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百零五章 被困沙漠的人

    第一百零五章 被困沙漠的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求一下订阅,如果可以,请设定为自动订阅,老五很想知道有多少朋友在自动订阅,谢谢?。?br />
        此时的宁轻雪和池婉青却已经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只是和她们原先想的不同的是,她们并不是单独两个人进来的,而是一个车队。

        虽然池婉青很不想父亲干涉她的行动,但是既然这次见面父亲都没有提起以前的任何事情,而且还同意了她进入沙漠,也只能退一步??銮宜裁靼赘盖渍馐俏怂?。

        所以妥协之下,池右军不但为宁轻雪安排了几辆车,还派了专人陪同自己的女儿一起前往沙漠。这也算是以权谋私了,如果不是为了女儿,池右军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但是没有办法,几年不见的女儿一见面就要去沙漠,就算是他再劝,女儿也不同意。如果不想和女儿再次闹翻,他只能妥协女儿的要求,派了专人护送女儿去沙漠探险。

        叶默仔细检查了晚上要过夜的风墙,感觉很是结实,这才放心下来,将帐篷打开。睡袋晚上太热,叶默也懒得用睡袋。

        晚上叶默不想睡觉,他正在帐篷里面修炼,但是修炼到半夜时分,他再次有被盯上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很是不舒服,叶默心里更是郁闷,来沙漠当中探险的甚至是旅游的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人,为什么偏偏他就可以遇见这种情况?

        叶默这次没有继续等下去,他将东西收拾好了放在包里,再次将包背起,连帐篷也收了起来。这个时候他感觉那盯着他的东西依然还在原地。

        这东西是不是那天晚上的,叶默不敢肯定,但是既然被盯上了,就说明自己身上有吸引它的东西。至于是什么东西,叶默想不通。难道盯着他的还是龇螂不成?不过叶默知道这绝无可能,因为龇螂根本就不会存活在沙漠当中。

        自己来沙漠当中本来就是为了寻找‘紫心藤’的,难道这东西是因为自己包里的‘紫心藤’?因为只有‘紫心藤’别人包里没有。如果真的是这样,说明这东西对‘紫心藤’相当的敏感。

        叶默将东西背好了之后,这次他没有急着去攻击这个躲在暗中盯着他的东西,而是拿出一枚铁钉,用神识印记标志好了以后,突然站起来转出风墙,手里的铁钉对着这暗中盯着他的黑影打了过去。

        又是‘吱’的一声,叶默知道自己的铁钉已经打中,当即就追了过去。

        此时他的包都背在自己的背上,就算是迷路了他也不惧怕。有包里的食物和水,加上他自己的能力,就算是在沙漠里面活个一两个月都不成问题,一两个月,就算是他沿着一个方向也走出沙漠了。

        这次叶默没有追失,他紧紧的盯着前面的黑影,虽然黑影时时刻刻都要逃出他的神识,但是他已经在它身上钉了一枚神识钉子,叶默相信,他只要神识锁定这枚钉子,他肯定可以抓到这黑影。

        叶默虽然紧紧的盯着前面的黑影,但是心里却很是奇怪,这黑影的生命力也太过强悍了点,自己的铁钉肯定已经打中它了,但是怎么还如此迅速?几天前遇见的那个偷袭他的黑影也是这样。

        就在叶默准备想办法突然加速要拦截住这个黑影的时候,一声软弱无力的咳嗽从不远处传来。声音很小,如果不是叶默的耳力相当的强悍,他是绝对听不到的。

        就这个一愣神的时间,叶默发现刚追的那个黑影再次消失不见。不过叶默也没有恼火,那个黑影肯定躲在什么地方去了,黑影中了他的钉子,就算是钉子被它弄出来了,但是那个钉子他已经加工过,有一丝神识烙印,他只要找到那丝烙印的感应就可以再次找到它,至少在几个小时之内没有问题。

        现在这东西消失了,叶默也懒得继续去寻找,而是循着刚才发出呻吟的地方走过去。

        两名男子和一名女子,无力的靠在一个破烂的帐篷外面。叶默人没有走到,他的神识先扫过三人。

        三人蓬头垢发,显得很是狼狈,而且那两名男子身上竟然还带着枪。那名女子虽然没有手龘枪,但是神态之间也带着一股杀气,叶默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这股悍杀之气。

        看三人坐立的方向,很明显,这三人并不是一伙的,尽管三人都是奄奄一息的模样,但是这两名男子还是有些警惕的盯着这女人,似乎在防止她耍什么花样。

        叶默刚走到,这三人立即就是一惊,这半夜三更,竟然在沙漠里面突然冒出来一个人影,就算是再大胆的也要吓的不轻了。

        虽然三人都是一惊,但是明显的三人都无力起来,只是其中一人拿起手龘枪对着叶默,不过他却没有开枪。

        叶默注意了三人,这三人的嘴唇开裂的厉害,而且身上的衣服被风沙打的很是狼狈??杉馊嗽谏衬锩孀屏瞬簧偈奔淞?。

        “你是谁?”拿着手龘枪的人有些紧张的盯着叶默。

        “你到底是人还是鬼?”那名女子虽然看起来很是凶悍,但是在沙漠当中半夜三更突然遇见这样一个背着背包的人,怎么可能不害怕,她下意识的往两名男子那边挪了挪,但是可能她的体力已经用完了,却只是动了一点点就无法再挪动。

