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二百六十章 谁更血腥

    第二百六十章 谁更血腥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谦和,你将我带到这里来,想怎么样?我知道你能量大,不过我何琪也不会怕你?!币桓鲆赌鹄春苁鞘煜さ纳舸?。

        叶默回头却看见那名想利用他的女生竟然也被带来了,听这女生的口气似乎还有些能量。不过这人刚才不是说他叫聂无边吗?怎么变成谦和了?

        “谦和,你……”何琪走进来才看见她口中能量很大的谦和竟然低眉顺眼的站在下面,而最上面坐着的竟然不是谦和。

        叶默打量了一下聂无边,长发白脸无须,眼睛很是妖异,看起来才三十来岁,竟然有着玄级初期巅峰的修为。说句实在的,有玄级修为的人在都市里面,除了上次遇见的那个欧旭虎,还真的没有发现别人。

        “谦和?哈哈,他只是我的一条狗而已。你就是何琪,长得不错,能到这里来是你的福气。唐北薇,你更不错,上次有人说你是坛都第一支花,我还不相信来着??蠢垂皇钦娴陌?,你确实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一个女人,而且还是纯阴,不错,不错。甚至比我师妹还要漂亮,嗯,谦和,这才你立了大功,月底这种漂亮女人留给我很有好处?!蹦粑薇咚坪踉谒狄患⒉蛔愕赖氖虑橐话?。

        何琪这才看见叶默和唐北薇,惊讶的说了一句,“你们怎么也到这里来了?”

        叶默没有回答何琪的话,他仔细的扫了一下这里,神识范围之内的男女一共三十六人,除了修为最高的聂无边外,那个谦和甚至都已经黄级中期的修为了。虽然只是短短的时间。叶默已经确定这里不是普通的富人玩弄女性的地方。这聂无边很是有些诡异,只是不知道他要这么多女生做什么。

        何琪只是说了一句就停了下来,她似乎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有些问题,既然谦和都只是一个跑tuǐ的,那么这个眼睛妖异的年轻人说不定来历更大。

        聂无双冷冷的看了一眼叶默,“我是真的很佩服你的胆子,你以为学了几下三脚猫的功夫就可以横行一切了吗?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功夫。将两人带上来?!?br />
        叶默没有说话,他很想现在就杀上一通??墒翘票鞭痹谡饫?,场面太过血腥,他怕妹妹受不了。#百度搜(手打吧)阅读本书最新手打章节#如果用火球的话,这个何琪又在这里,他不想杀何琪的话,就势必不能在她面前暴露自己的本事。

        正犹豫间,叶默就看见在西陇酒家去抓他的长脸男子和二铁已经被人带了上来,这两人脸色苍白,甚至小tuǐ都在发抖。很显然,他们两人没有预料到回来了还要受罚。

        聂无边走到长脸男子前面。微微一笑说道:“你们不错啊,竟然回来说别人多厉害,甚至不敢上前。你们这种狗我还要干嘛,浪费粮食?!?br />
        “聂爷饶命……”长脸男子和二铁再也无法站直。直接跪倒在地,牙齿都在打颤。

        “我说过,我不用饭桶?!蹦粑薇咚低?,抬起手掌就是两手刀。

        两股鲜血喷出多高,血溅了聂无边一身,让聂无边显得更是狰狞??墒撬谷籺iǎn了一下嘴边的血。甚至有一种回味的意味在里面,此时两颗人头才咕噜噜的滚出多远。

        “啊……”原本还认为没什么的何琪再也忍受不住眼前的残暴血腥,“扑通”一下倒在地上,竟然昏迷了过去。

        唐北薇脸色苍白,心里阵阵的翻涌。叶默赶紧随手点了她的晕xué,将她扶着和何琪靠在一起。

        “不错,是有些胆子。难怪敢杀我的人?!蹦粑薇叩目戳艘赌谎?,嘴角的讥讽更加浓了。

        叶默已经注意到这聂无边虽然是玄级初期,可是他的内气已经和玄级中期差不多了,不然这两掌,纯粹用内气就砍了两个人的头,实在是很不简单。

        “我想,你现在是不是还想和我打一架呢?或者已经胆寒了?”聂无边犹如老鹰看一只小鸡的眼神,看着叶默。

        叶默看着聂无边叹了口气,也微微一笑,这才说道:“我很赞同你的话,如果你以为你学了这几下三脚猫的功夫就可以耀武扬威了,我实在是太遗憾了。今天我想说的和你一样,就是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功夫?!?br />
        说完,叶默扬起手,对着左右两边连续划动手掌,大厅里面一共十八人,叶默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划出十六下,这才停了下来。

