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七百一十二章 墙里佳人

    第七百一十二章 墙里佳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唐子禾进府已成了秦堪最近这两年最头疼的问题。

        京师那么大,嘴贱的人那么多,再加上她的相公掌握着大明各种传闻和小道消息最多的锦衣卫,一品诰命夫人只要有心情,一声召见把丁顺或李二常凤这些心腹亲信找来,鼻孔里几声哼哼,脸上扯出一个冷笑,这些夯货们架不住诰命夫人凤目含煞的威势,几乎未经犹豫便将秦公爷卖得彻彻底底毫无保留……

        于是杜嫣知道了很多,她知道唐子禾的存在,知道她是江南才子唐伯虎的妹妹,她甚至从那些心腹亲信躲躲闪闪的只言片语里隐隐明白唐子禾不简单的身份……

        知己知彼的正室夫人满足了好奇心,却也从未给过秦堪难堪,话里话外透出一个意思,把唐子禾接进府里来,堂堂国公躲躲藏藏养了个外宅,说出去被人笑话,当然,唯一的条件是,唐子禾进府时规规矩矩给正室夫人斟杯茶,叫声姐姐即可。

        凭心而论,杜嫣的这个条件并不过分,京师权贵众多,无论权贵们怎么宠溺妾室,最起码的规矩还是要懂的,妾室只给大妇斟杯茶叫声姐姐,简直是宾至如归的待遇了。

        然而这么一个小小的条件,唐子禾却没答应。她仍住在京师东城内街的宅子里,对杜嫣主动递出的橄榄枝视而不见。

        秦堪只能无奈的理解,并且接受这个事实。

        作为曾经搅动天下风云,麾下良将精兵十万,全盛时手握三省生杀大权的女元帅,唐子禾有她的傲气,这种傲气不是鼻孔朝天,也不是俯视芸芸,她只是远远的,静静的站在远处,像一朵开在幽谷里的兰花。独自绽放独自凋零,尘世的繁华永远与她无关。

        幽谷里的兰花自然做不出向大妇斟茶这么降低格调的事。

        于是杜嫣和唐子禾就这么僵持下来,谁也不肯让步妥协,当然。也不会撕破脸,一品诰命和造反女元帅的自尊不容许她们表现得像个疯子泼妇。

        女人们不急,秦公爷也只好听之任之,家事和国事一样,讲究的是一个火候,火候到了,一切问题迎刃而解,火候未到强自推动,反而更容易惹出祸事,身为二女相公的他久经风浪。自然不会做那种拔苗助长的蠢事。

        想想如果有一天二女矛盾爆发无可调和,大妇武功高绝东方不败,小三下毒无影无形,二女同场较技打得天昏地暗,还有一双儿女堵在外宅门口指天叫骂“开门啊开门啊。你有本事抢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

        想到这幕画面,秦老公爷整个人都不好了……

        “最近有出行的打算吗?”秦堪果断转移了话题,不再揪扯唐子禾进不进府的事。

        唐子禾懒洋洋躺在他怀里,像一只慵懒而优雅的猫。

        “夏天来了,京师流民营正是疫病多发季节,最近我哪里都不去,打算配合团营在流民营里待几天。给流民防治一下,顺便再给他们瞧瞧伤病……”

        秦堪笑道:“知不知道你最近在京师的名气大得很,都说城里有位万家生佛的女菩萨,给穷人瞧病不收分文,而且医术高明,药到病除。简直比我这个凶神的名气大多了,下面的锦衣卫属下说,京师名家龙二指对你很不满,说你抢了他的病人,也抢了他的风头。有心来咱们家门前骂街撒泼,却终究没胆子跟锦衣卫过不去,龙老先生一口恶气憋在心里宣泄不了,据说被气病了……”

        唐子禾笑道:“大夫也是手艺人,有没有本事,出多大的风头,全凭手艺说话,技不如人还想出风头,天底下哪儿那么好的事?”

        秦堪看着窝在怀里慵懒的她,叹道:“还是喜欢你现在的模样,安安分分,普度众生,不是挥旗斩将的大元帅,也不是谈笑间杀人于无形的女魔头,就现在这个样子,不增不减,不垢不净,挺好的?!?br />
        唐子禾的脸埋他怀里,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你真觉得我现在这个样子很好?你有没有想过,你喜欢看到的样子,或许并不是我想要的样子?”

