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六百三十章 龙颜大怒

    第六百三十章 龙颜大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朱宸濠以这样一种奇异的方式被王守仁不费吹灰之力拿下

        对王守仁来说,抓住朱宸濠的过程很不可思议,因为根本就没有过程,领五千精骑从南昌出发,赶到南康府附近,朱宸濠瘫坐在那里束手就擒,仿佛二人早已商量好了似的,一个抓人,一个等着被抓。

        说实话,王守仁都在犹豫该不该给朱宸濠定性为投案自首。

        实在很不可想象,这家伙打仗的本事稀松也就罢了,逃命的本事也这么稀松,真不知他当初哪来的勇气和凭仗敢造朝廷的反。

        任何事情都有过程,抓住朱宸濠当然也有,其实四个字可以概括整个过程,“因果报应”。

        抬年猪似的将朱宸濠欢天喜地锁拿回南昌,一骑快马紧急向安庆方向绝尘而去。

        捡了个大便宜,王守仁当然不会以为真是老天爷把这桩功劳白送给他,回南昌的半路上,王守仁便开始了审讯工作,朱宸濠的身份不同,哪怕他已被宗人府除名,但他仍是实际上的皇亲,自然不能提审他,但他手下还有谋士李士实和数十名残兵,几乎没动什么刑具,绝望的李士实便很痛快地交代了安庆兵败后的一切。

        当王守仁听到“唐子禾”这个名字时,眼角不由跳了几下。

        他对这个名字自然不陌生,可他实在想不到,当初叱咤风云的女反贼如今居然长出一副菩萨心肠,设计将朱宸濠拿下纯粹是为了给一个被屠村庄的百姓报仇。

        太多困惑萦绕在王守仁脑中,不论事情是真是假,他仍旧派人向锦衣卫通报了此事,并且派人沿路向唐子禾远遁的方向追查下去。

        朱宸濠是钦犯,唐子禾更是朝廷首要缉拿的钦犯,有了钦犯的线索就必须要追查到底,这是王守仁的职责。

        安庆大营。

        秦堪睁大眼睛看着丁顺,愕然道:“朱宸濠就这样被拿住了?”

        丁顺满脸喜色笑道:“对·王大人刚刚从南康府派人送的信,逆贼朱宸濠和他的谋士李士实以及数十逃亡残兵全部被拿住,而且都是被活捉,从头到尾没有任何反抗?!?br />
        秦堪呆了半晌·叹道:“从头到尾没有反抗,这朱宸濠吃错药了?”

        丁顺笑道:“此事另有内因,其实拿住朱宸濠的不是王守仁,而是……唐子禾?!?br />
        听到唐子禾的名字,秦堪浑身一震,神情愈发吃惊:“唐子禾?江西战火连天,她没事跑到江西来做什么?而且还把朱宸濠拿了·她是怎么拿的?”

        “唐姑娘在朱宸濠逃亡的路上事先设了个圈套,又给路边的泉水下了点儿药,朱宸濠那帮蠢货不明就里·稀里糊涂喝了泉水,结果一个个跟翻了盖儿的王八似的动弹不得,王守仁领五千骑兵经过南康府官道,看到朱宸濠这帮人软在路边,于是就把他们拿下了,比他娘的行猎打傻狍子还轻松,啧啧,这王大人可真是鸿福齐天,一桩天大的功劳就这么让他拣着了……”

        丁顺的表情又羡又嫉·眼睛红得跟兔子似的。

        不说丁顺,就连秦堪心底里也忍不住冒出一丝嫉妒的念头。

        数十万人在安庆打生打死,连皇帝和他这个宁国公都抄起兵器亲自上战场浴血厮杀·却还是让朱宸濠跑了,结果人家王守仁随便领几千人出城,半路上便遇着了朱宸濠·捡破烂似的把他捡回筐里,一脸的云淡风轻,浑然不知大家抓这个谋逆王爷抓得多辛苦······

        真怀疑这位圣人出生时是不是被某个过路的神仙施了祝福术……

        丁顺看着秦堪沉静的脸色,不由小心翼翼问道:“王守仁立此大功,属下瞧公爷的样子……似乎不大开心?”

        秦堪苦笑道:“我不开心并非因为王守仁,而是因为陛下····…”

        “逆首已擒,陛下若知消息·必然大肆庆贺才是呀?!?br />
        “若是别的帝王,自然要庆贺的·但是咱们这位陛下不一样,陛下亲征前便已立誓要亲手擒获朱宸濠,现在朱宸濠被别人拿了,他所立的誓言并未实现,你觉得陛下会庆贺吗?不大发雷霆就烧高香了,不知他又会干出什么胡闹的事?!?br />
        秦堪走进朱厚照的帅帐时,朱厚照坐在书案边一手撑着下巴发呆。

        时已入秋,但还没到生炭盆的地步,帐内铺着厚厚的一层地毯,朱厚照的座下也垫着一张品相非常完整的白熊皮。

        朱厚照发呆如发癔症,手撑着下巴,眼睛直楞楞毫无焦距地盯着前方某一点,眼神空洞,嘴里不时发出呵呵呵的傻笑声,这副模样前世的精神病院常见,令人不得不为大明的未来前途忧。!