        “哈哈……狂妄之辈,竟然敢学我用内气……”聂无边说道这里声音戛然而止,然后他满脸震惊和骇然的看着左右的十六名手下。

        阵阵鲜血喷了出来,犹如一个屠宰场一般,十六颗人头连同手臂斜斜的落在地上,然后左右的十六人同时摔倒。犹如训练好了一般,而且摔倒的方向都一致。

        聂无边已经完全怔住,“做梦,这肯定是在做梦……”他不停的对自己解释,可是他知道这不是做梦,这是真的。

        谦和更是目瞪口呆,眼里除了惊骇,已经不敢再说一个字。

        聂无边眼里终于露出了恐惧,修炼到现在,他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恐惧,可是今天他终于知道什么是恐惧了。刚才他杀了两个废物手下,甚至以血腥无比的方式杀了,就是一种恶趣味的恐吓。他想让这年轻人吓的出丑,可是吓是吓住了一个,只是将何琪吓晕了,而这年轻人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

        不但什么事情都没有,而且接下来他的手段比自己更加血腥,这种血腥的场面就是他也没有见过??梢钥隙ㄑ矍暗恼饽昵崛艘彩枪室獾?,这是严严实实的将他的脸打了啪啪响。

        叶默抱着唐北薇缓缓的走了上去,聂无边下意识的让了开来,并且不断的退后。叶默没有理睬他,直接坐在了刚才聂无边的椅子上面,冷冷的看着聂无边。

        “你,你是谁……”聂无边惊恐过来,他已经明白这年轻人的本事远远比他大,甚至都是地级的存在,自己不知道哪根神经有问题,干嘛去惹这样一个狠人?

        叶默冷冷一笑:“你这样学了很多天的高手我见的多了,不是你一个人。不久前有一个人叫独狼,据说是个高手,被我三刀杀了?;褂幸桓雒排山卸先?,他们的门主郑成法带着门派的人围杀我,被我全部杀了。你似乎比他们还少练几天啊,怎么这么嚣张了?”

        “前辈饶命……”聂无边再也无法忍住内心的惊惧,一下跪倒。眼前的这是什么人啊,怎么杀的都是地级高手,自己这点本事还不够他看的。谦和更是脸色卡白,他知道这次自己的主子撞到铁板了。

        “你知道我现在还为什么不杀你吗?”叶默看着聂无边冷冷的说道。

        聂无边此时已经浑身发颤,他现在才知道面临死亡的滋味是什么样的,以前总是看着别人在他面前求情,现在他竟然也跪在别人面前求情。

        叶默扫了一眼谦和,“竟然敢打我妹妹的注意,你胆子不小。知道我又为什么不杀你吗?”

        谦和已经浑身颤抖,一句话都无法说出来了,虽然他很是彪悍,可是面临这种血腥的场面,他没有办法不发颤。

        叶默不再理他,看着聂无边说道:“一年前,这个地方被我炸成了废墟,这里的人都被我杀了,没想到一年后还要来这里一次,看样子我和这里很有缘啊?!?br />
        聂无边已经后悔出一肚子苦水了,如果知道会得罪这么一个狠人,他就是随便选择哪个城市也不会选择坛都。

        “前辈,饶命……”聂无边不想死,他修炼资质在门派当中第一,怎么能够死去,可是现在他不知道谁可以保住他,也许就是他的师父来估计也不行了吧。

        叶默随手就是十几个火球飞出,两边的十几具尸体,甚至包括刚才被聂无边杀的两人都已经化为了飞灰。

        聂无边已经彻底的呆住了,他心里还在想万一这位前辈不饶他,他是不是可以找个机会逃走的,可是现在他知道他根本就没有办法逃走了。这人竟然还以发出火球,他在隐门修炼了这么些年,还没有听说过有人可以发出火球来攻击敌人的,他太逆天了。

        他见叶默的眼神越来越冰冷,更是遏制不住头顶的冷汗,主动说道:“前辈,我是四川九月观的弟子,本来因为晋级了玄级,来坛都凝阴煞的。所以就需要很多的处女,可是我都没有杀她们,只是取了她们……”

        “哼,竟然有如此恶毒的门派。你们门派就不用存在了,没有杀她们,我妹妹的同学茜茜是怎么回事?”叶默的眼神骤然变冷,他不是卫道士,可是这种歹毒门派,连他都看不过眼了。

        “是,是……”聂无边冷汗淋漓。

        叶默走到聂无边的旁边,抬脚就是一脚踩在他的胸口上。聂无边只感觉一股火焰般的热量一下涌进了他的丹田,最后竟然驻留在了丹田,动也不动。

        虽然知道可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聂无边却不敢反抗。

        “你去将余下的十八人全部杀了,再将尸体带回来?!币赌砬榈?,对这里面的人,他可不会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