        秦堪一怔:“你想要什么?”

        唐子禾沉默了,许久之后展颜一笑,笑容满是戏谑和狡黠,令人分不清真假。

        “我呀……我自己随便什么样子无所谓,不过,我想要你的官儿再高一点……”

        秦堪笑道:“如今我已位列国公,再高便只能封王了,咱们大明的异姓王可不容易封,你还是趁早死心吧?!?br />
        唐子禾嫣然一笑,凑在秦堪耳边轻启朱唇,用只有他能听到的音量悄然窃语:“不,比王爷还高一点点……”

        秦堪浑身一震,触电似的从躺椅上弹了起来,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唐子禾。

        显然这位万家生佛的女菩萨造反造出了职业病,无论蛰伏多少年,造反的念头一直未曾熄灭过。

        “香薷,你先退下?!鼻乜八嗌愿?。

        香薷敏感察觉到凉亭内的气氛不对,急忙朝二人福了一礼,匆匆退出亭子。

        “这句话我今天当作没听到,以后也不想再听到?!鼻乜岸⒆盘谱雍棠钦潘亢敛患暝潞奂?,依然艳丽夺目的俏脸,很认真的一字一字地道。

        唐子禾毫无惧色地正视着他:“纵然位极人臣,终归还是皇帝掌握着你的生死,哪怕皇帝宠信你终生,你敢拍着胸脯说秦家子子孙皆沐皇恩永不失宠么?当今皇帝尚无子嗣,臣心民心动荡不定,若你有意试问鼎之轻重,此时正是……”

        秦堪怒道:“这几年我多次让你进豹房给陛下瞧瞧为何子嗣不昌,你屡屡推托不肯,原来是你刻意为之……”

        唐子禾垂头不语,显然默认。

        秦堪罕见地露出几许厉色:“唐子禾,把你那不臣的心思收起来,以后别在我面前说这种话!我一个字都不想听到!”

        唐子禾朱唇蠕动,欲言又止,然而秦堪的目光太严肃太慑人,唐子禾犹豫片刻。终于点点头,低眉垂睑道:“好,你不想听以后我便不说?!?br />
        *******************************************************************

        努力忘掉唐子禾那番大逆不道的话,秦堪走出宅院。门口两排锦衣校尉动作划一朝他按刀为礼,秦堪目不斜视径自上了官轿。

        轿子晃晃悠悠前行,秦堪坐在轿子里,心情也随之上下起伏,一闭上眼,脑海中便不停闪过唐子禾那张充满了蛊惑的脸,眼中毫不掩饰的反意仿佛梦靥般挥之不去。

        “真是个妖女……”秦堪喃喃苦笑。

        霸州兵败后,唐子禾巧计从官兵手中逃脱,这些年如浮萍般来去,从此再也不提造反。秦堪原以为她真的已经放弃了,直到今日他才从她眼底里发现了一抹沉寂了十余年的不甘和野心。

        她生来便是造反的人,从小被白莲教收养,与白莲教的长老在天津城里相依为命,她被灌输了近二十年的谋逆思想。这种思想在她脑海里可以说是根深蒂固,哪怕被朝廷打败过一次两次,也只能暂时令她蛰伏隐忍,却从不肯放弃改朝换代的念头。

        依秦堪狠毒的性子,身边如果出现这种危险的人,他必然毫不留情地下令诛杀,将祸患掐死在萌芽中。

        然而唐子禾不是别人。她是自己朝夕相处,已有了十余年夫妻情分的枕边人,秦堪如何下得了手?

