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六百零八章 兵行险着

    第六百零八章 兵行险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秦堪的脸sè有些惊愕,也有些难看。

        他没想到唐子禾竟会将唐寅救出来,白莲教妖女果然不是活雷锋,搂草不忘打兔子,救人也不能白救,总要榨取任何一分可以利用的价值。

        唐寅被她救出宁王府,也不知是他的幸或不幸。

        秦堪脸sèyīn晴不定,唐寅却凑过来,压低了声音道:“这个唐子禾……该不会是霸州造反被平后朝廷官府追缉的唐子禾吧?”

        秦堪很坦然地点头:“没错,就是她?!?br />
        唐寅苦涩一笑:“我也觉得奇怪,都说你对敌人残酷无情,从无遗漏,为何这个唐子禾却一次两次从你指缝里溜走,原来你和她早已情系一线,英雄总难得过美人关啊?!?br />
        秦堪盯着唐寅笑道:“莫名其妙认下这么一个亲妹妹,你害怕吗?”

        “怕!”唐寅老实承认,叹了口气后接着道:“不过这事既然跟你有关系,害怕我也认了,咱们都担着天大的干系,想必你也不会让此事败露然后眼睁睁看着大家倒霉,对吧?”

        秦堪扭头朝朱厚照方向瞧了一眼,然后笑道:“放心,此事我会做得天衣无缝,你只需守口如瓶便是?!?br />
        唐寅苦笑叹道:“好吧,谁叫我欠下她的救命之恩呢,这位唐姑娘可真老实不客气,人还没逃出宁王兵马的追捕呢,就开始挟恩图报了……””

        一张苦瓜脸凑近秦堪,唐寅怆然道:“来rì秦贤弟能否帮唐某求个情?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了,就不必在我身上下毒了吧?她跟我说过,你只差一乘轿子纳她入门了,这事你不能不负责呀?!?br />
        秦堪尴尬地揉着鼻子。

        这事儿就说不清楚了,理论上来说,确实只差一乘轿子纳进门,不过唐子禾未免也太不矫情了,记忆里,似乎没跟她谈婚论嫁过呀……

        “唐子禾她人呢?”秦堪不自禁地扭着身子四顾环视,试图在人群中找到那双熟悉的幽怨的眸子。

        “早走了,数rì前把我送到安庆城便离开了,说什么还有债没还完……”唐寅迷惑不解地挠头:“奇怪啊,以她那身鬼神莫测的下毒本事,这世上有谁敢让她欠债?不怕死状凄惨吗?”

        这事太复杂,秦堪决定不跟书呆子浪费口水。

        “她给你下了什么毒?”

        唐寅的表情有种出席自己葬礼的哀伤:“天下第一奇毒,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毒,虽然不知道,但一定很厉害,你是没见到她在宁王府放倒那些侍卫的样子,简直杀人于无形啊……”

        “最近有什么症状?”

        “打摆子,一到夜里便打摆子,根本停不下来?!?br />
        “除此之外呢?”

        “没了?!?br />
        秦堪古怪地瞟他一眼,悠悠道:“我活了小半辈子,还没听说所谓天下第一奇毒的杀伤力只是令人不停打摆子……唐兄,你该不会被吓成这样的吧?”

        唐寅的神情非常严肃:“秦贤弟怎可小觑读书人的风骨?奇毒,绝对是奇毒,……谁家摆子能打成三长两短间歇的?”

        …………

        …………

        秦公爷有很多事要忙,实在没时间体验何谓“三长两短”节奏的打摆子,吩咐侍卫将唐寅安排在安庆城官驿内,接下来便是不停接见来自各路各城的锦衣卫负责人以及查阅零零总总的密探情报。

        大军在安庆城外扎营完毕时,秦堪的公务差不多处理完了,朱厚照也与安庆府的各文官武将们叙话结束。

        二人在帅帐内碰头,朱厚照的表情很不爽,拧着眉劈头就是一句“那个姓唐的老书生怎么跑到安庆来了?”

        秦堪苦笑:“一言难尽呐,陛下,唐寅与陛下争刘良女败北,黯然神伤之下离京游历,谁知稀里糊涂竟游到江西南昌宁王的地盘上……”

        “后来呢?”

        “后来当然不负众望,唐寅被宁王抓进王府,yù强请他为幕僚,唐寅倒确有几分读书人的风骨,抵死不从……”

        朱厚照的脸sè总算好看了些,神情平缓道:“后来他从宁王府逃出来了?”

        秦堪躬着身,小心翼翼地为将来埋下了伏笔:“正是,幸好唐寅在宁王府中yīn差阳错与他失散多年的亲妹妹相认,多亏他妹妹颇识大义,千辛万苦将他从宁王府救出,兄妹二人在深山里逃亡了两个多月,这才辗转来到安庆?!?br />
        朱厚照仰头,沉思半晌,非常感慨地迸出一句貌似骂人的话:“唐寅他妹……壮哉!”