        “我是谁不重要,如果你敢再拿枪对着我,我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币赌乃档?,他现在最讨厌的就是用枪指着他。这三人都不是简单之辈,就算是他们现在被沙漠折腾的无力站起来,但是叶默能够感觉到这三人的彪悍,无力是那个女的,还是那两个男的,都不简单。

        让叶默诧异的是这拿着枪的人忽然将枪收了起来,再次咳嗽一声,这才无力的说道:“我现在最讨厌的就是明天早上的太阳了?!?br />
        叶默忽然感觉这个家伙有些可爱起来,微微一笑,“你们在沙漠里迷路了?”

        此时三人已经确定叶默不是鬼了,而且叶默应该也是一个在沙漠当中探险的人。收了枪的男子松了口气,也许遇见这个人就有救了。

        此时他却并没有问叶默讨水,而是有些佩服的说道:“兄弟,我太崇拜你了,你竟然可以在沙漠当中犹如散步一般。你不会告诉我你徒步走到这里来的吧?”

        叶默没有回答这男子的话,而是看了看另外两人。

        这说话的男子连忙解释道:“我叫李狐,这位是我的搭档陈宏哲,我们在沙漠中追捕罪犯不下心迷路了。车已经没有油了,就丢在沙漠当中,本想求援的,但是我们的通讯设备和定位设备竟然都没有任何用处。后来我们走了一段路,准备找个有信号的地方,没想到越走越迷路,现在已经许多天了?!?br />
        见叶默没有说话,李狐拿出自己的手机说道,“本来以为走一段就是迷路也可以打电话求援,只是几天后电话都没电了。而且我们为了追捕她,进入沙漠也很匆忙,基本上没有准备什么。人是被我们追到了,但是却困在了沙漠。估计一两天就要嗝屁了?!?br />
        这李狐说话有些洒脱,似乎没有将死当回多。

        叶默看了看那名女子,心说这女人虽然现在也被沙漠折腾的动弹不了,但是她身上的那股彪悍和杀气依然存在。

        既然是为了抓捕罪犯,说明这两人是警局或者类似这种部门的人。

        “不要脸,你们才是罪犯。那东西是你们的吗?你们凭什么问我追讨?况且东西还不在我身上?!闭馀颂饫詈幕?,立即反驳道,口气可是相当的不屑。

        叶默懒得管这些八卦,谁对谁错,他根本就不想去管,见这三人即将坚持不住,从包里拿出十五瓶水,一人五瓶丢了过去。既然这三人不是一伙的,就分开来给吧,免得再起干戈。干粮叶默就没有给了,他看见几人的包里都还有干粮。

        “多谢,兄弟,我要不了这么多,有三瓶就好了,你自己还在沙漠当中,你留一些吧?!崩詈庸?,立即抱拳感谢道。

        但是言语当中却让叶默收点回去。

        叶默之所以给水,一个是自己现在水多,还有一个就是那名黄衫女子救他的时候丝毫不吝啬,叶默受了一些感染。当然李狐的性格叶默有些喜欢,这人有点乐观。现在他说让叶默留些下来,叶默对他的看法更是不错。

        陈宏哲拿起水感激的对叶默说了声谢谢,也没有主动说水多了,只是赶紧打开了一瓶水一下就喝了个底朝天。不过他看了看余下的水,终究是没有继续喝,他也知道现在不能喝太多的水。

        那名女子拿起五瓶水立即有些激动的对叶默说道:“谢谢你了,你真是个好人,我叫冯甜。不过我也只要三瓶就够了?!彼低昴闷鹆狡康莞赌?。

        叶默摆了摆手说道,“我还有十来瓶水,你不用给我,我够的?!辈还芯醴胩鸬钠屎退恼飧雒旨鹊牟幌喑?,她看起来彪悍有杀气,而她的名字却很文弱。

        陈宏哲见三人就是他没有推辞,而且最先喝下去,倒是有些不自然起来。

        李狐也喝了半瓶水,感觉人恢复了好多,这才看了看李甜说道:“好,你说你不是罪犯,你敢说你原来不是北沙的人吗?你敢说几个月前坛都的爆炸案和你无关?难道你还要说东西不是你拿走了?我们都说了,你只要将东西拿出来,我甚至可以给你报酬,不会追究你的任何责任,而且你要那东西有用吗?”

        冯甜张了张嘴,却终究是没有说出来。

        (感谢众多朋友的月票支持和大力打赏,谢谢了,非常的感谢,爱的蓝黑朋友甚至为了投月票直接打赏万币,成了舵主。谢谢。我们的月票和前十依然相差将近四十票,老五再次拜求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