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百一十章 苦泉

    第一百一十章 苦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风蚀岩洞里面,叶默看着脸色越来越差,而且心跳也越来越慢的洛素素,心里也是焦急万分。现在他自己也是萎靡不堪,如果再放血给洛素素,他还真的无法坚持下去。

        叶默恨自己只差那么一点点就是不能突破,要是现在已经突破到练气三层,一切都没有任何问题了。

        恍惚当中,叶默似乎又看见了那个身穿黄衫的女子,她拿出了自己大半的水给了他。良久之后,这黄衫女子似乎和师父洛影重叠起来,叶默已经分不清她是洛影还是洛素素。

        忽然叶默再次清醒过来,他知道自己也坚持不了多久了。不过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让这个被他连累的女子死在他的前面,想到这里,叶默再不犹豫,又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将血对准了洛素素的口中。

        叶默的伤口有自动愈合的功能,可是叶默已经下定了决心,一旦伤口要愈合,他就再次拿刀割一次。他内心深处甚至有一种感觉,洛影就是洛素素,不然她怎么会如此让他心仪。

        也不知道割了几次,叶默娄然感觉到一阵阵的困意,他知道自己差不多了。

        他没有想到自己最后还是没有走出这个沙漠,不过离奇的是他竟然和一个也姓洛的女子死在一起,洛素素,洛影……

        叶默嘴角lu出笑意,他想自己本来就不属于这里吧,既然要走了,而且临死之前,还可以和一个自己心仪的女子在一起。他已经满足了,没有任何的牵挂。

        在他昏迷过去的这一刻,他心里竟然什么都没想,只有洛影和洛素素的影子在眼前晃动。一会是洛影,一会又是洛素素,然后又重叠起来,他忽然不愿意去想了,无论是洛影还是洛素素,他感觉只要有一个在他的身边,他已经没有牵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洛素素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在月已经中天,整个洞口被月色照的通亮。忽然她发现自己的面纱已经被掀开到一边,心里顿时就是惊了一下??墒撬⒓淳头⑾至艘赌旁谒毂叩氖滞?,手腕上的血迹已经结痂,她小心的将叶默的手拿开,才发现叶默睡倒在沙地里,已经昏迷了过去,一只手还搂住了她的腰,不过他的嘴角还带着一丝微笑。

        洛素素立即就明白了过来,她是叶默的血救活的,如果不是叶默的血,她早就已经死了。

        叶默拼死将她带出沙虫的包围,又用自己的血救她??墒且赌裁匆人桓鏊孛疗缴娜?,难道只是自己给了一袋水给他?

        除了蓝芋的救命之恩外,洛素素这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欠了眼前这个年轻男子的。虽然她也不一定会活下去,但是她感觉欠了就是欠了,哪怕马上是死了,她也是欠他的。

        洛素素从来都没有和男人如此近距离的在一起过,而且她还被眼前的男子抱着疾奔了两天一夜。自己身下的男子,虽然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但是他竟然还在微笑,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

        洛素素忽然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抚mo了一下叶默的脸庞,上面有一些沙土,但是却轮廓分明,没午一丝赘肉。在触mo到他脸的那一刻,他忽然给了她一种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那种感觉若有若无,而且难以言表和抓住。

        他死了吗?

        洛素素忽然感觉到有些凄凉,她虽然还没有找到宁轻雪,但是将命丢在了沙漠,也算是还了蓝芋姐的一份恩情了??墒茄矍罢饽凶拥亩髑?,她又如何去偿还?他已经死了。

        他用自己的血救活了自己,虽然自己也要死,但是她却比他后死。

        洛素素不明白叶默为什么要救她,她甚至可以想象到,如果当初那些沙虫追来的时候,叶默将她丢下去,却不丢那个包,他肯定不会死的。

        可是他将包丢了,却没有将她丢下去。她从来都不会bo动的心,竟然为了一个陌生人有些bo动。

        她的记忆很简单,从五岁开始就被人带去学艺,十二年后,她才回去感谢过蓝芋姐一次。她所在的地方是属于隐门,学习的也是华夏古武一脉。隐门中人是不允许步入红尘的,况且她所学的静门一脉更是要脱离红尘喧嚣。所以她可以出来帮助蓝芋,其中的苦楚和艰难只有她自己知道。

        而她除了要报答蓝芋的恩情外,也没有什么牵挂了,所以她的记忆只是五岁前的都市记忆,和五岁后的隐门中的记忆。很简单,也很单纯。

        虽然她有一颗青春年轻的心,但是从来都不会因为任何别的事情有bo动,在她的眼里,除了修炼功课,没有别的事情了??墒墙裉烊从幸桓瞿吧谋亲游?,她从未bo动过的心竟然有些bo动,不为别的,也许只为那一份恩情。

        隐门中人性情冷漠,都一心修炼,没有人会去丢了自己的性命去救别人??墒锹逅厮氐谝淮纬隼?,她就遇见了一个可以为了救她丢弃自只性命的人。也许当他那个包丢下去的时候,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了。

        他为什么要这样?

