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二百零四章 她会的

    第二百零四章 她会的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叶默坚定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说吧,只要我可以做到?!?br />
        宁轻雪的眼神有些『迷』茫,似乎一时想到了很远的事情,叶默没有催促她。半晌她才幽幽的说道:“如果有一天你找到洛影,你会忘了我吗?你会带我去见她吗?”[搜索最新更新尽在http://www.du8du8.net

        http://www.du8du8.net

        http://www.du8du8.net

        http://www.du8du8.net

        http://www.du8du8.net

        http://www.du8du8.net

        http://www.du8du8.net

        www.du8du8.net]

        叶默摇了摇头,“不会,如果上天真的让我在这里找到洛影,也许我们再也没有机会回到想去的地方。如果……你还愿意,我会带你去见她?!?br />
        宁轻雪低下了头,良久才说道:“如果洛影姐姐不愿意见到我呢?”她的声音有些悠远又有些彷徨,她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还是错?;故亲约赫娴陌狭艘桓霾皇粲谒娜??就算是洛影愿意见她又怎么样?难道叶默还能同时娶两个妻子不成?

        她忽然感觉自己刚才的话实在是不应该问出来,叶默为自己付出了这么多,只要他没事不就好了,还在意别的去做什么呢?又何必提这个要求呢?

        宁轻雪感觉到自己的话让叶默为难了,正想说些别的,可是叶默却微微一笑,没有丝毫为难的回到道:“她会的?!?br />
        叶默心里知道,如果真的是自己的师父洛影,面对救了自己的宁轻雪,是绝对不会不想见的,除非她不是洛影。

        宁轻雪心里一颤“她会的’短短的三个字包含了多大的信任和相知啊,有一天有人在叶默面前问到宁轻雪的时候,他也会对别人说起‘她会的’这三个字吗?

        看见宁轻雪有些失神的样子,叶默拿起另外几个果子递给宁轻雪,“你将这几个果子吃了,我去找一个地方休息。等我恢复了以后,我就带你出去?!?br />
        宁轻雪下意识的接过果子,要出去吗?她看看旁边扶着自己的叶默,忽然冒出一个念头,如果就此不能出去,和他一直呆在这里面也很好。立刻她就摇了摇头,自己的想法太自私了。

        宁轻雪只是吃了三个果子就再也不肯吃,叶默只好将余下的两个再吃掉。

        “叶默,我在外面有一些绳子,只是有一个像猫一样的东西很厉害,我不敢出去?!蹦嵫┗指戳诵┝ζ?,见叶默对余下的果树有些跃跃欲试,怕他出什么事情,就立即说道。

        叶默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会想办法的,我先休息一下,余下的果树太高,你不要上去?!?br />
        “嗯?!蹦嵫┑懔说阃?,她现在对叶默很相信,如果叶默不能动弹,她还会想办法上去??墒窍衷谝坏┳约郝湎吕?,说不定更加的拖叶默的后退。

        “我先教你几句口诀,和运气的方法,你试着做做看,如果不行就算了?!毕肓讼?,叶默还是将修真的功法教给了宁轻雪,如果她实在没有灵根修炼就算了,一旦她有灵根的话,她就可以修炼。

        听着叶默传授给自己的口诀和运气方法,宁轻雪心里一动,难道这就是他修炼的东西吗?还有那些法器符箓,也是因为这个才会的吗?可是宁轻雪知道现在不是问他的时候,等叶默的身体养好了,他想说的话,会主动说给自己听的。

        在叶默想来,一旦自己恢复了神识,储物戒指里面的东西要多少有多少。怎么还在乎区区几个果子。

        宁轻雪开始按照叶默的说法坐在原地开始试着口诀,叶默却站起来,四处看了看,确认这里没有任何的危险??囱诱饫锖苡锌赡苁悄翘醮笊叩睦铣?,别的小动物不敢进来。

        叶默也就放心的在宁轻雪附近找了个地方,再次开始试运着体内的真气。

        丹田依稀有些疼痛,可是比起昨天要好了太多了。叶默心里一喜,不知道是不是那几个果子的作用,他不敢怠慢,赶紧缓缓的运转真气修复体内的伤势。

        半晌后,他感到身体一阵轻松,久违的神识再次回到身上。叶默强忍着欢喜的冲动,首先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数瓶『药』丸,一口就吞了下去。

        『药』丸下去后,叶默体内的伤势再次以极为迅速的速度恢复着,很快一些小的伤疤就慢慢的消失不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默感觉到一阵清爽袭来,一种狂喜涌上心头,可是他不敢有任何的放松。真气再次运转几个周天后,叶默松了口气,睁开了眼睛,他竟然晋级到练气三层中期了。

