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就不用走了

    第三百一十九章 就不用走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看见叶默面沉如水一言不发,斯洪心里更是忐忑不安。只能犹豫了一下再次说道:“今天我们收到了坪江梁启生的消息,说……说前辈在淳安,所以就准备在中午的时候灭了燕京叶家,免得被潭风二人知道出来阻拦。本来我们灭了燕京叶家后,和梁启生邀请的人在淳安伏击前辈的。没想到,没想到……”

        “梁启生?是不是霍去鸣的什么人?”叶默想起了在霍家遇见的那个中年男子。

        斯洪连忙点头说道,“是,他是霍去鸣的师弟,是坪江门的人。坪江门现在式微,只剩下了霍去鸣和梁启生?!?br />
        “潭风二人又是什么人?”叶默想到既然合流派的人要杀叶家的人,还有谁可以阻拦的?既然要阻拦,昨天他们杀了叶家十人,为什么没有人去阻拦?

        “潭风指的是的潭角和栾清风,他们两人出身隐门,不过现在已经不属于隐门中人,而是在‘天组’?!彼购樗档秸饫锟戳艘幌乱赌?,就知道叶默不懂什么是‘天组’,连忙再次解释道:,“天组’就是修为超越地级巅峰,但是无法晋级先天的古武修者,选择进入凡尘之中,寻求突破先天。

        不过所有‘天组’的古武修者都必须对国家有所贡献,他们协调隐门和国家之间的事宜。并且出手解决国家之中普通人无法解决的事情,但是这种事情一直以来都没有出现过。所以他们一般都是只要只顾修炼就好,因为‘天组’的人都需要大量的修炼资源,而这些修炼的资源都由国家提供?!?br />
        原来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家伙,叶默一听就明白了,白白享受国家的待遇,却不做事的一些家伙。美其名曰‘天组’,真不要脸啊。想到自己为了寻找各种灵物,四处奔跑,甚至为了一株‘血色珊瑚’差点被人围杀在了凉浦,相比起来,这些‘天组’的家伙简直太舒服了。

        斯洪见叶默的脸色有些不爽,连忙说道:,“天组’也不是不做事的,他们要寻找一些资质较好的后辈,为国家培养后备人才。而且还要震慑隐门不能做对国家有害的事情,只是隐门中的人一般都不允许入世,所以这种震慑也基本上是虚设的?!?br />
        “这种人很多?”超越地级巅峰,就是说半步先天了。

        斯洪摇了摇头,“不多,就是半步先天的人也是一手可数,据说修为最高的是悟道前辈,而潭风二人的修为直追悟道前辈,所以也是这个世界巅峰的高手?!?br />
        叶默冷哼了一声,“既然有潭风在,你们竟然敢来燕京叶家灭门?!?br />
        斯洪急忙说道:“因为合流派的实力要超过潭风二人,而且,据说合流派的龚自在长老是潭角前辈的朋友。所以,所以……”

        叶默立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过他以前猜测的也正确,韩在辛对他果然有隐瞒。国家的实力远远不是飞字特种部队表现出来的这些,原来后面还有一个‘天组’,不过不爱做事而已。他也明白了为什么韩在辛没有阻止合流派的人在叶家行凶,那是因为他调不动‘天组’的家伙。而且潭角还和龚自在是朋友,龚自在被他杀了,潭角当然不舒服。

        “合流派在什么地方?”叶默知道了因果关系,心里立即就对潭角动了杀机。

        斯洪感受到了叶默的杀机,顿时心里一颤,连忙回答道,“处在奇洋山影崖谷?!?br />
        “入门的东西拿来?!币赌衷谝丫?,这些隐门想要进去都必须要有一个钥匙之类的东西,没有的话就无法进入。

        “在由长老的身上,由长老已经去淳安伏击前辈去了?!彼购椴桓矣邪敕忠?。

        叶默冷冷的看了一眼斯洪,淡然说道:“你现在是自己动手还是让我动手?!?br />
        斯洪没有想到,自己说了这么多,叶默还是想要他的命,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绝望。心里实在是后悔来管燕京叶家的这事情,不过转念一想,就是他不来这里,叶默迟早还是会找到合流派去的,来不来都是一样。

        合流派完了,可是他真的不甘心啊,因为他曾经得到一本古武修炼的功法,修炼到了黄级后,就丢下妻儿苦苦寻道十年,总算是找到合流派,并且以上好的资质进入了合流派。甚至又经过几十年的苦修晋级到地级,没想到今天竟然还是要死在这里。哪怕他跪下求情,说了所有的消息,也毫无用处。

