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再入神龙架

    第一百九十八章 再入神龙架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等等?!彼站彩芙凶×四嵫?,然后回过头来看了看谢尉争,很是为难的说道:“表哥,我今天找轻雪有些事情,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br />
        谢尉争脸色变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笑容“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搅你们了,再见啊?!?br />
        谢尉争走出*啡店,脸色有些难看,过了片刻,他拿出电话拨了出去“阿姨,嗯,我是尉争。嗯,我想过来一趟。是的,是有些事情,不过电话里面说不清楚,好,我马上过来?!?br />
        从*啡店的窗户外面看见谢尉争的车子离开,苏静受忽然想到刚才自己的话是不是太重了,表哥该不会生气了吧。

        “对了,轻雪,刚才你说找我有事,是什么事情?你是想问符篆是怎么用的吗?”苏静受回过神来,转头看着宁轻雪问道。

        “嗯,我是想问问你,那符篆是怎么用的?!蹦嵫┘晃菊丫肟?,再次坐了下来。

        苏静受有些无奈的说道:“其实我表哥人很好的,只是有些大男子主义,你不要介意。哦,不说这个了,其实符篆用起来很简单,对于清神符和火球符你只要丢出去说一个“临”然后就可以了,至于护身符只要做个香囊挂在身上就好,别的我就不知道了?!?br />
        符篆用起来这么简单,她除了一张火球符外,还有一张护身符和两张辟邪符。

        “静受,我今天找你主要就是这点事情,我还以为需要一些动作呢,没想到这么简单,早知道只要打个电话给你就好了?!蹦嵫┪是宄朔挠梅?,心里舒了口气。

        苏静受却笑了笑说道:“你和叶默都在洛仓,你怎么不让他教你?

        记得以后遇见叶默了,要问他多要几张符篆给我?!?br />
        “你怎么知道叶默在洛仓?还有你今天找我有事情吗?”宁轻雪奇怪的问道。对于叶默在洛仓的事情,她是不大相信的,肯定苏静受弄错了。

        静受点了点头,将手链拿出来说道:“这手链是一件法器,当初叶默送给我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难怪叫“六吉平安。,这也算是我收到的最珍贵的一件礼物了?!?br />
        苏静受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但是宁轻雪却已经知道,她也摸了一下手里的手链,过了一会才说道:“谢谢你,静受,你给的这三颗珠子救了我一次??墒俏蚁衷诨刮薹ɑ垢?,我马上可能要出去一趟。如果我回来的时候,这几颗珠子还在的话,我肯定会还给你的?!?br />
        “轻雪,你去的地方很危险吗?”苏静受看见宁轻雪手链上的珠子也少了一颗,就立即明白宁轻雪也知道这法器的作用了。

        轻雪低低的应答了一声,过了一会后才再次说道:“我回来就是确认一件事,然后做一些准备,这次去的地方确实是有些危险?!?br />
        宁轻雪没有说谎,她是真的回来确认一下,最主要的是她需要舟问一下苏静受符篆的用法,还有就是准备好一些登山的必备工具和长绳。

        现在她每时每刻脑海里浮现的都是叶默落下悬崖的那一刻,她无法安静下来,无论是不是,她如果不亲眼去看看,也许这一辈子她都无法安宁。也许只要确定了那个人不是叶默,她也会好一点。

        可是万一真的是叶默落下了悬崖,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在沙漠当中遇见叶默转身而走的时候,她就知道那个时候她的心已经被他带走了,没有任何的理由,就算是她克制,就算是她躲避,也无法完全忘却了那个身影。

        曾经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真的去喜欢一个人,可是当事实来临的时候,她才发现喜欢就喜欢了,没有任何的道理可言。

        苏静受很想再问问宁轻雪,叶默在哪里,可是上次宁轻雪就说过叶默不在洛仓,现在她再问,似乎有些不相信人。原本想问宁轻雪要回手链的想法落空了,宁轻雪都这样说了,她还怎么好意思要手链的珠子。

        “轻雪,既然这样,我这里还有两颗,一起给你吧,如果你回来用不完再还给我?!彼站彩芟肓讼牖故悄孟铝俗约旱氖至?。宁轻雪既然可以用去一颗,说明她真的遇见过危险。

        宁轻雪摇了摇头“不用了,其实我问你要了三颗已经很对不起你了,我不能再要余下的?!?br />
        “轻雪,你去的地方要是真的很危险,你应该求助才对啊,而且我也可以帮你忙的?!彼站彩芸吹某隼茨嵫┦钦娴挠惺虑?。

        宁轻雪摇了摇头,她想过很多。如果确定那个人就是叶默的话,她绝对不能求助政fǔ。她知道叶默有些本事,而且叶默和宋家因为她仇恨很深。一旦她求助别人救助叶默,宋家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这样对叶默没有任何的好处,就算是他落下悬崖没有出事,宋家也会找点事情出来。

        “我走了,静受,如果我没有还是算了吧?!蹦嵫┟挥泻退站彩茉俳馐褪裁?。

        看着宁轻雪有些落寞和消瘦的背影走出*啡店,苏静窒竟然有些失神,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她问符篆的用法,难道她有的?如果她没有遇见叶默,她从哪里弄来的符篆?

