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九十六章 反军北进

    第五百九十六章 反军北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明明是兴兵反叛的不忠不义之事,宁王却喝问得大义凛然,仿佛替天行道的使者,这是朱宸濠的本事。

        殿内一片寂静,没人敢回应朱宸濠这句很要命的话,朱宸濠的喝问声却在寂静的大殿里回音阵阵。

        孙燧的头颅仍落在地上,两眼死不瞑目地怒瞪着一众官员,朱宸濠凶光毕露杀气腾腾的目光也盯着官员们,满地的鲜血,铁甲武士刀刃上的点点寒光……一切都在逼迫着官员们,逼他们在忠诚与背叛两者之间做选择。

        朱宸濠垂头看着地上孙燧的头颅,眼中顿时露出极度的厌恶之sè,忽然抬脚一踢,孙燧的头颅便被朱宸濠踢出了殿门外。

        没有了那对死不瞑目的眼睛的注视,众官员顿时觉得心中一松,仿佛心里的压力无形中也减少了。

        “诸公,可愿助本王一臂之力?”朱宸濠几乎咆哮着问道。

        扑通!扑通!

        江西按察使,南昌知府,三卫指挥使,这些人的膝盖同时一软,重重面朝朱宸濠跪下,苍白绝望眼神里散发出如同饮鸩止渴般的求生yù望。

        “下官……愿归附王爷!”官员们以头触地,哽咽着说出这句话,最后浑身无力地瘫软在地。

        这句话决定了他们rì后的生死,不仅是他们,他们全家老小的xìng命也在这句话里同时押上了赌桌。

        杀鸡儆猴的举动令所有官员匍匐称臣,朱宸濠不由大喜。仰天长笑几声,顺利的开端令他志得意满,似乎觉得夺取天下也是一件简单之极的事,挥十万雄师攻破安庆,兵临南京城下,取南京后与朱厚照的明廷划江而治,只待机缘再趁机挥兵攻取京师。

        这是朱宸濠和王府幕僚谋士们商议了数年才慎重定下的战略意图,每一步都很稳,很踏实,相比那些泥腿子乱民毫无预谋毫无目标的造反。朱宸濠发动叛乱明显高级多了。动机,谋划,发展以及最终目标,样样都清晰无比。

        大殿回荡着朱宸濠得意的大笑声。笑声未歇。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

        “乱臣贼子就是乱臣贼子。理由用得再光明,听来亦如跳梁小丑般可笑!这些软骨头的逆臣愿意附逆造反,老夫可不愿意!”

        众人吃了一惊。朱宸濠的脸sè顿时变得非常难看,回头望去,却见满殿跪拜的人群里,唯独一人如寒梅傲立,站得笔挺如松,纹丝不动,却正是江西右布政使胡濂。

        胡濂须发皆张,凛然不惧地与朱宸濠对视,目光无怒亦无怖,平静得像一潭沉寂多年的死水。

        朱宸濠与胡濂久久对视,二人的视线相触,仿佛在空气中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邪,终究不能胜正,哪怕他是高贵的王爷。

        不知过了多久,朱宸濠终于避开了胡濂的目光,侧过头yīn冷地笑了。

        “杀!”

        朱宸濠齿缝里迸出冰冷的字眼。

        刀光掠过,血光迸现!

        胡濂的头颅重重落在地上,和孙燧一样死不瞑目,只是他的目光仍旧平静如水,静静地注视着一众跪拜颤抖的官员,目光如神佛般悲悯。

        跪拜的人群里,不知何时传出低低的啜泣声,接着哭声越来越大。

        选择忠诚还是选择背叛,都需要付出代价。

        …………

        …………

        正德三年六月十四,宁王朱宸濠于南昌起兵叛乱,乱军首先血洗南昌城,不愿归附逆王的官员和百姓全部斩首示众。

        很快,一队队快骑策马离开南昌城,他们带着宁王征讨朝廷的檄文,将檄文传遍大江南北。

        六月十四兴兵,乱军用最快的速度将仍忠于朝廷的官员清洗一空,然后开拔出南昌城,于鄱阳湖畔集结,三rì内,鄱阳湖上的大小水贼以及江西地面上的大小盗匪与宁王反军聚集一处,被编为宁王反军编制,果如王守仁所料,这些人出则为匪,入则为军,换上一身衣裳便是骁勇剽悍的军士。

