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六百九十六章 面授机宜(下)

    第六百九十六章 面授机宜(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孙英是武将,武将不一定能作出一篇锦绣华文,但兵书是一定看过的。

        秦堪一说“平衡”二字,孙英便明白他的意思了。

        眉宇间闪过一丝犹豫,毕竟在日本国内搞风搞雨性质太严重了,玩得太过头了免不了一场大乱,那可是两国外交事件,一个七品监察御史小小参劾一本,他孙英都得人头落地。

        当然,前些日子天津水师提督杨德全那夯货将日本整支舰队全灭一事是个例外,这种例外的几率相当于杨家祖坟喷了三辈子青烟,才算他运气好落个好结局,但是他孙英祖坟究竟有没有冒青烟,很多年不可考了……

        仿佛看出孙英的犹豫,秦堪笑道:“你别怕,不是叫你领着五百将士征服日本,这是缺心眼的事,所谓平衡其实很简单,扶弱凌强而已,眼下日本皇室孱弱,你不妨听听那位天皇陛下的话,他手里骤然多了五百火器兵一定会不甘寂寞的,那时他让你打谁你就打谁,帮他打下一片大大的疆土,日本战局太乱,虽有数十位大名打来打去,实则真正有实力的只有大内氏和细川氏,没事多看看日本地图,找找天皇,大内氏,细川氏的势力分布,发现谁太强了,挑唆日本天皇去打他,发现谁太弱了,暗中与他结盟,不动声色扶持他……”

        孙英终于懂了,举一反三道:“若有一天日本天皇势力变强了,末将亦可领兵离开皇宫,与其他的大名结盟,牵制天皇的势力……”

        “对,总之一句话,一定要让他们打起来,不可一日消停,更不可让日本统一,平日没事多走访走访。随时关注他们国内有没有出现什么胸怀大志,腹有良谋,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的所谓英雄人物,一旦发现有这样的人物……”

        孙英顿时露出恶狠狠的狰狞面目:“剁了他喂狗!”

        秦堪欣慰地看着他,笑道:“喂鱼也可以,死法不必拘泥一格。大可推陈出新?!?br />
        孙英抱拳道:“末将明白公爷的意思了,一言概之,公爷对日本甚为防范,故用制衡之法使其内乱,最终达到大明遥相经略的目的?!?br />
        秦堪点头笑道:“你不是外人,我也不掩饰了。不错,我确对日本有防范之心,驻兵之举实为百年之计,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百年后可见结果,你如今领总兵衔,算是军中大将。让你远赴日本驻兵确实委屈你了,不过旁人我不大放心,此去驻兵,你在那里待足五年,五年后回来,我向陛下保举,给你封个伯爵,恩荫子孙万代?!?br />
        孙英浑身一颤。不敢置信地看着他,随即站起身面朝他重重跪下,激动道:“孙英但有寸进,全托公爷提携,此生愿为公爷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秦堪笑着扶起他,变戏法似的摸出一张字条递过来。叹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件私事,日本国的皇室实在太不讲究了,昨日费尽力气帮他忙,按理应有重礼奉上。结果知仁亲王囊中羞涩,刚才登门拜谢竟给我打了张白条,说是欠我二万两银子来日奉还,简直比我还……咳,简直无耻之极,你到了日本后帮我办妥此事?!?br />
        孙英呆了一下,接着使劲拍胸脯,恶声道:“这事包在末将身上了,那狗屁知仁亲王若拿不出银子,末将把日本皇宫拆了卖出去!”

        秦堪连连摆手:“粗鲁,太粗鲁了,咱们是天朝宗主上国,怎能如此野蛮?若他们实在拿不出银子我也不强求,我听说日本有个地方叫岛根县,县外有山,名曰‘石见山’,那座山目前处于大内氏的势力范围内,你让天皇陛下下个条子,就说把石见山送我了,再跟大内氏谈谈交接,谈不拢就打……”

        孙英疑惑道:“公爷为何要一座山?”

        秦堪慢悠悠道:“因为它是一座银矿山……”

        “噗——咳咳咳……”孙英咳得面红耳赤,许久才抱拳道:“公爷等着瞧,那座山从此刻起姓秦了!”

        ********************************************************************

        孙英离开了,带着秦堪满满的阴谋诡计,以及对石见银山的强烈期待离开了,背影像一尊很不讲道理的凶神,日本的天皇陛下很快会发现,天朝宗主上国派来?;に慕烤撬胂笾心敲春蜕?,半年以后他一定会在午夜梦回时狠狠扇自己的耳光,而且深刻领悟“引狼入室”这个成语的意思。

        秦堪不急,他有的是时间,现在满脑子想的却是那座银山。

        寻常百姓形容别人有钱,一般都说“家里有座银山”,秦堪没想到自己居然真有可能会拥有一座银山。

        幸福来得太快,只希望知仁亲王一路穷到底,千万不要还他银子,让他没了收银山的借口,当然,他真敢还钱的话,相信孙英一定有法子让这位亲王殿下英年早逝的,吃相虽说难看了点,但是那座银灿灿的银山摆在面前,吃相纵然难看秦堪也顾不得了。

        心里盘算着如何分配这座银山的份额,毕竟这笔财富太大了,秦堪一个人吃下会撑死的,朱厚照免不了分他一半,剩下的再给勋贵分一份,自己留两份,跟在皇帝身后闷声发财才是王道,将来采出的矿石滤出银子,命巧匠造一张纯银大床,自己躺在上面好好享受一下暴发户的生活,谁敢骂他庸俗,用沙钵大的银锭子砸死他,一边出气一边把人家的丧葬费出了……

        秦堪沉浸在暴发户的美梦里,这一觉睡得很香。

        一觉睡到天光,披着单薄的春衫走到内院,管家却匆匆来禀,皇上来了。

        秦堪点点头,举步便往前堂走,朱厚照早已是秦府???,秦家上上下下对他的到来已失去了受宠若惊的激情。

        秦堪走了两步,却见管家一脸犹豫,欲言又止。

        “怎么了?”秦堪问道。

        “老爷,今日皇上的气色不大妙……”

        秦堪顿时一脸惴惴:“不会又被夫人揍了吧?”

        “那倒没有,只是……恕老朽不敬,皇上走起路来打飘儿似的,而且面容木然,目光呆滞,就跟中了邪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