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二百八十五章 苏静雯的担忧

    第二百八十五章 苏静雯的担忧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叶默站在一边看着警方将两栖帮的漏网之鱼全部带走,以及在那名男子的带领下,进入两栖帮总部的废墟里面寻找证据。#百度搜(手打吧)阅读本书最新手打章节#心里不由的有些感慨,没想到被他救了的那名男子竟然是一名警察。

        他对这名警察的胆量和气魄大是赞赏,敢孤身一人进入两栖帮调查取证,可不是一般的警察可以做到的??囱泳炖锩娉艘恍┌芾?,也有热血的汉子。不过他的修为实在是太差劲了,甚至连黄级都没有入。

        对于大部分警察叶默都没有什么好感,这次倒是一个例外。记得他第一次遇见警察的时候,就是被那个黄寓阴了一把,将他带入了警局关了去来,最后还是苏静雯去将他保出来的。

        苏静雯,叶默想到苏静雯的时候,心里倒是有些温馨。苏静雯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在宁海他的朋友除了施修,就是苏静雯了,只是不知道现在她过的怎么样?不过也只是朋友关系而已,不然他去了几次宁海都没有想去看苏静雯的念头。

        ……

        苏静雯现在确实很烦,对谢尉争她是真的没有什么恋人之间的感觉,可是又无法拒绝的彻底,毕竟谢尉争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哥,而且妈妈对尉争表哥也很满意。有的时候苏静雯甚至打算就这样马马虎虎的算了,可是一想到以后要生活一辈子,就再也没有勇气去接受。

        她想到了宁轻雪,她很想问问宁轻雪和叶默之间的感情到底如何,或者问问宁轻雪的生活经历。

        想到上次叶默参加完自己的生日宴会后,她就没有再见过他,苏静雯心里不由的有些失望。

        可是让苏静雯想不到的是。她来到宁轻雪住的地方后,却发现宁轻雪竟然离开了宁海。这让她很是不解。她知道宁轻雪之所以在宁海,就是因为叶默的关系。对于许薇说的,宁轻雪失去了一年记忆的事情,苏静雯却不大相信。

        苏静雯拿出叶默送给她的两个手链,一个是托宁轻雪送来的,还有一个是自己生日那天,叶默送给她的,现在只剩下两个链珠了??墒撬谷挥幸恢智币馐?,那个只有两个玉珠的粗糙手链。比起后来宁轻雪送来的那个精致的手链更珍贵一些,虽然这两个手链都是出自叶默的手。

        她忽然有些佩服起宁轻雪来,说放下就放下了。当初她见宁轻雪问她符箓的用法,要出去的时候。就知道她肯定是去做一件危险的事情。后来宁轻雪回来了。带来了叶默做的手链,她就知道宁轻雪去做的事情应该和叶默有关系。

        她记得当初宁轻雪的脸上可尽是幸福,而且她带着的项链也好漂亮。真的好漂亮。她当初对叶默的那种爱意,简直就是直接写在了脸上的,为什么才区区几个月,她的变化竟然这么大,不声不响的就离开了宁海,去了渝州?难道真的爱也是这样说放下就可以放下的吗?

        苏静雯捏着手里那个两个玉珠的粗糙手链。忽然想起了当初叶默和她跳的第一支舞来。

        “我对他好像有些不大一样呢?”苏静雯喃喃自语了一遍,不过随即就摇了摇头。不对,我是因为他是妈妈的救命恩人,这才对他不同的。

        苏静雯想到这里眉头皱了起来,这也不对,当初自己将他从警局带出来,还有让他陪自己跳舞的时候,可不知道叶默就是那个卖符箓的大师啊。甚至自己的车到现在也只允许叶默一个异性坐过,表哥甚至为这事还生气过,这又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叶默现在过得好不好,想到这里,苏静雯忽然遏制不住那种冲动,拿出电话拨通了李慕枚的手机。

        “慕枚,我是静雯……嗯,我还好……轻雪回到渝州了吗?为什么?”苏静雯听着李慕枚的话,忽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慕枚,你说叶默去找过轻雪?后来怎么样了?”苏静雯的声音变得急切起来,有些担心的意味。也许在她心里,叶默不但是母亲的救命恩人,还是她的朋友吧。

        “听说被轻雪逼得跳楼了,还吐了一口血。后来就没有消息了……”李慕枚叹了口气,语气中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味道,有的时候,她宁可宁轻雪还是和没有失忆的时候那样,多一些人情味道,多一些多愁善感,可是宁轻雪现在又变回了当初在燕京的那个冷漠美女。

        “什么……跳楼?”苏静雯差点将电话落在了地上。

        李慕枚连忙解释道:“不是,是叶默的身手还不错,阿姨口急之下,说叶默站得地方是宁家的,叶默就直接从窗户外面跳出去了。不过他应该是从空调架子上面沿着水管爬下去了,所以他没事,对了,静雯,你问叶默干嘛?”