        无比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如何把这位以造反为毕生己任的女反贼改造成忠君爱国俯首甘为孺子母牛的良民,实在是一个迫在眉睫且难度比羽化飞升小不了多少的棘手问题。

        脑子里胡思乱想纠结成团之时,轿外传来属下恭敬的声音。

        “公爷。已到豹房了?!?br />
        …………

        …………

        选妃副使不能白当,既然为朱厚照选出了五十位待选准妃子,就算朱厚照一个都没瞧上,也必须矮子中间选高个儿把后宫的妃子名位补齐了。

        老实说,这种拉皮条的事情秦堪很不愿干。哪怕是给皇帝拉皮条,他也不觉得有多荣耀,可是既然朱厚照给他派了这个差事,不干也得干。

        秦堪是豹房的老熟人了,门口值卫的军士只看了他一眼,连腰牌都没查便纷纷退后一步按刀为礼,恭请秦堪入内。

        豹房的格局跟皇宫大不一样,进门便是一片广袤如海的湖泊,初建之时便引豹房外西华池的活水入内,湖上建水榭回廊凉亭,还有一艘硕大无比的座船供朱厚照闲暇时游湖赏景,原本朱厚照兴致勃勃打算在座船上装十几门火炮,没事便在船上和刘良女开个房,顺便对准皇宫金殿来一发,以增强大臣们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馐?,被心惊肉跳的秦堪威胁一头撞死在他面前,遂只好悻悻作罢。

        心事重重的秦堪进了豹房后目不斜视朝前走,脑中仍在反复思索着改造女反贼的计划。

        不经意间抬眼一扫,却见湖面靠近岸边站着两排宦官和宫女,岸边凉亭内坐着一位衣袂飘飘的女子,女子俏脸带着淡淡的轻愁,素手托腮定定看着湖面上的粼粼波光入神,心绪却不知飘向何处。

        秦堪脚步一顿,心中暗叹一声,终于还是硬着头皮上前走进凉亭,躬身朝她施了一礼。

        “臣,秦堪,参见贵妃娘娘?!?br />
        女子正是刘良女,十年前被朱厚照迎娶入宫,第二年即被正式册封为贵妃。

        刘良女的思绪被打断,俏目轻抬,见秦堪站在她面前,急忙起身点点头:“秦公爷免礼?!?br />
        秦堪直起身,笑道:“臣打扰了娘娘雅兴,实在罪过,臣欲觐见陛下有事相禀,这便告退了……”

        秦堪转身便待举步离开,刘良女忽然在他身后道:“秦公爷留步……”

        “娘娘有何吩咐?”

        刘良女看着他,静静地道:“听说秦公爷最近被陛下定为选妃副使,不知那些待选妃子里,秦公爷中意何人为陛下枕边添香的宠儿?”

        秦堪苦笑暗叹,该问的总是逃避不了,今日出门前实在该看看黄历的。

        “选妃之事,臣只是奉旨而为,而且此事出力最多者乃礼部毛尚书和宣府游击将军江彬……”秦堪毫无愧疚地把毛澄和江彬卖了。

        刘良女苦涩一笑,目光却依然清澈,仿佛能穿透迷雾。

        “多日不曾去府上拜望杜家姐姐,她最近好吗?”刘良女换了个话题。

        “托娘娘的福,内人尚安?!?br />
        刘良女叹了口气,目光又回到波光粼粼的湖面,俏脸上的愁意薄怨愈发明显了。

        “他曾说过要像他父皇一样,一生只为一位女子钟情,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这十年来,他确实做到了……他是皇帝,天生坐拥三宫六院,这十年他却只独宠我一人,已然非常难得了,对吗?”

        秦堪半阖双目,却不敢搭话。

        “一个女人能被丈夫宠爱十年,其实真的已是前世修来的福分了呢……”刘良女喃喃道,也不知是在对秦堪说还是在安慰自己。

        秦堪沉沉一叹:“娘娘,陛下……终究是皇帝?!?br />
        “是啊,他终究是皇帝,他这一生还有许多大事要做,有许多责任要背,而我,这辈子却只有他,他即是我的全部,满满占据我心里的每一个角落……”刘良女说着说着眼眶一红,两行伤情的泪水顺腮滑落。

        “有时候我真的很恨他,恨他为何偏偏是皇帝,为何他不是那个无忧无虑亦无掣肘的酒肆伙计,每日在店里嘻嘻哈哈为客人奔走闲聊,我在一旁舀酒布菜,打烊收拾后回到家中,关上门一起细数今日赚得铜钱几文,然后小心将钱物收好,彼此给一个充满希望的微笑……”

        刘良女渐渐泣不成声:“‘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秦公爷你告诉我,年年岁岁,果真新人换旧人么?”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