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六百七十六章 黎明之前

    第六百七十六章 黎明之前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京官再怎么兴风作浪,终归将风波控制在京师城内,从进入朝堂到如今,明里暗里参劾秦堪的奏疏太多了,内阁和司礼监的库房里若专门挑出参劾他的奏疏,少说也能垒出一座小山,奏疏里的罪状大到祸国误君,小到早朝时系歪了腰带,大大小小的罪状加起来不下千条,而且款款有理有据,文采飞扬。

        京师范围内的参劾秦堪一直不怎么放在心上,因为京师朝堂这滩水太浑了,想要脱身不算太难,秦堪入朝堂多年,总有几个文官盟友,让他们在其中搅和几下,把这滩水便得更浑,公说有理,婆说有理,吵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天大的事就这么化解了。

        然而事情一旦蔓延到地方官府和卫所,性质就严重了,纵然秦堪大权在握,但影响力终究只在京师,这与朱厚照的帝王权势差不多,令出朝廷,地方上遵从的只是朝廷,皇帝的身份对地方官府来说,只是朝廷的一部分,所以自古民间便有“天高皇帝远”的说法。

        秦堪这个锦衣卫指挥使的身份也是一样,所以当地方官府的参劾奏疏仿佛约定好了似的同时涌进京师时,秦堪马上察觉到事态的严重,他知道,图穷匕见的一刻要到了。

        新年第一次大朝会的前一晚,远赴浙江沿海的丁顺终于风尘仆仆赶回了京师,子夜时分,秦府的侧门悄然打开一条缝,丁顺像只敏捷的游鱼窜了进去。没人知道秦堪和这位最信任的属下究竟说了什么,一个时辰后,丁顺杀气腾腾地离开了秦府。

        …………

        …………

        丑时三刻,皇宫承天门前早早聚集了一大群官员和勋贵,新年的第一次大朝会即将开始,原本应该喜气洋洋互拜新年的广场上今日却鸦雀无声,许多人不耐烦地抬头看着星辰方位计算时辰,等待钟鼓楼的上朝钟声响起,寂静无声里,杀气冲云霄,简直像一个屠夫聚会,人人在心里磨着刀,咬牙等待猪羊的到来。

        每个人的神情都很凝重,他们知道今日要面对的敌人多么可怕,当初一手遮天的刘瑾多么不可一世,可最后终究被这位不显山不露水的低调国公悄然算计,不仅倒了台,甚至死无全尸。

        风水轮流转,朝堂之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当初带领大家诛除权奸的盟友,今日却成了大家诛除的对象,而这位面貌斯文内心歹毒的敌人,却远比刘瑾更难对付。

        再难对付也要对付,大家的底线一直很明确,他们可以容许一位权势人物参与他们的游戏,但绝不允许这个人利用权势破坏早已定好的规则,一旦他向规则发起挑战,他要面对的,是整个利益集团的拼死反扑。

        千人聚集的承天门广场一片寂然,仿佛一座沉默的火山,滚烫和岩浆在沉默中蠢蠢欲动,即将喷发,毁天灭地。

        人群里,兵部左侍郎曹元气定神闲地来回缓缓踱步,一手捋着短须,一手负在身后,倒是一派朝廷大员的威严模样,与朝臣们擦肩而过,彼此互相交换一个会意的眼神。广场上来回踱了几步后,包括曹元在内,许多人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有些不对劲呀,今日是新年的大朝会,按制所有在京官员都必须参加的,可为何都察院监察御史和六部给事中等等那些言官却无端少了几十个?这些人是今日朝争的主力军,少了他们,难道要曹元自己上去唱独角戏么?

        天色仍旧漆黑,宫门内的云板远远传来四声脆响,已到寅时。

        广场四周不知何时升起了浓雾,早春冰寒的日子里,浓雾的天气委实不多见,大臣聚集的人群里,有对易数精通的人拧起了眉,缩在袍袖中的手指掐算一番,随即神情一震,脸色愈发难看。

        浓浓的雾色里,一乘官轿慢慢悠悠行来,在广场边沿落了轿,轿帘掀开,身穿蟒袍腰系玉带的秦堪走出轿子,他的脸上永远带着温和无害的微笑,仿佛一位得道高僧,世间一切宠辱皆忘,波澜不惊。

        晨蔼雾色里,秦堪踏着坚定的步履,出现在所有人面前,脸上的笑容一如故往,永不妥协。

        一阵比死更寂静的沉默,每个人死死盯着他,那一脸和煦如春风的微笑,看起来那么的神秘,笑容背后的真实却藏在浓浓的雾色里,无法揣度。

        “大家新年好呀……”