        “前辈,晚辈冒犯了前辈,前辈要杀也是应该,请前辈允许晚辈回去看看几十年未见的妻儿。以了最后一丝愿望,斯洪只要完成了这个遗愿,立即就会回来领死。在此之前,晚辈愿意自毁丹田?!彼低?,斯洪抬手一掌拍在了自己的丹田之上,跟着就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以叶默的眼光,当然可以看出来斯洪确实是丹田被毁了。

        “哥哥,这个人也蛮可怜的,就饶了他吧。而且昨天杀人的人当中没有他?!彼淙灰赌彼购榈男乃济挥兴亢恋母谋?,但是叶菱却心软了下来,主动要叶默放过斯洪。

        对于一个已经废了丹田的古武修者,杀不杀都是无所谓了,因为他甚至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但是因为曾经有这个修为,一旦和普通人打起来的话,普通人依然不是他的对手而已。

        “既然这样,你走吧?!倍杂谝丫欠先说乃购?,杀不杀确实是无关紧要了。

        斯洪眼里露出惊喜,连忙站起来感谢道:“多谢前辈饶命之恩,晚辈回去见过妻儿,就来受死?!?br />
        叶默一摆手,“既然放了你,过来受死就不用了?!?br />
        叶北荣见机,立即对叶泷说道:“叶泷,你送这位斯洪出去?!?br />
        叶泷连忙答应,带着斯洪离开大厅,经过叶默身边的时候,他看向叶默的眼光竟然有些畏惧。

        “叶默……”叶北荣感觉自己的语气有些干涩,他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这个名义上的孙子。

        叶默淡然说道:“我是我,虽然我也姓叶,但是和燕京叶家没有任何关系,你不用在意我?!?br />
        叶北荣张张嘴,有心要说几句什么,可是半天他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当然知道是叶家对不起叶默,不是他叶默对不起叶家?;蛘咚狄赌绻皇强克约?,早就死在宁海了,哪里还有今天。所以,不管叶默是不是叶家的人,他叶北荣都没有资格去说叶默。

        况且将叶子峰放在家主的位置,明显的就是要利用叶默,叶默没有借机发作,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叶子峰虽然不错,但是二十几岁就担任叶家的家主,明显的不够格。但是这是因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了叶默。

        “哥哥,爷爷他其实……”叶菱还想说什么,被叶默拦住。

        “带我去看看子峰,一会我要离开这里去办点事情?!币赌棺×艘读馑档?。叶菱是叶家的人,他不想去说什么,也不想去改变什么,但是他叶默却有自己的原则。他关心叶菱和叶子峰,不代表就要关注叶家。

        叶菱刚想走,叶默忽然拉住了她说道:“等等?!彼低暌桓龌鹎蚪厣弦丫廊サ哪敲湔呱粘闪朔苫?。

        叶默刚刚处理完地上的尸体,韩在辛带着张倔就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叶默,你竟然回来了?这个时候你怎么可以回来?你赶紧走,带走你的弟弟叶子峰和妹妹叶菱,现在就走,离开燕京走的越远越好?!笨醇赌囊簧材?,韩在辛愣了一下,立即就急切的让叶默赶紧离开燕京。

        叶默心里涌起一些感动,虽然老韩为人势利了些,但还是够义气的,但是他的势利,毕竟也是为了国家。

        张倔看见叶默,心里同样很ji动,马上也上来说道:“晚上合流派的人要过来,你真的要赶紧走。他们全是地级高手,只是随便一巴掌,就将我拍出多远。而且……”

        “你受伤了?”叶默一抓住张倔的手就知道张倔已经受了内伤。

        韩在辛叹了口气说道:“是的,昨天张倔过来帮忙,但是合流派的人实在太过厉害,张倔根本就不是对手,如果不是因为张倔的身份,说不定张倔就没命了。潭老已经发话,子峰和叶菱要送给合流派平息怒气,所以,你还是赶紧走吧……”

        叶默怒火再次上来,事情是自己做的,凭什么要将子峰和叶菱送给合流派?这姓潭的不想活了。

        “哼……”一声闷哼传来,除了叶默以外,其余的人都感觉心神一震的摇动,叶默随手在妹妹叶菱身上拍了一下,叶菱立即就恢复了过来。

        一名看不出来年纪的白衣男子突兀的出现在了叶家会议厅,“既然回来了,就不用走了。我带着你兄妹三人去合流派好了,老韩,这次我就算了,下次就别怪我不客气了?!?br />
        听了这名白衣男子的话,韩在辛心里一沉,他立即就知道来晚了,叶默现在已经是无法走掉。

        张倔更是心如死灰,他知道就是他想做些什么,但是在潭老面前,就犹如牙牙学语一般的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