        苏静受总感觉宁轻雪的话有些不对,可是具体哪里不对她却说不上来。

        宁轻雪回到院子,许薇还没有回来,她摸了摸叶默曾经睡觉的石板,有些凉意,恍惚中她似乎看见了叶默又走了过来。她定了定神,心里想道,当初他睡在这上面,真是难为他了他可真傻。

        她的目光再次转向后院的那颗大树,那里叶默也曾经坐过很多个晚上。无论是因为什么,她都应该去找到他。

        许薇刚刚推开院子门,就看见有些发愣的宁轻雪,立即就有些惊喜的说道:“轻雪,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宁轻雪松了口气,回过神来,总算是看见许薇了,连忙回答道:“中午刚刚回来,许薇,谢谢你帮我照顾了这么久的小草。对了,你知道花坛里面别的小草是谁栽的吗?”

        许薇笑了笑“没什么,这只是一些简单的事情而已,花坛里面的草是叶默托人带过来的。也让我照顾一下,叶默说他要出趟远门,就将他的那些草芽托人带来了。你们两人的爱好还真一样啊,我看那草芽的品种都是一样的?!?br />
        宁轻雪听了脸色立即变得苍白起来。她已经明白,那个落下悬崖的人肯定是叶默,不然怎么会这么巧的。

        “你没事吧,轻雪?”许薇这才发现宁轻雪不但有些疲倦,而且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

        “没事?!蹦嵫┬α诵?,然后又说道:“我还要出去一段时间,这些草芽就托你帮我再照顾一下了?!?br />
        停顿了一下,宁轻雪继续说道:“如果我回来的比较晚,草芽都枯萎了,就告诉我妈,让她不要动这个花坛,就让花坛一直在这里吧。

        我去休息一下了,有些累?!?br />
        许薇有些担心的看着宁轻雪进了屋子,她感觉宁轻雪说的话有些古怪。这个花坛都已经好几年了,房东都没有动,她妈妈为什么要动?

        宁轻雪休息了一晚,既然已经决定了,她再也没有了当初的那种彷徨。第二天。她只是花了半天时间,准备了各种野外生存的工具和〖药〗品。然后将辟邪符和护身符都缝制好了挂在了腰间,就匆匆的再次赶往神农架。

        神龙架和宁轻雪这样背着一个大包旅游的人不少,宁轻雪来过一次,倒是轻驾就熟。她没有选择别的地方,而是再次选择前天和旅游团一起进入的地方,因为只有那里才可以看见那座山峰。

        宁轻雪来到进入神农架无人区的入口时,发现了一个硕大的牌子竖在外面?;褂幸恍┯慰驼驹谂员呖醋?。宁轻雪一看就知道这牌子刚刚挂起,前天她来的时候,还没有看见这样的一块牌子。

        牌子上面写着几个大字“前方出事,禁止入冉?!毕旅婊褂幸恍┞糜涡胫嗟?,宁轻雪没有心思去看。

        她皱了皱眉头,如果不允许进去的话,她怎么办?宁轻雪看了看旁边的一名中年妇女,想了想还是问道:“请问大姐,你知道这里面出了什么事情吗?”

        这妇女一看宁轻雪的打扮,就知道她也是来神农架旅游的,立即说道:“听说前天一个旅游团在这里面遇见了一个天坑,然后失踪了一人。当天晚上就有搜救队的人进去搜救,结果搜救队的人到现在还一个都没有出来,而且还都失去了联系。这里现在不允许进去,而且马上就要封锁了,已经有部队开过来了,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br />
        宁轻雪心里“咯噔,一下,她当然知道这事情是真的,她没想到最后竟然连搜救队的人也没有出来。难道这里面真的这么危险不成?

        可是不管是否危险,万一下午部队过来了,将这里彻底的封锁住的话,她岂不是毫无机会进入?

        宁轻雪看了看四周不多的人,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抽个空趁人不注意钻进去,现在没有人守护,要不被人发现从这里钻进去也不是很难。

        一些人聚集在一起,开始讨论前天晚上的诡异事件,宁轻雪却小心的绕开了附近的几人,很快的就钻了进去,一会就消失在丛林里面。

        那名刚才和宁轻雪说话的中年妇女,和周围的人说了几句后,似乎想起来了宁轻雪,她转过头,却发现宁轻雪不见了,她顿时吓得脸色苍白。这个刚才问自己话的女孩在自己的后面不见了,除了进入丛林里面,不可能有第二条路可走的,况且她根本就没有看见宁轻雪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