已,也没有什么的。

        “对不起,爸爸?!蹦嵫┳讼吕?,看着宁中飞道。她对这个纠缠不清的远其斌烦不胜烦,甚至到了厌恶的地步。

        宁中飞微微笑道:“没有什么对不起的,虽然爸爸喜欢医药这个行业,但是不做医药,做别的东西,我宁中飞也不一定不行?!?br />
        “对的,轻雪,这种无赖就别给他好颜色?!崩钅矫读⒓窗锴坏?。

        远其斌气的脸色铁青,他没想到宁轻雪竟然如此不给面子,这让他这个华夏第一医药集团的少董事长如何忍得下去。

        “贱人,老子不整死,就算是狗养的?!痹镀浔蠛藓薜囊Я艘а莱?,他已经决定将‘飞芋药业’整死,就算是宁轻雪一家换成别的行业,他远其斌也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郁妙彤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宁轻雪,心老大的这个老婆虽然漂亮,似乎脾气也不。难道她和‘远北集团’有什么恩怨不成?

        宁中飞看见郁妙彤看过来,连忙站起来道:“对不起,郁总,刚才打搅到大家了?!?br />
        郁妙彤微微一笑,“宁先生,您请坐下,没有关系?!?br />
        完郁妙彤回头对着翰仔问道:“羊老九调查的结果怎么样?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报告过来?”

        翰就听到郁妙彤的问题,连忙道:“九叔已经回来了,只是因为招标大会正在进行,所以没有进来回报?!?br />
        “将他叫过来?!庇裘钔帕瞬痪?,羊九就被翰仔叫了过来,他从大厅的后面进来了。

        羊九知道郁妙彤叫他的事情,他不等郁妙彤问,就主动道:“郁总,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侗币┮导拧纳俣鲁ぴ镀浔?,因为觊觎宁……宁少奶的美色……”

        羊九想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应该如何去称呼宁轻雪,最后只好拿出了宁少奶这个称呼。郁妙彤白了他一眼,“羊老九,还以为这是古代呢,直接重点?!?br />
        “是,是……”羊九立即就将远其斌看上了宁轻雪,然后如何的为‘飞芋药业’设置各种生意上的障碍,逼迫宁轻雪就范一个字不漏的全部了出来。

        “啪”的一声,郁妙彤气的一拍桌子,难怪老大要一棍子打死‘远北药业’,竟然敢打董事长夫人的注意,这远其斌活的不耐烦了。一棍子打死算是便宜的了,可惜遇见了我郁妙彤,我不将‘远北药业集团’打入十八层地狱,我黑道这么多年就白混了。

        郁妙彤狠劲上来,再次回复了当年的狠辣。当初她跟着武学民一起掌控‘铁江’的时候,耳闻目睹的见过太多,如果不是武学民横死,她现在依然还是黑道的大姐头。区区一个远其斌,竟然还敢如此嚣张,撞到她郁妙彤手里,哪里还有好事。

        随着宁轻雪的一下拍桌子,现在郁妙彤也来了一下拍桌子,顿时再次的吸引了整个会场上所有的人。

        几乎在场所有的人都奇怪的看着郁妙彤,难道她刚才是因为不满意宁轻雪的作为?还是因为别的?怎么这喜欢拍桌子的都是一些美女呢?

        求一张月票支持?。?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