        “陛下……陛下!”

        秦堪加重声音的呼唤将朱厚照叫回了魂。

        “陛下在思索大明的未来?”

        朱厚照干咳:“朕的未来都不知道在哪儿,大明的未来嘛,等朕把自己的未来想明白了再说……”

        标准的昏君语录,若真有中书舍人将朱厚照这辈子说过的混帐话全部记录下来,恐怕不会比圣经薄多少。

        “陛下在想什么?”

        朱厚照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脸,笑道:“朕刚才在想刘良女?!?br />
        “陛下亲征也有三个月了,想她了?”

        “当然想她了,不仅如此,朕还在畅想,过不了多久朕就能够将朱宸濠那逆贼亲手拿下,然后班师回京,进安定门的时候一定有许多百姓跪迎庆贺,说不定里面就有刘良女,那时我将朱宸濠用绳子绑着,遛狗似的把他牵进安定门,那该多么威风,多么愉悦,想必那一刻刘良女看朕的目光一定很不一样吧·毕竟女人都喜欢英雄,朕这次是得胜回京可不就是英雄么?你曾经也说过,少女情怀总是诗什么的······”

        “呃,少女湿不湿臣不清楚·但是陛下欲得刘良女芳心,臣倒觉得不必那么麻烦……”

        朱厚照奇道:“你有更好的法子吗?”

        秦堪暗叹,当初朱厚照跟刘良女说即将离开京师时,秦堪清楚看到刘良女脸上闪过黯然不舍之色,可见刘良女分明已对朱厚照生了情愫,只是朱厚照这个蠢萌蠢萌的纯情少男没察觉到而已。

        “臣没有更好的法子,但有更直接的法子?!?br />
        “什么法子?”朱厚照直起腰·两眼精光暴射,布置与朱宸濠决战阵势的时候都没见他这么精神过。

        “很简单,把她睡了便是?!?br />
        “睡······睡了?”朱厚照眼中的精光瞬间变成了呆光。

        “对·不仅要把她睡了,而且把她睡服了,她就是你的了?!?br />
        “这法子你以前跟我说过,但这不是禽兽行径么?”

        “陛下,以前当然是禽兽行径,但是现在臣敢保证,你若不睡她她会在心里骂你禽兽不如……”

        朱厚照怔怔呆了许久,幽幽一叹:“秦堪,朕冒不起这个险啊·咱们还是按正常套路走吧,朕觉得把朱宸濠牵进京师那一幕就比较正常,不仅正?!ざ彝?,只要刘良女是正常女人的话,一定会爱上朕的·你想想,大明天子雄姿英发,亲手擒获谋逆叛贼,多么威风……”

        秦堪露出苦笑:“陛下,臣今日进帅帐要禀奏的就是关于擒获朱宸濠之事……”

        “怎么了?”

        秦堪小心地看了看朱厚照的神色,期期道:“呃,擒获朱宸濠不劳陛下费心了·因为有人已将他擒获了,如今正在押解安庆的路上……”

        朱厚照仿佛被使了冰冻法术似的·整个人僵住了,两眼直呆呆看着秦堪一动不动。

        秦堪摇头叹气,晴天霹雳大抵也就这模样了吧。

        帅帐内很安静,落针可闻,朱厚照僵住的表情丝毫没有解冻的迹象,瞧得秦堪的心都悬起老高。

        看朱厚照这副模样,绝对不是高兴的样子,秦堪暗暗心惊,自己送了偌大一个功劳给王守仁,该不会害了他吧?

        “陛下,陛下······”秦堪忍不住开始招魂:“陛下魂兮归来,下面的臣子拿住了逆首朱宸濠,你就算不载歌载舞吧,好歹也该表个态呀?!?br />
        朱厚照终于解冻,不过脸色却迅速阴沉下来,他紧紧咬着牙,齿缝里迸出几个字:“是谁···…是谁干的混帐事?”

        这混帐话说的……

        “汀赣巡抚王守仁?!?br />
        砰!

        朱厚照大怒,拍案长身而起:“又是他!又是这个王守仁!谁让他抓朱宸濠了?朕的大军还未到安庆,他便在江西打得风生水起,朕如今唯一指望能亲手拿住朱宸濠,在天下人面前露露脸,他却把朱宸濠抓了,会打仗了不起吗?什么事都让他干了,朕千里迢迢跑来安庆干什么?真当朕来捡破烂扫战场吗?混帐!简直是混帐!”

        秦堪张了张嘴,却不知该如何接话,摸着良心说句公道话的话,眼前这位小昏君才叫真的混帐,人家把造你反的贼首抓住了,你不但不感谢封赏,反而破口大骂······这么一号昏君治下居然没有亡国,显然纯粹是朱家列祖列宗们死后埋的地方风水绝佳。

        PS:今天少码点,状态不是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