        苏静雯总算是舒了口气,现在听到李慕枚的话,连忙吞吐的解释道:“哦,不是,我以为他真的跳楼了。没事情了,你代我向轻雪问好?!?br />
        李慕枚有些疑惑的挂了电话,至于代静雯向轻雪问好就算了吧,轻雪和静雯的认识都是在她失去的记忆里面,现在宁轻雪根本就不认识苏静雯。

        李慕枚想到这里,手一抖,差点也将自己的手机落在了地上。她似乎想起来了,宁轻雪失去的记忆并不是一年,而是她恰好失去了和叶默之间所有的记忆?;蛘咚邓谀V匦氯鲜兑赌蟮募且淙渴チ?,这是怎么回事?也太巧了点吧。

        苏静雯放下电话,忽然感觉宁轻雪有些过分,她怎么能够让叶默跳楼呢?无论怎么样,也不能让叶默气的吐血吧。叶默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她又担心起叶默来,如果她现在可以找到叶默,说不定现在她就去叶默那里安慰安慰他了。

        听说失恋后,人的身心都很疲惫,叶默不知道会不会这样,他不会做什么傻事吧。苏静雯一时患得患失起来,可是她知道自己找不到叶默。

        不行,尉争表哥的事情先不要去管了,还是去问问叶默的情况好了。他不但是自己的朋友,还是妈妈的救命恩人,就是妈妈知道自己的做法,都不会说什么。

        ……

        叶默此时站在尖海角最靠近海的沙滩边,这里本来应该是非常繁华热闹的海滩景点,后来因为两栖帮的到来,这里变得门可罗雀了。当初那些喜欢玩车的少爷,也是因为这里空旷无人,才会在这一带赛车。

        海滩边的一个小码头边还停了几艘大船,估计是两栖帮的,还有几艘摩托艇停在一边。

        叶默查看了一下海水潮流的方向,确认了一下如果海底有东西被海浪打上岸边的方向,又在旁边的地方搜集了几桶汽油。

        至于那种大桶的柴油,叶默的戒指装不下,不过他也不想将这种东西装在自己的戒指里面。所以他只能在摩托艇后面再拉了一条小船,因为他知道寻找‘血色珊瑚’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一切准备妥当的后,叶默这才解开其中一辆摩托艇,开着摩托艇沿着潮流的方向不断的往前搜索。

        他相信,如果有‘血色珊瑚’的话,绝对不止一株,肯定还有其余的。叶默打算花一个月的时间来搜寻‘血色珊瑚’,虽然他有一株‘青花青叶草’,但是培养起来需要的时间太长了,而且这株‘青花青叶草’他还交给唐北薇了。如果可以找到一株‘血色珊瑚’,也许他用不了多久的时间,就可以突破练气三层。

        叶默知道‘血色珊瑚’不会在浅海生长,所以第一天,他根本就是驾着摩托艇直接往深海去。虽然他的神识在陆地上面已经接近一百五十米,但是在海里只能在五十米的范围摇晃。

        但是这五十米的范围对叶默来说已经足够了,有‘血色珊瑚’的海域至少灵气的浓度要稍稍的密集一些,虽然叶默知道凭借这个判断血色珊瑚的所在并不完全准确,但是现在他没有好的办法,只能这样判断。

        一天下来,叶默没有丝毫的发现,不过却发现这摩托艇烧油实在是厉害,他两桶油肯定用不了多少天。

        第六天,叶默已经用完了一桶油的时候,竟然还是没有发现任何‘血色珊瑚’的踪迹。叶默心里正想,是不是自己找错地方的时候,却看见了一个无人的小岛屿。说这是岛屿,还不如说是一处海礁。上面的大小方圆也不过才二十几亩大小而已,处处是礁石。而且上面大,下面小,有些像一个葫芦倒过来,只是下面的部分都被海水掩盖了。

        叶默看着这个倒葫芦岛竟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他马上就想起了这个倒葫芦岛在什么地方遇见过,就是郭泰鸣留给他玉盒里面的那张海图,上面就有这样一个小倒葫芦岛。

        想到这里,叶默再不迟疑,连忙拿出海图,打开海图,果然上面画的就是一个倒葫芦岛。这张羊皮海图叶默拿过来后,就从来没有仔细的查看过,现在看起来,竟然就是这个地方。

        感谢大家的月票,让老五有了动力,感谢好多朋友的订阅和打赏,还有感谢投推荐票的朋友,谢谢!№唯心★丶壹默如雷甚至打赏万币送月票,很感激,老五一定继续努力?。?br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