        洛素素感觉她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她竟然无法忍受叶默的死,她的眼有些模糊。她知道这对她不好,可是她竟然无法忍得住。

        “素素,我们这一脉修炼的功法是一种静心法决,记得千万不要为任何事情bo动自己的情绪,忌喜、忌忧、忌怒、忌伤……切记不要让自己的情绪太过bo动”师父的话似乎还在耳边,可是洛素素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哀伤。

        她不知道师父是如何控制的,可是她连一个陌生人的死亡都无法控制,怎么会这样?就算是自己欠他一条命,自己马上也要死了,怎么会如此的哀伤?

        忽然她的心口一痛,似乎修为都要离她而去“噗,的一下,洛素素就是一口血喷了出来??醋诺厣弦蠛炫ǔ淼难?,洛素素眼里闪过淡淡的哀伤,难道这就是功法的反噬吗?

        她再次低下头看了看已经紧闭双目的叶默她的眼泪终于还是无法忍住,落在了叶默的脸色,再滚入他的口中。洛素素忽然想到,如果自己的眼泪全部流进了他的口中他是不是会活过来?

        叶默在无边的黑暗之中,忽然看到了一汪清泉,他感觉自己很渴,他扑进了清泉。泉水被他喝了下去,可是泉水很少,而且有些苦涩。

        他张着嘴,等待着落下来的苦涩泉水。

        洛素素的手忽然感觉到了叶默的心跳,虽然很慢但是却依然还有。他还没死,洛素素忽然欣喜起来,如果再有些水就好了。

        洛素素想也不想将叶默手里的刀片拿过来,在自己的手腕上也割了一下。血立即就涌了出来,她赶紧将手腕对准叶默的嘴里,想让叶默喝下去??墒撬难ǔ砹?,叶默却喝不下去。

        急切之下的洛素素再次落下了泪水。她在自己的手腕上吸了一口血,对着叶默的嘴喂了过去??山鼋鍪钦庖幌?,她就再也坚持不住,同样的昏迷了过去。她的血太浓了只是片刻时间,就再次凝固起来。

        叶默感觉到那个苦泉水一下就变得有些粘稠起来,他的嘴唇似乎触到了一个柔软。他下意识的吞了一口进去,他的丹田竟然感觉到了一丝炙热。

        叶默有些清醒了过来,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他立即开始运转真气进行修炼。他终于越来越清醒,甚至已经明白自己就在突破的边缘,这个机会他绝对不会放过。

        真气在叶默的xiong口不断的进行周天运转,一圈、两圈挡住叶默练气三层的那层经脉薄膜似乎越来越脆弱,冲击,再冲击一下。

        叶默此时没有别的心思只想一下就冲破了那一层薄膜。

        洛素素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温度传了过来,似乎还带着平静她心灵的气息,她睁开了眼睛很享受这种气息。她觉得就这样死了,她也很宁静。她很感激带她逃出沙虫的这个年轻男子他让自己可以选择这种宁静的死亡方式。

        不过她很快就明白,这股气息是从叶默身上传来的。叶默还没有睁开眼睛,脸色也还是有些苍白,不过比起原先有了一丝血色。

        洛素素心里一喜,她知道自己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如果可以救活这个人,她也没有什么遗憾了,该还的就全部还了,她可以了无牵挂的离开这个世界,而且她对这个男子还有一种亲切感,她说不上来为什么会这样。

        她再次割破自己的手腕,吸了一口血,对着叶默的口中渡去。

        叶默此时正处于冲破练气三层的关键时候,没想到出现这种事情。

        不过他立即就明白了让他醒过来的是什么了,那股梦中有些粘稠的原来是洛素素的血,那柔软竟然是她的唇。他心里一阵的感动,只是不知道那股淡淡苦涩的泉水是什么。

        除了师父洛影之外,叶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感动,他不喜欢流泪,也从来都没有流过泪,可是此时他的眼角却有些酸涩。

        叶默想阻止洛素素找死的动作,可是此时他却无法阻止她的动作,他必须要全力冲破练气二层到达练气三层,只有这样,他才可以救活他们两人。

        洛素素忽然抬手擦了一下叶默眼角溢出的泪痕,喃喃的说道:“芋姐说今天是我的生日,没想到我竟然在这里度过了自己最后一个生日?!彼沼谠俅纹嗽谝赌砩显瘟斯?,她的嘴角和叶默晕过去一样lu出了一些笑意。

        无论是否可以救得了叶默,她已经尽力了。她不欠任何人的东西,她走的了无牵挂。!。@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