        连他妹都壮哉了,偏偏绝口不提唐寅,可见朱厚照对唐寅的怨念颇深,哪怕他已是争女之战的胜利者,也无法掩饰唐寅曾经那一抓带给他的伤痛。

        “秦堪,等咱们平定朱宸濠回京后,你瞧着给唐寅安排一个官职吧,他的功名早已恢复,该他给一个说法,嗯……最好离京师远点儿,最重要的是……”

        “臣了然,最重要的是离刘良女远点儿?!?br />
        *******************************************************************

        既然唐子禾已将她的身份铺垫到这个程度了,秦堪便不得不为这件事收尾善后。

        深夜子时,数骑快马在夜sè的掩护下匆匆离营而去,这几人皆是秦堪在南京时的心腹亲信,他们正奉秦堪的命令奔赴江南苏州吴县。

        吴县,是唐寅的故乡。

        一个名动天下的大才子,不可能随随便便冒出一个亲妹妹别人就真信了,谎言既已出口,便必须用另一个谎言来圆它,而秦堪派出去的这些人,正是为了圆这个谎言。

        秦堪相信,他的心腹亲信能将这个谎言圆得天衣无缝。

        …………

        …………

        正德三年八月,朱宸濠再次下令猛攻九江城。

        王守仁率部坚守,苦苦支撑两rì,九江城在反军的猛攻下摇摇yù坠,破城只在朝夕。

        面对反军前所未有的猛烈攻势,王守仁情知九江难守,当即下令弃城,夜黑之时率残部五千余人突围而出,然而王守仁并未做出北上与平叛王师会合的选择,反而选择了南下。

        一支五千人的残部就这样在反军的势力地盘后方四处穿梭,王守仁一路上不断召集仍忠于朝廷的卫所官兵,甚至连失守吉安府后躲在深山打游击的伍文定所部也被他召集至麾下,不到一个月时间,王守仁麾下兵马竟出人意料地壮大起来,足足有两万多人。

        朱宸濠麾下反军历经辛苦终于占据了九江城,一时间竟也士气大振,一扫多rì来的颓靡气氛,尽管王守仁留给反军的只是一座空荡荡无粮无械无百姓的三无城池,但是……毕竟是一座城池。

        攻克九江是得还是失,是喜还是悲,唯有朱宸濠和麾下一众谋士心中自知。

        九江已克,接下来,就该直指安庆府了。

        原九江知府衙门已被战乱破坏成了一座摇摇yù坠的危房,朱宸濠连门都不敢进,只在城中宽阔地带搭起了帅帐,此时正与麾下谋士和将军们商议大军行止。

        帅帐内一片寂静,朱宸濠的脸sè很yīn沉,尽管攻下了九江城,但他的心情并不好。

        起兵计划是完美无暇的,至少他和手下谋士都是这么认为,然而人算终究不如天算,被伍文定和王守仁这么一拖,生生将战事拖延了一个多月,这是最为宝贵的一个多月,朱宸濠和李士实的战略部署很大程度上依靠的便是兵贵神速,迅雷不及掩耳,最好是直到他们打下南京城朝廷才来得及反应,可如今这最宝贵的一线先机被那两个匹夫完全破坏了,前途大业一片渺茫,朱宸濠的心情如何好得起来?

        “安庆探子来报,小昏君朱厚照已领二十万大军在安庆城下摆开阵势,等着与本王决战,他们以逸待劳,而本王的兵马连rì征战,如今已是一支不到十万的疲惫之师,诸位,本王安能敌之?”朱宸濠的语气如冰渣般寒冷,令帐内所有人不寒而栗。

        帐中将领神sèyīn沉,无人出声。

        朱宸濠讥诮一笑:“起兵诸位不是信誓旦旦说同福同难,为本王效死吗?本王如今进退两难,为何不见有人站出来为本王分忧?”

        依旧无人出声。

        不得不说朱宸濠对部下的期待太天真了,一帮用银子召集起来的盗匪水贼之流,竟跟他们谈什么同福同死,实在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望,这会儿没人站出来像猪八戒那样说一句大家分了行李各自散伙,已然是朱宸濠祖上积德烧香了。

        良久,幕僚李士实终于还是说话了。

        “王爷,咱们必须攻安庆!”

        朱宸濠yīn沉的目光盯住他:“他朱厚照有二十万人在等着本王,你还要本王攻安庆?李先生,你被吓糊涂了吧?”

        李士实摇头:“王爷yù图大业,安庆是必争之地,攻克安庆,则南京为王爷囊中之物,安庆不克,王爷从此如山贼流寇,被朝廷终年追杀逃亡,生不如死?!?br />
        想到rì后像狗一样被人追杀的rì子,朱宸濠的脸sè愈发难看了几分。

        “何以克安庆,望李先生教本王?!?br />
        一贯与李士实作对的刘养正也不敢再唱反调了,他知道自己的斤两,此时反军已处劣势,若再窝里反,只会加速他的灭亡。

        李士实沉思许久,道:“王爷,凡战者,皆以正合,以奇胜,既然正面无法相抗朝廷大军,不如另出奇招……”

        朱宸濠眼睛一亮:“还请先生细说分明?!?br />
        李士实冷冷道:“很简单,我们仍挥师北上,做出强攻之势,暗地先遣死士乔装入安庆,……刺杀朱厚照!”

        ******************************************************************

        PS:谢谢大家体谅,病来如山倒,码了四五年字,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

        另:还有一更……(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