        六月十八,宁王朱宸濠于鄱阳湖边誓师出征,十万反军誓师直指九江府。

        宁王叛乱的消息也在反军等待集结的这几rì内飞快传遍了整个江西,九江府大小官吏及卫所指挥使闻知宁王已反,而且一路攻城掠地如履平地,九江府顿时军心大乱,一夜之间九江府的官吏跑掉了一小半,卫所指挥使和麾下将士们也跑掉了三分之一。

        坐镇九江的王守仁毫不手软,立马施展雷霆手段,在斩首五十余级示威后,官吏和卫所将士逃跑的势头这才稍有缓和。

        ******************************************************************

        唐寅和唐子禾也在逃命。

        将朱拱椿扔进井里后,唐子禾便带着唐寅从小院后面翻出围墙,迅速消失在南昌城的巷子里,唐子禾深知接下来宁王府的侍卫将会对南昌进行地毯式的搜索,于是二人一人戴上一顶斗笠,第一时间离开了南昌城,然后一路向北,往京师方向奔去。

        唐寅离开宁王府后便一直魂不守舍,一会儿满脸惊怖地喃喃自语自己杀了人,一会儿又如痴如呆地盯着唐子禾的俏脸,看着那张绝sè的面容,唐寅似乎连恐惧都已忘记,更忘记了自己离京出游而落入宁王虎口的初衷是为了治疗自己的失恋,面对唐子禾,唐寅已将对宁王的恐惧和对刘良女的伤怀统统抛诸脑后,如今他眼睛看得最多的,脑子里想得最多的,以及梦里出现次数最多的,便是眼前这位国sè天香如同仙女般的唐子禾。

        所以说,读书人的贱,没读过书的人是万万无法想象的。

        逃亡的过程是颇为狼狈的,宁王痛失爱子,自然不肯善罢甘休,王府铁骑已在江西各条官道小道上来回飞驰搜寻,遇见可疑之人动辄拿问甚至杀戮。

        论躲避官兵的经验,世上不会有人比唐子禾更jīng通,离开天津后,她几乎每rì都在思考着如何躲避朝廷官兵,所以她是逃跑界理直气壮毫无争议的一姐。

        这些rì子唐子禾领着唐寅专往深山老林里钻,唐子禾曾在霸州领着反军在深山里住过半年,倒也习惯如常,却苦了唐寅这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弱书生。

        不过唐寅深知此时xìng命攸关,却也不敢大意,咬着牙苦苦支撑。不知逃了多少天,唐寅居然已渐渐习惯了。

        翻山涉水,斩蛇驱兽,深山里这些rì子的熬炼,这位文弱书生为了生存,已然拿出当初将王爷家孩子扔井里的狠劲。

        不知在深山里逃亡了多少rì子,唐子禾判断离南昌城已很远,二人这才稍微放松了紧紧绷着的心弦,唐寅到底是书生xìng子,老命刚从悬崖边拉回来,便立马有了向佳人表白的美好心情。

        “啊,唐姑娘,你看,你姓唐,我也姓唐,莫非是冥冥中注定的缘分?”唐寅的表白很露骨,一点也不含蓄。

        唐子禾斜倚在一块巨石边,拭了拭额头的香汗,冷冷瞟了唐寅一眼,表情已不复宁王府放倒侍卫时的妖艳魅惑。

        “唐大叔,我原籍天津,命里应该不会是你的亲生女儿?!?br />
        冷冷的一句话,打击得唐寅差点一头撞石而亡。

        唐寅,成化六年出生,今年已三十有八,正是昨rì黄花,老到忧伤……

        ********************************************************************

        PS:今天两更六千字,老贼尽力补偿昨天的断更了……

        求月票提神醒目,安慰一下我这个柔弱娇嫩的病人……(未完待续……)亅