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六百一十八章 踯躅犹疑

    第六百一十八章 踯躅犹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诡异的刺杀令在场的所有人心头疑云重重,然而刺客们全部被杀或自尽,没有留下一个活口,疑云或许永远只能是疑云。

        真正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只有秦堪和丁顺。

        作为跟了秦堪多年的老部下,秦堪那点见不得人的秘密丁顺知道得清清楚楚,很多见不得人的事还是丁顺亲手帮他办的,这么一号货sè至今仍活在世上,而且官运亨通顺风顺水,活得无比滋润,没有被某无良上司灭口,这充分说明了秦堪的人xìng是多么的闪亮。

        和来时一样,朱厚照一行非常低调的回到了安庆大营。

        从接近大营到进入帅帐,朱厚照根本没露面,进了帅帐后,中军帅帐更是被皇帝侍卫团团围住,刀出鞘箭上弦,任何人不准接近,连军中勋贵和高级将领们求见也被侍卫们冷冷地挡在帐外。

        一股不安的情绪如瘟疫般在安庆大营中蔓延开来,谣言随之而生……

        …………

        …………

        离安庆百里之遥的反军大营里,得到消息的朱宸濠坐在椅子上怔怔发呆,随即神情浮上狐疑之sè。

        谋士刘养正却一脸狂喜之sè,兴奋地在帐内一边搓手一边来回踱步。

        “此乃天助王爷,学生恭喜王爷大业可期!”

        李士实坐在朱宸濠下首,和朱宸濠的表情一样,李士实的神情并无半分喜悦,反而犹疑不定。

        朱宸濠淡淡看了刘养正一眼,然后扭过脸看着李士实,沉声道:“李先生有何见解?”

        李士实思忖片刻,摇头苦笑:“此事委实真假难辨,朱厚照确实被宋易恩诱骗出营,也确实上了天柱山,而且回营时皇帝侍卫行sè匆匆,据说朱厚照的车辇回安庆后从营门而入,直接开到中军帅帐门口,任何人不得窥视接近,也就是说,除了他的贴身侍卫,没人亲眼见到朱厚照,或者说,没人见到朱厚照活着回来……”

        刘养正兴奋地补充道:“而且朱厚照回营后并没露面,帅帐四周忽然增加了守卫,戒备越发森严,他的近军侍卫更是如临大敌,听说连保国公朱晖求见也被侍卫挡了驾……王爷,这些情况加起来,学生敢用脑袋担保,朱厚照一定出事了,现在只是怕军心不稳,这个消息被瞒了下来,秘而不宣罢了?!?br />
        “是……吗?”朱宸濠拧着眉,陷入了深深的思索和犹豫。

        李士实叹了口气,道:“王爷,我倒觉得此事另藏玄机?!?br />
        朱宸濠微惊:“此话怎讲?”

        “太顺了,王爷,此事从开始到结束,太顺利了,几乎无惊无险,无风无浪,宋易恩骗朱厚照出营,天柱山设下埋伏一击而中,王爷难道不觉得这一切顺利得太不可思议了么?”

        刘养正冷笑道:“顺利不恰好说明王爷此番正是顺天意而行,故有上天相助么?莫非李先生认为一定要功败垂成才合意?”

        李士实冷冷道:“事关军国大事,不可不慎。派出去的死士没留活口,宋易恩也没了踪影,此事着实死无对证,没人亲眼看到朱厚照活着,但反过来说,难道有人亲眼见到朱厚照死了?”

        刘养正语滞,这确实是一件死无对证的事,真假难辨之处也正在这里。

        朱宸濠再次陷入艰难的选择,朱厚照的死活,已成了他大业成败的关键,问题这个关键问题的答案却如浓雾锁江,扑朔迷离,令他一肚子火气发泄不得。

        李士实接着道:“王爷试想想,朱厚照难道真有那么蠢,被宋易恩三两句话便诓出大营至天柱山行猎?就算朱厚照真的蠢,他身旁的秦堪可不蠢,这人曾与王爷在京师交过手,王爷在他手下不大不小吃过亏的,秦堪难道不怀疑其中有诈?他难道会眼睁睁看着皇帝一头栽进这个圈套?若说此事其中生了波折,朱厚照出营被秦堪或别的大臣拦了,我倒能相信朱厚照确实被刺而亡,问题是这件事进行得太顺利了,从头到尾一气呵成,我不得不怀疑其中藏了玄机……”

        帐内众人陷入沉默,许久之后,忽然传来一道弱弱的声音。

        “或许……朱厚照是瞒着秦堪这些大臣们偷偷出营行猎呢?毕竟,他是个举世皆知的小昏君,干出什么出格儿的事也不奇怪呀……”

        众人扭头看去,说话的却是反军大将凌十一。

        朱宸濠忽然想起什么,急忙道:“凌将军,行刺朱厚照一事是交给你布置的,孤且问你,派出去的人可靠吗?他们可有把握致昏君于死地?”

        凌十一咧嘴一笑,道:“他们皆是王爷帐下豢养多年的死士,论忠心,论武功,他们当然可靠,不仅如此,他们临行之前,末将还请来了一位高人相助,为此行壮sè不少,末将觉得十有**能刺死昏君?!?br />
        朱宸濠一楞,接着皱起了眉,神情有些不悦。

        如此大事,这凌十一竟擅自做主更改他的命令,事后也不向他禀报,山贼果然是山贼,跟了他这么多年仍不懂规矩。

        “你请了什么高人相助?”

        凌十一兴奋道:“王爷可曾记得当初霸州造反的首领唐子禾?”

        “那个女反贼头子?”

        “正是她,后来霸州被朝廷所破,唐子禾被官兵拿下,却在押送京师途中逃脱。前些rì子不知何故,那唐子禾竟出现在九江府外,而且一手杀人于无形的使毒功夫分外了得,末将见人才难得,便邀她同举刺杀昏君之事,唐子禾欣然答应,有了她那手功夫,再加上三十多名武功高强的死士,有心算无心之下,末将觉得朱厚照应该逃不出生天?!?br />
        帐内众人皆惊,朱宸濠拧眉道:“那唐子禾当真有这般本事?”

        偶像的力量是无穷的,凌十一的胸脯拍得啪啪响,充分发挥了身为唐粉的忠心。

        “末将敢打包票,这朱厚照一定死了,死得不能再死了,就唐子禾那身使毒功夫,简直神鬼莫测,一丈方圆内别说是人,连只跳蚤也会口吐鲜血而亡,唐子禾所过之处简直寸草不生,万径人踪灭啊……”(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