        在这个灵匮乏的地方,他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晋升一小步。虽然只是从练气三层初期晋级到中期,但是对他来说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成绩了。要是以这个速度下去,说不定他在老死之前还真的可能筑基成功。

        看来那果子确实有些作用,可是叶默知道那只是普通的果子而已,上面没有蕴含任何的灵气。也许和自己生死关头激发潜能有关系吧,叶默想不通,也不再去想。

        此时神识已经完全恢复,而且真元不但恢复了,还前进了一大步。叶默站了起来,看向宁轻雪。

        让他惊奇的事情却发生在宁轻雪的身上,她明明刚刚才开始修炼,体内居然有真元流动,就是说她竟然引气成功,而且还开始周天运行了。

        原本让宁轻雪修炼,只是试试看她有没有灵根,可是事实是,她不但有灵根,而且比他的灵根好了不知道多少倍了。

        叶默看看天『色』,这最多也不过才五个小时而已,宁轻雪竟然隐隐有进入练气门槛的样子,这也太逆天了。

        叶默想起了那个被他杀了的天灵根,难道宁轻雪也是逆天的灵根?想到这里,叶默没有敢去惊动她,而是小心的在稍远的地方,拿出一个帐篷。又拿出一个小『液』化气灶,他竟然开始做饭。

        宁轻雪感觉到自己犹如在云端上飘着的一样,她竟然浑身都感觉到了舒适无比,有一种飘飘欲飞的想法涌在心头。她睁开了眼睛,动了一下手脚,转而就惊奇的发现,自己不但精神很是饱满,而且还力气十足,可是她刚才明明还饿着啊。

        宁轻雪抬起头,却看见叶默正站着她的面前盯着她,眼里『露』出的是惊喜和意外。

        “啊……”宁轻雪刚想和叶默说话,就发现自己的身上有些污垢,吓得她惊叫出声,“快不要看我,回头……”

        她怕自己狼狈的样子落在了叶默的眼中。

        叶默微微笑了笑,“你闭上眼睛,我帮你洗一洗?!?br />
        “你说什么?”宁轻雪被叶默的话说的有些惊诧,问出声来。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叶默说的是帮她洗洗。

        这里连喝的水都没有,怎么洗?但是她还是闭上了眼睛,一个出于对叶默的信任,还有一个是对自己现在状态的不敢看。

        见宁轻雪闭上眼睛,叶默数个水球术化成的清水决打在宁轻雪的身上,宁轻雪感觉到一阵阵的冰亮。是水?叶默从什么地方弄过来的水?她很想睁开眼睛看看,可是想起叶默的话,她强行不敢睁开眼睛,她怕自己睁开了眼睛,叶默的办法就失效了。

        “好了?!币赌嵫┤矶枷戳艘槐?,宁轻雪引气入体后,连她身上的伤痕都消失不见了。

        宁轻雪睁开眼睛,惊异的发现她身上的那些污垢和伤痕都不见了,转而只有洁白的肌肤。

        “叶默……”她惊喜的抬起头,叫了一句叶默,却看见叶默的眼睛盯着她有些发愣。宁轻雪很快就发现自己身上仅有的一点衣服都贴在了肌肤上,曲线显得分明起来,甚至连胸口的粉红『色』蕾丝边文胸也看的清清楚楚。

        这个坏蛋,宁轻雪连忙转过身身,想到刚才还是叶默帮她洗澡的,正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却听见叶默说道:“有一套我的衣服,你换了再说吧,我先避一避?!?br />
        叶默离开的时候,心里却在想,没想到宁轻雪的身材这么好,平时真是看不出来。现在被水一淋湿,整个曼妙的身材就勾勒出来,甚至连『臀』部的轮廓都隐约可见。他的心有些不争气的跳了几下,赶紧走了开去。

        宁轻雪回过头,真的看见了一套叶默的衣服。他的衣服是从哪里来的?一时间,宁轻雪竟然忘了害羞,愣愣的盯着地上叶默的一套衣服。不过很快她就知道,自己应该先将衣服换了再说。

        可是当宁轻雪刚刚换好衣服的时候,叶默就出现在她的面前。她甚至怀疑叶默一直在盯着她看,宁轻雪还没有来得及问叶默,就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味。

        她苦笑了一下,看样子自己真的是饿了。

        “走吧,吃饭了?!币赌鹉嵫┑氖?,犹如回家一般的自然,毫无生涩的感觉。宁轻雪心里升起一股暖意,无论他是否有那个洛影,可是他心里现在已经有了自己。

        叶默放下宁轻雪的手,看着呆呆发愣的宁轻雪,知道她肯定有很多的疑问。

        “这些,是怎么回事?”宁轻雪看着眼前的帐篷,和热气腾腾的饭菜,再想到刚才叶默帮她洗澡用的水,她竟然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