        秦堪笑吟吟地朝众人拱手,不见丝毫烟火气,优雅且风度翩翩,比君子更君子。

        皇宫谨身殿内。

        司礼监掌印张永正亲自给朱厚照更换龙袍,这原本应该是贴身内侍干的活儿,但司礼监的张公公插了手,内侍小宦官哪敢说半个不字?只能乖乖让到一旁。

        张永的动作不想他的外表那般粗犷,反而轻柔得像一位待字的大家闺秀,大手温暖且干燥,偶尔拂过朱厚照的脸庞,有一种暖洋洋的舒适感。

        铜镜里的朱厚照唇红齿白,仪态风流,恰是一副少年俏郎君的好皮相,可今日镜子里的他,眉宇间却浮上几许浓浓的愁意。

        静静站在及人高的铜镜前,任张永在他身前身后忙活,忽然朱厚照重重叹了口气,道:“张永啊,今日这一关可不好过,朕已听到风声,外廷那帮家伙今日怕是要将秦堪置于死地呀……”

        如今已位高权重的张永在朱厚照面前仍旧一副阿谀的神色,谄媚中带了几分刚正,他对自己的表情控制自如,他知道朱厚照就好这一口儿。

        “陛下别太操心,保重龙体才最重要,秦公爷面相红润,天圆地方,老奴怎么瞧都觉得他不像短命之人,秦公爷吉人天相,老天会帮他度过一切厄难的?!?br />
        朱厚照叹道:“你甭说这些话宽朕的心,今日朝会不一般,朕隔着皇城老远都能闻到满朝大臣的杀气,他们这是来者不善呀……”

        张永急忙道:“陛下勿忧,论起来秦公爷也是咱们东宫旧臣,陛下还是太子之时老奴便与他相交甚得,老奴虽是阉人,但与他不是兄弟胜似兄弟,如今秦公爷有难,老奴怎能袖手旁观?”

        朱厚照闻言大为欣慰,瞧向张永的目光竟多了几分感激意味,张永心中一震,对秦堪在朱厚照心中的地位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想想前些日子戴义对自己的那番言语,心中不由庆幸不已。

        戴义那家伙果然没说错,这个时候站在秦堪一边,必能讨陛下欢心,站队问题果然很重要,纵然这次救不得秦堪,但在陛下心里自己已是大大加分,简直是一笔有赚无赔的好买卖……

        “张永,你说你不愿袖手旁观,可是为了秦堪做了什么?”朱厚照好奇问道。

        张永顿时露出一副略嫌浮夸的为难表情,迟疑了许久,忽然退后两步跪在朱厚照面前磕了三个头,颤声道:“陛下请恕老奴擅专之罪,老奴干了一件错事,实在罪该万死……”

        “你做了什么?”

        “老奴……老奴看不得那些文官仗着人多势众欺负秦公爷,所以昨晚给东厂的戴义递了条子,寻了个‘秽言谤君’的罪名,把昨晚正在吏部给事中陈宏府中议事的二十四名监察御史全部……全部请进诏狱去了……”张永语气一顿,接着重重一个头磕在地上,拖长了声音跟饭馆跑堂的店小二似的大声道:“老奴行事欠周,失之跋扈,求陛下恕罪——”

        朱厚照惊呆了,楞楞地看着铜镜,铜镜里昏黄的宫灯映射出身后张永伏地请罪的身影,朱厚照傻傻盯着铜镜许久,忽然噗嗤一笑,接着笑声越来越大,前仰后合不可遏止,最后索性弯下腰,捧着肚子狂笑起来。

        张永脸上却摆出一副愧疚悔恨的模样,心中却得意万分,他知道这一宝押对了,自己做得哪怕再出格儿,只要行事的动机是站在秦堪一边的,陛下一定不会降罪于他。

        至于被拿进诏狱的那些监察御史,拿便拿了,反正这事是东厂出面,再说等过了今日这个要命的关口,不管救不救得了秦堪,明日再把他们放出来便是,自己在陛下面前的人情做足了,救不救得秦堪或放不放那些御史,已然无关大局。

        朱厚照笑了好一阵子,笑得眼泪四溅,许久之后才捧着肚子哎哟哎哟叫唤,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笑道:“张永啊张永,朕为何以前从不知道你居然这么阴损?怕是跟秦堪那家伙太熟了,这些坏毛病都是跟他学的吧?”

        张永陪着笑,弓着腰轻轻扇了自己一记耳光,笑道:“陛下说得是,老奴也觉得自己以前挺正派的人,却不知什么时候竟干出这等没出息的事,那些御史陛下别担心,等过了今日老奴再把他们放出来,想必明日秦公爷已化险为夷了?!?br />
        朱厚照点头道:“你干得不错,大臣们若参劾你,朕帮你拦下便是,不过……这事儿你干得比朕还胡闹,下不为例啊?!?br />
        “老奴谢陛下隆恩——”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